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调戏完两名月宗暗蝶,林墨便神色黯然的坐着马车离开了皇宫,坐在车里,静静的想着那月宗宗主的事。

    对于那为与自己同为巅峰三宗之一的月宗宗主,林墨凭借手下的夜者也未掌握多少有用的情报与资料,只知那月宗是为绝美的女子,擅长易容术。

    但由于她的易容术尤胜燕白鱼,因此林墨从未掌握过那月宗宗主的真实面容,据宫里的那两位月宗暗蝶交代,她们也从未见过那位月宗宗主的真实面容。

    “要说你这女人也狠心,带着一帮女子做这些阴暗的事,真是糟蹋了。”

    林墨淡淡的吐槽了那月宗宗主一句,浪费人家女子的大好青春,像秋水和秋凝花儿一样的年纪,正是谈情说爱的最好时间,却在暗无天日的宫里,做那暗探的活计。

    不过,想想也是,女人才是最适合做暗探的呀,自己墨宗潜伏于中州各个角落的的夜者又何尝不是呢,光是女子就占了夜者人数的一半。

    虽然不知那月宗宗主长什么模样,也没有收到夜者的任何消息,但林墨心里总有种直觉,那位月宗宗主已然进了帝都,正在暗中窥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心里正想着,马车已经停在了林府门前。

    下了马车,林墨行进府中,走到前院,看到亭子中那张的摇椅时,林墨脑海中不经想起了柳若水:“三日未见了,也不知道这小妞怎么样了?”

    以前只是柳若水当做应付荣王的工具,可自从太极圣门外,柳若水的那一场令他直起鸡皮疙瘩的演戏之后的交心谈话后。

    加之如今三日未见,林墨发现自己倒是记挂起她了。

    摇了摇头,暂且将柳若水从脑海中甩到一边,行到内院,发现一群婢女正在忙活,像是在收拾装点屋子。

    转头见燕白鱼从主屋走了出来,林墨行至廊上,好奇道:“白鱼,你们这是在忙活什么呢?重新装点屋子?”

    燕白鱼摇了摇头,嫣然笑道:“这不是宫里的那位舒雅姐快来了吗?我们得提前为她收拾房间呀,不然她来了住哪儿?”

    见燕白鱼在街上生的气已经消了,林墨赶忙将她拥入怀中:“辛苦你了,不过这次舒雅住几日就得返回平州。”

    对于林墨的怀抱,燕白鱼从来不会拒绝:“妾身知道,但舒雅姐总有一天会在这里长住不是?算是给舒雅提前准备一下吧。”

    燕白鱼接受萧舒雅,这让林墨很是欣慰和满足,突又想起了一事,便问道:“白鱼,咱们燕国的使团已经回云淮城了吗?”

    云淮城,燕国的国都。

    燕白鱼点了点头:“现如今留在帝都的还有楚国使团,梁国使团与渝国使团,楚国使团归期未知,梁国使团和渝国使团由于要接芷兰与倾城归国,要在年节后。咱们燕国的使团,昨日袁阔已经领这使团启程了,怎么了?难道夫君有什么事要吩咐袁阔?”

    林墨摇了摇头,神色有些凝重:“无事,只是寒风已起,马上就要进入多事之秋了,若是咱们燕国的使团还未回去的话,想去吩咐一下他们,赶快走罢了。”

    “多事之秋?怎么了夫君?”见林墨变得有些凝重,燕白鱼略微一惊。

    林墨叹了一口,眉头皱了皱:“我总感觉那位月宗宗主已经进了帝都,可能就在暗中窥视着我,就等着我露出破绽,伺机而动了。”

    善者不来,来者不善,月宗宗主可能已经进了帝都,燕白鱼也变得有些焦虑:“可是监视月宗的夜者并未有消息传回啊?”

    林墨苦涩一笑:“咱们的夜者能力虽强,但怎么可能盯得住那位从未露过真容,神秘莫测的月宗宗主呢?”

    林墨不想燕白鱼跟着担心此事,就要转移话题,以此转移燕白鱼的注意力,可就在此时听到皇宫方向,传来三声悠远且空明的丧钟之音。

    听着丧钟之音,林墨唇边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这大乾皇帝还挺仗义,还为舒雅开了先例,敲了三下丧钟。”

    鸣丧钟,在大乾帝国,只有皇帝,皇后,太后死了,才有资格鸣那丧钟,萧舒雅虽然是一品德妃,也是没有那资格的,之所以鸣了,估计是要卖给林墨一个人情。

    丧钟之音传来,紧接着,林墨就听到后面屋内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百里倾城率先冲出了屋子,扑倒林墨怀中,四目张望道:“谁死了,夫君,这是谁死了?”

