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朱雀天街之上。

    虽然已值隆冬时节,雪花纷霏,但丝毫没有能阻挡人们出行的脚步,尤其是作为大乾帝都,乾天城主街的朱雀天街,依旧是人声鼎沸,摩肩接踵,一派繁华鼎盛的景象。

    林墨陪着三位夫人在朱雀天街之上闲逛着,随从就带了息风仇云,小婉柳若水四名,也没有坐马车,而是迈步漫行。

    刚一来到街上,好家伙,那可着实把林墨吓了一跳。

    众商家看见百里倾城来了,那叫一个热情,纷纷拿出自己手中的好货,新进的镇店之宝,在百里倾城自夸着,那就吹得“一个只应天上有”。

    这场景着实让林墨有些哭笑不得,问伴着身边的白芷兰道:“芷兰,这倾城和这里的店家都是熟识了吧?”

    白芷兰娇笑着点了点头:“是啊,妾身和倾城妹妹比夫君先来帝都半月,一来倾城妹妹就撒开了,到这里大买特买,可是把那些店家高兴的。”

    “是啊,夫君,前几日妾身和倾城妹妹上街,那些店家对倾城妹妹可热情了,完全都把倾城妹妹当成菩萨供着了。”长孙忧音补充道。

    “菩萨?我看是散财童女吧?”林墨看着在前方,开心挑选的着各类新奇玩意儿的百里倾城,笑道:“算了,就让倾城买个够吧,反正前两日才给了她一千飞钱。”

    看着眼前这番情景,林墨心中有些感慨:这若是放在华夏,凭我那点儿微薄的薪水,半年下来,估计就够给倾城买一件首饰了。

    对于那些商家的拿出的新奇玩意儿,百里倾城像个孩子似的,一双美眸睁得大大的,每逢遇到自己喜欢,就会直接买下。

    这不,不到两刻钟的时间,林墨就只得让柳若水去雇了一辆双辕马车,专门供百里倾城放东西用。

    当然,白芷兰与长孙忧音也偶尔挑选自己喜欢的东西,女人嘛,总是抵抗那些胭脂水粉,美丽衣裙的诱惑的。

    几人正在街上走着,突然一名头发雪白的白衣老者被人从一家酒肆中扔了出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而那白衣老者却像没事人似的,从地上爬起来,掸了掸身上的雪,拿起酒中的黑色酒葫芦就往嘴里倒酒,一边饮还一边叫道:“好酒,好酒啊!”

    一名店小二从酒肆里走出,指着那白衣老者大骂道:“死老头儿,再来这里偷酒喝,小心打断你的腿。”

    说罢,那名店小二哼了一声,就跑进酒肆里,满脸堆笑的招呼起了那些有钱的大爷,点头哈腰,活脱脱的像个奴才。

    待看清那名白衣老者的面容,林墨神情一震,急忙行过,行过作揖之礼后,跪拜在了地上,恭声道:“徒儿,拜见师父。”

    这名白衣老者,不是他人,正是林墨的师父,月下老者。

    见林墨竟然对那疯疯癫癫的老头儿行了跪拜大礼,又称其为师父,白芷兰几人浑身一个机灵,快步行了过去,相继就要跪拜下去。

    可下一瞬,白芷兰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动不了,包括身为大剑师境界的息风与仇云,身体仿若被定住了一般。

    “几个娃娃行什么礼,可不要吓坏了路人。”月下老者面挂着慈祥的笑容,伸手扶起跪拜在地上的林墨:“雍儿,也快起来,地上挺凉的。”

    “谢谢师父。”林墨站起身拍了拍膝上的雪,奇怪道:“师父,您老人家从来不短钱用,为何要去偷人家的酒呢?”

    “哈哈哈——”月下老者朗声一笑:“雍儿不懂啊,近来为师迷上了偷酒喝,尤其是这家酒肆,有一酒称做解忧,那叫一个香啊,仅次于雍儿你的月酿了。”

    “那师父您为何会被他们发现呢?”

    月下老者笑道:“就是因为这家的酒太香了,为师贪杯,就醉倒在他家的酒窖里了,第二日自然是被人家扔出来了。”

    说着,月下老者打量了一眼白芷兰,百里倾城,长孙忧音三女,笑道:“好了,为师偷酒,雍儿偷人家的媳妇儿,咱们师徒俩可真是绝配啊!”

