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大乾皇帝开口说话了,大乾皇后这才停下了那燃烧着的八卦之魂,端正了身子,露出与先前八卦时截然不同的威严姿态。

    大乾皇后端正坐定,大乾皇帝有些担忧的道:“子雍,明日就是大朝会了,你看岚儿中的毒完全解了吗?你再为岚儿诊诊脉吧!”

    长孙云珊贵为大乾皇后,在群臣朝见的大朝会上,是要与大乾皇帝一齐出现在太极圣殿,接受百官的叩拜大礼。

    “陛下不用了!”林墨望了一眼大乾皇后,直接道:“皇后娘娘的面色红润,精神也不错,呼吸也十分的平缓,夜色曼陀罗花毒已经解了,以后只要用心将养着,恢复一下还比较虚弱的身体就行了!”

    “太好了岚儿,你终于不用再受那痛苦了!”闻此喜讯,大乾皇帝立时喜笑颜开,看向大乾皇后的眸中尽是温情之色。

    “都是陛下您心疼岚儿,对岚儿无微不至的关照,岚儿才能好起来的!”大乾皇后幸福一笑,显然也是爱极了自己这个夫君。

    十数日之前,宣姝太后听到大乾皇后的病竟一日接着一日的好了起来,便只想再次对她下毒手,可是是已经没有机会了。

    大乾皇帝派身为大剑师境界的大修行者的禁军统领盖辰,领着二十名修行者以及几百心腹禁军,日夜值守在凤仪宫,宣姝太后的人根本没有机会靠近!

    宣姝太后又想在大乾皇后的吃食上做手脚,可是这些日子以来,大乾皇后膳食以及一应事务,都是盖辰亲自简短,完全没有了机会!

    多次行事都没有办法,也找不到破绽,也不想与盖辰发生正面冲突,宣姝太后也只好放弃了,放过了大乾皇后!

    看着大乾皇后与大乾皇帝相处时,那玉容之上洋溢的幸福笑容,林墨也觉得十分宽慰和暖心,瞥了一眼身旁,见柳若水春水美眸正露出浓浓的羡慕之意。

    看着柳若水那愣神的样子,林墨莞尔一笑,伸出轻抚着她的玉颊,柔声道:“傻瓜,有什么好羡慕的!”

    当着大乾皇帝与皇后的面,被林墨这般温柔的对待,听着那温柔的暖心一遇,柳若水顿觉心神摇曳,心中欢喜之情大盛,恨不得立即给林墨一个冗长的香吻。

    听得林墨说话,被幸福包裹的大乾皇后,这才意识到林墨与柳若水还在这里,想到自己与大乾皇帝温情话语,被他人听到了,脸颊瞬间泛上了点点红晕。

    看着娇羞的妻子,大乾皇帝是满心的欢喜,牵起大乾皇后的柔荑道:“岚儿,你带着若水姑娘去偏殿,将我们准备好的东西赠给若水姑娘!”

    “是,陛下,臣妾这就去!”正想找个地缝钻下去的大前锋,立时如蒙大赦一般,招呼着柳若水就行去了偏殿。

    见大乾皇后与柳若水走了,大乾皇帝让高越挥退一干宫娥与太监,正色道:“子雍,你可知我请你前来的真正目的?”

    “想必是为了那西域国的热娜公主吧!”林墨想都没想,直接回道。

    “子雍果真能查人心思!”大乾皇帝满意一笑,又用商量的语气道:“子雍,我希望你参加西域国热娜公主的招亲,并且想尽办法将她娶到手!”

    大乾皇帝这话一出,林墨瞬间一怔,迟缓了片刻,有些汗颜的道:“陛下,您这可这是难为我了,我刚来帝都半月,就有了三个新的女人,这若是又将那西域公主娶到手,这岂不是……”

    “那又何妨!”大乾皇帝无所谓的道:“子雍一直说自己乃是博爱之人,现如今,朕观那西域的热娜公主似乎对也有意,这次子雍为何要辜负了那美人之心啊!”

    听着大乾皇帝的话语,林墨低头不语,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脸色也有些奇怪!

    见林墨如此反应,大乾皇帝起身拍了拍林墨的肩头,宽慰道:“子雍可是在担心你府里的那几位夫人会不同意?那无妨,朕亲自去给你做说客。”

    “陛下,臣不是在担心,我的那位几位夫人,而是在担心我的名声!”林墨插科打诨般的回了一句,心中也跟着吐槽了一句。

    你去当说客?若是我的倾城不同意,不管你是大乾皇帝,还是天王老子,就别想过她那一关,你若是把她惹急了,她抽你大乾皇帝一巴掌的可能性都会有。

    “你的名声?”大乾皇帝突然爽朗一笑道:“子雍,你的风流之名可是早就传遍我内宫与坊间了,你早已得了那风流上卿之名啊!”

