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想通这些关键所在,林墨微微一笑,起身躬身行礼,感谢道:“即是如此,臣就多谢太后娘娘的圣恩了。”

    “理当如此。”宣姝太后嘴角咧起一抹笑意,再次急转话锋:“那关于李泰的案子,还请林上卿多多费心了。”

    “臣谨遵太后娘娘懿旨。”林墨的唇边也泛起了一抹笑意,保证道:“放心吧,太后娘娘,臣一定会秉公办理此案,让太后娘娘您满意的。”

    “既是如此,林上卿就快快带着她们回府吧!”宣姝太后微微一笑,又道:“放心,给这些婢女的月钱,本宫已经为林上卿!”

    “来人,将准备好的东西拿进来。”宣远再度拍了拍手,一名太监抱着一个盒子走了进来,来到林墨面前打开,里面装满了飞钱。

    “多谢太后娘娘恩赏!”林墨看了看盒子里面的飞钱,再度躬身施了一礼,带着二十名赏赐的名为婢女,实为眼线的女子,转身离开了安圣宫。

    看着林墨离去的背影,宣远恭声道:“太后娘娘,您认为这林墨如何?”

    “插科打诨之辈。”宣姝太后收起那微笑,脸色一变道:“这林墨倒是不推辞,着皇帝送的礼,他收了,荣王送的礼,他也收了,我们送的礼依旧收了。”

    “那您认为这林墨会帮谁,皇帝,荣王,还是我们?”宣远追问道:“若是李泰真被他查出些什么,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宣姝太后在心中略微思忖了一下,道:“帮谁,就得看他心中是如何思量的了。”

    说完,又吩咐宣远道:“现在当务之急是去提醒李泰这段时间多注意,若有什么不法之事,让他尽快处理清楚,这个墨宗宗主可是不好惹。”

    “请太后娘娘勿忧,臣会交代好一切的。”

    “嗯,朝堂上的事,弟弟多操心些。”宣姝太后点了点脑袋,多年以来,她一向对自己办事是很放心。

    说着,宣姝太后的眸中突又浮起一丝狠色:“若这林墨不识抬举,那就派人除了他,免得他坏了本宫好事。”

    宣远担忧道:“可是太后娘娘,他可是墨宗宗主啊,怕是不好动啊,再者若是动了他,引起墨宗众怒如何办?墨宗的势力很大呀。”

    宣姝太后微微一怒:“怕他做甚,据传林墨此人未曾修行,而他此次来帝都,不过只带了两名大剑师,我们也有两名大剑师,还有二十多名剑师,何须惧他。”

    “再者,他墨宗虽盛,但也不是没有敌人,雷宗与月宗都对其虎视眈眈,况且我们还几十万军队,而他墨宗不过数千人,在我们的大军前面,不过也是区区草芥之徒。”

    “太后娘娘所言极是!臣明白了”宣远想了一下,确也是这个道理,立即道:“臣这就去单国公,传达太后娘娘您的吩咐。”

    “好,辛苦弟弟了。”

    出宫的甬道上。

    林墨看了看息风捧着的盒子中,那价值二十五万枚金叶的飞钱,又看向身边的二十名宣姝太后赏赐的美婢,似笑非笑的道:“诸位的月钱可真多啊!”

    “太后娘娘可是给诸位准备了价值二十五万枚金叶的飞钱呀,不知道诸位想领多少月钱?又或者是本卿直接给你们平分了?”

    “上卿大人说笑了,奴婢等每月的月钱只有一枚金叶,其余都是太后娘娘赏赐给上卿大人的,婢子们何等何能。”

    二十名宫娥分成两列跟着林墨,而接话的是一名婢女首领模样的女子,二十三岁左右,排成左侧的领头,生得十分俏丽,韵味十足,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香味。

    这二十名宫娥,各个步伐轻快,气息内敛,方才一出安圣宫殿门,息风就告诉林墨,他们大部分是剑徒,其中还有一名是剑士,正是接话的这女子。

    林墨道:“不知这位宫娥如何称呼?”

    柳若水恭声答道:“回上卿大人,奴婢名唤柳若水,乃是宫人,其余妹妹皆是各宫中最为出色的室女,太后娘娘吩咐了,让婢子等人去了林府之后,尽心服侍您。”

    大乾帝国宫娥共有七等,由低到高依次为侍女,使女,仕女,室女,士女,宫人,宫女总管。

    “原来如此。”林墨邪魅一笑:“那不知若水,太后娘娘有没有吩咐你们其他什么呀,比如我林府中的情报啊,毕竟你们都是修行者,只服侍人的话,岂不是太屈才了?”

