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又是十多分钟后,林墨与萧舒雅从躺椅上离开,行去了青宗殿的后院,又行去一间较为残破的佛堂,佛像的金身也有些残缺了。

    “咚咚咚——”

    在那残缺的佛像前,林墨看到有一位尼姑打扮,头发有些花白的女子正盘腿坐在蒲团之上,有节奏的敲击着木鱼,木鱼之声在这佛堂内发出咚咚的回响之音。

    除了这尼姑打扮的女子之外,佛堂内还有一些疯疯癫癫,嘴中失魂落魄的叫着“平身”“参见皇上”之类的癫语,甚至一名疯癫之女躺在佛像的手掌之上玩耍。

    萧舒雅从林墨怀中离开,走到那尼姑打扮的女子身后施了一礼,恭声道:“师父,舒雅来看您了。”

    林墨心中略微一惊,没想到那尼姑打扮的女子竟然是萧舒雅的师父,不由得对她高看了几分,能交出萧舒雅这德妃徒弟,她也定然不简单。

    那尼姑打扮的女子停止敲击木鱼,睁开闭着双眸,转过身来,微笑着看着萧舒雅,疑问道:“舒雅,你前日不是刚来过吗?今日怎么来了,是遇到麻烦了?”

    “哦,这位公子是?”尼姑打扮的女子看到了萧舒雅身后的林墨:“年纪轻轻就已贵为上卿,眉宇间也带着天生的贵气,看来公子不简单啊!”

    这尼姑打扮的女子,五十多岁,眼角带着一道道的皱纹,虽然如此,林墨依旧依稀可以看出这女子年轻时,定也是一代佳人。

    “晚辈林墨林子雍,拜见师父!”林墨至那尼姑打扮的女子近前,双手合十,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

    “上卿大人的这师父之称,贫尼可不敢当,贫尼法号,静慧,上卿大人称贫尼一声静慧即可!”静慧师太双手合十,回了一礼。

    林墨面带微笑,真挚非常的道:“当得!当得!您是舒雅的师父,在宫里照顾舒颜,晚辈礼应称您一声师父才是!”

    静慧师太先是一愣,而后看到萧舒雅的愈加的娇媚姿容,顿时明白了过来,会心笑道:“原来如此,舒雅好福气啊,才宫里枯守了十多年,现在遇到了良人!”

    “舒雅也没想到会在自己的三十年华,遇到了子雍,或许是上天的垂青吧!”听着静慧师太的话,萧舒雅脸色开始变得羞红了起来。

    静慧师太见状,语重心长说道:“瞧舒雅你这般模样,想来上卿大人是十分疼爱你的,有朝一日进了府,为师教给你的那些狠辣手段切不可再用了,知道了吗?”

    “是师父,徒儿记住了!”萧舒雅点了点脑袋。

    静慧师太满意一笑:“你年纪也不小了,以后就好好陪在上卿大人身边,为他生儿育女,相夫教子,这才是我们女人最圆满,最美好的啊!”

    说到最后,静慧师太仿若想起了什么,一丝伤感在其脸上一闪而逝,但那丝伤感依旧被林墨察觉了,心道:这静慧师太定也是个极有故事之人啊!

    “今日舒雅带上卿大人来这冷宫见为师,是要对为师说些什么吗?要出宫了?”末了,静慧师太又问道。

    萧舒雅点了点头:“今后可能有好长一段时间不能再来拜见师父了,徒儿今日特意来子雍见见你,也是为了向您告别。”

    “去吧去吧,有上卿大人如此良人,舒雅,勇敢的去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吧,你就不用顾虑了,为师有这青灯古卷相伴就够了。”静慧师太的话语中带着喜欢,也夹着感伤。

    静慧师太又看向林墨,用带着恳求意味的话语道:“上卿大人,以后好好待照顾舒雅这个可怜的孩子,切莫因她的过去,就嫌弃了她。”

    “师父,您放心吧!”林墨将萧舒雅揽入怀中,右手握住她的双手,坚毅的道:“这宫里就是个人吃人的地方,我既然爱舒雅,就爱她的一切,包括她的邪恶。”

    “听见此言,贫尼就放心了!”静慧师太面带起感动之色:“好了,舒雅,上卿大人,你们去吧,贫尼要修行了。”

    说完,静慧师太变转过了身去,双眼微微闭合,有节奏的敲击起了木鱼,嘴里也开始念诵起了经文。

    “舒雅,我们走吧,有时间我们再来看望师父。”林墨道。

    萧舒雅看着静慧师太的背影,先是犹豫了一下,方才点了点头,仍由林墨揽着自己的杨柳般的曼妙纤腰,向佛堂外行去。

    刚走到佛堂门口,听到静慧师太温柔而无情的声音:“舒雅,出了宫以后,你也不要来看为师了,就算你来了,为师也决计不会见你的。”

    “为什么,师父?”萧舒雅急忙从林墨怀里离开,转过身子,看着静慧师太有些娇小的背影,疑惑万分。

    静慧师太敲击着木鱼道:“这宫里太脏了,出去了何必再回来,记住师父的话,好好的陪在上卿大人的身边,好好的守着你的幸福,好了,你走吧!”