    放开燕白鱼,任由百里倾城的双腿夹着自己的腰,林墨将其起托住:“你夫君我宫里的那位呗,就是你一直嚷着要见的那位舒雅姐姐呀?”

    林墨刚抱住百里倾城,白芷兰与长孙忧音就结伴行了出来,白芷兰望了一眼皇宫的方向,淡淡问道:“夫君,那个金蝉脱壳之计成功了?”

    “是啊,估计晚些时候,舒雅的灵柩就要到咱们林府了。”林墨一边拥着着怀里百里倾城美好柔软的身体,一边镇定自若的说着。

    “夫君,咱们要做些什么准备吗?”听到萧舒雅即将进入林府的消息,长孙忧音的心里有些开心。

    一是长孙忧音在宫里做三品婕妤的时候,就与萧舒雅熟识,两人也聊得来,二是从此以后,自己就不再是林墨女人中年龄最大的了。

    萧舒雅今年三十岁,长孙忧音二十六岁。

    长孙忧音知道自己的夫君从来不介意这些年龄上差距,但在她自己的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介意的,毕竟大了林墨三岁。

    见长孙忧音在低着头的沉想着,林墨示意了一下缠在自己怀里的百里倾城,百里倾城也很是贴心懂事,跳下了林墨的怀抱。

    一把将低头沉想的长孙忧音拥入怀中,林墨摸着她的脑袋,柔声道:“傻瓜,还在介意年龄的事?都说了,夫君是从来不会介意这些的。”

    “可是……,呜呜——”长孙忧音开口就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嘴已经被林墨用嘴堵住,根本无法说出话来,只能传出呜呜之音。

    良久唇分,长孙忧音见燕白鱼几女正笑意盎然的看着自己,脸上和肌肤之上顿时浮起了丝丝红韵,而后将脑袋埋在了林墨怀里

    燕白鱼几女相视一眼,齐齐发出了娇笑声。

    就在林府内院娇笑满园之时,安圣宫内。

    雍容端庄的宣姝太后笔直立在殿门口,望着天空,看着四下穿戴素衣的宫娥太监,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弟弟,这事干得不错。”

    “谢谢太后娘娘夸奖。”颇为富态的宣远恭敬的揖了一礼:“现在我们已经助萧舒雅出宫,林子雍的那份重礼应该要送上来了。”

    宣姝太后点了点头:“林子雍亲手的准备大礼,价值二十万枚金叶的大礼,哀家还真是有些期待呢。”

    再看向天边的云彩,宣姝太后突然觉得那片云彩变成了自己想要的模样,缓缓伸出手,觉得仿若握住了那天边的云彩一般。

    与此同时,青宗殿内。

    听到丧钟传来后,萧舒雅的师父,静慧师太就停下了念经诵咒,站起了佛堂门前。

    隔了一会儿,静慧师太听到哭嚎之声传来,然后逐渐远去,露出了会心的笑容:“太好了,我在这世间唯一终于了了,孩子,尽情的去追逐属于你自己的幸福吧。”

    说着,静慧师太从怀中掏出一块极为珍贵的双鱼玉佩,将其我在手中:“先皇陛下,芳华终于可以了无牵挂的来陪你了。”

    说完,静慧师太眼角滚出一滴眼泪,在冬日的暖阳中国显得极为清澈,突然静慧师太一咬牙,走到院中那口枯井便,一头栽了进去。

    “砰——”枯井传来闷响。

    静慧师太殷芳华,大乾前任皇帝姬方的妃子,宠冠内宫,尊享容华一品良妃,就这样陨落在了一口枯井中,没有任何人察觉,悄无声息的的走了。

    但手里的那枚双鱼玉佩依旧被面带微笑的殷芳华完好的握在手里,在昏暗的枯井中,那枚双鱼玉佩散发着隐隐的绿色光华,很是温暖。

    这枚双鱼玉佩是姬方送给殷芳华的定情之物,那两只鱼就是她们二人。

    萧舒雅的“逝世”消息很快由徐秋娘传到了荣王手里,传到了项元与那名白衣婢女手里,也很快传遍帝都乾天城的每个角落。

    当日夜晚,戌时三刻(19:45)左右,数个行踪诡秘的黑衣人抬着一口棺木,小心翼翼的进了林府后门。

    将棺木放到堂上,一位领头的黑衣人摘下了蒙面黑布,是一位老者,正是大乾皇帝的心腹,太监总管件隐卫首领,高越。

    高越摘下黑布,又吩咐手下人打开棺木,对早已等候在此的林墨行了一礼:“林上卿,让您就等了,舒雅夫人的尸体给您带来了。”

