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长乐驿馆门前。

    “大人,长乐驿馆到了。”柳若水轻轻的呼唤着睡着的林墨。

    “啊,舒服啊!”听见柳若水的呼唤,林墨缓缓睁开了眼睛,掀开看了一眼长乐驿馆后,舒服的伸了个懒腰。

    经过柳若水玉手的一番按摩,此刻,林墨感受着全身上下每个都舒张开来的毛孔,觉得安逸极了。

    伸了个懒腰后,林墨轻轻挑起柳若水精致的下巴,满意的道:“嗯,手艺不错,以后就老老实实的跟在我身边,做个贴身婢女,知道了吗?”

    “知道了,大人。”柳若水点了点脑袋。

    “嗯,真乖。”林墨放开了挑起柳若水下巴的手,淡淡道:“至于荣王那里,现在还不能让他知道你已经暴露了,必要时,我还需要你传达一些消息给他。”

    “至于平日里,你自己选一些合适的消息去汇报吧,但若你要不老实,那就别怪本大人辣手摧了你娇美可人的鲜花了。”

    “若水不敢,若水今后一定为大人之命是从。”柳若水知道自己若是敢做些小动作的话,林墨一定会让自己生不如死的。

    “不敢就好。”林墨微微一笑,领着柳若水下了车。

    对于柳若水这颗棋子,林墨坚信若是用好了,在必要时,一定会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而后来发生的事也证明了坚信的林墨猜测。

    下了车后,林墨就见云州刺史张国,克州刺史付云生,长乐驿馆馆长益鸿才正在驿馆门前等候。

    “拜见上卿大人。”

    “三位免礼吧。”林墨抬了抬手,吩咐益鸿才道:“益大人带本卿去客堂谈话,本卿有一些事要交代你们。”

    “是,上卿大人。”益鸿才恭敬的道了一句,领着林墨三人向驿馆内走去,一路上的官员与仆役见到林墨到来,自是纷纷行礼。

    离大朝会只剩下十天左右的箭矢了,这驿馆中的官员本该愈发的多,林墨却发现这长乐驿馆的人却不增反减,看来命案之事,影响很大啊。

    来到客堂坐定,息风与柳若水分立于林墨两侧。

    林墨坐定身形刚要说话,却发现张国那厮一直在将视线放在柳若水那曼妙的身姿,旋即将话语收回,微笑着看着张国,一言不发。

    坐于张国身旁的付云生,觉察到了林墨微笑表情下的冷意,于是用胳膊肘拐了拐张国,而回应付云生的只要那张国淡淡的一句:“付云生,你要干嘛,没看见本……”

    话还未说完,为色所迷的张国猛的醒转了过来,眼神呆滞的望向林墨,只见林墨微笑的看着自己,此刻张国背脊发凉,缓缓渗出了冷汗。

    “张刺史,本卿的婢女,好看吗?”林墨微笑的道:“要不要本卿将她赐给你啊,反正你刚死了小妾,刚好可以补一下。”

    林墨的话一出,柳若水心中一颤,心中有些黯然:这就要将自己转赠他人了嘛,看来老天爷真是喜欢捉弄我啊。

    正在柳若水心中黯然时,张国骤然开心了起来,连忙起身,答谢道:“多谢上卿大人赏赐,下官对您的恩德铭记于心。”

    “嗯,那张刺史快过来,我将她亲自交于你。”林墨的脸上依旧带着那微笑。

    听到林墨现在就给自己,张国心中大喜,几步道林墨身前,就要行礼答谢,身子刚刚弯曲一点,却不料林墨猛的一脚踹出。

    “砰——”

    “啊——”张国发出一声惨叫,滚倒在了地上。

    “娘的,连本卿的婢女都敢惦记,我看你这厮是嫌活得太长了。”林墨脸上充满了微怒之色:“若不是看在荣王的份上,你今天不死无疑。”

    看着滚倒在地上的张国,付云生和益鸿才脸上充满了同情之色,心中慨叹不已:可真是色迷了心窍了,连上卿大人话语中的寒意都没听得出来。

    突然的变故和林墨那冷冷的话语,使得柳若水芳心,心中涌起了一种名为感动的情绪:原来他不是要将自己转赠出去,真是太好了。

    “我……”张国忍着身上的痛,爬起来就要怒瞪向林墨,就要大放厥词,当感受到息风浑身山下散发出的凛冽杀意时,浑身一颤。

    最后,张国只得将话咽下,强忍着腹部传来的疼痛,乖乖坐回了原位。

    “嗯,懂事就好。”见张国压住了自己的脾气,林墨满意的点了点头,对三人道:“好了,现在可以开始谈接下来的事了,三日后,本卿……”