    “师父!”萧舒雅的眼中噙起了泪光。

    “我让你走!”静慧师太的话语相当冰冷,透着一股令人感到不可违背的威压,也正是这威压如针一般的刺着萧舒雅的心。

    萧舒雅不肯,静慧师太敲击着木鱼,头也不回的对林墨道:“上卿大人请您带舒雅离开这里,离开这座肮脏无比的深宫吧!”

    林墨没有说话,直接一把将萧舒雅抱起,向青宗殿外行去,萧舒雅在林墨怀里挣扎,一声声的带着哭泣之音的叫着师父,很是令人心疼。

    听着萧舒雅的悲伤之音,静慧师太的眼角也流出了一滴眼泪:“傻孩子,出宫是一种新生,回来之会为你沾上污秽,今后好好的去追寻,去守着你的幸福吧!”

    说着,静慧师太一边敲击着木鱼,一边望向那庄严而残缺的佛像,叹道:“先皇啊,舒雅要走了,臣妾快要能来陪着你了。”

    将萧舒雅抱到一个墙角放下,为其轻轻拭去眼角的泪痕,林墨柔声道:“舒雅你这么聪明,师父的苦心,你自能明白的吧?”

    萧舒雅抽泣着,连连点头:“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师父是想我出宫之后再也不要再踏足这肮脏,污秽,充满血腥之地,可是,子雍,她是教会了我在宫中生存的师父啊!”

    “我明白!”林墨摸着萧舒雅的脑袋,安慰道:“放心吧,舒雅,等你出宫后,我会托人好好照顾师父的!”

    萧舒雅凝望着林墨的双眸,犹豫了许久后,方才点了点头:“子雍,那就拜托你了,师父就像我的母亲一般,你一定要照顾好她。”

    林墨会心一笑,在萧舒雅的额上轻轻一吻,牵着她的玉手,边走边问道:“舒雅,能给我讲讲师父的故事吗?”

    萧舒雅点了点头,整理一下思绪,讲述了起来:“师父名叫殷芳华,是先皇姬方的四妃之一,在三十多年,师父……”

