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翌日清晨。

    林墨与长孙忧音起了个大早,梳洗一番之后,又用过一顿美美的御膳,林墨便携着长孙忧音往宫外行去。

    息风仇云,还有小婉若即若离的跟在身后。

    出宫的路上,一些宫娥,太监与妃嫔怔怔看着被林墨牵着手的长孙忧音,露出了惊异之色,当然,也有羡慕之色。

    当林墨一行人走过后,旋即爆发一股低低的议论之声。

    一年过三十,但依旧俏美的妃嫔指了指长孙忧音,问身旁的年轻宫娥道:“那不是月华殿的婕妤,长孙忧音吗?她身边的那个男人是谁?她作为陛下的妃嫔,怎么能与别的男子如此亲密?”

    年轻宫娥道:“回贵人,现在长孙忧音已经被陛下封为公主,赐给新来的上卿大人了,想必那个男人就是传言中的那位上卿大人吧。”

    俏美妃嫔微微一愣,带着身后的宫娥,边走边道:“长孙忧音倒是好福气,不像本宫只能在这宫中缓缓老去啊。”

    “德妃娘娘此言差矣。”年轻宫娥用一只手托着那俏美妃嫔的手道:“娘娘您贵为陛下的一品妃子,岂是那长孙忧音能比的,她现在不过一大臣的第四房妾室罢了。”

    “可儿啊,你还小,不懂啊!”德妃摇了摇头,心中兀自叹息着:自己的身份在尊贵又如何,本宫只想如长孙忧音一般,得一能白首的如意郎君啊。

    回林府的四马银驷上。

    车外雪依旧纷纷的飘着,车内林墨将长孙忧音拥在怀中,撩了撩她耳边的鬓发,亲昵的道:“忧音,昨日皇后娘娘都跟你说了什么。”

    “姐姐希望妾身告诉夫君,能好好的帮助陛下,让陛下能做个真正的皇帝。”长孙忧音依偎在林墨怀中,一双素手环着林墨的腰,玉容之上满是幸福之色。

    林墨微微一笑,在长孙忧音额上轻轻一吻,道:“放心吧,现在陛下可是夫君的姐夫了,夫君一定会会好好帮陛下的。”

    长孙忧音开心的点了点头,忽而眸中眼波一转,大起胆子在林墨的侧脸上吻了一下,而后便害羞的将脑袋埋入了林墨的怀中。

    林墨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脑子不自觉想起了自己还在华夏的时候,心中不经感慨万分,这个世界可真是奇妙啊。

    在华夏时,林墨二十岁,连一个女朋友都没有过,没想到了这个世界,不仅有了美艳娇妻,还有了三名风情各种的美妾。

    至于唐玉奴,顶多算一小情吧!

    收回心神,林墨突然想起了一事,右手捧着长孙忧音的玉容,认真的道:“对了,忧音马上年末的大朝会了,过了大朝会就是年节呢,到时候我们回澜州,去看看你的父亲母亲吧?”

    “好啊,妾身早就会澜州去看看父亲母亲了!”听见林墨的这一提议,长孙忧音喜从心头起,连连点头。

    长孙忧音自从九年前一进宫,就未曾见过自己的父亲母亲,因为长孙忧音怨他们在十六岁之时,就将自己送入了那清冷的深宫中。

    但长孙忧音现在却是感激他们,因为他们虽让自己在深宫中凄寒了九年,但也让自己遇见了如意郎君。

    两刻钟后,四马银驷停在了林府那气势不凡的大门前。

    下了车,看了头上的日头,还不到巳时(9:00),信步行到内院,进到屋内发现百里倾城那个小懒猪还在睡着,却是没见到白芷兰的身影。

    吩咐小婉唤来柳若水,少顷,柳若水俏生生的出现在了林墨面前,施礼恭声道:“大人,唤奴婢来有何事?”

    林墨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懒洋洋的问道:“若水,兰夫人去哪里了?怎么没有见她的身影,是出门去了吗?”

    柳若水心领神会,行到林墨身旁,一双玉手一面在林墨肩上按捏,一面道:“约两刻钟前,荣王妃来找兰夫人,两人便一起出游去了,就在城郊的雪园。”

    “荣王妃?哪位?正妃还是侧妃?”林墨感受到在柳若水一双妙手的施为下,自己变得越发精神起来,脸上满是是享受之情。

    柳若水道:“两位王妃都来过,侧妃施来找忧音夫人的,可忧音夫人没在,倾城夫人又在瞌睡不愿理会,便打道回府了。”

    林墨暗暗一笑:这荣王侧妃算是吃了一个闭门羹了,还是倾城那丫头有性格,你是荣王的侧妃又怎么样,本姑奶奶就是理你。

    暗笑过后,林墨看向一旁正在饮茶的长孙忧音,问道:“忧音,可有兴致陪夫君去城郊的雪园一观?”