    两刻钟后,林墨交代好所有的事情,约定了三日后命案就将真相大白之后,林墨便带着息风与柳若水离去了。

    见林墨走了,察觉到了张国心中的生起了怨恨,付云生摇头宽慰道:“老张啊老张,你说说你,今日可真是色迷了心窍了。”

    益鸿才也道:“是啊张大人,您也不看看,那位婢子生得那般花容月貌,肯定是侍奉上卿大人的贴身婢女,您怎么……,唉,您可真是啊。”

    听到两人的话,张国沉默了一会儿,哀叹道:“我在云州那破地方,从来没有这么漂亮的姑娘,我就是忍不住嘛!”

    回林府的四马银驷上。

    看见面前低头不语的柳若水,林墨温言道:“怎么了,若水,干嘛沉默不语啊,想对本大人说些什么,就快说吧。”

    听着林墨的温言之语,柳若水的眼眶突然红了起来:“奴婢认为,奴婢认为大人您今天就把奴婢……”

    说着,柳若水的眸中还泛出了泪花,见状林墨微微一笑,将柳若水拉入怀中,邪邪的道:“以为本大人就把你送出去了?本大人可舍不得。”

    此刻,林墨面上虽然不正经,尽显色狼之风,但在心中却是悲哀不已:这就是王朝之下婢女们的悲哀吧,只要主人高兴,就可以把她们当做牲口进行转赠和买卖。

    被林墨拥在怀中,柳若水擦了擦泪水,丽脸一红,低低的道:“谢谢大人对婢子这么好,婢子勤劳能干,今后一定会好好侍奉大人您的。”

    “勤劳能干?”林墨脸上涌起了坏坏的表情:“若水说的可是真的?若真是勤劳能干的话,以后就要好好给本大人做贴身婢女哦。”

    听着林墨在耳畔的低低话语,柳若水丽脸绯红,害羞的点了点头:“嗯,婢子一定会好好做大人的贴身婢女的。”

    林府,后院。

    行到温暖如春的屋内,林墨自己将雪衾斗篷解下放在了木施之上。

    见百里倾城与白芷兰正在用天山温玉打造成的棋盘棋子对弈,林墨走两女的身旁坐下,问道:“忧音呢?怎么没看到她?”

    白芷兰落下一枚黑子后,温柔道:“妾身的身子还没好,忧音姐姐就代替妾身去前院安排太后娘娘送的那些婢女了。”

    “原来如此。”林墨点了点头,看向一旁嘟着小嘴,有些不高兴的百里倾城,关切道:“怎么了,倾城,有什么事不开心吗?”

    “有。”百里倾城是个开朗的直性子,嘟着小嘴道:“夫君,妾身听仇云说,你将太后娘娘送的二十名婢女中最漂亮的,叫到车里面去了,你想干嘛?不会是看上那个女的了吧?”

    “看什么上啊。”林墨哭笑不得,将百里倾城拥入怀中,解释道:“倾城,那个女子是荣王的探子,我把她叫上车,只是为了逼问她的身份。”

    “什么,她是探子。”百里倾城精神一震:“那妾身这就去杀了她,竟有探子想混到我们府里来,当本姑奶奶是摆设不成。”

    说着,百里倾城右手对准那不远处的血雨剑一凝,血雨剑飞入手中,百里倾城就要挣脱林墨的怀抱,去斩杀了柳若水。

    “倾城,倾城,夫君的好倾城娘子,息怒,千万息怒。”林墨赶忙抱紧百里倾城的身子,道:“倾城,咱们现在还不能杀她。”

    听到林墨的话,百里倾城这才安静了下来,不解的问道:“夫君,这是为何?我们干嘛要留一个探子在府内。”

    白芷兰将棋子放入盒中,巧笑嫣然道:“因为夫君还需要她,需要她向荣王汇报一些自己不方便传达的情报。”

    “哦,妾身明白了。”百里倾城恍然大悟道:“原来夫君是要利用她,那好吧,妾身就先不杀她了,让她多活一些日子。”

    “嗯,咱们的倾城妹妹真聪明。”白芷兰夸赞了百里倾城一句后,又问林墨道:“夫君,那你打算怎么安排她?”