    “风流上卿?陛下,臣怎么从未听说过?”林墨心下十分好奇,难道自己的风流之名真的传开了?

    “从未听见?”说着,大乾皇帝笑道越来越开心了:“子雍,你还是问问你的身边人吧,问若水姑娘即可,我想她也早已知晓了此事,怕只是不敢告诉你罢了。”

    现在乾天城的大街小巷,上至八十岁老人,下至六岁孩童都已知晓了,上卿大夫林子雍是风流不羁,贪色好色之辈。

    刚进帝都不到半个月,不仅娶了柔嘉长公主做第四房夫人,府里还养了太后娘娘赏赐的二十名美婢,是夜夜笙歌,极其的荒唐。

    “这……”林墨对此感到很是诧异,先是一愣,而后突然想起了一事,极其认真的问道:“陛下,舒雅的事也已经在坊间传开了?”

    “怎么?风流不羁的子雍是在担心她?”大乾皇帝莞尔一笑,又拍了拍他的肩头,宽慰道:“子雍,放心吧,这事我与宣姝已经下了令,这事只能在宫里流传。”

    “陛下,臣不是在担心舒雅,而是在…!”林墨本想说自己是在大乾皇帝的名声,可想到是大乾皇帝将萧舒雅送到自己嘴边的,便将话收了回去。

    闭口不提萧舒雅的事,林墨转移话题道:“陛下,您如此想臣娶了那西域国的热娜公主,是在担心什么吗?”

    大乾皇帝点了点头:“是啊,这次参见热娜公主的人,恐怕有一半是荣王和宣姝的人,若是让他们娶到了西域公主,他们可就真的如虎添翼了!”

    “可是陛下,您就不怕臣娶了热娜公主,引西域国为外援,图谋大乾的天下吗?”林墨突然道了一句。

    “那子雍,你会吗?”大乾皇帝先是一怔,而后看着林墨的眼睛,淡淡的道,话锋藏着淡淡的杀机。

    感受到大乾皇帝身上散发出的杀机,林墨想了想,摇头道:“不知道!”

    “哈哈哈——”闻听这话,大乾皇帝突然爽朗一笑,身上散发出的杀机,骤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而后豪气万丈的道:“子雍啊子雍,你从来不是恋栈权位之人,你更想的是带着自己的几位夫人,在这世间逍遥吧?”

    “知我者莫若陛下您呀,对于臣来说,还是醉倒美人膝更舒心啊!”林墨脸上也露出了满满的笑容,却看不出这笑容背后隐藏着何种情感。

    就在林墨与大乾皇帝在东暖阁畅谈时,国宾馆发生这样的一幕。

    掩着紫色面纱,端正坐着的热娜公主,身旁有两名婢女伺候着,面前站着一个人,一个男人,正是联姻大使,阿提尔。

    “阿提尔,那林墨似乎对本公主不敢兴趣,本公主就那般提示他了,可他依旧不肯参加本公主的招亲三试。”

    热娜公主现在开始严重怀疑那坊间流传的,林墨好色的传言,是不是真的了。

    今天她在林墨面前,那般挑逗他,可谁曾料到林墨竟然像个石头一般,无动于衷。换作是常人,早就满口答应下来了。

    “公主放心,这传言定是真的!”阿提尔很是坚定的答道:“臣今日在宫中还打听到一则消息,林墨与宫中的德妃萧舒雅关系匪浅,每日下了早朝都会萧舒雅那里,去待一个时辰左右。”

    听到林墨风流不羁的消息,热娜公主紫纱下的玉颊先是一喜,而后又带起了淡淡的悲伤,问道:“阿提尔,父王真的要让我嫁给那个林墨吗?他如此的风流。”

