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听着林墨风轻云淡之语,看着他脸上的自信之色,柳若水先是愣了一下,方才反应了过来,发现是自己关心则乱了。

    对啊,自己的大人可是堂堂的墨宗宗主啊,墨宗之内强大的修行折云集,息风与仇云两名大剑师境界的修行者更是随护在侧,要想刺杀大人有哪个可能吗?柳若水不知道。

    见柳若水的忧愁消散而去,带起了豁然开朗之色,林墨忽然起身将柳若水抱入怀中,深情的道:“若水,按理我早该将你收入房中,我却没有,你怪我吗?”

    “我,我不知道。”林墨突然的深情吐露,让柳若水有些不知所措,一双玉手紧张的抓住了自己的衣角,脸上也满是迷茫。

    静静的依偎在林墨怀里,柳若水迷茫了一会儿,旋即,用满含着情意的美眸盯着林墨,认真的问道:“大人,你是真心待若水的吗?”

    林墨微微一笑,刮了刮柳若水的瑶鼻:“自然是真心的,否则我怎会将你带在身边,让你清楚我的所有身份,让你知晓我的计划,又对你如此宠爱呢?”

    “那宠爱不是做给外人看的嘛!”柳若水像一只猫咪一般,用瑶鼻蹭了蹭林墨的大手,嘟着小嘴喃喃自语道。

    “什么?做给外人的?”林墨骤然将声音提高了几分,挑起柳若水的下巴,邪邪的笑道:“那好吧,我今晚就你这个俏婢女,给收了。”

    这句话,林墨是真心实意的,只要柳若水一点头,今天晚上就去她的房里,而后和自己这个贴身婢女共度良宵之夜,将真正的占为己有。

    柳若水心中一颤,心里瞬间激动充满,但立马又冷静了下来,用商量的语气道:“大人,还是先让若水配合唐玉奴帮你完成那个计划,好吗?”

    柳若水虽然发自内心的也很渴望被林墨彻底霸占,但想到林墨交给自己的事情,只得忍住了冲动,不然她办事的心思可就没了。

    “那这可是若水你自己不要的哟,可别说我没给你机会!”林墨调笑的回了一句,又用手轻抚起了柳若水精致的俏脸,弄得柳若水的心里痒痒的。

    这里妮子的决心倒是和萧舒雅一样,林墨的心里很是感动,想到自己身边有这的人在身边,自己的大业何愁不成。

    柳若水点了点头,不过立马脑子一转,又不不要重复过道:“不过,大人,若水想请你答应我两个条件,好不好?”

    “好,你说吧!”林墨将柳若水的玉手拿在手里把玩着,时而揉,时而捏,感受到温香软玉的美好触感,很是享受。

    这种场景,是林墨在华夏时未曾想到过的,在华夏时,林墨孑然一人,没想到自己魂穿来了大乾之后,桃花竟然这般旺盛。

    自己现在已经有了一妻三妾,内宫里和醉生楼里还有两个娇美红颜,怀里更是搂着一个随时可以收房的俏婢女。

    柳若水虽然说要先帮自己完成计划,但林墨知道若是自己坚持的话,自己随时可以将怀中这名俏婢女给收了。

    这一瞬间顿时自己似乎变成了传说中,那醉卧美人膝的人生赢家。

    柳若水任凭林墨把玩着自己的素手,认真的说道:“若水想大人答应我,大人以后的婢女只能是若水一人,不能再有其他的婢女。”

    “还有第二个条件就是,大人你每次出时间超过两天的远门,都要将若水待在身边,让若水服侍在你身边,好不好?”

    听着柳若水的两个条件,林墨愣住了一下,不过很快反应了,笑道:“第二个条件好办,可第一个就有些难办了,傻妮子,你以后可是要做夫人的呀。”

    “不要,我以后不要做大人的夫人,只要做大人你的婢女。”柳若水目光摇了摇头,但末了又说了一句:“待若水为大人怀上孩子后,若水再做大人你的夫人。”