    林墨想了一下,认真道:“当然是把她带着我身边啊,做个贴身侍女,这样她窃取某些情报时才更方便。”

    “夫君要将她带在身边?”白芷兰沉吟了一下,点头道:“这样也好,这样夫君也好盯着她,不然放任她在这里府里乱来,墨卫一不小将她杀了,那可就坏事了。”

    “芷兰果然聪慧。”林墨脸上露出了会心的微笑:“她呢,我可得好好利用一番,不然就枉费荣王将她送到我身边来了。”

    话刚说完,长孙忧音推开房门走了进来,见林墨在屋内,温柔的叫了一声夫君后,便走到林墨身边坐了下去。

    “芷兰,新来的婢女们可曾安排好了?”林墨一边把玩着怀中中百里倾城的纤纤玉手,一边问道。

    “安排好了。”长孙忧音轻点臻首,端起一旁的热茶轻饮了一口,道:“同夫君一起回来的那名叫做柳若水的婢女,妾身也好安排了。”

    “听柳若水说夫君将她收为贴身婢女了,因此妾身就将她安排到了一间比较好的双人偏房中,与小婉住在一起。”

    林默点了点头,再次解释道:“因为柳若水是荣王派来的探子,因此我就将她收为了贴身婢女。”

    “什么,她是探子?”长孙忧音惊问道:“那为何夫君还将收为贴身婢女,还岂不是让听得更多秘密?”

    “忧音勿需担忧,我……”林墨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对长孙忧音详细的说了一遍,长孙忧音听完后,才放下了心。

    接下来的时间内,林墨便与三女腻歪了起来,正腻歪着,将头枕在白芷兰怀中的林墨突然道:“对了,忧音,三日后我手上的案子便可以破了,可以开始准备四日后,要用的新房了哦。”

    “知道了,夫君。”长孙忧音温柔的道了一声,玉容瞬间如同染上了淡淡的红霞一般,心中开始忑忐不安了起来。

    因为长孙忧音知道自己在四日后,就如同庭院中的雪梅一样,就要盛开和蜕变了,这是令人欢喜的,不是吗?

    夜晚亥时四刻(22:00)左右。

    柳若水静静躺在床上,想起今日内发生的事,不免思绪翻涌,今天的发生的事,对柳若水来说,真的是太不可思议。

    清晨时分被人通知自己的暗探生涯开始了,后来见到了目标,却立马被识破了,就以为自己快要死的时候,对方竟然饶恕了自己,还对自己这般好。

    就在辗转难眠之时,柳若水听到主房内传来了令人面红耳赤的极低声音,紧接着就是同居姐妹,小婉的叹息声。

    “唉,又开始了,又要足足一个时辰才能消停了,真是的,也不觉得腻。”小婉用被子捂住耳朵,叹道。

    “怎么了,小婉?”柳若水裹着被子,翻转过身子,面对着小婉道:“小婉,大人是在和哪位夫人啊?他们是每晚都如此吗?”

    “和三夫人呗。”说着,小婉摇了摇脑袋:“也不是每晚,是每隔一天,就会如此,听先来的姐妹说,是大人还没有孩子,三夫人想先和大人生个孩子,才会如此的。”

    “原来是这样。”柳若水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又问道:“对了,小婉,府里只有二夫人,三夫人和四夫人,那大夫人呢?”

    小婉再次摇了摇脑袋:“不知道,好像大夫人没在大乾,听先来的姐妹们,大夫人是某个诸侯国的人,唉,算了,不说了,若水,咱们还是捂着被子快睡吧。”

    柳若水“嗯”了一声,又裹着被子翻转过去,就捂着被子睡觉,可奈何她是剑士,听力比平常人要好,总感觉那声音就萦绕在耳畔一样,丽脸瞬间变红。

    后来不知过了多久,在胡思乱想中,柳若水慢慢的睡着了,这一夜,柳若水做一个旖旎的梦,梦中自己变成了那事的主角之一。

    翌日,七时左右。

    息风与仇云驱使着四马银驷,慢行在通往太极圣殿的路上,车内,林墨枕在柳若水的膝上,享受着她的按摩。

    见柳若水有些心不在焉的,林墨起身,挑起柳若水精致的下巴,邪魅的笑道:“在想什么呢?心不在焉的不说,小脸还红扑扑的?”