    “多谢高公公。”林墨回了一礼,从袖中拿出一张价值千枚金叶的飞钱塞到高越手中,高越忙推辞不接。

    林墨强行将其塞到高越手中,微笑道:“高公公,更深露重,您这么年纪还为晚辈的事辛劳,晚辈实在过意不去,您就拿着吧,买些补物,也好带着手下弟兄们去喝喝茶。”

    这一次,高越不再推辞,将飞钱收到了袖中:“那老奴就多谢林上卿了,好了,不打扰您,老奴还得回宫复命了。”

    “息风仇云,赶快替我送送高公公。”林墨也没有挽留。

    高越重新蒙上面,带着手下,息风与仇云带送行走了,林墨来到了棺木前,看着躺着里面的绝美人儿,莞尔笑道:“怎么,在里面睡着了?”

    见萧舒雅不说话,林墨嘴角泛起了邪邪的笑意,伸手就要去解她的腰间丝带:“萧大美人儿你再睡的话,我可就不客气了哟。”

    “啪——”

    萧舒雅突然睁开眸子,将林墨欲解自己丝带的手,一巴掌给拍开了,露出一个娇媚的白眼:“去,还没娶我进门,就要解下我的衣裙,想都别想。”

    说着,萧舒雅又伸出一只手:“快拉我起来,在里面待得太久了,可真是饿死我了,给我准备晚膳了吗?”

    “知道你连午膳都没用,早就给你准备好了。”林墨却没有去牵她的手,而是直接低身将其抱出:“我抱着你走。”

    对此,萧舒雅自然是不会拒绝的,仍由林墨将自己抱在怀里行着,一双玉手无力的环着林墨的脖子,一双美眸却在沿路的风景。

    “这就是我以后的家吗?嗯,还挺气派,也挺雅致。”

    林墨摇了摇头,柔声:“这不是我们的家,只是临时住所而已,我们的家在燕国,在墨云山上,等我的事了了,就带着你归家,回去生儿育女。”

    听着“我们的家”,听着“生儿育女”,听着男人的温柔话语,感受着男人温暖的怀抱,这一刻,萧舒雅觉得自己的心踏实温暖极了。

    行进内院,推开房门,一声齐喝之声传来:“舒雅姐姐好!”正是几女,在燕白鱼的带领下,站着室内迎候着。

    萧舒雅被这突然的热情和温暖给吓着,缓过神来后,眼角挂起了一滴眼,忍着眼泪,玩笑道:“各位姐姐好,子雍说了,我将永远是他排在最末的妾室,我应该叫你们一声姐姐才是。”

    “但在我们心里,你就是我们的姐姐。”百里倾城笑嘻嘻的说了一句,但话语中满含的真诚,是谁都听得出来的。

    其余三女也齐齐点了点头。

    这份真诚,萧舒雅好久没有感受到过,心里更加的感动了,但面上依旧是玩笑似的道:“好吧,各位妹妹,姐姐我饿了,晚膳在哪儿呢?”

    “在里面,大家都没用膳,就在等着舒雅姐你了。”

    几人围坐在饭桌后,林墨依旧将萧舒雅抱在怀里,而且亲手喂着她用膳,几女没有丝毫隐瞒的互相介绍了一下,包括燕白鱼是燕国国主的事。

    相互介绍完后,百里倾城睁着好奇的眸子,突然问了一句令萧舒雅和几女面红耳赤的话:“舒雅姐姐,你的身姿如此之好,能告诉倾城,你是怎么长成这么好的吗?”

    百里倾城这话说的是真的,林墨早已暗自对比了一番,这萧舒雅是几女之中曲线最为迷人的,只有长孙忧音能与之比较。

    萧舒雅依偎在林墨怀里,羞红着脸道:“傻倾城,你才二十一岁,等你长到了姐姐我这个年龄,也会变得如我这般好的,有可能会更好。”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百里倾城一喜,便大快朵颐的的吃了起来,突又疑问道:“可舒雅姐姐,为什么我可能会比你更好了?”

    萧舒雅吃下林墨喂得一口挑净了刺的鱼肉,笑道:“因为你二十岁就嫁给了子雍啊,而且倾城你的胃口这么,一定会的。”

    “可这又是为……”百里倾城十分好奇,还想继续问为什么,燕白鱼急忙打断了她的话:“舒雅姐,房间给你准备好了,今晚你和夫君一起歇息?”

