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林府。

    各国使团全部进入帝都,入住了各大官家驿馆,而林墨也带着薛静姝以及白芷兰一行人回了林府。

    刚下了四马银驷,站在府门前,看到那值守府门的护卫那严肃的神情,林墨就察觉到了府内有些不对劲。

    进入府内,众仆从都认认真真的做着事,没有在像往日那般接头接耳,见林墨极白芷兰一行人回府,也只是行了一个礼,就继续忙活手的事情去了。

    “子雍,为何我觉得你此刻气氛这么压抑了?”薛静姝行在府内,察觉到气氛与往常那轻松愉快的,全然不同,到处都透着一股肃穆之意。

    “应该是白鱼姐姐已经到了!”白芷兰接了一句。

    薛静姝明白了过来,但是心底间又生起了新的疑问:“子雍,为何我感觉你府里的都很怕你的妻子呢?”

    “应该发生什么事了,请王妃娘娘随我移步!”说罢,林墨在前领着一行人往内院里行去,一路上的仆从都鸦雀无声的在默默做事。

    刚走到内院大门处,薛静姝便看见有八名身着银甲的女子恭肃的直立在那里,手里持着长剑,领头的是两名三十岁出头的女子,冷面寒霜,英姿相当逼人。

    当息风与仇云看到那两名冷面寒霜的女子,心里不经打了一个寒颤,看着那两名女子,透着惊惧不安之色。

    那八名女子见林墨极白芷兰一行人来了,也只是拱着手齐齐的行了一礼,并没有说参见之类的寒暄之语。

    林墨点了点,也没有说话,而后带着白芷兰一行人进入了内院之中,息风与仇云也想跟着进去,当接触那两名女子的锋利目光时,旋即乖乖的站在了大门处。

    息风与仇云可都是大剑师境界的大修行者,连他们二人都对那名女子如此惊惧,不敢有丝毫违逆她们,长孙忧音、薛静姝、柳若水,何芸儿及其小婉不经心里生起了疑惑。

    也不知道她们是来历,为何让息风仇云这等大修行者都如此惊惧不安。

    行进内院,一行人见到雪地似有隐隐的血迹,长孙忧音五女心中又是一惊:难道方才府里发生了争斗?

    此刻,柳若水心里更是惴惴不安,想到自己和林墨那特殊的关系,柳若水不知道令府中众人都如此敬畏肃穆的主母,会如何对自己。

    会把自己逐出林府吗?不,这是柳若水最不想看到的!

    推门进入主屋之中,林墨一行人便看到了一名身着淡黄色衣裙的女子,神情凝重,正拿着一个形似奏折之类的东西在批阅,身旁一名身穿青色夹袄的婢女伺候着笔墨。

    见女子正在批阅东西,林墨一行人行进屋内,百里倾城轻轻将房门关上后,跟着林墨等人乖乖的站在了门口等候。

    不多会儿,那女子批阅完了,便将所有的奏本交给了身旁的青衣婢女,青儿,让她拿出了房间,去办事去了。

    青儿走了,那女子一抬头就看到林墨正带着暖暖的微笑看着自己,玉容之上的凝重之色瞬间化为了饱含着无限温柔的笑容。

    当看清那女子的面容时,除白芷兰与百里倾城之外,长孙忧音五女都露出了极为惊艳之色,因为面前的那位女子实在是太美了,仿若那天使一般。

    精致非常的鹅蛋脸,一袭淡黄色的衣裙配合女子的一颦一笑都透着隐隐的贵气,再加之她又得美艳无双,身姿更是曼妙,连同为你的长孙忧音,都不得不为之惊叹。

    林墨伸出双手,那美艳女子温柔一笑,起身小跑几步,直接飞扑到了林墨怀中,而后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夫君,都快一个月没见了,想死妾身了!”

    林墨抱着着美艳女子的纤腰,开心的在地上转了几圈,柔声道:“夫君也一个月没见我的娘子了,我也想你呀!”

    这名美艳女子,正是在墨云山上为林墨披雪衾斗篷的女子,也是林墨的妻子,巅峰三宗之一的墨宗的主母,燕白鱼。

    说完,林墨要便对着燕白鱼的香唇吻上去,可却被燕白鱼用手挡住了,燕白鱼看了一眼长孙忧音五女,撒娇道:“夫君,这里还有这么多人了,晚上吧!”

    “好吧,一切听娘子的!”林墨点头一笑,便将燕白鱼放在地上,而后牵着燕白鱼的玉手走到她方才批阅东西的矮桌后,坐了下去,将她拥在了怀里。

    林墨与燕白鱼坐定,白芷兰与百里倾城上前一步,行了一个万福礼,齐声道;“芷兰(倾城)见过白鱼姐姐,问白鱼姐姐安好!”

