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初婚有刺(桑旗夏至) 天涯 初婚有刺(桑旗夏至)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我有一点小小的心思都被桑旗给看穿了,真是没意思。

    我仰头看着他,怕他会生气。

    他似笑非笑的,我都看不出来她究竟是什么情绪。

    他到书架去拿书看,我跟屁虫一样跟在他的身后:“怎样?你生气了?”

    我小心翼翼的观察他的神色,他拿了一本书后回头捏了捏我的脸蛋:“怎么现在这么乖巧,时时刻刻的怕我会生气?”

    “那是因为你小气。”

    “哦,那好吧,下次我就大方一些。”

    他拿着书坐在沙发上看,我坐在他的身边咬着指甲想心思。

    自从我和桑时西变成朋友以后,我就有点夹在中间两面不是人的感觉,我啃着指甲寻思一下怎么才能开解一下他们俩之间的矛盾。

    但是我又觉得识时务者为俊杰,他们两个之间的矛盾根本就是无法调和的,我干嘛费劲巴拉的没事去惹一身腥。

    桑旗看书,我就乖乖的坐在他身边陪他看了一会儿。

    这是于姐上来敲门说吃午餐了,桑旗才合上书回头看我:“怎么坐在我边上的时候,在脑子里面转了多少个小心思?”

    “你说的我好像是多狡诈一样。”

    他笑着拖起我的手:“走,吃饭去了。”

    怎么这几天我总是觉得右眼皮在跳,俗话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难道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谷雨吃完饭就被南怀瑾用八抬大轿给抬回去了,桑旗也去公司,我便到商场去转了转,想了想有好几天都没有跟桑时西联系了,于是便给他打了个电话。

    他的语气听不出来和平时有什么不同,有时候我就极恨这兄弟俩,没事个个都爱装大尾巴鹰,看不出喜怒哀乐的面部表情。也听不出有任何的情绪。

    我东扯西拉了一大堆,连他身边的董秘书都问候了一遍,最后才绕到霍佳的身上。

    我问他霍佳最近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危险。

    桑时西说危险暂时已经解除了,让我不用担心。

    我还想问他危险是怎么解除的,但是桑时西似乎很忙,说有空再跟我聊,然后他就把电话给挂了。

    我这个人疑心病一向很重,挂了电话之后觉得桑时西对我的态度和平时不太一样,似乎有些冷淡。

    我摸着下巴沉吟了好半天,正在寻思的时候万金油给我打电话。

    她第一句话就是:“你知道吗,出事了。”

    我被她说的心一拎:“什么事?”

    她说:“你怎么那么后知后觉,你家老公的事情你都不关心?”

    “到底什么事,有话说有屁放!”我按耐不住就吼她。

    “是这样的,今天下午有一个很牛逼的媒体去采访桑旗,本来词都已经套好了,不会说一些比较过分的话题。但是那个记者不知道是什么人派来的,忽然话锋一转居然问起了关于霍佳的事情,并且还说霍佳的父亲和霍佳这两个哥哥的去世都和桑旗有关系。”

    “然后呢?”我紧张起来。

    “桑旗当然很生气了,所以就让人把那个无良的记者给赶走,谁知道…”说到这里的时候万金油忽然停顿了一下,我恨死她这样卖关子:“快点说!”

    “让人家喘一口气嘛!”她在那边喝了一口水:“桑旗的那位很著名的蔡助理在动手驱赶记者的时候,不小心把他衣服里的枪给掉了出来了。”

    枪?我想起来那天我们从霍佳离开之后,无意中我看到蔡八斤的身上好像的确是有枪。

    我的心都要拎到了嗓子眼。

    “你知不知道在锦城私藏枪枪支是犯法的?蔡八斤已经被警察给带走了,而桑旗身边所有的保镖,警察都在一个一个地查看他们还是否有配枪的嫌疑。”

    我就知道我这右眼跳个不停没好事,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我跟万金油说:“以后这种消息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我们俩谁跟谁…”她还想在电话里抒发情感,我就直接挂了她的电话,打给了桑旗。

    他电话接的倒是不慢,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悠哉悠哉。

    “怎么了?”

    我懒得跟他拐弯抹角,直接问他:“听说蔡八斤被抓了?”

    “没想到我媳妇的消息还是挺灵通的。”桑旗的声音听起来很轻松,出了这种事情他还跟没事人一样,我也是很服气的。

    我忍不住的担心:“不要紧吧,听说涉黑的罪名很大的。”

    “没事,三合会刀枪剑戟斧钺钩叉的,他们的兵器库就在城郊,足足几个大仓库,我这点叫什么涉黑?”

    道理我都懂:“但是”我说:“这一看就是有人很明显的在弄你们呀!”

    “还是我媳妇通透,一眼就看出来了猫腻。好了,不必担心,蔡八斤最近长胖了,让他进去呆几天刚好可以减减肥。”

    “桑旗,你知道是什么人做的吗?”

    “这么明显,我聪明可爱的太太也看不出来吗?”他反问我。

    “霍佳。”

    桑旗笑了:“现在霍佳如履薄冰,她还敢动我?敌人很明确了。”

    桑旗没有告诉我那个人是谁,但是我知道他说的是桑时西。

    但是我却不那么认为,我觉得桑时西自从醒来之后,他就已经失去了以前所有的斗志。

    桑旗现在是大禹的主席也好,占有股份60%也好,他都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他现在已经不争不抢了,我觉得是他的可能性不太大。

    这件事情我忧心忡忡,蔡小茴也知道了,但是她看上去比我还要镇静,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我佩服的五体投地。

    桑旗跟我说没事,但是第二天那些媒体上全都爆出来了,说的相当难听,反正都已经指名道姓了,说桑旗与霍佳的那些命案有关系。

    现在看媒体的意思都是倒戈到霍佳的,霍佳他们三合会明明是黑社会,却被媒体描述成一个任人宰割的小可怜。

    有时候人的同情心也是蛮奇怪的,但是社会舆论是巨大的,在我在琉璃锦绣30周年盛会的前一天去会场,就感觉到了有哪些地方不太对头。

    因为第二天就要举行盛会,按照规定一般的资深会员都是要在前一天到会场去准备,我是当年和桑时西结婚之后就入了,虽然我的存在感不高,但是好歹也是会员。

    但是走到门口却被保安给拦下来了,他拿着手机看了我一眼,好像在对照上面的照片,然后虎着脸跟我说:“等一等。”

百度搜索 初婚有刺(桑旗夏至) 天涯 初婚有刺(桑旗夏至)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初婚有刺(桑旗夏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芭了芭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芭了芭蕉并收藏初婚有刺(桑旗夏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