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随着高越的话落,七八名禁军士兵抬着一面大鼓走了进来,将大鼓放在殿中心之后,对大乾皇帝行了一礼,便退出了鸾英殿。

    就在众朝臣,包括林墨将在注意力都集中那大鼓之时,紫纱掩面的西域公主缓步行了进来,微微鞠躬道:“参见大乾皇帝陛下,太后娘娘!”

    “热娜公主不用多礼,快快开始你的舞吧!”大乾皇帝抬了抬手,语气带着满满的和气,龙颜之上也带着笑意。

    “谢陛下!”

    话音一落,西域公主双手一动,解下了披着身上雪衾斗篷,顿时一个曼妙无比兼具诱惑的身姿出现了众朝臣眼前。

    解下雪衾斗篷的西域公主,身穿一身不透明的紫色纱衣,纱衣之上点缀着金晃晃的鱼鳞般的亮片以及各色宝石,小腹微微露出。

    手腕与足腕上也都系着金色的链子,脖子上、耳垂和额间也都点缀的着金色的饰品,头戴着一方紫色的纱巾,动人极了。

    只见西域公主脚尖轻点,跃上了那大鼓之上,轻轻落在鼓面,发出轻微的声音,而那声音仿若与林墨此刻的心跳同步了。

    众朝臣屏息间,西域公主的双手忽而高举,点缀这金色链子的皓腕以奇怪的姿势扬在空中,随着一阵乐音响起,那如杨柳般曼妙的纤腰以一种诡异曼妙的姿态轻轻扭动了起来,显得妩媚无比,

    点缀在紫色纱衣上的金色亮片和宝石魅惑的闪动着,不断的发出悦耳也勾人心魄的声响,让她那柔软白皙的腰肢在那扭动间显得更加的妩媚。

    这一刻的西域公主惊艳无比,就似一只以水为肤,以蛇为骨的妖魅一般,那一个动作都端得是勾人心魄,迷倒众生。

    “好一个西域美人儿,好一个西域公主!”在一旁静静看着的林墨,也算是见过诸多美艳佳人的了,但此刻也不由得对那西域公主发出了赞叹之词。

    饮了一口香茶,林墨环视了一眼周围人,发现他们看得呆了,包括荣王,也包括只专情于大乾皇后的大乾皇帝,目光都聚焦在那西域公主的身上。

    忽而,一阵急促的小鼓之声响起,西域公主身上的金色亮片也如那急雨,如那大珠小珠落玉盘一般,啪啪响个不停。

    在这急促的乐音中,西域公主的手姿腰部动得更快,更加精妙,突然,一个重重的鼓声响起,只见西域公主轻盈一跳,紫色的纱衣顿时犹如花瓣一般绽放!

    在众人还在沉浸那绽放的一刻时,那西域公主一把将绑殿梁之上的一条红色丝带取下,脚尖便已经轻轻落在了鼓面上。

    就在众人好奇西域公主要干些什么的时候,只见她将手中的红色丝带的一端轻轻掷出,那丝带便如有了灵性一般,缠在了林墨的腰间。

    林墨被那红色丝带,柳若水急忙从那沉浸之中回过神来,正要怒目那西域公主之时,随着西域公主的轻轻一拉,林墨整个被拉得飞了起来,飞向空中。

    最后,面朝向那大鼓鼓面之上落去,眼看着林墨的面部就要摔在鼓面之上,众人已经有些不忍看林墨摔在鼓上的场景。

    就在此时,那西域公主身姿轻旋,玉手一动轻轻接住了林墨,让林墨稳稳当当的落在了大鼓之上,众人才算松了一口气。

    林墨落在鼓上,那西域公主的后背忽然贴在了林墨的身上,而就在此刻,那急促的乐音一边也突然变得悠扬柔媚了起来。

    众人被刚才那一幕震撼了,同时部分人的眼中也浮起对林墨的羡慕之意,竟然能西域公主公主共舞,真是幸运啊!

    随着那柔媚的音乐,西域公主双手的姿势不停的变化着,拇指扣成凤眼,中指捻成兰花,食指比成孔雀,围绕着林墨妩媚似水的舞动了起来。

    看着西域公主的妩媚舞动,林墨有些傻愣愣的站在原地:这是什么意思?和我这般贴身热舞,就不怕我当着众人的面,直接将你抱走?

