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云生!”

    付云生的话音刚落,一个女子的忧心声音就突然响起,而后一道身影从偏房中行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两名婢女。

    女子看着很是和蔼慈祥,年纪和付云生相仿,五十出头,岁月无情的在其脸上留下了痕迹,刻下了皱纹,但是依旧着可以看出她年轻时也端得是一个佳人。

    “九娘!”

    看着出现的女子,被仇云制住的付云生脸上露出了欢喜之色:“九娘,你怎么在这儿?几日前,你消失不见了!可担心死我了!”

    这女子不是他人,正是付云生的结发妻子,方九娘,也是十五年前,将林墨视作亲生儿子的林墨的师娘。

    方九娘为何在这儿?自然是林墨一手安排的。

    还未进乾天城之时,林墨就已经先行派遣夜者将乾天城的一切情况打探了个清楚,知道李泰食人之事。

    因此林墨让夜者绑架了方九娘,以李代桃僵之计将其换出,而后杀了张国的小妾,让荣党之人将此事搬上朝堂,进而让自己接手此事。

    而后林墨故作查案一番,将李泰食人之事给爆出来,借荣王之手,名正言顺的杀了李泰这一个荼毒人命的畜生,折了宣姝太后的一只臂膀。

    方九娘见林墨看着付云生的双眸充满了杀意,握着林墨拿剑的右手,恳求道:“鸾儿,你不要伤害云生好不好?云生他已经知道错了,你就饶了他吧。”

    林墨没有回应方九娘的恳求,只是冰冷看着付云生,眸中不含一点儿人类该有的感情,仿若一块岩石一般。

    恳求了一阵,见林墨没有半点儿放过付云生的意思,方九娘就要扑向付云生,将付云生护在身后,却被林墨一把将其拉住了。

    拦住方九娘,林墨神情有些悲伤的道:“师娘,方才你也听见张国和付云生的话了,是他们联合外人,屠戮了林府。”

    “他们杀了我的母亲,我的父亲,我林府上下二百三十口人,您要如何放过他,若是放过他了,我将如何面对死去的父亲母亲,还有那些冤魂?”

    无法挣脱林墨大手的方九娘,哀伤的哭泣道:“鸾儿,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样,要杀你就杀我,云生他也是被逼……”

    “九娘,够了,不要再说了!”方九娘要想说些什么,却被付云生给喝住了。

    喝止住方九娘,付云生看向林墨,了无生趣的道:“鸾儿,你要杀就杀吧,以后请代为师照顾好你师娘,别让她受苦!”

    林墨没有听付云生的话,松开抓着方九娘的手,问道:“师娘,你说付云生是被逼的,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刚来中州大陆的那三年,从未享受过家人温暖的林墨只事尽情享林伯阳夫妇,以及方九娘给自己的疼爱,是没有任何作为的,当了三年真正的孩子。

    血夜之变之首,林墨逃出了乾天城,才开始打拼自己的天下,直到几年前,林墨一手创建了墨宗,才让夜者将十五年前的血夜真相查了个清楚。

    可林墨至今还是有一事不明,那便是付云生为何要背叛林伯阳。

    张国是因为荣华富贵背板了林伯阳,但是付云生呢?那可是一个温文尔雅,淡泊名利的谦谦君子,他又是为何要背叛林伯阳呢?

    这个问题一只萦绕在林墨心头多年。

    林墨的问题刚一出口,付云生突然变得激动了起来,并且开始在仇云的手下奋力挣扎:“九娘,不要说。”

    说着,付云生又看向林墨,用近乎乞求的话语道:“鸾儿,你就不要再问了,快快杀了我吧,我也好去向伯阳大哥当面赔罪。”

    之前还求自己饶了他的性命,现在确实开始求死,这其中的转变使得林墨意识到了这付云生定是舍掉性命,保护某个人。

    听着付云生一心求死的话语,方九娘忽而将云生紧紧的护在身后:“鸾儿,你不要杀云生,我说我说,十五年前……”

    “九娘不要说啊!”付云生想要阻止方九娘继续说下去。

    没有理会付云生的阻拦之语,方九娘继续道:“十五年前,是师娘被人给绑架了,绑架之人以师娘的性命和名节为胁迫,云生才不得不那么做的呀!”

    说着,方九娘上前几步,将林墨的手握在手中,神情悲伤的哭泣道:“鸾儿,一切都是因为我,云生都是为了救我,才做下那等错事!”

