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初婚有刺(桑旗夏至) 天涯 初婚有刺(桑旗夏至)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甲板上太阳很晒,何仙姑躲在伞下不敢出来。

    既然出海就得不怕晒,要不然还不如躲在房间里看电视。

    桑旗和桑时西坐在栏杆边钓鱼,我也跟着凑热闹。

    钓鱼很讲究耐心,而且海钓对身体条件的考验也比较大,海里的鱼虾个头都大,没把子力气就算钓到了也拉不上来。

    我在一边眼巴巴地看了半个小时,桑时西的鱼竿才有了点动静。

    我比他更兴奋:“鱼鱼鱼,咬钩了!”

    他起身摇杆,慢条斯理不疾不徐。

    我真是佩服他的耐心,完全不着急。

    他用力一拽,一条红色的鱼从海里拉了上来。

    我兴奋地很,又是拍手又是大声嚷嚷,何仙姑在我的背后很是不屑:“没见过世面。”

    是啊,见过世面的人就浑身擦满了防晒油在伞下待着不敢出来。

    接着桑旗那边也有了动静,他钓上来一只蓝色的大龙虾,据说在这片海域里能钓到蓝色的龙虾的几率微乎其微。

    秉着平衡生态的想法,他把龙虾又放生了。

    我很是惋惜:“这么新鲜,做刺生一定棒呆。”

    桑时西将钓竿塞进我手里:“你试试?”

    我试试就我试试,钓鱼而已,它咬钩了我就往上拽就是了。

    但是我把海钓想的太容易了,就算鱼咬钩了好几次我都不得其法没把鱼给拉上来。

    折腾了一整个上午,我也没钓上来半条鱼,人却累个半死。

    忽然桑时西低头看看我的后颈处:“你晒脱皮了。”

    “是么?”我反手摸摸,果然很痛。

    中午时分,我回到船舱里,有大厨将他们钓上来的鱼虾做给我们吃,现捕现吃,新鲜的不行。

    我拍了无数的照片,就是不敢发朋友圈,怕被我爸妈看见,他们一定会问我跟谁去的,而且我也不敢发我的全身照,只敢露一个脑袋。

    我把照片私发给谷雨看,她看了半天回复我:“哇,桑旗好帅。”

    她的关注点真的是很奇葩,我是跟她炫耀我的富豪生活,她却在看桑旗。

    我也扭头看他,他正靠在栏杆上吹海风,海风吹乱了他的头发,他的侧影在蓝天碧海中有种令人想要哭泣的好看。

    我看了眼,硬挺着打了一行字给谷雨:“难道我现任老公不帅?”

    “桑时西也很帅,但是他不苟言笑冷冰冰的,我还是喜欢桑旗那种。”

    “桑旗又不是逗逼,你见他什么时候对你笑。”

    “你懂个屁,我喜欢桑旗眼睛里的火花,哦,看我一眼简直心肝肾俱焚。”

    烧死她算了,桑旗真是,处处都能收割脑残粉。

    鱼肉新鲜弹牙,芝士焗龙虾奶香四溢回味无穷。

    我一边吃一边想晚上的约定,到底要不要去。

    在海上漂泊一天,傍晚下了船之后还觉得在船上,走路都深一脚浅一脚。

    桑时西公务繁忙,大禹集团旗下还有很多分公司,涉及多个产业,他分管房产和其他的开发业。

    回到酒店,晚餐我们是在酒店吃的,他一直在打电话,东西都没吃几口。

    何仙姑说她太阳晒多了,去酒店里的spa中心泡牛奶浴,餐桌上只有我和桑旗两个人。

    我专心致志地吃着我盘子里的东西,听到桑旗对我说:“晚上你会不会来?”

    “你猜?”我自己都没想好,怎么回答他。

    他用他的叉子按住我的叉子,我被迫抬起头来看着他:“干嘛?”

    “别有贼心没有贼胆。”

    “我贼心贼胆都有,只是你万一被捉到和大嫂私会,很可能被赶出桑家。”

    他眼中燃烧的小火炬,有时候谷雨看男人真的有一套。

    桑旗的眼中仿佛常年燃烧着火焰,动不动就会让我烤的外熟里嫩。

    “我被赶出桑家,你觉得你能独善其身?”

    “哈,那要怎样?”

    “隐秘一点就好了。”他唇角略挑,笑的像耐克的标致。

    老远的我就看到桑时西打完了电话从酒店外面走进来,我踢踢他的脚:“把你的叉子拿走,小心我们的私情还没开始萌芽就被你大哥发现了。”

    他慢条斯理地收回叉子,继续切他的牛排。

    我忽然失去了胃口,也失去了对未来几天度假的向往。

    我心里很清楚,鬼才想来和他们一起来度什么蜜月。

    我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风,非要跟着他们来。

    所以,桑旗误会了我对他有所企图也是正常。

    况且,连我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的动机。

    我盘子里的好吃的没吃完我就回房间了,走到餐厅门口回头看,那兄弟两人各坐一方,桑旗端起红酒杯优雅地喝酒,而桑时西低头喝汤。

    这兄弟两人很少交流,又是同父异母,想必感情很一般。

    但是,这两人坐一起实在是养眼。

    好看的人和事我都喜欢多看两眼,看完了便转过身走进了电梯。

    我很早就睡了,睡的迷迷糊糊间,忽然就醒了。

    活活见了鬼,当我看了下时间,居然刚好十点五十。

    现在下楼去沙滩,就正好十一点。

    我以为我能一觉天亮就不用纠结要不要去见桑旗的事情,但是却好死不死在这个时间点醒了。

    我没打算去的,怎样我现在的身份都是他大嫂,我虽然不介意名声,但是我要脸。

    我闭上眼睛准备继续睡,忽然听到了墙那边传出了异样的声音。

    是床在抖动的声音,似乎还有女人的娇喘声,很容易会让人觉得对方在做某种不可描述的事情。

    我一下子坐起来,将耳朵贴在墙上仔细听,那声音一会很清晰一会又不太明显,弄的我格外焦灼。

    本来我主意已定,现在弄的反而有点不知所措。

    煎熬了一阵子,我从床上爬起来,套了件薄的外套便偷偷溜出了房间。

    桑时西今晚睡得很沉,他应该是喝了点酒,有淡淡的酒气。

    我要去求证一下桑旗是在沙滩等着见我,还是和何仙姑在做运动。

    我飞奔下楼,跑到了我们约定好的那片海滩。

    空无一人,连个鬼都没有。

    连只鸟都没有。

    连个扇贝都没有。

    呃,可能扇贝是有的。

    我在那片沙滩上里里外外地转了一圈,只看到有夜里赶海的在沙滩上用手电筒照着挖螃蟹,礁石底下一定会藏着一只大红螃蟹。

    要是以前我一定兴高采烈地去加入他们了。

    可是现在,就算他们淘金淘钻石,我也没有兴趣。

    我只想知道,刚才我在房间里听到的动静难不成真的是桑旗和何仙姑制造出来的?

百度搜索 初婚有刺(桑旗夏至) 天涯 初婚有刺(桑旗夏至)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初婚有刺(桑旗夏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芭了芭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芭了芭蕉并收藏初婚有刺(桑旗夏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