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接下来的三天内,林墨已经撒开了人手去核实那些失踪女子的身份、年龄等,自己倒是清闲了下来。

    荣王与宣远自从那次试探过之后,都觉得林墨是个难以用恩威招揽的人,在没有想到新的拉拢方法之前,倒是全都没有再度前来纠缠侵扰。

    现在,林墨闲暇无事的时候,就看百里倾城与白芷兰两女下棋对弈,或者观百里倾城修行,又或者去看望一下长孙忧音,一个人的时候就翻阅翻阅书籍。

    很快,墨宗的夜者传了情报,案子有了新的进展,据夜者传来的所有情报,这失踪女子的所有矛头,都指向了单国公李泰。

    因此,现在林墨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单国公李泰的身上。

    失踪的那些妇人,会是这李泰干的吗?那为什么那些女子又会死呢?林墨心里泛起了低估。

    这李泰手握三十万大军,府里更是恩养了数十名修行者,其中境界最为强大,则是四名剑师,出府随行李泰左右。

    手下的实力如此雄厚,让一些女子神秘失踪,确实是轻而易举的事,加之李泰又背靠当朝太后,恐怕也是个视人命为草芥之流。

    可只是为了取美人汁的话,有必要去杀伤人命吗?

    这一日,林墨林墨下了早朝回来后,就独自坐在廊上,看着纷扬飘舞的飞雪,静静的思考着。

    “这取美人汁尽可去多找一些奶妈,完全没想必要去掳掠女子,甚至是杀害她们呀,这不是平白无故惹荣党的注意嘛。”

    若这女子失踪案件的幕后真凶,真是李泰的话,这无疑是个极其不明智举动。

    就在为这个中缘由感到疑惑之时,林墨看到息风手中拿着一个专供夜者传递情报的黑色小竹筒,走了过来。

    “宗主,这是夜者传来的最新情报。”

    林墨接过黑色小竹筒,取出里面的信笺,看了起来,片刻之后,林墨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意:“原来如此,李泰啊李泰,若这事是真的,那就怪不得我了。”

    将信笺和黑色小竹筒扔进了身旁燃烧正旺的炭火盆中,站起身,对屋外喊道:“芷兰取我的雪衾斗篷来,我要出门一趟。”

    没多会儿,一身蓝衣的白芷兰拿着一件黑色的雪衾斗篷来到了廊上,一面为林墨系戴,一面问道:“夫君,你这是要去何处?”

    “单国公府,去会会这手握大乾帝国三十万大军的李泰将军。”正说着,林墨话锋急转道:“咦,我下朝回来后,怎么没看见倾城和忧音?”

    为林墨系戴好雪衾斗篷,白芷兰道:“倾城与忧音姐姐去街上闲逛了。”

    长孙忧音今年二十有五,白芷兰二十三岁,和林墨一般大,百里倾城二十一岁,长孙忧音三女进府后,倒也相处得很是融洽。

    “那芷兰你为何没出去?”林墨刚说完,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笑道:“瞧夫君这记性,这几日芷兰你正来着月事呢,怎能去街上受那寒冷。”

    语罢,林墨再白芷兰额上轻轻一吻,叮嘱道:“那芷兰便在家里好好歇息,夫君去去就回,回来后再好生陪你。”

    白芷兰温柔的点了点臻首,用满含情意的目送着林墨离开了内院。

    半个时辰后,一身黑色常服的林墨,在息风与仇云的陪同下,来到一座威严无比,气势逼人的府第门前。

    府第门前,一位位军威严整的精锐府军执着长戈,神情肃穆的立于大门前。

    下了用于日常出行的双辕马车后,抬头看了一眼门额上的“单国公府”,便迈步向府内行去,可刚走到门口,就被府军给拦住了。

    “单国公府第,禁止随意靠近。”一名校尉厉声道。

    林墨从怀中拿出上卿玉牌示意道:“麻烦通禀一声,上卿大夫林墨,今日特上门来拜访名震八方的单国公。”

    那校尉认真的看了一眼林墨出示的玉牌,只见上面一只活灵活现的仙鹤居于其上,连忙道:“请上卿大人在此稍等,小人马上去通禀我家国公。”

