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一刻钟后。

    林墨一行人漫步在回林府的路上,不过比起来时,回去的时候,队伍却是多了一个人,那便是何芸儿。

    百里倾城与何芸儿的事已经说开了,百里倾城不忍心将何芸儿留在醉生楼中,因此便将她领回府,做个丫环。

    一行人百里倾城与白芷兰等人正兴致盎然穿梭于各大店铺之中,欣赏着沿途的美景,林墨却有些惊魂未定。

    方才在醉生楼中,林墨将唐玉奴都拦腰抱起,抱到床上了,正准备重温旧梦的时候,林墨的精神一震,逃也似的跑出了房间。

    林墨突然想起,若是在这里和唐玉奴做了那档子事,白芷兰晚上岂能让自己上床,还不得在书房睡上个几天。

    与唐玉奴分别了三年,林墨虽然也挺想念唐玉奴那蛇蝎美人的热情似火的,但林墨觉得还是自己府中的夫人,更为重要,岂能贪那一时之欢。

    两害相较取其轻,因此,林墨便迅速逃出了唐玉奴的房间。

    逃出房间后,林墨还听得了唐玉奴那十分嚣张的得意笑声,以及那句“郎君,你是逃不出奴家的手心的”。

    时辰也不早了,一行人逛了半天了,也饿了,在百里倾城的提议下,林墨一行人去了位于朱雀天街十七条附属大街之一的临江街之上的归云楼用饭。

    归云楼,帝都乾天城内数一数二的酒楼,据百里倾城这个小懒猪兼吃货所言,这归云楼中的味道极美,生意也很是兴隆。

    归云楼前面有一条河流穿行而过,名叫临扬河,楼前的大门出,有两句诗被刻于门前两侧的木匾额之上。

    “归来如梦复如痴,云中征戍三千里。”

    林墨站在门前欣赏了一下之后,方才随着百里倾城等人行进了归云楼中,刚进去,就有店小二来招呼。

    “小二,带我们去二楼,将你们这里的招牌菜都来一遍。”百里倾城对这里熟门熟路,看来不止来过一次。

    “好嘞,林夫人,您几位快请。”

    在店小二谄媚至极的笑脸奉迎中,林墨一行人行上了二楼,

    上了二楼之后,店小二跑去去吩咐厨房准备做菜了,林墨一行人分成两桌,林墨与白芷兰三女一桌,息风柳若水何芸儿等人一桌。

    菜还未上来,林墨几人闲了下来,于是就听邻近一桌的几位中年男人谈论了起来,刚好这闲谈的内容,还与林墨有关。

    “后日晚上城中就会再出现一具骷髅了,又不知道是哪家可怜的女人要那食人的妖怪了,唉,真是悲啊……”

    “是啊,说起来以前林图将军还在时候,城内从来没出过这些事情,可林图将军一死,这十五年来,总是发生这些怪事啊。”

    “唉,不过你们也不用怕,据说这件事已经由那个墨宗宗主来接手调查了,乾天城内应该能很快平静了下来。”

    “墨宗宗主?就是被咱们皇帝陛下拜为上卿大夫的林墨,林子雍?就是那领两万余燕军大破北狄十万精锐大军的军神?”

    “没错啊,这林墨宗主可是天生奇才啊,不仅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据说还很是年轻呢,可惜啊,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啊,是无缘得见了,若是有缘得见,我定我家闺女给他,那怕是做个仆人也行。”

    “唉,那我怎么听说,林墨宗主根本未曾修行啊,老王,你如何能说他武能上马定乾坤呢?夸大了吧!”

    “你这人啊,就是死心眼,我的这个武能上马定乾坤,是说的林墨宗主回带兵打仗,又不是说他打架厉害,你啊你……”

    “哎,你们说说咱们的皇帝陛下今次将林墨宗主请下来是要干嘛啊?是咱们大乾帝国要跟北狄,吐蕃他们打仗了吗?”

    “唉,你傻啊,咱们的这位皇帝陛下无实权,请智计无双的林墨宗主,定然是要助自己夺权啊……”

    “扑哧——”

    听得旁边的将自己的夫君吹得神乎其神,百里倾城忍不住了,扑哧了笑了一下,对林墨低声道:“夫君,听见没?大家可是很崇拜你的,你可不要辜负他们的期望哦!”