    “好啊,妾身正好闲来无事了。”陪林墨出去游玩,长孙忧音自然是乐意与欢喜的,刚将茶杯放会桌上,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响起。

    紧接着,长孙忧音便看到一名身着红纱睡袍的娇俏女子,扑倒了林墨怀中,小脸兴奋的道:“夫君夫君,妾身也要去玩。”

    这身着红纱睡袍的娇俏女子,不是他人,正是林墨的第三房夫人,百里倾城。

    林墨环住百里倾城曼妙的腰肢,用额头轻轻抵在她的额头上,会心笑道:“好啊,那倾城快去换衣,咱们今日就去雪园好生赏玩一番。”

    “那好,夫君,要等一下妾身哦!”百里倾城满心欢喜的从林墨怀中离开,跑去内室,在何芸儿的服侍下,换起衣裙来了。

    看着活泼开朗的百里倾城,长孙忧音与林墨相视一笑,会心笑道:“倾城真是咱们家里的开心果了,有她感觉欢乐了不少。”

    林墨也赞同性的点了点头:“是啊,若是没有倾城这丫头在啊,我们的生活定要单调不少啊!”

    乾天城城北,雪园。

    雪园不在皇家园林的范围内,是文人墨客,才子佳人们的聚集地,雪园其实不是园,而是一片生在各类花草旷地。

    之所以叫雪园,是因为这里的花只在冬季盛开,别的地方到了冬季都是百花凋零,唯独这里却是花团锦簇,于是便在百姓们的口中流传成了雪园。

    已经欣赏了整个园子的白芷兰与薛静姝,正对坐在一个亭子中,身旁一盆炭火烧得正旺,旁边还有一只风炉,上面一个精致非常的陶壶,正向外冒着热水。

    薛静姝端起茶杯,轻品了一口,道:“芷兰妹妹,这里的景致怎么样?可否能入得了你的书画之中。”

    白芷兰轻点臻首,微微一笑道:“自是能入得了,这里的精致当真是别致,就是这里的人太多了,反而坏了这本应清幽的精致。”

    闻听此言,薛静姝眸中眼波一转,淡淡道:“清幽又有何难,姐姐派兵将这里围了就是,或者让王爷或者林上卿请奏皇帝陛下,将这里划入皇家园林也可啊!”

    白芷兰先是愣了一下,而后摇头道:“还是算了吧,清幽又清幽的益处,热闹也有热闹的好处,将这番美景划入皇家园林之中,岂不是让这里的才子佳人们少了一处美景。”

    薛静姝羞愧一笑道:“这姐姐倒是没有考虑到,还是芷兰妹妹说的是,这番美景理应与众才子佳人们共赏。”

    两女正开心的交谈着,突然,一群不速之客出现在了亭子的不远处。

    一小厮指了指不远处的亭子,对着身旁的华衣公子,极其谄媚道:“少爷,您看见了吗?就是那亭子中两个,真是美极了,小的从来没见过那般美丽的女子呢。”

    顺着小厮指的方面看去,华衣公子顿觉身体某处突然精神了起来,眼中也是满是渴望之色:“美啊,两个都是本公子从未见过的极品啊!”

    说着,华衣公子就向要亭子走去,可立即被小厮拦住了:“少爷,那两个女的衣着华贵,怕是背景和来历很大啊,恐怕,恐怕……。”

    “恐怕,恐怕什么?”华衣公子微微一怒,将那推到一边道:“本少爷是谁?本少爷的爹,可是堂堂二品的兵部大夫,岂会怕他们。”

    这华衣公子正是简英,醉生楼中的那个简英。

    语罢,简英挥了挥手,领着手下的十来名护卫,带着满是渴望的眼神,就向亭子中的白芷兰与薛静姝走去。

    薛静姝再度轻品了一口茶,见白芷兰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意,好奇道:“怎么了,芷兰妹妹?”

    白芷兰淡淡一笑,指了指正迎面走来的简英,道:“姐姐,有位公子要来找咱们玩呢?你说他是先调戏我,还是先调戏您?”