    林墨不好意思的道:“师父,忧音可是陛下赏赐给徒儿的,怎么能算是偷了。”

    “哈哈哈——,在为师面前装糊涂。”月下老者放声一笑,拍了拍林墨的肩头:“好了,不与雍儿谈了,为师该去寻找下一种美酒了,雍儿保重。”

    也不待林墨回应,月下老者便汇进了人海中,不见了踪影。

    百里倾城发现自己能动了,张着能放进一颗鸡蛋的嘴,走到林墨近前,问道:“夫君,那位老人家就是你的师父吗?仙风道骨的,像神仙似的。”

    白芷兰和长孙忧音也好奇的围了上来,满脸好奇的样子,而息风与仇云则是在原地有些发愣,眼中尽是敬佩之色。

    在方才要行礼的那一刹那,身为大剑师的两人,只感觉自己被如同海水一般的无形之气紧紧包裹着,丝毫不能动弹,连十尺武域也展不开。

    现在两人十分好奇这月下老者到底是何境界。

    “是啊,他老人家就是为夫的师父。”看着身边好奇不已的三女,林墨轻轻点了点头,不过旋即又补充道:“不过啊,他老人家可不是什么神仙,是一个喜欢喝酒钓鱼的老头儿罢了。”

    “夫君,那师父他老人家是什么境界?”百里倾城是一名将要破入大剑师境界的行修者,自然是对这些境界上的事比较感兴趣。

    “夫君怎么可能知道呢,他可是夫君的师父啊!”林墨微微一笑,转移话题道:“好了,倾城,咱们不说他老人家了,咱们继续逛街吧!”

    百里倾城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也就不在纠结,继续兴致黯然的去逛街了,林墨几人自然跟在身后。

    不缓不急的走着,白芷兰有些担心的道:“夫君,不将师父老人家请去府里居住一段日子吗?”

    “是啊,夫君,将师父老人家请去府里,尽尽孝道也好啊。”长孙忧音也道:“总不能让师父他人家总是流浪于江湖啊。”

    “算了吧。”林墨摇了摇头:“我这位师父啊,可在豪门大院里坐不住,他就喜欢在江湖之中逍遥度日,就让他老人家自己去吧。”

    听见林墨此话,白芷兰与长孙忧音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在百里倾城的招呼下,兴致盎然的逛街去了。

    过了约有半个时辰,白芷兰几女已经逛了朱雀天街的主街,可依旧觉得意犹未尽,于是便在百里倾城的提议下,去了拾花街。

    拾花街,是朱雀天街十七条附属大街之一,与主街只隔了三条巷子,因此林墨几人很快便来到了拾花街。

    拾花拾花,林墨起初以为这是一条花市,可没想到真的是一条花市,不过前者是鲜花的花,而后者烟花之地的花。

    没错,这拾花街正是一条开满了秦楼楚馆的烟花大街。

    “哇,好漂亮啊!”

    此刻,女扮男装的百里倾城正好奇的打量着周围,小脸上满是欣喜的道:“夫君,妾身早就想来这里看看了,可是夫君你不在,妾身就没敢来。”

    由于这拾花街很是特殊,因此百里倾城几女来这里之前,特地伪装了一番,纷纷做了一副男人打扮。

    林墨疑惑的看着百里倾城,刚要开口问,此刻以翩翩蓝衣公子的白芷兰,以手中折扇掩面笑道:“夫君,有所不知,倾城妹妹将朱雀天街主街以及其他十六条附属大街,都逛了一个遍,可唯独这拾花街没有来过。”