    听见林墨道破了自己等人是修行者,二十婢女无一人惊慌,柳若水微笑道:“上卿大人您误会了,婢子等人虽然都是修行者,但我们修行也只是为了更好的做事。”

    说着,柳若水看了一眼息风与仇云,道:“太后娘娘交代婢子了,这两位大人都是大剑师境界的大修行者,是不可能瞒得过的,因此没有交代婢子等人做探子之类的事。”

    林墨点了点头,在心中想了想,柳若水说的话十分有理的,这群宫娥境界如此之低,宣姝太后是不可能派他做暗探之类的事情的。

    林墨猜测,这十有八九只是为了试探自己,以及做给荣王看的,让荣王知道,林墨此人还是摇摆不定的,切勿轻易信之。

    念头落罢,林墨刚要登上近前的四马银驷离开皇宫,就见大乾皇帝,带着高越盖辰从从车后行了出来。

    林墨微微一愣,刚要恭声行礼就被大乾皇帝拉住了:“林卿不用多礼,陪朕走走吧,朕想和你说说。”

    “臣遵命。”

    林墨与大乾皇帝并列行在出宫的路上,气氛有些沉默,息风盖辰等人,在离两人三米之远的地方,缓缓的跟着。

    “陛下,您没事吧?”林墨率先打破了沉默。

    大乾皇帝自是知晓林墨问的是,方才自己在安圣宫被打的事,叹息道:“朕没事,自从登基这三十多年来,朕习惯了。”

    说着,大乾皇帝回首望了一眼身后的二十名宫娥,转移了话题道:“倒是你林卿,太后是派这群宫娥去林府内做暗线的?”

    林墨摇头道:“不是,她们境界太低了,不适合,应该是故意做给陛下您和荣王看的吧,让你们看看,我林墨这个人不可信,三方收礼,是个贪利小人。”

    中州大陆上,要想做暗探,有两种,一是无修为的常人,这样不会一开始就引起目标的的警惕,有利于潜伏,而暗探也多为常人。

    二则是剑师境界以及其以上境界的修行者,这类人境界高深,懂得隐藏自身境界,也不会被人轻易看出来,但这类很少。

    为何?因为剑师境界以及其以上境界的修行者,在中州大陆上都是出于金字塔顶端的人物,尤其是大剑师,更是少之又少。

    一般的大剑师都是逍遥于江湖,而能得大剑师甘心护卫也就只有各国诸侯,或者各类权势滔天的人物,比如荣王,宣远,宣姝太后等。

    而荣王,宣远,宣姝太后三个权势滔天的的人物,各自也就只有一名大剑师护卫,由此可见,大剑师在这个大陆上的稀少难觅性。

    “贪利小人?哈哈哈——”大乾皇帝突然朗声笑了起来:“若是说你林子雍好色,朕还信,但要说你贪利,朕可不信啊,子雍你可是早就富可敌国了。”

    “嘘嘘,还请陛下您小声些。”林墨急忙将右手放在唇上,做个噤声的手势,低低的道:“臣那不叫好色,是叫博爱,懂得照顾这世间的美人。”

    “哈哈哈,林子雍果真有趣啊。”看着林墨那有趣的模样,大乾皇帝再次朗声笑了起来,忽而话锋急转,神色极其的认真。

    “子雍啊,朕有一个问题一直不解,还望你能如实告知。”

    “陛下您问吧,臣虽不能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会尽力回答陛下的。”林墨也变得认真了起来。

    大乾皇帝先是沉默了一下,方才开口问道:“子雍啊,朕不过以金叶十万,银叶百万,一个上卿虚职,你为何就愿意下山帮助朕?宣姝和姬广送的礼可是比朕重了许多啊,你可要投向他们?”

    林墨浅浅一笑,道:“陛下,您问的这可是两个问题了。”

    “那就当朕问的是两个问题,不知子雍可愿告知?”

    林墨道:“好吧,那臣先回答陛下您的第二个问题,臣肯定是不会去投向他们,臣和陛下现在可是连襟,可是一家人啊。”

    其实,林墨会选择尽心尽力助大乾皇帝还有原因,那边便是杀害“林墨一家”二百三十八口人的幕后真凶,林墨已经查到了。

    就在刚进乾天城的那一日,林墨受到了妻子发来的信,那信中真真切切的写了“林墨一家”二百三十八口人的幕后真凶,以及杀害的原因。

    而要想报这血仇,林墨就得帮助大乾皇帝取得权力,然后借助皇帝的力量,惩处幕后真凶,真正报了那仇。

    听到林墨的回答,大乾先是愣了一下,而后脸上露出了笑容,显然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很满意:“子雍说得好啊,你与朕可是一家人啊。”

    大乾皇帝又问道:“那朕问的的第一个呢?”