    柳若水知道林墨以后肯定娶新的夫人进府,比如唐玉奴,萧舒雅,还有那个热娜公主,因此她不想做夫人之人,只想做林墨唯一的婢女。

    但柳若水转念一想,自己以后若是为林墨怀上了孩子,自己就不能再做婢女,就算是一个非常受宠爱的婢女也不行,因为孩子需要名分,不能带上婢女所生的印记。

    “好,我答应你,就算你以后给我生了孩子,做了夫人之后,我也不要新的婢女,你就是我心中这一辈子唯一的婢女。”林墨爽朗一笑,心里更是乐开了花。

    林墨心里自是知晓柳若水在想些什么,但对于柳若水的这点儿小心思,林墨是非常开心的,那是柳若水爱自己表现啊。

    见林墨笑着答应了,柳若水心中也是无比欢愉,想到自己以后就是陪在林墨身边时间最长的人,有更多与林墨亲密的机会,心里焉能不乐。

    “大人,你真好,若水觉得遇到你,是若水这一辈子最大的幸运。”喜悦过后,柳若水心里又是满满的感动。

    柳若水本是因战争而产生的流民,后被徐秋娘挑中,成为了荣王府的一名暗探,期间杀了不少人,就在柳若水以后自己永远过上这这种生活时,没想到自己遇到了林墨。

    之前徐秋娘让自己到林墨身边色诱林墨时,柳若水心中是悲凉和恨她的,但现在柳若水却是从心底里感谢徐秋娘,是她变相的让自己有了新的人生。

    “傻丫头,看你这话说的,上天将这么好的你赐给了我,让可以拥有你,是我的幸运才是。”说着,林墨低头在柳若水眉心处吻了一下,极尽温柔。

    感受林墨自己眉心的温柔轻吻,柳若水顿时觉得心里甜甜甜的,像吃了蜜一般,或许是太甜了,让柳若水又不知来由的问了一句。

    “大人,若水想问你,若是若水生的这副长相与身姿,你还会想今日这般疼爱若水,将若水捧在手心里,抱在怀里宠爱吗?”

    林墨想都没想,直接道:“不会,若是若水你生得一般,我估计在我一识破你是荣王安插的探子后,就将杀了,或者赶走,或者扔在府里不管不顾了。”

    “大人,看来你真的是个不折不扣的色中饿鬼。”听着林墨的回答,柳若水当即白了林墨一眼,心里却是踏实和高兴的。

    柳若水心里明白这是林墨最真实的回答,没有用甜言蜜语来骗自己:是啊,若是自己生得一般,大人又怎么可能多看自己一眼,将自己捧在手心里了。

    “好啊,你这婢女当真大胆,敢这么说你主人,看我怎么惩罚你。”说完,林墨就吟吟一笑,惩罚起自己怀中美人了。

    听着林墨与柳若水在车里面的玩闹之音,正在驱车的息风淡淡一笑:“仇云你输了,若水姑娘成为宗主夫人之一的事铁板定钉了,我以后的酒,可就由你负责了。”

    仇云强辩道:“不要将话说得太早,现在若水姑娘可还不是宗主夫人之一,还不能算我输了,等宗主正式将若水姑娘收为宗主夫人之一,再说吧。”

    “哦,仇云,你这算是在耍赖吗?你堂堂一名大修行者,竟然耍起了无赖招数?”息风看穿了仇云的心思。

    “这怎能算是耍赖呢,等若水姑正式成为宗主夫人之人,我就请你。”心里有着另一番盘算的仇云厚着脸皮说道。

    仇云现在已经打算开始存钱了,对于那酒,仇云决定能拖到几时是几时,对于拖的酒钱嘛,仇云决定存起来给自己未来的媳妇儿,何芸儿用。

    让何芸儿让街上时,给自己添置些好的衣裙首饰。

    不知过了多久,四马银驷在林府前停了下来。

    林墨跳下车后,将柳若水抱下车,却没有放到地上,而是直接抱着她往府里走去,也不管府里的仆从是如何反应。

    来到内院,正与小婉结伴而行的何芸儿,很是羡慕的道:“若水姐姐真是的越来越受大人的宠爱了,抱着出门也抱着回来,估计用不了多久更做夫人,为大人生下孩子了。”

    “怎么?芸儿羡慕了?”小婉问了两句,当即又调笑道:“你这丫头不是也有你的仇云大哥了吗?我看那仇云对你好得很呢,姐姐我才是羡慕呢。”

    何芸儿脸一红,道:“仇云大哥说了,要等大人的大业完成了才能娶我进门,再者说了,小婉姐姐你不是也有了息风大哥吗?”

    小婉有些郁闷:“他?他就是个木头疙瘩,想起来我就来气,本姑娘那般暗示他,他却推三阻四的,不像个男人。”

    刚完,行到内院门口的两人看见了息风与仇云正在值守在此,小婉眼睛立时一瞪看着自己的息风,没好气的道:“看什么看,难道老娘还说错了?你看看人家仇云大哥。”

    息风看过去,发现仇云正搂着何芸儿的腰肢,在那里为何芸儿带一支贵重的珠钗,说着向林墨那里学的肉麻情话。

    息风顿时一窘,不该面对小婉。

    小婉看着息风的窘态,更加没好气的道:“亏你还是大人的护卫,堂堂的大剑师境界的大修行者,却整日张着个冰块脸,给谁看啊?”

