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中州大陆之上盛行以炒钢之法锻造兵刃甲胄,但林墨率领的那支两万余人的燕军甲胄兵刃却是林墨以华夏古代最先进的灌钢工艺所打造,锋利坚硬无比!

    若不是强大的修行者,或者威力极大的重型强弩,又或者是礌石滚木,是根本无法穿透燕国那支两万余众的重装黑甲军的。

    “那大人,你为何要为燕国国主训练那支强悍的黑甲军了?”停止与林墨亲密的柳若水亲昵躺在林墨怀里,黛眉含着微微的情韵之意。

    “若水这么聪明,不妨猜猜看?”林墨把玩着柳若水的玉手,神秘一笑。

    在与北狄十万精锐一战中,那支两万余众的黑甲军,在林墨的带领下名扬中州,被号称无无敌之师,更是助燕国得到了公国之位,不可谓不强大。

    因而荣王,宣姝太后以及各大诸侯国以及周边大乾四国可谓是对林墨手中的那份锻造之法眼红至极。

    除了林墨极善用兵以及是墨宗宗主之外,这份锻造之法,也是荣王,宣姝太后极力想拉拢的重要原因,也是大乾皇帝那般重礼请林墨下山的原因。

    大乾皇帝请林墨下山,一则是助自己夺取皇权,二就是要林墨为他打造一支燕国黑甲那般的铁军,以震慑各大诸侯国与大乾周边四国。

    看着林墨脸上的笑容,又想到燕国国主是女子,再联想到林墨给那位从未露过面的主母,送去大量的金银财帛,柳若水心神一惊,瞬间明白了什么。

    柳若水开口就想说话,却被正在与息风一齐驾车的仇云打断了到嘴边的话:“宗主,前面的路太堵了,马车过不去了!”

    “怎么回事?”林墨心下好奇,难不成这里也堵车?

    仇云回道:“回禀宗主,是各路诸侯国来朝会的使团,一路接着一路好像,看这架势似乎都到了乾天城的南大门了,围观的百姓将路也围了水泄不通!”

    各路来朝会的使团?林墨来了兴趣,掀开左侧的车帘望去,发现果然前方被围了水泄不通,众百姓像看外星人似的,看着那些威严无比的诸侯国使团。

    收回目光,林墨吩咐道:“那我们就弃车步行吧!而后寻一个好位置,我们也可以细细欣赏一下这个各大诸侯国的使团,看看他们的威严之态。”

    “是,宗主!”

    林墨先一步行下车去,而后又转身将欲自行下车的柳若水抱下车来,紧接着又牵起她的玉手,往前方行去。

    这几个动作做完,柳若水早已是面红耳赤,因为这等待遇是府里的几位夫人才有的呀,一旁的息风仇云也是看得有些愣神。

    牵着柳若水的玉手穿行在街边各大商铺的屋檐之上,刚走到了没多久,林墨就在发现一座高高的楼台之上,有几道熟悉的身影。

    正是白芷兰三女,小婉何芸儿,还有荣王妃薛静姝,以及她的贴身婢女,红豆。

    几女正将目光投在那些使团之上,忽而,百里倾城发现了林墨,在楼台上挥起了手来,似乎还在喊些什么,可惜有些百姓们的声音太过纷杂,根本无法听清。

    随着百里倾城发现林墨,其余几女也发现了林墨,林墨看着几女微微一笑,回首对柳若水道:“若水,走吧,我们上去!”

    柳若水点了点头,林墨便牵着她的玉手,带着息风与仇云,快步向楼台行去,行至楼台下,发现四名看守林府的墨卫正在守在楼台口处,不让任何人进去。

    “参见宗主!”四名墨卫见林墨来了,躬身行了一礼。

    林墨点了点头,以作回应,便拉着柳若水的手快步向楼台之上行去,而息风与仇云很是知趣,没有跟上去,跟着那名墨卫,守在了楼台口处。

    林墨正拉着柳若水的手爬着楼梯,就在行到楼台的一处转角时,柳若水忽然停下了脚步,跟着,林墨也停下了脚步,回首看着她:“怎么了,若水?”

    “大…大人,你…你的脖子上,有……”柳若水支支吾吾的说着,脸上带着淡淡的却有醉人的红晕。

    “我的脖子上有东西?”林墨问道。

    林若水点了点头,又指了指林墨脖子左侧的位置。

    林墨在柳若水指的位置上,用手摸了摸,看了一下是淡淡的红色印记,瞬间明白了,邪魅一笑道:“原来是若水你刚才我脖子上留下的吻痕呀!”