    “好,姐姐一切都好!这些日子都是芷兰倾城你们二人照顾夫君,你们辛苦了,快快坐下吧!”燕白鱼会心一笑,林府大夫人之风尽显。

    “谢白鱼姐姐!”白芷兰与百里倾城齐齐道了一声,便坐在了林墨两侧,而百里倾城也是出奇的乖巧,像个乖乖女似的坐着。

    白芷兰与百里倾城坐下,小婉与何芸儿是两人的贴身婢女,自然是恭恭敬敬的在一旁伺候着,在燕白鱼面前,不敢露出半点儿怠慢之姿态。

    因为她们两人察觉到了,这位主母怕是一个一丝不苟的严厉之人。

    招呼好白芷兰与百里倾城,燕白鱼看向长孙忧音三女,道:“夫君,你信上说你在帝都纳了第四房夫人,还是这大乾的长公主,不知道是哪一位呢?”

    闻言,长孙忧音向前站起了一步,行了个万福礼,道:“妾身大乾柔嘉长公主,长孙忧音,见过大夫人!”

    燕白鱼没有直接回话,而是仔细观察了一会儿,方才赞赏道:“嗯,不错,不错,忧音姐姐国色之姿,却能进我林府大门,这个姐姐,我认了!”

    “妾身不敢在大夫人面前称姐姐!”长孙忧音道。

    “有何不敢!”燕白鱼从林墨怀里起身,握着长孙忧音的手,诚挚的道:“忧音姐姐,你二十五岁,白鱼小你一岁,这个姐姐你应该当。”

    “可白鱼,你是夫君的大夫人,我是四夫人,称我姐姐,岂不是乱了身份?”长孙忧音面带略微的忧色道。

    燕白鱼嫣然一笑,拉着长孙忧音在白芷兰身旁坐下,道:“什么身份呀,夫君最不喜欢的就是身份差距了夫君说了,我们都是他的夫人,一样的宠爱!”

    “忧音姐姐有所不知,我们这个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的顺序只是根据嫁于夫君的时间先后来分的,只是为了好让仆从们称呼罢了!”说着,燕白鱼坐回了林墨怀中。

    “这……,好吧!”长孙忧音面带难色,可见燕白鱼如此真诚,也就没有再推辞,担起了林墨夫人们中的姐姐一职。

    长孙忧音不再纠结了,燕白鱼又看向薛静姝与柳若水,问道:“夫君,这位姐姐与妹妹是?妾身为何没见你在信中说起过?”

    “白鱼姐姐,那是大乾荣王的正妃娘娘!”白芷兰在林墨说话,接过了话语,将薛静姝介绍给了燕白鱼,说完,又附在燕白鱼耳便,私语了一句什么。

    听到白芷兰的介绍与私语,燕白鱼先是微微一愣,而后揖了一礼道:“原来是静姝姐姐是荣王的正妃娘娘,身份如此尊贵,小妹燕白鱼见过静姝姐姐!”

    “白鱼说笑了,我喜欢来贵府多有叨扰,还请白鱼嫌烦才是!”薛静姝莞尔一笑,自行坐在了百里倾城身侧。

    燕白鱼笑道:“怎么会,静姝姐姐和芷兰倾城关系如此之好,只要静姝姐姐不嫌弃,以后尽管拿林府当做自己家随意出入便可!”

    “那我便不客气了!”薛静姝微笑回道。

    但薛静姝的心中却是在奇怪,这燕白鱼待人如此宽和有礼,为何林府中的仆从们为对如此敬畏,甚至是有些闻之色变了?还有这白鱼两个怎么这么熟悉呢?

    “那是自然!”燕白鱼点头一笑,最后才用一双秋水美眸看向站立多时的柳若水,好奇道:“这位妹妹是?”

    “奴婢柳若水参见主母大人!”柳若水急忙上前施了一礼,脸上有些惶恐之色,或许是在担心这位主母会如何处理自己。

    “白鱼姐姐,若水姑娘可是夫君的贴身婢女哦,夫君对她很好的!”正自顾自的拿起桌上柑橘吃着的百里倾城,突然道了一句。

    “嗯,看得出来!”燕白鱼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若不是夫君宠爱,她是断不可能穿得如此雍容典雅的!”

    说着,又仔细打量起了柳若水,片刻后,满意的笑道:“生得倒也惹人疼爱,身段也不错,夫君,你的眼光不错呀!”