    “算了,老娘看着你就心烦,我先走了。”说着小婉转身就气冲冲的要离开,刚走没两步,就被人拉住了。

    小婉一回头,发现是一脸窘态的木头疙瘩,息风,美眸一瞪道:“拉着老娘干嘛?老娘现在心情不好,不想理你,你放开。”

    略微一用力挣脱息风拉着自己的手便迈步走了,边走边低声骂骂咧咧的道:“真是气死老娘了,老娘怎么看上了这么木头疙瘩。”

    看着小婉离去的背影,息风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这时,身旁传来仇云的声音:“息风,小婉姑娘说的没错,你还是个木头疙瘩。”

    对息风说完,仇云又看向被自己搂在怀里的何芸儿,宠溺的道:“芸儿妹妹,你快去劝劝你小婉姐姐,帮那木头疙瘩说说好话。”

    何芸儿点了点头,转身就要从仇云怀里离开,却发现仇云给搂了回去,一抬头就见仇云笑着,用手指着自己的侧脸。

    意思不言而喻。

    何芸儿的脸蛋顿时变得通红,不敢抬头,但又想到是疼爱自己的仇云大哥,也顾不得息风在场,踮起脚尖就在仇云的侧脸轻啄了一下,就红着小脸,小跑向了正生着闷气,独自远去的的小婉。

    感受到何芸儿在自己脸上的轻啄,仇云满意一笑,盯着何芸儿与小婉离去的背影,摇着头道:“息风啊息风,真不是我说你,你真是有负佳人恩啊。”

    息风神色一变,正色道:“你那是肆意妄为,我来问你,我们是宗主的护卫,乾天城里现在已经杀机四伏,若是有一日死在了他人手里,芸儿姑娘得多伤心。”

    “因此,我绝不允许自己死去。”仇云神情一肃:“我好不容易碰到了自己喜欢的姑娘,我就一定要将芸儿娶进门,然后让她给我生一堆孩子。”

    看着仇云凌厉的双眸,息风兀自叹了一声:“唉,希望如此吧,可我不敢给小婉姑娘任何保障,若是到时候我还活着,我一定娶她进门。”

    对于敢爱敢恨的小婉,息风也是极为喜欢的,甚至是爱的,可一想道自己的职责,一想现在乾天城里四伏的杀机,息风也只得将这份情意藏在心里。

    “那若是小婉姑娘中途不喜欢你,喜欢上了别人,又或者你死了,该怎么办?”仇云突然问了一句。

    “若真是那样的话,就是我们有缘无分吧!”息风有些伤感。

    仇云摇了摇头道:“你啊,总是顾虑太多,想得太多,我仇云若是爱了,那就是爱了,从不隐藏,若是我死了,至少我爱过了,我也不枉费我这一生了。”

    仇云与息风对待爱情的想法不一样,对于仇云来说,他若是爱,不管以后会如何,就一旦要将何芸儿搂在怀中,好好享受一番爱情的滋味。

    “那芸儿姑娘怎么办?”息风问道。

    仇云答道:“若是我真的死了,那就说明我与芸儿也是有缘无分,芸儿那么善良,那么好,一定会遇到比我更好的人来照顾她的。”