    “第一个问题?”林墨莞尔一笑:“陛下您可不知给了臣那些东西,您可还答应臣了三个条件,难道陛下忘记了。”

    大乾皇帝道:“忘?朕如何能忘了,朕真真切切的记得呢,只要不危害我姬氏的江山社稷,朕一定会答应子雍你的。”

    正说着,大乾皇帝与林墨已经来到了太极圣门前,两人停了下来,大乾皇帝道:“子雍啊,朕就送你到这儿。”

    “多谢陛下,三日后,陛下准备好接收臣的礼物吧。”林墨咧嘴一笑后,与大乾皇帝告辞,便登上四马银驷,带着宣姝太后送的二十名宫娥,离开了皇宫。

    朱雀天街上。

    林墨静静的坐在四马银驷内,想着早已在脑内形成的计划,待确定没有漏洞后,吩咐道:“息风,送我去长乐驿馆,仇云你带着宣姝太后赏赐的二十名宫娥,呃,对了,让柳若水上车来。”

    “是,宗主。”息风仇云齐齐道了一声,四马银驷停了下来,待柳若水上车后,由息风驱车,四马银驷向着长乐驿馆行去。

    柳若水上车后,林墨躺靠在车内,而后将视线尽数放在柳若水身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也不是说话,只是盯着。

    或许是被林墨那直勾勾的盯着,柳若水感到有些不舒服了,丽脸上也淡淡带起了红晕,于是只得率先开了口,恭声道:“上卿大人不知您唤婢子上车,有何吩咐?”

    见柳若水率先说话了,林墨这才收回了目光,邪魅一笑道:“叫什么上卿大人啊,你已经是我林府的人了,和息风他们一样改口叫我宗主吧,要不叫我大人也行。”

    “是,大人。”若水恭敬道。

    林墨满意的点了点头,露出一副色色的表情:“若水啊,你刚才也听见皇帝陛下是怎么评价的我了吧?皇帝陛下说我好色,你认为呢?”

    剑士境界极其以上的修行者的比平常人听力要灵敏一些,而方才若水离林墨二人,不过三米多一点儿,因此林墨与大乾皇帝的谈话内容,她定然是听的清楚。

    包括林墨只会帮助大乾皇帝这话。

    “婢,婢子不知,大人您,您定然是个,是个很好的人。”此刻,柳若水心中忐忑不已,因为她方才可是听到林墨与探后的谈话。

    听着林墨这半调戏,却暗藏着着杀机的话语,柳若水的心一下子慌了起来,心中更是惴惴不安“难道他要杀我灭口?

    要知道若是真的林墨想杀她的,正在驾车的息风只要展开十尺武域,剑士境界的柳若水将会顿时被杀。

    “你不知道?”林墨邪魅一笑,突然将柳若水拉入了怀中。

    “大人,你,你这是干什么?”被这突然发生的一幕吓坏了的柳若水,顿时变得惶恐不安了起来。

    “干什么?太后娘娘都把你赏赐给我了,你说本大人要干什么?”林墨紧紧的揽着柳若水的身子,嗅着她的身上气息。

    “嗯,真是香啊,若水呀,你的身上的香味,真是勾魂摄魄啊,本大人的这颗心啊,就都放在了你的身上,好好陪陪本大人。”说着,林墨就将手伸向了柳若水的衣裳。

    林墨在耳畔之语,柳若水此刻大脑一片空白,面色更是绯红不已,身子一动也不敢动,只能仍由林墨搂着,看到林墨向自己伸来的手,缓缓闭上上了双眸。

    “咦,这是什么?”

    等了半天感到衣裳离体而去,反倒是听到林墨放开了自己,以及林墨那惊奇的声音,柳若水猛然想起了什么,身体一震,急忙看向林墨。

    只见林墨手中正拿着一柄精美的匕首,脸色充满了迷茫之色,突又色色的笑眯眯的看着自己道:“若水,你身上怎么还藏着匕首,莫非,你这是暗藏凶器?”

    柳若水身子顿时僵在了原地,面色更是苍白起来,突而猛的跪在了林墨身前:“大人,婢子知错了,您就饶了婢子吧,这都是太后娘娘让婢子做的呀!”