    殷芳华,五十八岁,出生于平州的一个大家族,十六岁被送进了宫中,对先皇姬方一见倾心,也很受姬方的宠爱,二十岁那年被姬方封为四妃之人的良妃,宠冠内宫。

    后被那时身为贤妃的宣姝暗算,被打进了冷宫,但在冷宫期间,被宣氏一族势力压着的姬方仍会寻机会来陪伴姬方,直到姬方驾崩。

    所幸殷芳华虽得姬方宠爱,但有由于身体原因未曾生子,且被打进了冷宫,又发誓永远常被青灯古卷,宣姝在即母后皇太后之位后,才放过了她一条生路。

    萧舒雅与殷芳华相识于八年前,那时候萧舒雅身份低微,只是一名六品美人,多受其他妃嫔的排挤,进宫四年无缘圣面,还被陷害打进了冷宫,青宗殿。

    被打入青宗殿,萧舒雅被遇见了日日念经打坐的殷芳华。

    殷芳华见萧舒雅被打进冷宫后,不想其他人一样大哭大闹,只是和自己一样心无旁骛的打坐念经,不由得对她另眼相看。

    加之萧舒雅又治好殷芳华在冷宫多年,进而患上的寒疾,又都是平州老乡,殷芳华对更是看重和欣赏了。

    后来,殷芳华不忍见萧舒雅年纪轻轻就和自己一样永远待在冷宫,就教给了一些宫中生存的手段,而萧舒雅很聪明,一学即会,而且还能举一反三。

    进入冷宫半年,原本天性单纯的萧舒雅就在殷芳华处,学习了一身心计和狠辣手段,也正是这身心计与手段,让萧舒雅活到了今日。

    再后来,就是萧舒雅使计谋出冷宫,又使出一连串的计谋,一步步的往上爬,最终在三年前成为了四妃之一的一品德妃。

    在这条升德妃的路上,萧舒雅将多位妃嫔拉下马,自己坐上了那个位置,也害死了不知多少的宫娥与太监,还有禁军士兵。

    那位疯掉的赵德妃就是被萧舒雅设计,诬陷她与禁军士兵有染,最终将她拉下了德妃的位置,自己坐了德妃之位,入住了锦素宫。

    踏着雪行在路上,听着萧舒雅与殷芳华在宫中发生的故事,林墨心中感慨万千,她没有想到这现实中的宫斗,竟比自己看的电视中演的还有残酷。

    领着萧舒雅进入一间暖阁,坐在窗前,林墨将她抱在怀里,握着那双洁白无瑕的纤纤玉手玉手,道:“想不到这双白里透红的玉手竟然也染过血腥。”

    “或许那透的红,就是那些死去之人的血吧!”萧舒雅低首看着自己的双手,话语中带着浓浓的感伤。

    “可我就是爱极了这双玉手。”林墨在萧舒雅的双手之上吻一下,又拿起她的右手贴在自己脸庞之上,而后微闭着双眸,享受着玉手带来的温柔。

    看着林墨那享受非常的样子,萧舒雅心里升起一股暖流,轻抚了林墨清秀的离家,但然不知来由的问了林墨一句:“子雍,你真的爱我吗?”

    “要我证明吗?”说着,林墨伸手就要去解萧舒雅腰间的束腰衣带,手刚碰到束腰衣带却被萧舒雅握住了。

    萧舒雅轻轻握着林墨的手,在其脸上浅浅一吻,娇羞的柔声道:“子雍,我明白你的心意了,但现在还是是时候,让我先回去帮你掌握了平州的萧家,好吗?”

    “舒雅,也可以不用回去的,我接你出宫后,你就陪在我身边。”想起自己接近萧舒雅的目的是不纯的,林墨心里顿时充满了内疚。

    “子雍你心意我明白了,但依旧我要回平州去。”听林墨带着内疚之意的话语,萧舒雅却是摇了摇头,目光非常的坚定。

    “子雍,我知道你图谋甚大,平州是你很重要的一步棋,我要回去帮你完成,助你落下那一步棋,然后再成为你永远的排在最末的小妾,好好的守在你身边。”

    “舒雅,我……”听着萧舒雅的深情告白,林墨的心中的自责更盛了,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萧舒雅的这份深情。

    萧舒雅微微一下,温柔的捧起林墨的脸颊,颇为豪气的道:“子雍,到时候我要你八抬大轿来娶我进门,我要你向全大乾,乃至全中州宣告。”

    “宣告我平州萧家之女萧舒雅,成为了你林子雍的女人,宣告我萧舒雅成为了你林子雍的禁脔,我要让所有女人都羡慕我。”

    看着萧舒雅那豪气的样子,林墨脸上带起坏坏的笑容,也豪气干云的道:“好,到时候我还要向全大乾,全中州宣告,高高平州萧家之女萧舒雅,要为我林墨林子雍,生至少五个孩子。”

    听得到这话,萧舒雅脸上满是羞红,将脑袋埋着林墨怀里,撒娇道:“真讨厌,我又不是猪,怎么能生那么多,子雍,你真讨厌。”

    感受着萧舒雅娇羞的小拳拳,林墨哈哈一笑,说道:“嗯,可以的,只要我们夫妻二人共同努力,两年生一个,没问题。”

    听到这话,萧舒雅的脸开始变得滚烫,嘴上却是弱弱的道:“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若不生到五个,我一定不放过你,但时候,我看你夫人那么多,你该怎么办!”

    “这就是不是你要担心的了!”林墨神秘一笑,而后低首在萧舒雅耳边低语起了什么,把萧舒雅是听得面红耳赤,最后全身的皮肤都染上了红晕。

    陪萧舒雅在那间暖阁亲腻了许久,用过午膳,将萧舒雅背回锦素宫后,两人又腻歪了一阵,林墨才满意的离去了。

    看着林墨离去的背影,萧舒雅的脸上满是醉人的红晕与幸福的笑容,神情也是晃晃悠悠的沉浸在了那温情的亲腻时光中,好半晌,萧舒雅才回过了心神。

    回过神来,萧舒雅将贴身阿慧唤了进来,吩咐道:“阿慧,你遣人速去准备一下,我要沐浴一番。”

    “娘…”阿慧刚要开口叫娘娘,可想起萧舒雅对自己说过的话,立马改口道:“夫人,这才未到申时(15:00),林上卿也才刚走,您为何要在这个时候沐浴?”