    “请公主勿做他念,王上说了,公主您来大乾的目的,就要嫁给林墨林子雍,哪怕是是给她做妾,这是你的使命!”阿提尔劝道,言语中还带着警告威胁之意。

    “那件东西对父王那么重要吗?我可是他的女儿啊,父王怎么忍心!”热娜公主的话语中带着淡淡的悲伤气息。

    热娜公主不明白,自己的父王如此疼爱自己,为何突然变得这么决绝,逼着自己来到大乾接近林墨,将自己来换取那件东西。

    “公主,这是您生在王室的宿命,您是我西域国的公主,这是你的责任!”见热娜公主如此神伤,阿提尔也有些为之感到惋惜。

    狄丽拜尔·热娜乃是西域国近近几百年来,最美丽的一朵雪莲花,如今背负上了西域王室的使命,不仅阿提尔为之惋惜,就连西域百姓也是叹惋的。

    西域的百姓们很不甘心,他们不甘心自己西域最美丽的一朵雪莲花,要嫁去大乾,让大乾的某个男人采颉这圣洁之花。

    “可是林墨不来参加招亲三试,本公主也拿他没有办法!”热娜公主道:“你也知晓了,本公主在鸾英殿可那般暗示于他了”

    阿提尔淡淡一笑道:“这就请公主您放心吧,臣敢保证林墨一定会来参加公主的您的招亲三试的,而且一定会想尽赢得那三个考验。”

    “阿提尔,你怎敢如此断定!”热娜公主追问道:“本公主观那林墨信心坚决,对我本公主,没有丝毫的悸动。”

    阿提尔揖了一礼,恭声道:“回公主殿下,您有所不知,现在林墨下山要辅佐没有什么实权的大乾皇帝,就一定要我西域国助力才行!”

    “到时候就算林墨不愿意参加,大乾皇帝也一定会强制他参加的,大乾皇帝定然不会不想眼睁睁的看着荣王与宣姝太后,再添一对虎翼的!”

    说着,阿提尔又补充道:“再者,阿提尔断定,只要公主您露出您的姿妍玉容,在为单独其舞上一曲,那林墨定会被公主您给迷住!“

    阿提尔将这其中微妙直到解释给热娜公主后,便知趣的退出了房间,阿提尔走了,热娜公主挥退了两名婢女,呆呆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的面容。

    立体的五官,精致的瓜子脸美丽而动人,端的是姿妍俏丽的一名绝代佳人,西域第一美人的称呼,名副其实。

    若是林墨在此看清了这热娜公主的面容,定会大吃一惊,因为热这娜公主,正是林墨在街上遇到的那名仗义助人的紫衣女子。

    热娜公主领着自己的两名贴身婢女,先于联姻使团一步抵达乾天城,目的就是为了买通那对夫妇与孩子,引曹岩出来,在林墨面前演那么一出戏,先行观察一下林墨。

    观察的结果,热娜公主很是欢喜,尤其是跌倒时,被林墨接住的时候,那个看着林墨时候,热娜公主只觉得自己胸中的小鹿乱撞。

    可再经过一打听才知道,林墨竟是一个风流成性之人,夫人已经有了四位不说,还将自己的夫人还收了房,竟然还与皇帝的德妃有关旭,瞬间是好感全无。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热娜公主暗自神伤的道:“林子雍啊林子雍,你夫人众多,连婢女都那般疼惜,为何本公主那般引诱于你,你却无动于衷呢?”

    告别大乾皇帝与大乾皇后,林墨与柳若水二人钻进了四马银驷,息风与仇云二人在外驾着车,缓缓出宫而去。

    刚上车坐下,柳若水就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问道:“大人,那个西域国的热娜公主那般接近于你,到底是要从你这里得到什么呀?”

    林墨宠溺的捏了柳若水的瑶鼻,道:“一件宝贝,很了不起的,这件不止西域国想要,连皇帝,荣王,太后乃至是各大诸侯国,大乾周边的几个国家都想要!”

    “啊,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让这么多人都觊觎?”柳若水被林墨的给惊到了,她是实在想到那件东西到底是什么。

    林墨没有直接问答柳若水的问题,而是反问道:“若水还记得近三个月前,燕国以两万余众击退北狄十万精锐大军的事吗?”

    “记得呀,那场大战,不就是大人您用兵如神,战败的北狄大军吗?”提起这事,林若水立时精神抖擞,崇拜看着“军神”林墨。

    林墨微微一笑道:“我没百姓们口中传言的那般厉害,计虽然也使用了几条,但燕军之所以能胜,更多的原因还是他们手中有锋利无比的兵器与坚硬的甲胄!”