    抱着柳若水进到屋内,林墨发现屋内的女人不少,除了自己的一妻三妾的外,薛静姝与徐秋娘来了,就连唐玉奴也来了。

    此刻,一身素装的燕白鱼正在用天山温玉打造的玉棋盘与玉棋子与唐玉奴对弈,而唐玉奴正眉头深锁、举起不定,燕白鱼则满面笑意,看来局势大好。

    其余几个女人除了百里倾城以后都在一旁静静观棋,对围棋之道不甚感兴趣的百里倾城在躺着廊上的躺椅上,享受着燕白鱼的贴身婢女青儿的按揉,像是睡着了。

    “唐玉奴别看了,赶快落子啊,打架你输给我了,扳手腕也输给我了,就差这局棋了,五局三胜,你可也要输了。”见唐玉奴久不落子,燕白鱼催促了起来。

    今日午时,听白芷兰说唐玉奴也在帝都,还试图勾引林墨,一向镇静大方的燕白鱼坐不住了,提着剑就要去醉生楼与唐玉奴打一架。

    可燕白鱼刚提着剑走到林府门口,没想到唐玉奴竟然自己找上门来,两女说好的输了的人不得再靠近林墨半步之后,就打了起来。

    结果自然是唐玉奴输了,输了一招,可唐玉奴输了之后耍起了赖,非要三局两胜,便提出了扳手腕,比腕力。

    两女正比着,薛静姝与徐秋娘来了,于是薛徐两女也加入到了裁判阵营,比腕力,唐玉奴依旧输了,可她输了之后,又耍起赖,要五局三胜。

    好,五局三胜就五局三胜,燕白鱼也不怕,于是两人便下了起来了,眼看着要输了,唐玉奴选择了思考的癞皮方法,拖延了时间,一步棋想很久。

    “夫君,你回来了?”看得睡意盎然的长孙忧音,率先看到林墨拦腰抱着柳若水走了进来,立时精神一振,喊道。

    林墨点了点头,将柳若水放在地上,答道:“是啊,今日朝中发生了一些事情,回来得有些晚了,各位夫人这是在干嘛呢?”

    林墨这一问出了事,薛静姝脸上一红,徐秋娘掩嘴一笑,道:“子雍,你这一句话问得可真是好啊,不知道你这各位夫人,包括妾身和静姝姐姐吗?”

    林墨尴尬一笑,急忙歉声道:“是在下失言,是在下失言了,真是对不住,对不住,还请两位王妃娘娘勿怪。”

    “知道子雍是一时失言,妾身怎么如此怪罪。”徐秋娘朗声一笑,姿态甚是妩媚,薛静姝则红着脸低着头,没有说一句话,只是瞥了一眼林墨。

    “啊,林郎你回来了。”见林墨回来了,唐玉奴眼珠一转,将玉棋盘的棋子布局瞬间打乱,而后飞扑到了林墨怀里。

    唐玉奴是飞扑,还是突然的飞扑,林墨一个不稳,摔在了木质地面上,还未待林墨反应过来,唐玉奴环住了他的脖子,边抽泣着边撒着娇:

    “呜呜——,林郎,太好了,你终于回来了,你是不知道刚才白鱼和几位姐妹一起联合起来欺负奴家,你一定要为奴家做主啊。”

    燕白鱼几女都笑吟吟看着自己,林墨面带尴尬,手上不敢有任何动作:“玉奴,快起来吧,这里这么多人呢,两位王妃娘娘也在,不要闹了笑话。”

    唐玉奴自然是不依,继续撒着娇:“不要,我不要,林郎,你一定要为奴家做主才行,否则奴家是一定不会起来的。”

    “哈哈哈!”徐秋娘娇笑了起来:“早就听闻醉生楼的老板娘与子雍你的关系不一般,没想到竟你是曾经的二夫人。”

    这下,林墨更加尴尬了:“让王妃娘娘见笑了,子雍确实是和她有过一段过往,可是几年已经分开了,也没了联系,前些日子才重逢。”

    徐秋娘“嗯”了一声:“这事我听说了,听说前些日子,子雍与忧音三位妹妹去过一趟醉生楼,还领了何芸儿回来做了婢女,为此还与兵部大夫简文成之子简英结了仇。”

    这话一出,燕白鱼觉得自己作为林府主母,应该为此生气一番给徐秋娘看,于是瞪了一暗压在林墨身上的唐玉奴,喝道:“唐玉奴,还不起来,让两位王妃娘娘看笑话吗?”

    “我偏不。”唐玉奴却像是个顽童一般,做个鬼脸,继续赖在林墨身上。

    燕白鱼脸上佯装一气,走过去就要将唐玉奴与林墨分开,可走了几步,发现唐玉奴突然脱掉了外衫,急忙道:“唐玉奴,你要干嘛?”

    此刻,唐玉奴身上就只剩下了一件白边黄色印花抹胸长裙,露出了一双完美的玉臂以及白皙如雪的香肩,而后妖娆一笑:“你说我要干嘛?”

    说完,也顾不得有外人在场,直接吻上了林墨的唇,并且一双开始解林墨衣袍,见此,几女瞬间落个满面红霞,羞着脸跑出了屋内。

    几女走了,却是落下了睡着的百里倾城,但林墨也不得百里倾城还在睡觉了,他今日相继与萧舒雅、柳若水那般亲热,早已有了心火。

    再加上是燕白鱼主动带着几女出去的,算是变相默许了,林墨也就不再坚持,手便向唐玉奴白边黄色印花抹胸长裙的打结处伸了过去……

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中州风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林君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君生并收藏中州风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