    萧舒雅摇了摇头,又用指头点了点林墨的脑袋:“平州的事我还没办好,子雍也还没有正式娶我,虽然我早已被他占尽了便宜,但他休想与同我眠,解下我的衣裙。”

    听着萧舒雅这话,喂着她饭的林墨觉得很委屈:分明是你主动的好不好好,尤其是在青宗殿内和上午在锦素宫的内室。

    “那舒雅姐你打算何时启程返回平州?”白芷兰放下碗筷,擦拭了一下嘴唇问道。

    萧舒雅想了想,回答道:“明日一早,若是在府里待久了,我怕我就不舍得走了,今晚休息一晚就走,也好早日与子雍成婚是不是。”

    从萧舒雅的话语中,林墨听出了迫切之意,突然道:“其实舒雅,我们也可以成了婚,过了几个月你再去平州,反正平州的事又不急。”

    林墨的话,使得萧舒雅有些悸动,但很快冷静了下来,在他脸颊一吻道:“不了,子雍,你的心意我领了,但平州的事,我知道是越快尘埃落定越好。”

    白芷兰心中不由得对萧舒雅生起了一丝敬佩,面上却是镇定自若的道:“现在平州萧家的萧舒雅已经死了,舒雅姐想好用什么身份回去了吗?”

    萧舒雅点了点脑袋:“早已想好了,我父亲在外有一个私生女,叫萧玉媚,说来也凑巧,和我的模样有七八分像,萧家内只有我父亲知晓她的消息,这趟我就借萧玉媚的身份,以认祖归宗为理由回去,我……”

    在萧舒雅的讲述以及欢乐喜悦的气氛之中,这一顿多了一个人,但温馨非常的晚膳接近了尾声。

    在林墨最好吃好之后,依旧赖咋林墨怀里的萧舒雅对长孙忧音道:“忧音,今晚姐姐去你房间睡吧,咱们姐妹俩也好些日子没见了,各位妹妹为我准备的那间屋子,等姐姐我与子雍成婚后,我再住进去。”

    “好啊!”长孙忧音自然是答应了。

    再聊了一会儿,便各自散去了,白芷兰留在了主屋内。

    夜晚,三更初时分(23:00)。

    暖帐中,一身半透明的蓝纱睡袍的白芷兰趴在林墨胸膛上,伸出蓝纱下白皙如雪的雪臂环着林墨的脖子,低低的说道:“夫君,看来这个舒雅姐姐,不简单啊。”

    暖被下的手环着白芷兰曼妙的腰肢,林墨微笑道:“能在宫里当上一品德妃,一当就是那么多年,怎么可能是个简单的人。”

    听着林墨的话,白芷兰先是沉默一会儿,而又突然道:“夫君是真的喜欢她吗?不是看上了她的姿色,又或是看上了平州萧家?”

    “是真的喜欢,也是看上了她的姿色和平州萧家。”说着,林墨突然一个翻身将白芷兰压在身下,邪魅道:“芷兰宝贝儿,都三更了哟,此刻可是良辰美景哦,你真的要夫君谈论别的女子。”

    “夫君——”白芷兰顿时发出一声带着无限诱惑的娇声,一双半透明蓝纱遮掩着的雪臂再次环上了林墨的脖子,一双美眸更是含起了水一般。

    林墨坏坏一笑,将暖帐放下,又将暖被盖在自己二人上,随着一阵令人面红耳赤的亲吻声音后,一件件贴身穿着的衣裙落在了地上和床上。

    与此同时,长孙忧音闺房,暖帐中的软榻之上。

    暖被下的萧舒雅与长孙忧音身着半透明轻纱睡袍,并肩躺在床上。

    萧舒雅突然侧卧起了身子,用一只手撑着脑袋,看着长孙忧音,调笑道:“自从忧音妹妹与子雍成婚后,当真是变得愈发可人了,看来子雍对你很好啊。”

    长孙忧音红着脸回了一句:“待舒雅姐与夫君成婚后,夫君也一定会对你很好的,定然会将你捧在手心疼爱的。”

    “嗯,这个我相信!”萧舒雅掩嘴一笑,突又一叹:“真是事实弄人啊,想起妹妹你那日随子雍回宫看望皇后娘娘,姐姐我还在羡慕了,羡慕妹妹找到了好男人,如今我也找到了,可我没想到的是我们的男人竟又是同一个。”

    说着,萧舒雅突然低首看了自己的半透明轻纱睡袍:“这袍子着实好看,穿在我们身上真是美极了,诱惑极了,我在宫里都从未没见过。”

    长孙忧音红着脸道:“这是夫君自己亲手为我们做的,这个叫睡袍,专门在睡觉的时候贴身穿着,夫君很是喜欢。”

    “嗯,看得出来,想不到那坏人当真是会疼人,姐姐我也更加的期待了。”见长孙忧音说着话的时候,眼睛里放着光,萧舒雅开心的笑了。

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中州风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林君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君生并收藏中州风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