    林墨释然的点了点头,明白了这其中的原因,百里倾城虽然开朗俏皮,但终究还是女子,没有林墨的陪同,来这等烟花之地,难免不妥。

    可今天就不同了,林墨就伴在身侧,百里倾城自然能得偿所愿,来这传说中的拾花街一览其风采。

    对于秦楼楚馆,来这中州大陆十八年,林墨也是只闻其名未见其形,作为华夏的三好青年的林墨,加上家中已有娇妻美妾,自然对这秦楼楚馆,没多大的兴趣。

    不过现今夫人有兴趣,领着自己来了这里,林墨自然是好好窥其全貌的,结果不看不知道,一看着实让林墨一惊啊。

    门前楼上,一个个穿得花枝招展,姹紫嫣红的女子对着过往的男子抛着媚眼,有的则直接往内拉人,有不许男子就被拉进去的。

    就像在华夏时,林墨曾经看的那些电视剧中呈现的那样,一个个烟花女子都拿着一个手绢在那里搔首弄姿,弄的是一些男人心里直痒痒。

    其他男人如狼似虎,但林墨可对那些个烟视媚行的女子没兴趣,试想一个人身边美人环绕,怎么还会那些一般的女子提得行去呢。

    要说,这些女子也有几分姿色,但比起长孙忧音的贴身婢女小婉都要差了一分,更遑论长孙忧音等女了。

    因此,你要林墨如何提得起兴趣。

    林墨几人正在街上缓缓的走着没什么兴趣,但百里倾城可是玩的不亦乐乎,左边挑挑这名女子的下巴,右边摸摸女子的侧脸。

    百里倾城容颜生得精致异常,换上劲红男装,也是英气十足,活生生的一个偏偏美少年,可把那些女子给弄得神魂颠倒,引得一阵尖叫。

    这情景可把林墨几人看得扶汗,感情这百里倾城来这里就是来调戏女子了,而百里倾城用的那些挑逗招数,林墨更是认得。

    正是平日里,林墨撩百里倾城几女的招数。

    就在林墨几人看得心中一阵狂汗时,突然生起了一阵骚乱,许多男人纷纷向大街的北尽头跑去。

    林墨挥了挥手示意仇云,仇云点了点头,拉住正在奔跑的青年男子道:“请问发生了何事,你们在跑什么?”

    青年男子本来是想发脾气的,可当回头看到仇云怀抱的长剑,以及锋锐的双眸时,一下子就蔫了。

    青年男子满脸堆笑道:“修行者大人,是醉生楼有两位清倌人要招入幕之宾,大家正赶着去了。”

    仇云点了点头放开了他,于是青年男子便一溜烟的跑了,仇云回来将此事禀告给了林墨,林墨听了没啥兴趣,百里倾城却是精神抖擞。

    “夫君,咱们快去吧,去看看那清倌人长什么模样,竟让那些如此疯狂。”说着,也不待林墨,就想北街尽头跑去。

    “息风快跟上倾城夫人,小心些,可别出了什么事。”看着百里倾城逐渐跑远的身影,林墨急忙吩咐息风跟上。

    百里倾城虽然是剑师境界的修行者,但以前被父母护在羽翼之下,现在被自己捧在手心里,终究没经历太多事,林墨怕她会着了什么道。

    “是!”息风恭敬的道了一声,身形向着百里倾城急掠而去,不消片刻,便跟上了百里倾城。

    “行了,我也快跟上吧,真是拿倾城这丫头没有办法。”见息风已经到了百里倾城身边,林墨无奈一笑,招呼着剩余的人,向那醉生楼行去。

    醉生楼,坐落于拾花街北尽头,大乾皇帝境内最大的一家青楼,旗下还有多较小的青楼分布于整个中州大陆,幕后老板很是神秘。

    来到北街尽头,林墨几人便看到,一座恢弘的青楼,巍然而立,硕大的“醉生楼”三字笔走龙蛇,竖于楼上,金碧而辉煌。

    行到楼内,林墨就看见百里倾城占到了前端一个极好的位置,在向林墨几人招手,息风抱剑立于身侧,护着她。

    几人走了过去,待坐定后,林墨好奇的问道:“倾城,我们来得算比较迟的了吧,你是怎么占这位靠前的位置的?”

    百里倾城嘻嘻一笑,道:“我让息风将原本在这里的人,给扔到后边去了。”

    林墨哭笑不得,刚想说些什么,百里倾城就低声的补充道:”放心吧,夫君,那边的那个男的,就想这么做的,我是学他而已,不会有事的。”

    顺着百里倾城所示意的方向看去,林墨就发现了一名身着华贵衣袍的青年男子正在悠然喝茶,身后三名护卫模样的中年男子,持剑而立。

    有样学样,百里倾城这丫头坐下来可没闲着,学着邻桌的一名肥腻的中年男人,叫来楼中一名中等偏上的女子,搂入怀中。

    女扮男装的百里倾城生得极是好看,那女子坐入百里倾城淮州,身体便是一阵扭动,百里倾城也不闲着,双手在那女子身上就是一阵摸索。

    百里倾城双手动作熟练,轻重相替,不消一刻功夫,就将那女子弄得浑身冒火,脸上红扑扑的,露出恶狼似的眼光盯着百里倾城,仿佛转瞬之间吃掉她。

    这画面,着实把白芷兰几女看得是一阵面红耳赤,林墨却是暗自发笑:这丫头把我在她身上施展过的功夫,都学会了。

    见林墨和白芷兰静静的看着,百里倾城豪放一笑:“咦,林兄,还有几位兄弟,你不喜欢这里的姑娘吗?”