    林墨颇为自豪的道:“那是自然,经过美若天仙的娘子你的一番洗礼和教育,夫君我现在看人的眼光可是提高了许多,一般的俗物怎么能入我的眼!”

    “瞧把你美的!”燕白鱼对林墨翻了一个白眼,又看向柳若水正色道:“若水,既然夫君把你收为了贴身婢女,你就留在夫君身边伺候吧,我不会反对的!”

    “是,谢过主母大恩!”

    柳若水此刻心里很是开心,她原本以为那令人府中之人都纷纷敬畏的主母,定会把与林墨关系不一般的自己,给驱逐出府,可她没想到,燕白鱼竟然这么轻松的就同意了!

    就在柳若水开心之际,燕白鱼又说话了,话中冷意盎然。

    “若水,想必你也知道夫君为何收你做了贴身婢女,你好生服侍夫君则罢。若是敢三心二意,又或是与其它男子不清不楚,我燕白鱼定将你剥皮抽筋!”

    说的同时,燕白鱼的神色突然变得森寒,眸中更是杀意,那眸中仿若又有成千把要将柳若水活剥开来。

    柳若水顿时浑身一个寒颤,跪伏在地上,连连行礼道:“是主母,奴婢记下了,奴婢这一生只属于大人,定不会做那三心二意与不清楚之事的!”

    听着两人的对话,长孙忧音知道燕白鱼的这话也是说给自己听的,也跟着点了点头,一旁的薛静姝更是听得猛然一颤。

    “燕,燕,燕白鱼,你是燕,燕国国主?”在听到“燕白鱼”三个字时,薛静姝大惊,一双美眸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仿若见了鬼神一般。

    “静姝姐姐认出白鱼来了?”被人拆穿了身后,燕白鱼的反应依旧平淡,仿若这一切都是在她的意料之中的一般。

    “白鱼你真的是燕国国主?”薛静姝一双美眸瞪得多大。

    薛静姝早就听闻过燕国国主燕白鱼的名讳,五年前上任燕国国主燕临去世,膝下只有一女,便将燕国国主交给了自己这个女儿,燕白鱼。

    燕白鱼继位以来大力整顿国事,清除积弊,一步步将二十七大诸侯国中最弱小的燕国发展了起来,直到两个多月前,一跃成为了九大诸侯公国之一。

    “没错,白鱼就是燕国这一任的国主!”燕白鱼直言不讳的道。

    燕白鱼亮出身份,薛静姝再次大惊,又看向林墨,这一瞬间,薛静姝仿佛感觉到了一个巨大的阴谋正在笼罩帝都,笼罩大乾帝国,笼罩整个中州大陆。

    薛静姝认出砰砰颤抖的心,鼻息凝神的道:“你将身份告诉了我,就不怕我去告诉荣王殿下,你和林墨是夫妻,你们来帝都时有图谋的吗?”

    听到薛静姝与燕白鱼的对话,长孙忧音,小婉,何芸儿也都纷纷激动了起来,她们没有想到,自家大夫人的来历竟如此的大。

    当然,最激动的还要属柳若水。

    这一刻,柳若水终于明白了林墨为何要帮助燕国国主训练那么一支强大的黑甲军队,因为林墨与燕国国主燕白鱼就是同床共枕的夫妻啊!

    “那静姝姐姐你会告诉荣王吗?”燕白鱼莞尔一笑,摇了摇头道:“不,静姝姐姐,你不会的,你一定不会的!”

    薛静姝脱口道:“你凭什么这么断定?我薛静姝是姬家的人,你和林墨联合起来,所图非善,我定然要去揭发你们。”

    “不,静姝姐姐,你不会的!”说着,燕白鱼莞尔一笑,从林墨怀中离开,挑起薛静姝的下巴,在她耳旁低语了起来。

    说完,燕白鱼又坐了林墨怀中,薛静姝则带着不甘心的眼神看了一眼燕白鱼,又看向林墨,最后陷入了沉思中,不一会儿,颊上带起了淡淡的红晕。

    见薛静姝陷入了思考中,林墨疑问道:“白鱼,方才夫君在院中的雪地上看到了点点血迹,是有人潜入了府内吗?”

    燕白鱼点了点头,看了一眼乖乖坐在对面的柳若水,道:“跟随夫君你的若水姑娘出宫的那十九名宫娥中,有两人是月宗的暗蝶,她们想将我来帝都的消息传递出去,那血迹就是她们传信的信鸽的!”

    林墨心下一惊,暗叫不好,急忙问道:“白鱼,那两名月宗的暗蝶呢?你不会将她们给杀了吧?那可就糟糕了!”