    薛静姝看向那如狼似虎一般的简英,心头一惊,急忙道:“怎么办,芷兰妹妹,咱们还是跑吧,若是……,就不好了。”

    今番出来,两女都只带了一名侍女,没有带一个护卫,而简英却有十来名护卫,其中一位正是先前那剑师境界的护卫。

    “跑?你们能跑得掉?”简英已经来到了亭子中,露出一副猪哥的模样:“两位美人儿,跑干嘛,把本少爷伺候舒服了,本少爷收你们做一房小妾啊。”

    两个丫环早已吓坏了,而此刻,薛静姝的整颗心也都提到了嗓子眼儿,白芷兰却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白芷兰轻饮了一口茶,轻轻放回桌上,娇声问道:“哦,你要我们伺候你,恐怕我们的夫君不会同意啊。”

    简英冷冷一笑,道:“管他们同不同意,本公子要定你们这个两个美人儿。”

    将两女比较了一番后,简英的一双狼爪就向白芷兰伸去,色迷心窍道:“小美人儿,跟本少爷走吧,本少爷保证你们吃香的喝辣的。”

    见简英手向白芷兰伸去,薛静姝丽脸一寒,冷声道:“登徒子,你可知道我们是谁?竟敢如此放肆无礼。”

    “我管你们是谁?本少爷只知道你们将成为我的小妾。”简英哈哈一笑,一双手继续向白芷兰伸去,眼看就摸到白芷兰绝美的丽脸。

    突然。白芷兰用先前折下的梅花枝,挡下了简英的狼爪,笑吟吟的道:“这位公子,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见过?哈哈哈,确实见过。”被白芷兰用梅花枝挡下手,简英就欲生气,可听见白芷兰的话时,立时喜笑颜开、

    “小美人儿,我们定的确是见过,我们早在在前世就见过了,因此,快跟本少爷走吧,本公子一定好好带你们!”

    “唉,公子真是为难我了?”白芷兰叹了一声,忽而眸光一闪,笑道:“这样吧,这位公子,能不能跟你走,还是让是我问问我的夫君吧?”

    “你的夫君?好啊,他在哪里,本公子去向他要你,他要是敢不给,本公子派我的护卫们剁碎了他。”简英嚣张的道。

    “公子转身吧,我的夫君,就在你们身后。”白芷兰嫣然一笑,顿时让这雪园添加了一道绝美的风景,醉人极了。

    “就在本少爷身后,那好啊,本少爷现在就……”

    说着,简英恶狠狠看向白芷兰口中的夫君,开口就欲放狠话,可当看清来人时,顷刻间如同被捏住脖子的鸭子一般,哑了口,浑身顿时冒出冷汗。

    “你,你,怎么会是你?”

    林墨淡淡一笑:“怎么了?简英公子,刚才不是还要抢我的女人吗?要将我剁碎吗?怎么一下子怂了?”

    林墨一行人在简英刚走进亭子之时,就来到了这里,不过没有进去,只是静静的看着白芷兰是如何戏弄简英的。

    背对着林墨一行人的薛静姝,听见林墨的声音突然响起,急忙一个转身,待确定不是自己的幻听之后,才宽下了心,送了一口气。

    薛静姝知道林墨身旁的那两名护卫,可都是大剑师的境界,对付这些小鱼小虾,只是手到擒来之事而已。

    看着满意笑意的林墨,简英咽了咽口水,双腿直打颤,身后的那是十来名护卫,包括那名剑师境界的护卫,更是一动不敢动。

    这十来名护卫正被息风与仇云的十尺武域包裹着,若是乱动,他们知道,自己只能是落个瞬间死亡的下场。

    看着已经被吓呆了的简英,白芷兰掩嘴娇笑着站起了身,用那梅花枝抽了一下简英的手,道:“简英公子,我都说了我们见过吧!”

    手上传来的刺痛之感,简英瞬间回过了神来,再看了看白芷兰几女,又看到百里倾城身边的何芸儿,眼眸顷刻被惊惧充满。

    感到大剑师十尺武域的压迫力,简英强忍着心底的恐惧,结结巴巴的道:“你,你们,那日在醉生,醉生楼是女扮男装的?”

    “没错!”百里倾城嘻嘻一笑,走到简英身边,将简英一脚踹翻在地,冷哼道:“知道本姑奶奶到了,还不快滚?要让本姑奶奶杀了你?”