    “我身体有些不适,想沐浴一番后,好好歇息!”

    离开锦素宫,林墨领着息风,径直向太极圣门外的偏殿行去,刚到偏殿,林墨就看见殿外围着一圈禁军士兵。

    在禁军士兵之内,有两个人正发生着战斗,拳锋之声不断传出,待走得近了,林墨看清了其中一人的面孔,正是仇云。

    与仇云交手的那人是一名灰衣男子,两人的战斗非常的激烈,但都没有用剑,只是以拳脚相对,那拳拳相撞的闷声不断。

    息风见状就想冲过去,林墨急忙伸手拦住了他:“不要着急,我们先看一下,那灰衣男人的境界虽然不弱,但仇云却是要更强一筹。”

    息风感知了那灰衣男子的境界,加之对仇云的自信便点了点头,老实的站在了林墨身后,看起了那仇云与灰衣男子的交锋。

    果然林墨所言,两人再度交手了十多个回合之后,仇云便已经明显站了上风,那灰衣男子正处于节节败退之境地。

    一拳将灰衣男子震退几步,仇云身形猛的跃起,拳锋再出紧追那人灰衣男子败退的身形,那灰衣男子一惊,见来不及躲闪,只得架起双臂格挡。

    “嘭——”仇云一拳重重的轰击在那人的双臂之上,将那灰衣男子震得倒飞而去,砸在了墙壁上,最后“咚”的一声落到了地上。

    将灰衣男子击败,仇云站定身形,轻蔑的道:“你我虽同为大剑师,但大剑师之间也是有差距的,若是用剑,岂能让你撑到第二十七回合。”

    “啪啪啪——”一阵热烈的掌声突然传出,使得那些围观的人以及禁军士兵一惊,急忙向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

    鼓掌之人不是他人,正是林墨与息风。

    林墨鼓着掌向人群走去,禁军士兵们很自觉的让开了一条道路让林墨与息风通行,刚走到里面,息风率先道:“仇云,打得不错嘛!”

    仇云不客气的自夸道:“那是,对付一个刚入大剑师境界不久而已,我不是想想活动筋骨,二十个回合之内定然击败他。”

    见林墨来了,满面笑容的伸着双手看着自己,神色有些紧张的柳若水见状,放松一笑,将手中的剑递还给仇云,便向着林墨扑去。

    “大人,你终于来了,若水可想死你了!”扑倒林墨怀中后,柳若水用双腿夹着林墨的腰,撒娇般的喊了一声,而后又在林墨唇上吻了一下。

    林墨一把将柳若水抱入怀中,托着柳若水的翘臀,也在她迷人的香唇吻了一下,开心非常的道:“几个时辰没见,我也想你啊!”

    见两人亲昵完毕,禁军副统领权庆走了上来,对林墨鞠了一躬,歉声道:“对不起,上卿大人,是卑职让若水夫人受了惊吓。”

    闻言,柳若水玉颊一红,双手又亲昵的环上脖子,道:“权副统领你弄错了,我不是夫人,我只是服侍我家大人的婢女而已!”

    “这……”权庆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四周围观的使臣官员禁军士兵听着柳若水的话,心中那是狂汗不已:那您这个婢女可真是了不起,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抱上你家大人,你家大人还对你若此宠爱。

    听着柳若水的话语,林墨偷偷捏了捏她的翘臀,柳若水顿时一阵娇羞非诚,而后撒娇道:“大人你真讨厌,这里这么多人了,等回府去之后,你再好好的惩罚婢子嘛!”

    “咕嘟——”

    不少官员使臣看着那香艳的一幕,听着林若水娇媚话语不自觉的咽了一下口水,而后对林墨投去了羡慕的眼光,羡慕林墨竟有如此这般的一名美娇娘婢女。

    这丫头的戏演得可真足啊!林墨不由得心中暗暗吐槽了一下,面上却是露出一副非常受用的样子,而后问权庆道:“权副统领,刚才是怎么回事?”

    权庆顿时心中一颤,他没有到林墨竟然如此宠爱柳若水这名婢女,想起自己刚才没有站出来,为林若水说话,心里生起一种莫名的恐惧。

    见权庆答不出话来,柳若水娇哼了一声,而后用近乎哭泣般的话语,撒娇道:“大人,你要为若水做主啊,刚才有人想欺负若水,他们好凶,吓死若水了!”

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中州风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林君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君生并收藏中州风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