    听着这话,柳若水更加的脸红了,羞涩的道:“大人,让若水为你擦擦吧,否则让夫人她们看见了,总是不好的!”

    说着,柳若水从怀中拿出一方绣工精湛,看起来几位贵重的锦帕就为林墨拭去,自己方才所留下的吻痕,却被林墨阻止了。

    林墨握住柳若水,将她压在墙角,左手手撑在墙壁上,右手挑起柳若水精致的下巴,邪魅道:“要消灭你留下的吻痕也行,不过你是怎么留下的,也得怎么给我拭去。”

    闻听此言,柳若水的耳垂立马变得滚烫起了来,而后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的,踮起了自己的脚尖……

    两分钟后,林墨领着红着脸的柳若水出现在了楼台之上。

    见林墨到来,活泼开朗的百里倾城就如归巢的乳燕一般投入了林墨的怀中:“夫君,你来了,今天可热闹了,就像看戏班子表演一样!”

    “是嘛,那夫君可得好好看看!”说罢,林墨对薛静姝点了点头,便牵着百里倾城羊脂玉露的纤手,来到楼台便,双手从背后搂着百里倾城,看起了底下的使团。

    “这位姑娘是谁?我怎么没看到过?”就在林墨与百里倾城全神贯注的观赏着那些使团之时,薛静姝看了一眼柳若水,发出了疑问。

    站在薛静姝身旁的白芷兰,答道:“静姝姐姐,她是柳若水啊,你在府上的时候见过的,是夫君的贴身婢女,今早跟着夫君入宫赴宴去了!”

    “芷兰,子雍真将柳若水收下了?”看着变得清雅,又无处不透着雍容华贵的柳若水,薛静姝想起了那个传言。

    在听到林墨竟将柳若水带去宫中,赴那鸾英之宴时,薛静姝心中更是诧异无比,要知道赴那鸾英之宴,可是极为荣誉的事情,虽然薛静姝不想去!

    “是啊!”白芷兰点了点头:“夫君很是喜欢若水,所以早就收下了,只是还没有给夫人的名头而已!”

    “难道芷兰你们就不曾反对?你们也太宠着你门的这个夫君了,若是一味任他风流,怕是对他的名声不利呀”薛静姝突然问了一句。

    “对夫君的名声不利?”白芷兰先是浮起一阵好奇之色,旋即又一笑道:“夫君本就是个风流之人,夫君从来在意那些虚名的,世人要怎么样就怎么样!”

    说着,白芷兰突然叹息了一声:“至于静姝姐姐您说的反对,我们为何要反对?这个世人凡是有财势的男人,哪个不是妻妾成群,相比起那些人,夫君已经好了太多!”

    “再者说了,静姝姐姐,我与倾城,忧音姐姐也是是妾室,我们若是反对,哪来的我们与夫君相守啊!”

    “也是啊,男人都爱漂亮女人,见到了就巴不得占为己有!”心有所感的薛静姝也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想想荣王也是如此啊。

    荣王虽然只有薛静姝与徐秋娘一正一侧两妃,但养的妾室着实不少,荣王对那些妾室是占有了几次后,就对她们爱答不理了。

    而林墨呢,却是对每一位妾室都极其的疼爱,将她们护在手心里,从来都不偏心,相比起来,林墨确实是太好了。

    就在薛静姝沉浸自己的思绪中时,林墨对被自己搂着的百里倾城道:“倾城,过去了多少诸侯国的使团了?可有九大诸侯公国使团的影子?”

    百里倾城扳着指头数了一下,可是半天也没有算得明白,一旁的长孙忧音温柔一笑,替百里倾城道:“已经过去了十一路诸侯国的使团了,九大诸侯公国的使团中,只过去了梁国的使团!”

    “哦,芷兰的母国,是谁领着使团来的?”林墨问道。

    这一次,百里倾城率先抢答道:“我知道,我知道,是吴奢,领着芷兰姐姐父王的一支百人近卫亲军威风得很,把那小的诸侯国的气势压得是死死的!”

    “吴奢?位列大乾九大名将之一的梁国大将军?”林墨追问道。

    “正是他!”百里倾城道。

    “他们来干什么?”林墨不解。

    这吴奢乃是梁国第一将军,掌梁国十五万大军,军功累累,常年驻守在梁国的东部边陲重镇,寒山镇,震慑周围的各个诸侯国。

    “夫君,是父王让吴奢将军来的!”白芷兰突然接话道。

    “怎么回事?”林墨道。

    白芷兰从袖中拿出一封书信递给林墨道:“父王说,我已经一年都没有归国了,父王想念妾身,让妾身陪夫君过完年节后,让吴奢将军护送妾身归国一聚!”