    柳若水坐在原地小嘴嘟着,不过看到鼓上的林墨傻傻的,柳若水又觉得有些好笑,她还是第一次看见林墨这般窘态。

    而此刻正在躲在一个窗口处偷偷看着里面一切的萧舒雅,却是美眸含火,心中更是愤愤不平:“好你个西域公主,竟然勾引我萧舒雅的未来男人!”

    心中愤叹完,萧舒雅便愤愤不平的,领着贴身婢女阿慧走了,她可不想在亲眼看着别的女人在林墨面前作妖!

    就在众人羡慕林墨之时,他们的眼睛就跟着再次被震撼了,只见西域公主紫色纱衣的如同朵花一般般高速旋转了起来。

    西域公主的脚尖立在鼓面上,越旋越快,越旋越美,高速的旋转让紫衣舞裙在空中留下一道道字色的幻影!

    不停变化着的舞蹈姿态又让这些幻影一个个看起来美妙而不同,每一个漂亮的舞姿都像一张蛊惑人心的网,像要把鸾英殿中的众人拉近这场盛舞之中。

    突然,音乐骤停,西域公主停止了旋转,停止了舞蹈,但人却像旋转晕了一般,眼看着就要跌落下大鼓。

    “小心——”这是此刻在场众人心中一致的声音,甚至部分人大有要起身,想要接住西域公主的想法。

    这时,林墨也从傻愣愣中回过了神来,一个箭步拉住了西域公主的玉手,而那西域公主也像故意的一般,趁势滑入了林墨怀里。

    手不隔一物的贴在西域公主的纤腰之上,林墨顿时心生一阵荡漾,在与西域公主的美眸相接的那一刹那,林墨脸色顿时一凝。

    西域公主眼波一转,一个优美的转身从林墨怀中离开,在掠过林墨耳旁的那一刹那低语了一句什么。

    乐音停止,西域公主对着大乾皇帝与宣姝太后优雅的揖了一礼,在大乾皇帝与宣姝太后的带领下,众人立即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与叫好声。

    在众人的喝彩声中,西域公主对林墨微微揖了一礼:“这位大人,对不起,是热娜失礼,让您受惊了。”

    “无妨,无妨!”林墨回了一礼,翻身下了大鼓。

    行回原位,柳若水急忙为林墨倒了一杯茶,关切道:“大人,你没事吧,方才你被那西域公主拉扯出去的时候,可吓死我了!”

    “我能有什么事!”林墨饮了一口,摸了摸柳若水的脑袋,带着些打趣意味的笑容说道:“难道若水还怕那西域公主对我做些什么?”

    “但她确实对大人你做了些什么呀!”柳若水接话道:“若水猜测的话,怕是大人已经将那西域公主看在眼里,拔不出来了。”

    “若水不可胡说,西域公主是来联姻的,我怎能觊觎!”林墨白了一眼柳若水,便又将视线投向了那西域公主。

    见林墨有些怔怔的盯着那西域公主,柳若水嘟了嘟嘴,在心里嘀咕道:“还说没有觊觎,自己的话才刚说完就盯着她。”

    柳若水虽然有些不平,但也没生气,因为就算林墨觊觎也没用,据尘世中的传言说林墨未曾修行,是根本不可能晋入武试的前十名的。

    念头刚刚落下,柳若水心头忽然一惊,听闻在太极圣殿中,西域公主将招亲对象的年岁放宽到了二十四岁,难道不成就是为了身旁的这个男人?

    柳若水心头顿生疑惑。

    西域公主下了大鼓,在侍女的帮助下系戴雪衾斗篷,将那曼妙的身姿包裹进厚厚的雪衾斗篷,再次对大乾皇帝与宣姝太后揖了一礼。

    “热娜公主的舞技当真一绝啊!”从那舞蹈中回转过心神的大乾皇帝,朗声道:“来人啊,在林上卿宴位旁,为热娜公主设坐。”

    “陛下不可!”宣姝太后说话了:“热娜公主乃是西域王的爱女,是我大乾皇帝的贵宾,怎能在臣子宴位旁为其设宴位?倘若西域王追究我大乾,该当如何?”