    “滚滚,小的马上就滚。”躺在地上的简英,连连点头,喝斥那些护卫道:“混蛋,还不赶快来扶本少爷走。”

    听到简英的喝声,那些护卫依旧没敢动,待林墨挥手让息风与仇云收回十尺武域后,那些护卫赶快,抬着瘫软在地上的兼用,灰溜溜的走了。

    见简英一行人人落荒逃跑的样子,林墨一行人,以及围观在周围的人群,一起哄然大笑了起来,笑得很是开心。

    待围观的人群的扇去,林墨走到亭中,对薛静姝行了一个礼,恭敬道:“让王妃娘娘受惊了!”

    薛静姝微笑道:“林上卿说的那里话,今日这里没有荣王妃,有的只是芷兰的姐姐,薛静姝,还请子雍不要多礼。”

    林墨轻轻一笑,点了点头,待众人依次坐下后,挥了挥手,让柳若水,小婉,何芸儿三女手中拿着的东西摆放了出来。

    何芸儿与小婉手中提着一些食物,香料,以及一包竹签子,而柳若书拿着的则一个形状怪异的架子。

    看着眼前奇怪的架子,薛静姝好奇的问道:“子雍,这是什么?我怎么从来没有见到过,挺稀奇的。”

    不仅薛静姝好奇,长孙忧音,柳若水,小婉,何芸儿四女也是十分的好奇,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百里倾城开一笑,道:“静姝姐姐,这个叫烤架,是夫君的做的,专门将食物切成丁装或者条状串起来,烘烤的用?”

    薛静姝吃惊道:“食物,还有这么使用?”

    “是啊,再配上夫君发明的香料,是十分美味呢,夫君说这叫烧烤。”白芷兰接过话音,脸上也尽是自豪之色:“夫君还发明了一种名叫火锅的东西呢,也是十分的美味,正适合这寒冬时节使用,静姝姐姐有空常来哦,一定做给你吃。”

    “好啊,姐姐一定来。”

    这里出现了新奇玩意,自然引得一些人的围观,而林墨也很康概,将自己亲手烤的,给他们一人分了一串。

    顿时让那些才子佳人们纷纷赞叹道:这简直是神物啊,是只应天上有啊。

    当日午夜时分,单国公府。

    李泰坐于书房,脸色有些凝重,身旁两名俏美的小妾绿竹与云竹,静静坐着,微微犯困,突然一阵敲门声响起,惊醒了两女。

    “进来。”李泰急忙吩咐道。

    门被打开,李泰四名剑师境界的护卫中的两名走了进来,李泰忙问道:“查得怎么样了?那林墨有什么异动?”

    左侧的护卫拱手道:“回国公,林墨过得很是惬意,先是去了醉生楼,又是带着长孙忧音回宫,今日又是携着他的妾室们,去了郊外游玩。”

    李泰听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太好了,看来他是真的要偏向太后娘娘,我们明日晚上要将府里的东西处理干净,让他永远抓不住把柄。”

    右侧的护卫有些担忧的道:“大人,我们还是得小心啊,万一他是故意要放松我们的警惕可就大事不妙了。”

    “那是自然。”李泰脸上浮起一丝阴厉之色:“咱们还是依计行事,我倒要看看这个传得神乎其神的墨宗宗主到底有几分本事,好了,你们下去吧。”

    两名护卫应了一声,便退了出去,李泰转头看向一旁昏昏欲睡的绿竹与云竹,邪笑道:“两位美人儿,走吧,咱们去屋里快活吧。”

    一边说,李泰一边揽着两名俏美的小妾进了内室。

    就在李泰吹灭蜡烛,享受起来之时,荣王府,荣王正妃薛静姝的闺房中,软榻前却还有一只蜡烛发出微弱的光芒。

    薛静姝身着一身轻纱,玉手支撑着脑袋,以一个极其魅惑的姿势躺在软塌上,双眸闭着,却是在假寐。

    忽而一名神秘的蒙面黑衣人出现在了房间中,而后那蒙面黑衣人走到软塌前,抱住薛静姝在榻上滚了一圈,将其压在了身下:“小妖精,想我了吧。”

    薛静姝双手环住那蒙面黑衣人的脖子,娇媚无限点了点头,忽而又道:“咱们的事被徐秋娘察觉了,怎么办?”

    蒙面黑衣人先是愣了一下,后又淡淡道:“不管她,有我在,酿她也不敢说,静姝美人儿,咱们还是别废话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说着,蒙脸黑衣人手一挥,将那蜡烛弄灭,伴随着一阵衣裙飞舞之后,就是那芙蓉帐暖,被翻红浪的香艳之事了。

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中州风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林君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君生并收藏中州风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