    林墨拆开了书信看了一眼,点了点头:“也是,你父王就只要你一个女儿,确实也应该回去看看和陪陪他老人家!”

    “谢谢夫君同意!”白芷兰面上一喜:“那夫君要陪妾身回梁国去看看父王吗?父王定然也十分想念夫君你的!”

    林墨思忖了一下道:“年节之后,夫君还有一件事要办,就不能陪你回去了!”

    闻言,白芷兰正要失落,林墨忽然轻抚着她的玉颊,柔声道:“不过,芷兰你放心,待夫君办完事情,一定去梁国陪你,而后接你回家!”

    白芷兰心头一喜,面上也露出了幸福笑容。

    就在白芷兰沉浸在幸福之际,一手持红底银龙王旗的使团,出现在了众人眼前,岂是很是不凡,正是九大诸侯公国之一的渝国的使团。

    渝国使团为首的是一名雄健壮硕的男子,四十多岁,一身甲胄,腰配利剑,骑在高头大马上,着实让不少妇女为之疯狂。

    看见那壮硕男子,百里倾城脸上也是一喜,开口就要喊,却被林墨捂住了嘴:“倾城不许喊,喊了你的身份就要暴露了!”

    被林墨捂住小嘴,百里倾城这才意识到自己差点儿坏了事,连忙住了嘴!

    瞧了那壮硕男子一眼,林墨松开手,问道:“赵起也来了,倾城,陪夫君过完年节,你也要跟着赵起回去吗?”

    赵起,渝国大将军,大乾帝国九大名将之一,军功显赫,掌渝国十七万大军,常年伴随在渝国国主驾前。

    “我才不跟赵叔叔回去呢!”百里倾城嘻嘻一笑,环住林墨的脖子高兴道:“我要留在帝都陪夫君你,若是我们都走了,你一个人该怎么办?”

    “夫君还有你忧音姐姐和若水呢!”林墨微微一笑,紧紧搂着百里倾城腰肢道:“倾城乖,若是家里人让你回去的话,你就回去吧,你也有一年未曾回家。”

    “好吧!”听着林墨的劝慰,百里倾城也只好无奈的答应了,因为赵起确实是来接百里倾城回家去看看,陪陪家中父母的。

    忽而,百里倾城一个激灵道:“不过,夫君你也要来渝国陪我,不然的话,我就在渝国大肆捣乱一番,然后让你去残局。”

    “好,我答应你!我去接上你芷兰姐姐后,就来找渝国找你好不好?”林墨狂汗不已,拿百里倾城没有丝毫办法。

    百里倾城这丫头在渝国那可是个横行霸道的主儿,没有一个人敢招惹她,就连渝国国主也拿百里倾城没有丝毫办法。

    有一次,百里倾城没钱用了,大摇大摆的跑到渝国国库,卷走了一袋子钱,拿起买衣裙水粉了,而值守国库的人没有一个人敢拦她。

    因此在百里倾城嫁给林墨的那一刻,渝国国都的众人是欢天喜地的,包括渝国国主,他们高兴终于有人可收拾这丫头,让她可以变得安静些了。

    “不行,夫君!”柏丽托着长长的话音儿,撒娇道:“你要来渝国先接我,然后我陪夫君去梁国接芷兰姐姐!”

    林墨无奈的看了一眼白芷兰,见白芷兰点头同意了,林墨这才道:“好,我一定先来接你,接夫君的倾城宝贝!”

    “夫君你真好,倾城真是爱死你了!”百里倾城嘻嘻一笑,抬起香唇便在林墨脸颊上吻了一下,然后转身看起了进帝都的诸侯国使团。

    两刻钟的时间眨眼便过,在这期间相继过了十来个使团,其中就有手持橙底银龙王旗的魏国使团,手持灰底银龙王旗的陈国使团,手持褐底银龙王旗的晋国使团,以及手持蓝底银龙王旗的鲁国使团。

    魏陈鲁晋四国,都是九大诸侯公国,军威极盛,势力极大,大到只要两个诸侯公国联手就敢进军大乾直属封地。

    看着过去的各大诸侯国使团,林墨面上只是将搂着百里倾城的腰肢,带着微微的笑意,一言不发,仿若在思考着什么。

    忽然,一个空前宏伟的使团进入了林墨的视野中,这个使团手持着白底银龙旗,每个人都露出桀骜的目光,为首的是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衣着和气质都英伟不凡。