    说着,柳若水就抽泣了起来,眸中带着点点泪花。

    “知错?知什么错呀?太后娘娘让你做什么呀?”林墨一脸茫然:“咦,若水啊,你跪在干什么呀?哎哟,怎么还哭了,可真是心疼死本大人了。”

    说着,林墨忙起身将柳若水扶起,然后抱入怀中,心疼的道:“哎哟,你瞧瞧,这梨花带雨的小脸,本大人看得心的都要碎了。”

    “你看看这精致的小脸,这美丽的瑶鼻,还这纤纤玉手,真是迷死个人啊!”林墨轻抚着柳若水的面容,瑶鼻和布满薄茧,脸上先是一阵色授予魂,突又一阵惋惜。

    “哎,只是有些可惜啊,可惜啊!若水啊,你是如此靓丽的佳人,为何要去做那贼呀,真是可惜啊,真是要心疼死本大人了。”

    听着林墨那惋惜之言,柳若水抽泣道:“大人,不要杀我,我说我说,是荣王让婢子来……大人,让婢子先获得大人的青睐和信任,若是大人敢帮助太后或者皇帝,然后在必要的时候,杀了大人,然后栽赃给太后。”

    “嗯,真乖!好了,不哭了哦,乖。”林墨将手下的匕首扔掉,轻轻为柳若水拭去眼角的泪水:“嗯,你看现在多好,又是一个俏丽佳人了。”

    “好了,不哭了,不哭了。”林墨将柳若水放开,趴着身子道:“若水啊,赶快用你这双巧手,给本大人按摩一下。”

    “是,大人。”柳若水侧过身子,开始为林墨按摩了起来,而且手法极其的娴熟。

    “嗯,舒服,果然是一双巧手啊,能杀人,也能服侍人。”林墨舒服得长长叹了一声,问道:“将你事情说说吧?”

    柳若水低低的道:“六年以前荣王将婢子派到了太后身边,作为暗棋,就是为了在必要的时候启动我这颗棋子,就在昨日,荣王启动了婢子。”

    “让婢子潜伏到您身边,监视您,若是您有异心和异动,就让婢子杀了您,以免成为荣王的敌人。”

    “哦,那你要如何杀我?我身边可是有两名大剑师护卫。”

    柳若水道:“荣王派的人告诉婢子,他们已经查明您入夜以后就会让所有护卫退出内院,只要婢子能……你,跟你同榻而眠,就一定能杀了您。”

    “原来如此,这荣王殿下可真是深谋远虑啊。”林墨淡淡一笑:“你身上的媚香就是荣王遣人交给你的?”

    “是。”柳若水点了点头,又是一惊:“大人您知道媚香?”

    “是啊!”林墨点了点头:“媚香,这玩意儿可是个神奇的好东西啊,女人佩戴在身上,对女子指定的目标,那方面的效果可是好得很啊。”

    媚香:产自西域,乃是用生出熔浆之中的媚花研磨成粉,进而制成香料,对女人没有作用,但对女子要对付的那个男人却有极其强烈的诱惑效果,极其的珍贵。

    林墨是怎么知道的?因为林墨的大夫人就是用媚香对付他的,在那啥之后,两人才渐渐产生了感情,最后才变成了深深的爱。

    林墨又是如何知道柳若水是荣王派遣的?这就得多亏大乾皇帝了,是大乾皇帝在方才送林墨时,将一张纸条偷偷交给了林墨。

    而纸条上就写柳若水是荣王姬广派遣的人,至于大乾皇帝是怎么知道的,林墨就不得而知,但林墨知道这大乾皇帝在隐忍的这三十多年,一定暗中培植了一定的势力。

    但大乾皇帝凭自己谨小慎微培植的这些势力,是不可能夺取权力的,因此才特意将上墨云山将林墨请了下来。

    大乾皇帝是怎么有机会将林墨请下山的来?

    因为大乾皇帝虽然无什么实权,但手里毕竟还握着八万禁军与十五万坝上羽林军,太后和荣王不会直接和大乾皇帝闹翻的,只得由大乾皇帝去了。

    再者,太后与荣王认为林墨虽然才华卓绝,又手握中州大陆巅峰三宗之一的墨宗,还有雷宗与月宗制约墨宗,他们认为林墨并不是自己等人的对手,只能说是强敌而已。

    最后就是,太后与荣王打定了注意,待到大乾皇帝将林墨请下山后,自己再出手招揽林墨。

    可惜啊,他们的算盘打错了。

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中州风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林君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君生并收藏中州风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