    “哦,钱的事情你们不用担心,你们跟着兄弟我出来,所有费用当然是我来出了,不用担心。”

    听着百里倾城学着那客人的词调语气,白芷兰和长孙忧音扭过了头去,羞红不已,林墨强忍着笑意回道:“百里兄,你享受就可以了,我与白兄,长孙兄第一次来这里,对这里还不太习惯。”

    百里倾城拍手道:“我知道了,林兄你们是怕家里的夫人知晓?哈哈,难怪如此紧张,不要紧,兄弟们保证不会泄密,兄弟这就给你挑选美人,保准你们满意。”

    “百里公子,你好坏啊!”

    那女子在百里倾城怀里一阵扭动着,满含春意的看了林墨一眼,显然是早就注意到了林墨这位容颜清秀,气质不凡的俊俏公子。

    “不了不了,百里兄,您享受就是。”林墨似笑非笑的摆手道:“兄弟们再看看,百里兄您先享受着。”

    百里倾城豪迈的哈哈一笑:“那如此好吧,兄弟就不再劝你们了,你们想要姑娘自己自便啊!”

    就这样在觥筹交错,杯来盏往之间,将这醉生楼的气氛,渲染得更加火热了、

    “咚——”,突然一阵钟磬声响起,声音清脆悦耳,如同一丝天外之音拂过耳际,楼里嘈杂火热的吵闹声,旋即都停了下来。

    “快看是清倌人,何芸儿,出来了。”不知道是谁大叫了这么一声。

    伴随着声音的落下,一名身姿曼妙,容颜动人的俏丽佳人,走了下来。

    何芸儿二八年华,姿色秀美,生得也算是上等之姿,勉强和柳若水有得一拼,但比起白芷兰三女逊色了不少。

    何芸儿一经出来,楼下的男人们已经疯狂了起来,包括那名身着华贵衣袍的青年男子,也是投去如狼似虎的表情。

    林墨却坐在原地不为所动,对于这所谓的清倌人没有兴趣。

    什么是清倌人?说好听点儿,时只卖艺不卖身的青楼女子,但终究还是青楼女子,不过清倌人是需要一次性大出血,才能被买走的人罢了。

    清倌人和一般青楼女子的关系,就像钱与银票之间的关系相似。

    钱不一定是银票,银票却一定是钱,一般青楼女子不一定曾是清倌,但清倌人到最后却总会变成一般的青楼女子!

    林墨没有兴趣,但百里倾城那妮子却是看得兴趣盎然,看她笑得开心的模样,估计心里在盘算着什么坏主意。

    何芸儿走到半空中的楼梯交叉口处,就没有再走,坐在了那预先备好的古琴后,十指轻拨,一阵悦耳的琴音和唱声,缓缓而来。

    何芸儿的琴音与唱声相伴,时而如静静流淌的清泉,很是舒缓,时而有密密麻麻的细雨,节奏变得紧凑。

    琴音相融,细耳凝听,也带着几分隽永意味,不免让人沉醉在其中,但林墨却从她的琴声中,听出了一种强说愁的意味。

    一个二八年华的少女无病哀吟,比起长孙忧音那浑然若天,沁人心脾的仙音,差了不是一星半点儿。

    这是林墨下的结论。

    林墨回头看了一眼长孙忧音,发现她皱着眉头,显然长孙忧音也对何芸儿的琴音和唱声不大满意。

    “客人们,咱们芸儿姑娘唱得好不好啊?”突然,一阵清脆而悦耳的女音传来,将其他沉醉在何芸儿琴音与唱声的客人们,拉回了现实。

    随着声音的落下,从二楼行下来一名青楼老板娘打扮,二十七八岁的成熟女子。

    这女子生得一张国色天香的天使面孔,青丝高高盘其,挽成灵蛇髻,一袭素衣风姿绰约,行走间如扶风弱柳,美目盈盈,好生一个美貌无比的女子。

    成熟女子面露微笑,美眸四顾,似乎有着一种神秘的魅力蕴含其中,让人看她一眼,便忍不住看第二眼,看了第二眼,还要再看第三眼,而后永久的看下去。

    大堂之中不管男女,都呆呆望着这成熟女子,仿若被她收了心神一般,包括长孙忧音,百里倾城两女。

    待那成熟女子与林墨四目相接的那一瞬间,露出了魅惑到极致的妖冶光芒,仿若要把林墨吞进去肚子一般。

    看见那美貌无比的成熟女子,林墨面露尴尬之色,而一向端庄淡雅而又温和的白芷兰却露出了不快之色,看着那成熟女子,美眸含火。

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中州风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林君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君生并收藏中州风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