    “母后说的有理!”大乾皇帝不敢顶撞宣姝太后,便只能改口道:“来人,在荣王对面为其设坐,以彰显我大乾对此次联姻的诚意。”

    就在大乾皇帝说话的同时,柳若水对林墨低声道:“大人,您说皇帝陛下为何要在您的宴位旁,为西域公主设坐。”

    “估计是以为我看上西域公主了吧!”林墨微微一笑,半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但心中却是将大乾皇帝的意图理解得清清楚楚。

    西域公主美貌之名早已传遍西域,自然也传到了大乾,而西域公主的宴位设在林墨旁边,自然是要林墨拿下西域公主,将西域那边的力量,握在手中。

    这是个一箭三雕之策,一是将西域握在手中,引得外援,二是让后党与荣党心生忌惮,三是让林墨抱得美人归,大乾皇帝相信林墨是不会拒绝的。

    可大乾皇帝忘记了,宣姝太后定然是不会同意的,放弃自己那愚蠢的想法,在荣王对面为西域设宴位,这次宣姝太后自然是同意了。

    于是太监宫娥们就要开始忙碌起来,西域公主突然出声阻止了:“皇帝陛下,太后娘娘,热娜就在那位大人的宴位旁,即可!”

    说罢,也不管大乾皇帝与宣姝太后同不同意,径直走向林墨与柳若水,走到近前,对两人揖了一礼后,便跪坐在了一旁。

    对此,大乾皇帝自然欣喜的,但宣姝太后却是有些不开心,便问道:“热娜公主,你乃一国公主,是来联姻的。”

    “先是与林上卿共舞这事可以不提,但又是在其旁设宴位,若是这些流言蜚语传到民间去,是否有些不妥?”

    “热娜并未觉得有何不妥之处?”西域公主驳道:“一来,这位林上卿身旁有夫人在,谈何流言蜚语,再者,方才热娜起舞时,只有这位林上卿,固守心神,想必定是一个品行端正的国之栋梁。”

    西域公主此话一出,其他朝臣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他们方才都看入了迷,难不成我等都是品行不端之人,只有他林墨是品行端正之人?

    “这…,好吧!来人,为热娜公主在林上卿宴位旁设坐!”对于西域公主的话,宣姝太后根本无法反驳。

    林墨给自己准备的大礼还未呈上,总不能当着众人的面指着林墨说,其实林墨才是众人之中最不端,最爱的美色的的吧?

    于是,宣姝太后只好顺着热娜公主的意思了。

    宣姝太后今天可算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了,原本让一品官员带上夫人,就是害怕生得容颜清秀的林墨被西域公主看上。

    你堂堂的西域国的一国公主,又是西域王的爱女,你总不能舍下身段,去给我大乾的一位上卿发生些什么,去给她做妾吧?

    可宣姝太后却是没想到,如今倒是成为了她的一个借口,若是今日的事传扬出去,非得惹得流言四起不可!

    设好宴位,随着大乾皇帝的一声令落,宴席便开始了,一道接一道的佳肴被太监宫娥们端了上来,觥筹交错之间,气氛也变得热烈了起来。

    只有那张了自己三个嘴巴子的卓平有些难受,看着一道又一道的美味之物,却是只能看着,不能好生享用一番。

    看向让自己变成这样的仇人,却发现林墨是开心异常,时不时的亲手喂身旁的柳若水一口美味的菜肴,很是滋润。

    放下紫檀嵌玉箸,西域公主侧首对林墨道:“林上卿和夫人的感情真是好了,在大乾的众朝臣前也敢这敢恩爱。”

    夫人?柳若水脸红不语,林墨无所谓的笑道:“热娜公主误会了,若水呢,不是我的夫人,而是我的婢女,我的夫人们都在府中。”

    西域公主恍若明白了些什么的,一面打量着柳若水,一面微笑道:“林上卿对这位婢女如此宠爱,想必定然不只是婢女那般简单吧?”

    “热娜公主真是快人快语啊!”林墨点了点头,又紧了紧柳若水的腰肢道:“若水呢,只服侍我一人,在在我府里地位呢,是夫人们之下,仆从们之上。”

    “那可还真是特别!”西域公主眼波一转,又道:“若水姑娘已经生得这般迷人,那林上卿的夫人们岂不都是国色天香之辈?”

    “哦,对了,恕雪瑶冒昧的再多问一句,林上卿这般风流人物,不知府里已经有了几位娇妻美妾啊?”

    “在下府里已经有了四位夫人相伴!”林墨答道,旋即又生起疑问道:“热娜公主方才说雪瑶?这雪瑶是?”

    “是热娜自己取的大乾名字。”西域公主道。

    “雪瑶!”林墨念了一遍,赞道:“雪中的美玉,有道是,雪花飞暖融香颊,瑶池美人娇似花,天山上的一朵美丽的紫色雪莲花,当真和热娜公主您绝配呀!”