    林墨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那校尉便飞速转身跑进了府内。

    稍顷,随着一声苍劲有力的传出,一位年过五十,头发有点点花白之人,迈着稳健的步伐,带着满面的笑意走了出来。

    “原来是名震中州大陆的林墨宗主来了,老夫有失远迎,真是失礼,失礼啊。”

    来人正是单国公李泰,官居二品辅国大将军,手握三十万大军,乃是后党的第三把手,无须上朝。

    “剑师。”李泰刚要走到门口,仇云在林墨耳畔低语了一句,将李泰是剑师境界的修行者之事告诉给了林墨。

    林墨轻轻点了点头,也带起了满面的笑意,对着李泰迎了上去,堆笑道:“在下林子雍并非什么墨宗宗主,单国公说笑了。”

    “哈哈哈,老夫明白,老夫明白,即是如此,那林墨上卿,快请进吧,也让老夫好好招待您一番。”李泰爽朗一笑,伸手将林墨迎了府内。

    刚踏进府内,行了没多会儿,仇云再次低声道:“宗主,加上李泰,共五位剑师,四十多名大剑士。”

    听着仇云的低语,林墨脸色丝毫未变,只是和李泰微笑的客套着。

    又走了几步,林墨突然停下了几步,轻嗅了一下,一脸陶醉的样子道:“嗯,这是什么味道,好香啊。”

    见林墨突然停了下来,还发出了赞叹之声,李泰先是微微一怔,而后朗声笑道:“林上卿的鼻子真灵啊,老夫正在和两位小妾用午膳,林上卿可有兴趣一起去用些?”

    “即是单国公邀请,在下也正好未用午饭,那在下就却之不恭了。”林墨微笑道。

    “哈哈哈,林上卿可真是性情中人,既然如此,那林上卿便快快请吧。”

    李泰只是出于礼节邀请了一下,没想到林墨堂堂上卿之尊,竟真的能愿意去用他人正在用的饭食,先是微微一愣,而后只得爽朗一笑,将林墨带去饭堂用饭了。

    来到饭堂外,林墨便看到门外在这四位气势非凡,持剑男子,应该就是仇云口中所说的另外四名剑师。

    “这个老家伙,吃个饭都要人守着,该不会晚上和小妾在房中欢好的时候,也要他们守着吧。”林墨在心中淡淡呢喃了一句,跟着李泰行进了饭堂。

    息风与仇云两人自是没有进去的,和那四名剑师一起站在了堂外。

    来到饭堂,林墨便看到了一桌的美味佳肴,两名肤似白纸的女子,两女生得也颇为美艳,尤其是那身材可真是曼妙极了。

    看起来这李泰虽然年过五十,但依旧是个食肉的主啊!看着李泰两名年轻妖娆的小妾,林墨不由得叹了一声。

    两名女子本在用餐,看见容颜清秀,丰神俊朗的林墨进来,避着李泰,两女双眸顿时放出了火热的精光。

    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两名小妾有异样的李泰,朗声道:“林上卿,快快坐下,粗茶淡饭还请不要嫌弃。”

    坐下后,李泰将自己的两名小妾介绍了一下,左侧的叫绿竹,右侧的叫云竹,而后李泰又将林墨的身份介绍了一下。

    听着林墨年纪轻轻就是这大乾皇帝的上卿,又生得这般俊朗,两女看向林墨的眸中,精光更盛了,隐隐还带着魅惑。

    林墨自是将这一切看在眼中,淡淡一笑,与李泰客套道:“如此那便多谢单国公了。”

    说完,林墨便坐在了三人对面,先是打量了一眼桌上的饭菜,就拿起早已备好的碗筷美美的吃了起来。

    但林墨却只吃素菜。

    见林墨只吃素菜,丝毫不碰荤菜,李泰脸色微微一凝,奇怪道:“林上卿为何只用素菜,难道是荤菜不合你的胃口?”

    “非也,非也,在下只是行斋礼,以祈愿苍天佑我大乾,因此不能食肉类食物,还请单国公见谅。”

    说着,林墨用筷子指了指桌子正中心的那盘肉,自嘲道:“这盘肉就是在下最想吃的,方才就是被它的味道吸引,只是刚坐下就想起自己还在斋礼期间,让单国公见笑了。”

    “林上卿哪里的话,你有意为我大乾祈福,我怎么会笑你了。”李泰夹起了正中心的那盘肉吃了一口,笑道:“实不相瞒啊,老夫也有心想行那斋礼,可惜啊,老夫是无肉不欢,甚是羞愧啊。”

    “单国公真豪杰啊。”林墨大声的赞了一声,又问道:“不知单国公可否告诉在下,这是什么肉啊,竟然如此香味四溢?”