    “鸾儿,你要惩罚,你要找人报仇,就惩罚和杀了我吧,鸾儿,你千万不要伤害云生,云生都是被逼的,师娘求求你了!”

    方九娘的话一出,林墨瞬间愣住了,原来是这样,竟是那幕后之人绑架了方九娘,以方九娘的性命为威胁,付云生才犯下了那等错事。

    这一刻,十五前方九娘温柔道对待自己画面,疯狂涌上林墨的脑海中,让林墨陷入了深深的茫然迷惘之中。

    林墨站在原地,微微的闭着眼睛,不让自己悲伤的眼泪流下来,这一刻,林墨是真的不知道该拿怎么办了?

    一边是疼爱了自己三年的“父母”,一边是疼爱了自己三年的师娘。

    付云生是为了救方九娘才背叛了父母,难道自己要因为父母,因为那二百三十八口人当着方九娘的面,杀了她的丈夫,以报血仇吗?

    这一刻,林墨陷入了极大的痛苦之中,忽而,林墨双眸一睁,微怒道:“不不不,无论什么借口,都不能成为他付云生杀害我父亲母亲,杀害那二百三十八口人的借口。”

    见林墨眸中突然放出了森冷的杀意,方九娘身体一颤,急忙将付云生紧紧的护住,用近乎乞求的话语道:“不要啊,鸾儿,不要啊!”

    这一次林墨丝毫不为所动,看着那两名婢女,冷冷的喝道:“还愣住干什么,赶快将老夫人拉下去!”

    “是!”两名婢女被林墨喝得身体一颤,急忙上前去分开紧紧护着付云生的方九娘,将其拉入偏房之内。

    就在这时,一名婢女在拉扯方九娘的时候,嘴角泛起了阴邪的笑容,忽而袖中一把匕首跃出,直接插入了付云生的心脏。

    变故横生,仇云见付云生在自己手中被杀,瞬间一把抓住那名婢女的脖子,就要将其扭动脖子,送她归西,却被林墨阻拦了下来。

    “慢着,留她性命!”

    听见林墨喝止仇云的声音,方九娘才从那变故的惊悚一幕中,回过了神来,急忙将满口是鲜血的付云生抱在怀中,哭喊道:“云生,云生,你怎么了?你不要吓九娘啊!”

    付云生没有回应方九娘的话,只是抽搐着身体,嘴中不断的吐着鲜血,右手缓缓伸向林墨,断断续续的吐出几个字来。

    “鸾…鸾儿,是老…老师错了,照…照顾好你…你师娘!”

    “伯…阳大哥,云生来…向你…你赔罪了!”

    说完,付云生眼睛一闭,右手垂了下去,落在地上发出一声声响,便完全没了生息。

    “云生!”抱着付云生的方九娘发出了撕心裂肺的的哀嚎声。

    “云生,你为什么要丢下我,没了你,我该怎么活啊!”说着,方九娘看向插在云生胸膛的匕首,一把将其抽出,就要刺向自己的心脏,却发现自己突然动不了。

    息风右手对准方九娘凝着,一股无形将其包裹着,使得她不能动弹。

    林墨见状急忙将长剑扔在地上,夺过方九娘手中就将刺入胸膛的匕首,息风松开手掌,方九娘直接滑入了林墨的怀抱中。

    “师娘,你犯什么傻。”林墨将失去生存信念的方九娘拥在怀中,难过的道:“付云生想你要好好的活着,你知道吗?今后,鸾儿会照顾好你的,你可不要做傻事啊!”

    虽是因为方九娘,付云生才联合人杀了云麾将军府上下二百三十八口人,但方九娘如今是林墨唯一幸存的长辈,林墨又怎能让她寻死了。

    方九娘躺在林墨怀中,黯然抽泣道:“鸾儿,你就让师娘随云生去吧,如今云生死了,师娘已经没有活着的意义了。”

    “师娘,你还有我啊!”林墨轻轻为方九娘拭去泪水,宽慰道:“师娘,你还有鸾儿啊,以后鸾儿一定会好好孝敬您的,您得好好陪着鸾儿啊!”

    听着林墨温柔的话语,方九娘惨然一笑,起身将林墨拥入怀中,摸着林墨的脑袋道,柔声:“傻鸾儿,你现在已经成婚了,有人会陪你度过余生,就让师娘跟随云生去,让师娘可以继续守着云生,好吗?”

    “不,我不答应!”林墨紧紧的抱着方九娘道:“师娘,鸾儿不想,鸾儿还想听你给我讲故事,带着鸾儿去放风筝!”