    林墨的突然动作将吓了柳若水一跳,柳若水急忙从昨晚的旖旎之梦回过神来,摇了摇脑袋:“没有,没有,婢子什么也没想。”

    说这话的时候,柳若水的丽脸却是更加的红了起来。

    “没有?”看着脸蛋红扑扑的柳若水,林墨邪魅一笑,瞬间明白了什么,旋即俯过身在柳若水耳畔低语了一句什么,说完后,又对着柳若水的耳朵轻吹了一口气。

    “嘤——”柳若水只觉浑身像触电了一般,立时一阵轻颤,而后眼眸含水的轻声问道:“大人,说的可是真的?”

    林墨松开挑着柳若水下巴的手,笃定的道:“本大人说的话,一言九鼎。”

    “那好,婢子愿意帮大人。”看着林墨脸上的认真之色,柳若水决定一试,虽然可能会有危险,但她觉得是值得的。

    近辰时(7:00)初刻左右,林墨领着柳若,在太极圣门前下了车,而后步行到了太极圣殿外,刚到那里林墨就看见了宣远与荣王。

    见林墨来了,长得颇为富态的宣远迎了上来,行了一礼后,笑眯眯的道:“林上卿,昨日过得可好啊。”

    “当然是十分好啊。”林墨回了一礼,挑起身旁脸蛋上仍带着红晕的柳若水的下巴,心情畅快的道:“宣上卿与太后昨日送的美婢,在下实在是喜欢极了,你看她脸上红扑扑的,就知道在下昨日过得多好了。”

    “那可真是恭喜林上卿了。”宣远笑意盎然的道:“林上卿如此年轻,家里又是娇妻美婢,可真是羡慕死我这中年之人了。”

    “哈哈哈。”林墨爽朗一笑,道:“不过,宣上卿你可是老当益壮啊,切莫言那年龄颓丧之语。”

    “两位聊什么,聊得这么开心。”荣王见状走了过来,对林墨与宣远微笑道:“能否和本王说说,让本王也开心开心啊。”

    “当然能啊。”林墨开心的道:“昨日太后娘娘与宣上卿赏赐给了下官二十名美婢,下官试了一名,就我身边的这位女子,那其中滋味可真是妙啊。”

    “哦,那可真是恭喜林上卿了。”荣王道了一句恭喜后,打量了一下柳若水,见柳若水对自己施了一礼,方才开怀大笑的道:“林上卿真是有福气啊。”

    “哪里哪里,都是苍天的恩赐啊,下官只是运气好,运气好啊!”林墨正开心的说着,就见掌门太监将太极圣殿的门打开了。

    于是林墨急转话锋道:“荣王殿下,宣上卿,可以进殿了,我们几位还是进殿之后,再聊吧。”

    “好啊,那我们三人便一起进去吧。”荣王点了点头,提议道。

    林墨又看了一眼宣远,见宣远也点头同意了,三人方才在众朝臣的注目下,笑意盎然的行进了大殿内。

    见林墨进殿了,柳若水转身对息风与仇云:“两位大剑师大人,大人吩咐婢子,要婢子去帮办一件事,婢子就先走了。”

    息风与仇云两人点了点头,而后,息风又补充了一句:“嗯,若水姑娘快去快回,注意安全,切莫出了危险。”

    柳若水点了点头,与息风仇云两人告辞后,又环顾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后,柳若水迈步向后宫行去。

    待到柳若水走远后,息风仇云两人与狄武,以及宣远的护卫,大剑师赵鄂,对视了一眼之后,息风问道:“仇云,你说这若水姑娘会成为宗主夫人之一吗?”

    “你觉得呢?”仇云反问道。

    息风沉思了一下,道:“我觉得会,毕竟这若水姑娘的条件摆在了那儿,以宗主的性格应该会,说说你的看法吧。”

    仇云略作低吟了一下,道:“我觉得不会,这若水姑娘比起夫人她们来,无论是样貌和身份都差了一截,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这若水姑娘以后在府里和宗门里,只会比几位夫人低上一截。”

    “嗯,你说的也有理,但我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息风想了一下,觉得仇云言之有理,但他还是更相信自己。

    “那我们两兄弟开个赌局怎么样?”仇云笑道。

    息风点头问道:“赌什么?”

    仇云想了一下道:“输的人包下赢的人以后所有的酒钱。”

    “好,赌了。”

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中州风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林君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君生并收藏中州风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