    在男子身边还跟着两名姿色颇佳的婢女。

    “他怎么来了?”看着那男子,林墨像是自言自语般问道。

    “夫君,他是谁啊?”听见林墨喃喃自语之声的长孙忧音不解的问道。

    “他叫项元,是楚国国主的亲弟弟!”接话的是薛静姝:“在去年的大朝会上,我曾在宫宴上他一次,为人很是桀骜跋扈。”

    “就是那个在宫宴上,当着众人的面,抢走了安国使团正使妻子的项元?”长孙忧音也仿若想起了对项元的一丝丝记忆。

    长孙忧音那个时候虽然深处内宫,但像这类八卦消息,可是流传得非常快的,不消半日,长孙忧音就听说了项元抢妻的事!”

    “就是他!”薛静姝点了点头。

    “静姝姐姐,你知道后来那安国使团的妻子怎么样了吗?”长孙忧音追问道。

    薛静姝摇了摇头,林墨接过话语道:“被他带回楚国,养在了府里,听说那正使的妻子还为这个项元生了孩子,活得很是滋润,早就把那个正使给忘了!”

    “啊……,这……”长孙忧音与薛静姝顿时一愣,有些不敢相信林墨的话。

    “怎么会这样呢?大人!”柳若水不解的问道:“难道安国就没有找楚国要回吗?若是不要回来,对安国来说,可是奇耻大辱啊!”

    “若水还真可爱呢!”白芷兰掩嘴一笑道:“那可是楚国啊,现今二十七大诸侯国中最强大一方诸侯,安国只是一弱国,怎敢有半分不满的言语!”

    听完白芷兰的解释,柳若水瞬时明白了过来,但心里又是生起了新的疑问:“那位正使的妻子为何不自杀呢?她可是他人之妇,这是失了名节啊!”

    她是他人之妇啊,被人抢了,又丢失了名节,竟然还滋润的活着,还为项元那衣冠禽兽生了孩子,怎能如此放荡?柳若水想不明白。

    听着柳若水的话,薛静姝的玉容露出了常人难以察觉的异样,眉头微微皱起,在听到林墨接下来的一句话后,又是展眉,露出了笑颜。

    看着柳若水疑惑不解的样子,林墨认真的道:“傻瓜,她为何要自杀呢?那位正使的妻子不过是选择了项元,也说明项元给了她想要与更好的生活!”

    白芷兰接过话语道:“其实那位正使的妻子也想过自杀,可项元以那位正使性命想要挟,她便不敢寻死了!再后来……”

    百里倾城打断了白芷兰的话,小脸兴奋的道:“再后来,就是项元对那位正使的妻子很好,更她更好的生活,也不强迫于她,一来二去,那位正使的妻子就沦陷了,心甘情愿的为项元生下了孩子!”

    说这话的时候,百里倾城很是自豪,因为这事就是她的八卦夜者小组打听到的。

    这一刻,柳若水只觉得的观念在受到冲击,愣在原地呆呆的想着,而薛静姝的内心则颇为不平,甚至是有些激动。

    这席谈话刚刚落下,林墨一行人便看到一手持白底银龙王旗的使团出现在了众人面前,正是燕国的使团,为首的是一名中年男人,面色严肃。

    那中年男人在看到楼台上林墨后,露出了恭敬的目光,就想要说些什么,林墨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而后对她回以微笑。

    那中年男人点了点头,骑着马便便缓缓走了。

    待燕国使团走过,百里倾城没有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人,道:“咦,夫君真让猜对了,白鱼姐姐真的没有在使团中。”

    林墨骄傲的笑道:“那是自然,你夫君可是风流神算子!”

    听着两人的对话,展眉露出笑颜的薛静姝,心里生起了好奇,便问道:“芷兰,倾城说的白鱼姐姐是谁?”

    白芷兰道:“就是夫君的妻子,墨宗的主母啊!静姝姐姐要去见见白鱼姐姐吗?这个时候白鱼姐姐应该已经到林府了!”

    “啊——,这不合适吧!”薛静姝心神一颤:“你们一家人团圆,我这个外人前去,不是给你们添麻烦吗?”

    白芷兰巧笑嫣然道:“静姝姐姐你怎么能是外人呢!放心吧,静姝姐姐,白鱼姐姐她虽然看着严肃,但却是个温柔的人,你不用紧张的!”

    闻听白芷兰的宽慰之语,薛静姝心中依旧犹豫未定,旋即便将目光投向了林墨这个林府的主人,征求着林墨的同意。

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中州风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林君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君生并收藏中州风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