    赞赏了一句,林墨又问道:“我大乾的名字皆是有名有姓,那不知热娜公主您取为自己大乾名字的姓是,亦或是就姓雪?”

    “雪瑶未曾取姓,我的姓为未来的夫君的留的!”答完,西域公主又吟道:“雪花飞暖融香颊,瑶池美人娇似花。”

    “真是好诗句,暗含雪瑶二字,雪瑶自小熟读大乾诗词点击,为何却未听过?请教林上卿,这是哪位大家所作?”

    “大家不敢当。”林墨自惭形秽的道:“这都是在下听了热娜公主为自己取的雪瑶二字之后,有感而发罢了。”

    听见乃是林墨有感而发,西域公主双眸流转的眼波中射出一丝奇异的光彩,但只是一瞬而逝,很快便消散了。

    虽是一瞬而逝,但依旧被一直看着西域公主的柳若水给捕捉到了,倚靠在林墨怀里,柳若水掩嘴娇笑道:“既然热娜公主为曾取姓,不如姓林如何?”

    “林雪瑶?倒是极为好听。”没有反应过来的西域公主念了一遍:“只是,我未来的夫君还未定,姓林还是不能……”

    正说着,西域公主猛然反应了过来,紫纱下的俏丽面颊一红,林墨适时的轻喝了柳若水一句:“若水不得与热娜这般胡说。”

    听着林墨的轻喝声,西域公主镇静了下来,调笑柳若水道:“或许若水姑娘说的也无不可,观林上卿也只有二十三的年华,只有林上卿能通过雪瑶的三个考验,让雪瑶姓林,也是行得通的!”

    “热娜公主切勿开此等玩笑!”林墨急忙道:“在下府中已有妻妾四人,您贵为西域国公主,在下岂敢那觊觎之心。”

    “公主怎么了!”面对西域公主的还击,依偎在林墨怀里的柳若水反击道:“忧音夫人还是我们大乾皇帝的长公主呢,还不是做了大人您的四夫人。”

    听闻柳若水这般话语,林墨开口就要喝止她,却被西域公主抢先了:“柔嘉长公主嫁于林上卿做妾的这个消息雪瑶在进帝都之前早就听闻了。”

    “林上卿,若水姑娘说的没错,只要你能通过我的三个考验,哪怕是雪瑶就是嫁于你做第五房夫人,也心甘情愿!”

    “热娜公主真是折煞在下了,在下哪有那等福分!”林墨很有自知之明般的惶恐道:“热娜公主,在下是万万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的。”

    “林上卿过于谦虚了!”西域公主道:“林上卿贵为大乾一品上卿大夫,又是中州巅峰三宗之一的墨宗宗主,又助燕破狄的军神,隐隐还要压雪瑶这么一头!”

    “热娜公主的消息可真是灵通啊!刚见面就知道我家大人是墨宗宗主了,可真是了不得呀!”柳若水心头有些不舒服的道。

    听出了柳若水话中不友善之意,林墨紧了紧她柳若水腰肢,十分谦逊的道:“什么墨宗宗主,军神,都是百姓们和宗内兄弟的抬爱罢了!”

    听到林墨再三拒绝自己暗示之意,西域公主眸中发出一丝光芒,放低声音,略微娇媚的道:“林上卿你真的就那般前不解风情?难道要真的雪瑶说破?”

    “热娜公主言重了,在下何德何能,能得热娜公主如此这般!”听着西域公主近乎明示要自己去参见考验的话,林墨依旧是拒绝了!

    听着林墨坚决之语,柳若水心里生起了点点疑惑,在林墨耳边,以两人可闻的声音轻语道:“大人今天为何这般辜负美人之恩?”

    “若是将那西域公主娶回去,让她每日在府中,给大人你一个跳那勾魂迷人的的西域之舞,大人你岂不是美哉至极?也得人生一圆满?”

    “胡说八道!”林墨没好气的偷偷捏了捏柳若水的瑶鼻,这丫头在得了自己的宠爱后,当真是大胆起来了,这般话也敢说出来了。

    其实林墨又何尝不想了,在他还在华夏的时候,他便想娶一能歌善舞的的西域女子做老婆,好好的过一辈子。

    如今到了这去娶三妻四妾都是合法的中州大陆,又遇到了美貌之名冠世的西域公主,说林墨没想过柳若水说的那场景,那自然是假的。

    可这事是那么简单的吗?显然不是,人家贵为美名冠世的一国公主,若是没有什么图谋,如何能舍下身段说这些话,做那些事?

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中州风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林君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君生并收藏中州风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