    林墨白了一眼笑意盎然的百里倾城,没有说话,一旁的白芷兰倒是开口了,云容之上满是认真之色。

    “夫君,后日晚上你一定要破了那食人案,给百姓们一个交代,这件事就像是一层阴云一般,笼罩子啊帝都百姓们的头上十多年了。”

    提前来帝都的这半个月中,白芷兰每次外出都能听到百姓们在议论妖怪食人之事,脸上满是惶恐之色。

    林墨点头宽慰道:“芷兰,放心吧,后日晚过后,李泰那厮的真面目就会被揭开,倒时候他将会为万夫所指,就算是太后也保不住他。”

    林墨这次是铁了心要扳倒李泰,这食人案的经过十多年的持续发酵,导致街上的行人中女子极少,让那些整日可怜的姑娘在阁中,也心神不宁。

    害得街上平白了无数美丽的风景,林墨定然是要扳倒李泰,让街上重新百花齐放的,在林墨心中,伤害女子,尤其是美丽女子那可是不可饶恕的重罪。

    “可是夫君,太后一党的势力很大,他们是不会放弃李泰这个极为的棋子吧,他们若是强行要保李泰,你该怎么办?”长孙忧音有些担忧的道。

    宣姝太后的势力,长孙忧音在宫中是深有领会的,偌大的后宫完全由宣姝太后一个人说了算,后宫中人闻宣姝太后而色变,连大乾皇帝见了也是下跪的。

    林墨微笑道:“是啊,太后一党的势力很大,因此夫君才要借助荣王一党啊,再者就算是当权者势力再大,他们也要顾及一个东西。”

    “什么东西?”见林墨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百里倾城十分好奇,急忙追问道。

    “民心!”回答的是白芷兰。

    “民心?”百里倾城与长孙忧音齐齐好奇道。

    “没错,就是民心,芷兰果然聪慧过人。”林墨微微一笑:“就是太后她们的势力再怎么大,也不可能压得住民心。”

    白芷兰仿佛是明白了林墨的打算,脸上也露出了舒心的神情,她相信有些自己这位智谋无双的夫君出马,定能还帝都的安宁,给那些无辜遇害的女子伸冤。

    聊完这严肃的事,林墨为了缓和气氛,便与三女拉了一下家常,没多会儿,店小二便端着菜上来了,而林墨几人也美美的吃了起来。

    味道极好,林墨吃得很是开心,林墨暗自想到,这归云楼有此等手艺,恐怕能比肩宫里的御厨了吧,也不知道,这厨子是何来历。

    什么有哪些菜?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猪、卤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等等,那是应有尽有啊。

    吃过饭,林墨一行人一路慢行回了府,回到府中,林墨领着百里倾城长孙忧音两女径直往内院行去。

    白芷兰则自请留下来,指挥下人们搬运街上买的东西,以及安置何芸儿。

    认真的想了一下,何芸儿自然是不能如同那些普通仆从一般,因此将何芸儿安排在柳若水,小婉房里,让三女同住。

    待安排完一切,已不知了过多少时候,看屋里的三女,白芷兰嘱咐道:“若水,小婉,芸儿,你三个要好好相处,知道吗?”

    “是,兰夫人。”柳若水三女齐声道。

    “那便好,咱们府里和别府不同,尤其是东院,那是不能去的,若水,小婉,你们两人是先来的,要好好教教芸儿。”

    再度叮嘱了一句,白芷兰满意一笑,便转身出了房间。

    见白芷兰走了,何芸儿纤步走过去,对柳若水和小婉施了礼,道:若水姐姐,小婉姐姐,妹妹新来,不懂事,还请教两位姐姐,为何东院不能去?”

    小婉热情道:“因为东院是咱们府里的珍宝阁啊,那里面奇珍异宝无数,若是没有林大人的吩咐,贸然靠近,是要受处罚的。”

    “奇珍异宝?”何芸儿好奇道。

    “是啊,奇珍异宝。”小婉转身从自己的首饰盒里,取出一只珠钗,带着些炫耀意味的道:“芸儿妹妹,你看这便是珍宝阁里的东西,名为流云玉钗。”

    “芸儿妹妹,你别它只是一只小小的珠钗,但它可是价值上百枚金叶了,是前几日忧音夫人赏给我的。”

    “姐姐是侍奉忧音夫人的?”何芸儿有些羡慕的盯着那流云珠钗,价值百枚金叶,那可是足够她们用一辈子了啊。

    小婉点了点脑袋,何芸儿又看向柳若水道:“若水姐姐,又是侍奉哪位夫人的,是兰夫人吗?”