    “就像倾城夫人的血雨剑那般锋利吗?”柳若水见识百里倾城那把血雨剑的威力,寻常的兵器,血雨剑可以瞬间将其切断。

    “比血雨剑要差一些!”林墨摇了摇头:“但也依旧能够不废多大的力气,砍断切掉寻常的兵器甲胄,而寻常兵刃也不太能刺穿燕军的那种甲胄。”

    “哦,若水明白了,西域公主乃至是各大国家想要的,就是大人您手中的那锻造那种兵刃与甲胄的方法”柳若水瞬间明白了过来。

    “没错!”林墨点了点头:“可是他们都忌惮我背后的势力,都不敢明着来抢,于是西域王便用了嫁女这种方法,希望从我这里可以得到一批那种兵器与甲胄。”

    “可是他们为什么不采取偷窃的方法呢!”柳若水不解的问道。

    “偷?他们偷不到的!”林墨会心一笑,牵起柳若水的玉手:“傻丫头,若是锻造方法能偷到的话,西域王就不会让自己的女儿来大乾,接近我了!”

    “为何偷不到?”柳若水依旧不解,身子却像是条件反射一般,鬼使神差的坐进了林墨怀里,双手也十分亲昵的环住了林墨的脖子。

    面对变得更能领会自己心意的柳若水,林墨满意一笑道:“因为锻造方法只有我与我墨宗的天工营中的人知道,他们根本无法偷取!”

    “天工营那是何物?”现在柳若水坐在林墨怀里已经是十分的自然了,不再脸红,静静享受着林墨温暖的怀抱。

    林墨双手环上柳若水的腰肢道:“我墨宗有三部,墨卫负责战斗,夜者负责潜伏与收集各类情报,而天工营负责锻造兵器甲胄之类的武器与攻守城器械。”

    “天工营防守得很严密,每时每刻都两名大剑师境界的大修行者,领着上百名的修行者守卫在天工营,再者天工营又位于我墨云山总殿的极隐秘之处,想要偷窃,就算是雷宗月宗的人都办不到!”

    听着林墨将宗内机密对自己毫无保留的娓娓道来,柳若水泛着浓浓的感动之意,眼角也滚落了一滴泪珠。

    柳若水用满含情意的美眸看着林墨,道:“大人,若水原本来只是一名婢女,出生于奴籍,大人竟对若水如此信任,若水可怎生是好?”

    在中州大陆,奴根本算不上是人,只是工具,主人可以随意打骂凌辱,也将其随意赠送给他人,就像宣姝太后将柳若水与那十九名宫娥赠送给林墨一般。

    “怎生是好?那我可得好好想想!”林墨轻轻为其拭去泪痕,沉吟了一会儿,突然坏坏的道:“那若水以后一辈子好好的陪在在我的身边,就可以了!”

    “嗯,若水一定会的!”听着林墨的动人情话,柳若水连连点头,双手也紧紧的抱住了林墨腰肢,看着林墨的美眸,更是眼波流转。

    正在柳若水沉溺在林墨的温柔时,只见林墨又说了一句:“对了,若水以后至少要给我生两个漂亮的宝宝,否则,我定不饶过你!”

    “大人——”柳若水撒着娇,将脑袋埋进了林墨的怀里:“大人,若水现在还是奴籍,也没有给你完成那件事,我怎么跟你生,生……”

    感受到柳若水的娇媚姿态,林墨强忍住先后被西域公主与柳若水撩拨起来的心火,从怀里拿出一份加盖着红印的文书,交到了柳若水怀里。

    “若水,这份东西宣姝太后已经让宣远暗中交给我了,你看看吧,只要你撕了它,你以后不在奴籍了!”

    这份东西,不是别的,正是柳若水的奴籍文书,只要撕了它,柳若水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摆脱奴籍,成为一个人。

    怔怔的看着手里的奴籍文书,柳若水的眸中终于是噙上了眼泪,一把将那奴籍文书撕了个粉碎,而后便直勾勾的看着林墨。

    柳若水骤然直起身子跪坐林墨怀里,双眸满含着情意与感动的看着林墨,静静的看着林墨清秀的面容。

    “若水,怎么了?”见柳若水撕了奴籍文书后,就静静的盯着自己,林墨环住柳若水的纤腰,柔声问道。

    “大人,若水爱你,若水一辈子都是您的!”说完,也不待林墨说话,柳若水再次环住林墨的脖子,紧紧的贴上林墨的胸膛,而后香唇便直接吻上了林墨的唇。

    热情非常。

    感受到柳若水的热情举动,林墨不是石头人,加上博爱,双手紧紧的扶着柳若水的后背,由被动转为了主动之吻。

    车外驾着四马银驷的息风与仇云听到了里面的激吻之声,双人相视一眼,点了点头,急忙封住了自己的耳力。

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中州风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林君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君生并收藏中州风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