    听着林墨孩子般的腻声话语,方九娘温柔一笑道:“好鸾儿,师娘这一辈子就活了三个字,付云生,鸾儿,听师娘的话,就让让师娘去吧!好吗?”

    说着,方九娘温柔的握住林墨拿着匕首的手,对着腹前的致命处,微微一用力将匕首刺了进去。

    方九娘没有哀嚎,只是身体微微一颤。

    双手将早已湿润了眼眶的林墨的脸轻轻捧起,方九娘眼角带着泪水,温柔的道:“鸾儿,你别挑食…要好好吃饭,知道吗?”

    “每天都要沐浴,不要冻着自己!”

    “另外…不要熬夜……要好好睡觉!”

    “还有,还有,一定不能贪玩,要好好学习!”

    “还有…还有…真的还有好多事,师娘想要手把手的教你,好想能一直陪在你身边,陪着你长大,可是那段日子,师娘错过了!”

    “鸾儿,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

    听着方九娘越来越小的声音,林墨心如刀割,抱着已经倒在自己怀中,已经安详的睡了过去的方九娘,林墨哭了。

    自从十五前的那个血夜之后,林墨就再也没有哭过,一直以微笑面对世人,时隔十五年,感受怀中女人的沉睡睡去,林墨再次留下了久违的眼泪。

    “师娘——”

    最终,林墨再也承受不了这份发自心底伸出的撕心裂肺的痛苦,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之后,痛得昏了过去。

    ……

    “师娘你的怀里好温暖啊!”一个六岁的孩童趴在一名三十多岁的妇人的怀里:“和母亲的一样,鸾儿好开心啊!你一定要永远陪着鸾儿哦!”

    妇人温柔的抚摸着孩童的脑袋:“傻鸾儿,师娘哪里都不去,就这样好好的陪着师娘的好鸾儿,陪着鸾儿健健康康的长大。”

    ……

    “鸾儿,你慢些跑,不要摔倒了!”一名三十多岁的妇人追逐着在前面牵着一只风筝跑的孩童,担忧的喊道。

    “啊——”妇人的话刚落,孩童就被摔倒在了地上。

    妇人赶忙追上孩童,将其扶起起来,轻轻拍了拍孩童身上的灰尘,将孩童抱起,温柔道:“鸾儿,都说了,不要跑快了,现在摔倒了,真是让师娘操心。”

    孩童嘻嘻一笑,道:“其实鸾儿是故意摔倒的,我知道鸾儿摔倒了,师娘你一定会抱我,鸾儿喜欢师娘抱着。”

    妇人幸福一笑:“好了,那师娘就抱着鸾儿,抱到鸾儿长大,抱到鸾儿娶媳妇儿,抱到师娘再也抱不动师娘的好鸾儿。”

    ……

    “师娘——“

    伴随着惊惧声响起,林墨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发现眼睛挂着淡淡的泪水,枕头已经被泪水浸湿了一片。

    “夫君,你醒了?”

    一个动听悦耳的声音响起,将林墨从失神中唤了回来,林墨急忙抬起投头看向信步而来的女子,微笑道:“忧音,我睡了多久了。”

    “两个时辰吧!”长孙忧音拿起木施上的衣袍为林墨披好,坐到他身边:“是息风将夫君你背回来的。”

    林墨微微一笑,将变得更加美好的长孙忧音搂入怀中,脑袋枕着她的肩头,道:“芷兰和倾城她们呢?出门去了?”

    成婚之后,长孙忧音就变得更加娇美了,眉宇间总是透着一股若有若无的春意,很是醉人,还她的肌肤更是白里透红,娇嫩得很。

    仍由林墨搂着,长孙忧音倚靠在林墨怀里道:“没有,王妃娘娘来了,芷兰与倾城正在外面屋子陪她呢!”

    “薛静姝?”林墨疑问道。

    长孙忧音道:“两位都来了,薛静姝拉着芷兰谈论新作的诗画,徐秋娘则拉着倾城谈论修行之道。”

    听完,林墨嘴角泛起一抹笑意,看了天边的还早,于是松开长孙忧音道:“忧音伺候夫君更衣,夫君还有事去办。”

    在柔嘉长公主的伺候下,换上喜爱的黑色常服,领着长孙忧音来到外室,就见四名女子正在开心的交谈着。

    “夫君,你醒啦!”见林墨醒了,百里倾城扑进林墨怀里,对着林墨的温唇就亲了一下:“夫君,你终于醒了,可吓死倾城了。”

    林墨莞尔一笑,在百里倾城额上吻了一下:“傻瓜,担心夫君做什么,夫君就是偶然了风寒而已,你看夫君身体强壮,才过了两个时辰,不就好多了嘛!”