    柳若水摇了摇头:“我是大人的贴身婢女。”

    说着,转身拿出自己的首饰盒打开,只见里面又几件珠宝首饰:“这都是珍宝阁里面,价值多少,我也不知道,若是芸儿妹妹和小婉妹妹喜欢,就自己拿去用吧。”

    “啊,这么行!”何芸儿连忙推辞道。

    何芸儿虽出生风尘,也喜欢钱这些东西,但她也自己的坚守,这些东西对她来说,太过贵重,她不能收。

    “芸儿妹妹,若水姐姐一番好意,我们何必推辞了。”小婉接过首饰盒,道:“若水姐姐可不会在意这些东西的,若水姐姐若是想要啊,大人会送给她一大堆的。”

    “这是为何?”何芸儿不解的道。

    小婉掩嘴一笑,将首饰盒放在何芸儿手中,走到柳若水身边,环住柳若水的腰肢,巧笑嫣然:“咱们若水姐姐生得这般娇美可人,大人疼爱她啊。”

    小婉的话一出,柳若水顿时落了个满脸羞红,而何芸儿也瞬间明白了过来:“哦,我明白了,若水姐姐随侍有可能变成夫人。”

    “芸儿妹妹明白就好,因此啊,若水姐姐可不是属于这个屋的命!”紧了紧柳若水的腰肢道,打趣道:“娇美可人的若水姐姐,以后要多多提携小婉和芸儿啊。”

    “提鞋?提什么鞋啊?”柳若水装傻的道。

    见柳若水装傻,小婉先是一愣,而后开心的打趣道:“行啊,别说是提鞋,等以后姐姐做了夫人,小婉给您擦鞋也行啊!”

    “哈哈哈——”何芸儿在一旁听得开心,掩嘴娇笑了起来,随后小婉看着柳若书那羞红的脸蛋,也开心的笑了起来。

    唯独柳若水的心里有些黯然:更加娇美可人的忧音夫人,大人都没有碰,自己?有希望吗?又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此刻,柳若水心下虽然黯然,但她知道自己此刻,应该配合醉生楼里的唐玉奴,替大人办好那件事。

    就在柳若水三女在房间嬉笑的时候,白芷兰已经回到了房中,一进见屋内没人,来到后面的院子中,林墨三人果然在这里。

    百里倾城一身红色劲装,手持血雨剑在练习以气御剑,冲击着大剑师境界,林墨与长孙忧音正在一旁看着,长孙忧音全神贯注的看着,兴趣尤其浓烈。

    白芷兰轻步上前,对两人道了一声后,问长孙忧音道:“忧音姐姐,很感兴趣,想要和倾城妹妹一样修行?”

    长孙忧音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叹道:“是啊,我也想倾城妹妹那样能持剑,助夫君一臂之力,对了,芷兰,你好像是也是修行者?你帮我看看,我能不能修行吧?”

    在唐玉奴房间的时候,长孙忧音是很震惊的,她没有想到淡雅温婉的白芷兰,竟然也是一名修行者。

    “是啊,我也是修行者。”白芷兰微笑道:“既然忧音姐姐也想修行,就让妹妹看看忧音姐姐的体内情况吧。”

    长孙忧音轻点了点臻首,眼中满是期待,她希望自己也能持剑。

    白芷兰旋即将右掌置于长孙忧音的额头之上,驱动一丝元气进入长孙忧音体内,细心的感知了起来。

    片刻后,白芷兰松了开手,低低的叹息道:“忧音姐姐,很遗憾,你体内没有气海雪山,不能修行。”

    气海雪山是一个修行者所必须,没有气海雪山就不能沟通天地元气,不能沟通天地元气,就不能吸纳天地元气进入,进而修行。

    听到白芷兰的话,长孙忧音的神色有些黯然。

    这时,正全神贯注着百里倾城的林墨,轻轻将长孙忧音拥入了怀中,柔声道:“傻瓜,不能修行就不能修行呗,伤心干嘛,你在其他方面帮助夫君就行了啊!”

    感受夫君温柔的怀抱,长孙忧音长叹了一声,只得暗自发誓在其他方面帮助林墨,忽而,长孙忧音想起了一事,问道:“夫君,据尘世中的传言说,你也未曾修行,这件事是真的吗?”

    此言一出,白芷兰掩嘴娇笑了起来,林墨则先是尴尬一笑,而后神秘一笑道:“夫君的忧音如此聪慧,不妨猜猜看!”

