百度搜索 初婚有刺(桑旗夏至) 天涯 初婚有刺(桑旗夏至)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也不知道祁安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后门,他真的带我从后门走,然后去地下车库拿车。

    上车后,我掏出电话准备拨给桑时西。

    刚刚按出来号码,他就把我的手机给拿走:“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不许想别人。”

    “现在不是霸道总裁的时候。”我又把我的手机给夺回来:“桑时西的保镖在商场外面等我,我如果长时间不进去的话,他们肯定会到处找我,到时候让桑时西知道,他一定会翻遍全锦城。”

    我说的是实话,祁安的手肘撑在方向盘上看了我一会:“离开他吧!”

    我愣了一下,说真的,祁安出现的太突然,我根本还没有想到这一步。

    我看着他在发傻,他忽然向我靠过来,吻住了我。

    我已经很习惯他突如其来地亲我了,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又会突然的亲我。

    最后,缠绵的吻结束在我们的大眼瞪小眼中,他的手指绞着我额边的短发,在我的耳垂上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离开他,你有我就够了。”

    我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好看的眼睛:“你这个人神出鬼没的。”

    “不,我一直都在。”

    “你在哪儿?”

    “你在哪我就在哪。”他的鼻息吹拂在我的耳朵处,酥麻的我缩紧了脖子。

    他很善于说情话,对于这样一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男人,我却不可遏止地对他感兴趣,甚至可以说,我喜欢他。

    是的,我喜欢他。

    我承认,这几天我焦躁不安都是因为他。

    我舔舔嘴唇,用力清了清喉咙:“你别做梦了,没这个可能。”

    “难道,你想脚踩两只船。”

    “你算哪门子船,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

    “我不会消失,我家就在那里,是你不想见我。”他环抱着我的腰,我依稀听到停车场里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怕是保镖找来了,急忙推了推他:“你快开车,我们先离开这里。”

    他终于松开我,发动了汽车。

    他将车开的跟炮弹一样快,从那几个保镖面前开过去,我想这么快的速度他们应该没有看到我。

    我靠在副驾驶上,捂着半张脸偷看祁安。

    他忽然拉下了我的手,攥住了。

    “你握着我的手怎么开车?”

    “我抱着你一样可以开。”他扭过头跟我笑。

    他笑的时候,我觉得花都要盛开了。

    大概是我心中那朵花痴的花。

    说来也怪,桑时西也好看,但是我看祁安就是一朵花。

    我对桑时西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

    祁安带我去的是一家人满为患的火锅店,居然还有一个包间,门关起来很是安静。

    我总觉得,这里我好像来过。

    我咬着筷子对祁安说:“你有没有忘掉过一些事情?”

    他摇摇头:“没有。”

    “哎,我就有。”我叹着气:“你不知道一个人丢失了一段记忆的感觉,好像她的生命有一大部分都是缺失的,就好像我是一个巨婴,在半年前才生出来,我的人生只有这半年的记忆。”

    他深深地看着我,都忘了点菜。

    他的眼中流动着我看不懂的水光,他垂下眼睛,低声道:“有的时候,每件事情都记得太清楚,并不是一件好事。”

    “怎么说?”

    “恨记得太清楚,心会痛。爱记得太深刻,心更痛。”他的眼神,有一种让我心碎的东西,我不敢吸气,一吸气连肺管子都疼。

    “你爱过谁,这么刻骨铭心?”我像岔开话题,我觉得我们刚才的话题太过沉重。

    “我一生只爱过一个女孩子。”

    “是谁?”我立刻问。

    他看着我,忽然低下头去:“点菜,我帮你点了。”

    他没说,他又卖关子。

    他是世界上最坏的坏人。

    但是,为什么我心里酸溜溜的感觉,很不舒服。

    他点菜我就吃送的炸黄豆,脆脆的酥酥的很好吃。

    他点好了菜也不让我点,我伸过头一看,黑毛肚、鹅肠、掌中宝、小酥肉,全都是我爱吃的。

    我很纳闷:“你怎么知道我爱吃这些?”

    “我不知道,这些是我爱吃的,这么巧么,你也爱吃?”他点完了,在手机上戳了发送。

    我最终还是没给桑时西打电话,我把手机关机了,不然的话桑时西会把我的电话给打爆。

    我知道这样不对,但是面前的这个专心致志调他秘制的酱料的男人,身上仿佛有一把隐形的钩子,把我钩的魂不守舍。

    他忽然用筷子蘸了点酱放进我嘴里:“好吃么?”

    我咂摸一番:“还不错。”

    “那这碗给你。”他又接着给自己调。

    我用手掌托着腮看着他。

    “我脸上有花?”

    “嗯,有一朵很大的花。”

    “是什么花?”

    “彼岸花,听说过没?种在黄泉路两边的艳丽妖冶的花朵,只能看不能摸。”

    他尝了尝他重新调的酱料,更正我:“彼岸花有个很接地气的学名,叫做石蒜,好听一点的名字叫做曼珠沙华,分红色白色,单子叶植物,没有你说的那么玄乎。”

    我要夸奖他的博学么?

    “彼岸花多有感觉,有种绝望的浪漫的那种。”

    “绝望就是绝望,一点都不浪漫。”

    “说的你好像经历过绝望一样。”

    他忽然停下手里正在搅动的筷子,整个人像老僧入定一般的看着我。

    我下意识地捂住嘴,他每次这样看我的时候都会吻我。

    不过这次没有,他只是看了我一会,低头继续调他的酱料。

    服务员上菜,满满当当一大桌子,但是我能吃完。

    这几天也没好好吃东西,现在看到满桌子的好吃的,我感觉我能把锅都吃下去。

    毛肚好好吃,特别弹牙,吃到嘴里呱唧呱唧的,美哉哉。

    祁安是个很好的吃伴,不像桑时西只是看我吃自己不吃,他吃的一点都不比我少,我们俩像竞赛一样烫菜捞菜。

    我们把桌上的菜一扫而空,我觉得我要撑死了,抱着肚子靠在椅子上哼哼:“现在如果有一份红糖冰粉那是极好的。”

    我以为他会立刻帮我点,但是他靠在他的椅子里半天没说话,忽然他将脸转向我,微笑着跟我说:“我经历过绝望,最绝望的那一次,是我觉得我会永远失去她的时候。”

百度搜索 初婚有刺(桑旗夏至) 天涯 初婚有刺(桑旗夏至)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初婚有刺(桑旗夏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芭了芭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芭了芭蕉并收藏初婚有刺(桑旗夏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