    安慰好百里倾城,又将白芷兰拥进怀中,在其额上吻了一下,道:“芷兰,你们在这里先陪着两位王妃,夫君还有事情要做,要出去一下。”

    “林上卿身体才好,这是要去哪儿?”穿得娇艳可人的薛静姝突然道:“你身体才好,留在府里多多休息才是啊,免得芷兰她们和…,和王爷担心才是。”

    “是啊,林上卿,王爷可担心你的身体了。”徐秋娘正色道:“王爷听说林上卿你不舒服就想来看望的,可惜被事务缠身,只能我们两人来了。”

    林墨回懂啊:“多谢王爷关心,劳烦两位王妃娘娘跑一趟了,不过在下还有要事,实在是不能奉陪了,抱歉!”

    说完,林墨拿起木施上的雪衾斗篷,便推门走了出去。

    待室内几女将林墨目送出房间,百里倾城两只灵动的大眼睛突然好奇的打量起了薛静姝,也不知道再想什么。

    来到外面,林墨让柳若水唤来息风与仇云,问道:“寒水小筑的事,在我昏过之后,处理好了吗?”

    息风回道:“启禀宗主,属下已经按照您之前的计划布置好了,我们将抓来的清风寨山匪扔在了寒水小筑,做了一个山匪绑架付老夫人,张国与付云生带着人拼杀,最后双双死亡的假象。”

    “那名护卫付云生大剑士境界的修行者呢?”林墨又问道。

    息风道:“已经将他杀了,也将其扔在了寒水小筑!”

    “嗯,做得好!”林墨满意的点了点头,问息风道:“我师娘呢,她的尸体在哪儿?快带我去见她。”

    跟在息风,来到地下一间阴冷非常的暗室中,林墨看到了一具冰晶棺,棺内静静的躺在着一名慈祥和蔼的妇人。

    正是林墨的师娘,方九娘。

    林墨上卿轻抚着那冰棺,看着棺内慈祥的妇人,勉强挤出微笑道:“师娘,你真是傻呢,鸾儿正想报答您,您就走了,留下鸾儿一人!”

    “师娘您放心,鸾儿一定好听你的话,好好吃饭,不熬夜,沐浴的时候也不会凉着自己的,您在天上与母亲好好的看着鸾儿,鸾儿一定好好的。”

    “……”

    暗自神伤了一阵,林墨擦净眼角的眼泪,问仇云道:“仇云,付云生的尸体了?”

    仇云道:“回宗主,这个时候寒水小筑的事应该被发现,尸体应该被刑部收走了,应该就停在刑部的停尸房内。”

    “师娘这辈子就愿意陪着付云生。”林墨有些哀伤的道:“仇云,你寻个机会将付云生的尸体换出来,遣墨卫将师娘与付云生的尸体运到墨云山,在山巅墓地合葬。”

    付云生虽然犯了那等错事,但毕竟是为了方九娘,而方九娘是疼林墨爱林墨的师娘,林墨理应让死后也在一起。

    “是,属下明白了!”仇云道。

    林墨再次不舍的看了方九娘一眼,急转话锋,问息风道:“对了,我让你留下性命的,那名刺杀付云生的婢女呢?她怎么样了?”

    “关在柴房里。”息风道:“宗主放心,属下派了两名墨卫看守,不会让她出任何岔子的!”

    “带我去见她!”

    “是!”

    来到柴房,林墨看到了那名刺杀付云生的婢女,这名婢女十七八岁左右,身着一身淡紫色的夹袄,正被正被五花大绑着在柱子上。

    让息风松开绑着的紫衣婢女,林墨森然的看着她,冷漠的道:“说吧,是谁将你派来的?是受了谁的指示让你杀害刺杀付云生的?”

    这名紫衣婢女是林墨从墨云山上带下的,跟随了林墨也有几年了,有着剑士修为,办事也很得力。

    因此林墨才派她和另一名婢女照顾自己的师娘的,没想到今日却是发生了意外,这紫衣婢女竟然杀死了付云生。

    紫衣婢女上前几步,跪在林墨身前道:“香云回禀宗主,奴婢是得到了玉奴夫人的指示,是玉奴夫人让宗主您不忍心下手时,杀死付云生的。”

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中州风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林君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君生并收藏中州风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