    “瞧夫君这紧张的!”燕白鱼嫣然一笑,宽慰道:“放心吧,夫君,妾身才没有那么笨了,我只派墨卫将他们暗暗监视起来了,妾身知道夫君早已知晓了她们的身份,之所以要留着她们,是为了方便传给月宗一些情报!”

    “那就好!”林墨为之松了一口气。

    那十九名宫娥中有两名月宗的暗蝶,林墨早已知晓,之所以留着她们就是为了传递一些自己想要传递的情报给月宗!

    当初查明这宫娥有月宗的暗蝶时,林墨是为之吃了一惊的,就常眼来而讲,做暗探的不是善于隐藏自身境界的高深修行者,就是常人。

    但这月宗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之,让人出乎意料,这个思想倒是和林墨破有些相同,因此不由得不佩服了那月宗宗主一把。

    “夫君,你说你都来大乾了?那月宗宗主来了吗?”燕白鱼突然问道。

    林墨淡淡一笑道:“以前没来,但极有可能现在来了,这大朝会之后可是个策划阴谋的极好机会,那月宗宗主若是不来,不抓住这个机会,我倒是看不起它了!”

    听着林墨与燕白鱼的对话,白芷兰若有所思,本是暗探的柳若水,见惯了深宫心计的长孙忧音听得心惊胆战,因为她们知道随着月宗宗主的帝都的风云将起了。

    不懂这其中之道的百里倾城则是无甚变化,百里倾城躺倒在林墨膝上,开开心心的吃着水果,一双水灵灵的眸子圆溜溜的转着,仿若在打什么怀注意。

    至于薛静姝,她的心里还在挣扎着燕白鱼方才对她说的话,玉颊之上时而染上红晕,又时而带上难为之色。

    夜晚,红罗暖帐中。

    刚经过一番风雨的燕白鱼,慵懒的的匍匐在林墨的胸膛上,听着林墨那有力的心跳,一张绝美的玉容之上,带着红红的余韵。

    忽而,抬起臻首在林墨脸颊上吻了一下,有些幽怨的道:“夫君,来帝都这些日子你接连收了两位几位美人,宫里还有一位,早就把身在燕国的妾身给忘了吧!”

    红罗被下,林墨紧紧拥着燕白鱼的腰肢,道:“你这小没良心的大美人儿,夫君来到拼命赚钱,又遣人接二连三的给你送去,你说我把给你忘了?”

    “我就知道,夫君最爱的还是妾身!”此刻,令外人敬畏,在外人面前冷若冰霜的燕国国主燕白鱼如同新婚小妻子一样,躺在丈夫的怀里,露出幸福的笑容。

    而后,燕白鱼突又在林墨脸颊上吻了一下,情绪突然变得有些低落的道:“夫君,这五年来,还有你帮妾身支撑和壮大了燕国!”

    林墨低首在燕白鱼额上吻了一下,宠溺的道:“傻瓜,你可是我的鱼儿,我的亲亲好娘子啊,燕国就是我的家,我帮你是应该的。”

    燕白鱼忽而有些心累的笑道:“夫君,妾身跟你说句发自内心的话,妾身已经不想再当这个燕国国主了,妾身只想好好守着你,好好的做你的妻子!”

    林墨的手轻抚着燕白鱼的玉颊,双眸突然一亮,道:“娘子,那不如我们近尽快生个儿子出来吧,然后你将国主之位传给他,让他受累去!”

    燕白鱼顿时落了个大红脸,旋即一双美眸更是含起了水,而后就听到燕国国主甚是娇媚含羞的弱弱道:“妾身,全听夫君的!”

    林墨一喜,一把拉过红罗被盖在二人了身上,不多久,这个房间便传出了两人面红耳赤的的声音,这个冬夜仿若也变得不再那么冷了!

    都说夫妻小别胜新婚,此言果然不假!

    就在林墨夫妻在翻云覆雨时,薛静姝却是躺在自己的闺房中,辗转难眠,脑子不断的想着白日里,燕白鱼在自己耳边的私语。

    今晚失眠的不止薛静姝一人,柳若水躺在自己的闺阁中的软榻上,一双若星辰的眸子怔怔的盯着床底,脸上尽是幸福的红韵。

    今天的柳若水是非常开心的,本以为自己跟林墨的关系不清不楚,会被燕白鱼从林墨身边调离,又或者是逐出林府,没想燕白鱼竟然同意了!

    想起林墨那温暖又安全感十足的怀抱,那宽阔的背,想起林墨今日在四马银驷中的那一翻激烈的热吻,林若水不经陷入了迷离之中。

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中州风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林君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君生并收藏中州风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