    长孙忧音张开就欲猜,反正就两个答案,有与没有,可就在这时,仇云的声音传来,让长孙忧音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启禀宗主,宣远来了。”

    宣远来了!林墨淡淡一笑,松开怀中的长孙忧音,道:“忧音,芷兰,你们待在这里看倾城练剑,本夫君去会宣远。

    两女应了一声,林墨则行到屋内,拿起雪衾斗篷披上,推开门便看到了仇云等候在门外,吩咐道:“叫上柳若水。”

    “是,宗主!”仇云道了一声后,便转身去叫柳若水了。

    很快,柳若水来到了林墨面前,就欲曲身行礼,林墨阻止道:“不必了,待会儿配合本大人演一出戏知道吗?”

    说完,林墨附过身在柳若水耳畔说了什么,惹得柳若水面上一红,而后才带着她缓缓向前院客堂行去。

    前院客堂内。

    林墨怀抱着柳若水,一面享受着柳若水喂的柑橘,一面问宣远道:“宣上卿突然来林府,不知有何指教啊?”

    “林上卿言重了,在下如何敢言指教啊。”颇为富态的宣远满面笑容,突而又看着林墨怀里的柳若水,疑问道:“林上卿如此喜爱太后送的宫娥美婢,却为何只淡淡宠幸这一个啊?应该玉露均沾才是啊!”

    “唉,宣上卿有所不知啊!”

    说着,林墨紧了紧柳若水的腰肢,嗅着柳若水身上的清香,很是享受的道:“这名美婢,那可是个极品尤物啊,让在下神魂颠倒啊!”

    宣远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柳若水,只见她悄悄给自己做了一个手势,方才哈哈大笑,朗声道:“原来如此,是这名美人太对林上卿的胃口啊,真是恭喜啊!”

    “都是太后娘娘圣恩啊!”林墨一脸感激的样子,突又带起一丝疑惑,道:“宣上卿此番前来,不会是专程前来,看在下宠幸了哪些美人儿吧?”

    “当然不是。”宣远对堂外拱了拱手,正色道:“在下此番是受皇帝陛下和太后娘娘之托,特来问问林上卿的案子查得怎么样了。”

    “林上卿可不要只沉迷于美人的软玉香怀之中啊,若是辜负了皇帝陛下和太后娘娘的圣恩,那可就不好了。”

    林墨一边与怀中的柳若水调嬉,一边说道:“在下自是不会,宣上卿放心吧,在下手底下有些人在为臣查呢,现在呢,凶手在下也查到了,就得拿到铁证了。”

    “哦,不知是何人啊?”宣远一脸好奇的样子:“不知林上卿可否告诉在下,让在下也知道知道?”

    “那怎么行!”林墨摇头道:“大人,你也知道,这查案子,真凶是随时都会变的,万一真凶背后还有幕后呢?在下若是贸然告诉大人了,岂不是冤枉了那人。”

    宣远嗯了一声,微笑道:“林上卿所言极是,是在下冒昧了。”

    说着,宣远拍了拍了手,命令道:“来人啊,将皇帝陛下和太后娘娘给林上卿准备的办案公费拿来。”

    语落,一名宣府小厮抱着一只小盒子跑了进来,对林墨与宣远躬身行礼,将小盒子放在林墨身旁的桌子后,便退了出去。

    林墨打开看了一眼,是价值五万枚金叶的飞钱。

    林墨将眼睛睁大了一号,不敢相信的道:“宣上卿,这办案公费,如此的多?”

    “是啊,你可是上卿啊,上卿办案岂能不多。”宣远爽声一笑:“若是林上卿办得好啊,皇帝陛下和太后娘娘说了,还有重赏。”

    “倒时候不仅有这些黄白之物,咱们大乾帝国境内的美人儿,任林上卿你挑选,若是看中了,皇帝陛下与太后娘娘为你们做媒。”

    林墨一喜,起身就要来个谢主隆恩和谢太后娘娘凤恩,可被宣远阻止了:“林上卿不必多礼,这是给你案子办好了奖励。”

    “好了,在下还有去回禀皇帝陛下和太后娘娘,就不打扰林上卿与美人缠绵了,在下先走了。”

    说完,宣远就起身往林府外行去,林墨只是道了一声“宣上卿慢走”,也没有起身送一下,只是挑逗着怀中的柳若水。

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中州风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林君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君生并收藏中州风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