    李泰脱口道:“这是采用特殊手法烹饪而出的羊肉,味道甚是美味,老夫是每日都里不开它呀,这道菜啊,那可是……”

    李泰正眉开色舞的说着,林墨却发现桌下有什么东西在蹭自己的双腿,悄悄瞥了一眼坐于李泰两侧,眼含春意的两名美艳小妾,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

    这一刻,林墨联想到自己来之前受到那份情报,瞬间明白了什么。

    听李泰天花乱坠的吹着那肉如何好,林墨只是安安静静吃着自己的素菜,听到单国公问自己,才答上那么一句。

    将那肉吹嘘完了,单国公方才问道:“不知林上卿,此番来国公府,可是有什么要事?若是有,老夫一定全力相助于你。”

    几天前,宣远连夜召集了兵工礼三部大夫和李泰,让他们这个时候不要刁难林墨,还要让他们有机会结交林墨。

    李泰正苦恼着没有办法接近林墨,以乐太后圣心,没想到,今日林墨自己就送上门来,李泰只觉得是苍天相助自己。

    林墨摇了摇头:“无事,无事,只是在下新到帝都,又才刚入朝为官,而单国公您是这里面的前辈,在下只是晚辈之礼,来拜见您一下罢了。”

    说着,林墨从袖中拿出一个盒子,推到李泰生前,为其打开,一颗浑圆的大夜明珠便呈现在了李泰三人眼中。

    “夜明珠?哈哈哈——”李泰哈哈一笑,指了指周围的摆设,道:“林上卿啊,你看看周围,老夫家里的夜明珠都可都快摆下了。”

    林墨摇头道:“单国公,我这颗夜明珠可是世间极品,乃是那世间罕见的东海夜明珠,若是入了夜,还可以发出明亮刺眼的五彩光芒。”

    “哦,是吗?”听着林墨的介绍,李泰立时来了兴趣,但脸上却是浮起了浓浓的不信之色。

    林墨坚信的答道:“那是自然,若是单国公不信,现在即可关闭门窗,再用黑布覆上,即可验证在下的话是不是虚言啊。”

    “好,那我们便验一下?”李泰兴致浓浓的道。

    李泰这一辈子见了无数的夜明珠,可从未见过能发出五彩光芒的夜明珠,当即就要验证。

    “好,我们就验验证。”

    见林墨也答应了,李泰立马起身,走到门口吩咐仆人:“来人啊,找些黑布,覆了门窗,本国公要验一验,林上卿送给本国公的东海夜明珠。”

    见李泰去了门口,那两名小妾立即给了林墨一个妩媚至极的电眼,又立马从怀中取出一方贴身丝巾交于林墨,低低的娇声道;“上卿大人,可要常来哦。”

    “一定,一定。”林墨微笑将两女的丝巾放入了怀中。

    一刻多钟后,在与李泰验证了那五色光彩后,李泰很是喜悦的将自己所悟的为官之道,教给了林墨。

    在认真听完后,林墨则与李泰告辞了,出了单国公府,林墨将李泰那两名小妾偷偷交给自己的贴身丝巾递给了仇云。

    “处理了吧。”

    仇云将两方贴身丝巾往天上一扔,一股骇人的无形力量自仇云的身体展开,那两方贴身在接触到那股无形力量之时,也化为齑粉,随风而散。

    与李泰的那两名小妾,林墨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岂会真的看上她们,不过那两女勾人的功夫却是不错,把林墨弄得着实有些难受。

    双辕马车缓缓行在朱雀天街上,身体有些难受的林墨,心中却是愤怒无比,而愤怒的原因就是那单国公竟然食人。

    之所以在单国公时,林墨没有碰荤菜,就是因为中心的那盘肉是人肉,若是自己碰了其他荤菜,这单国公就会往自己碗里夹那人肉了,若是那样可就坏事了。

    在林府时,息风交给林墨的那份情报中,明确写着单国公李泰喜食人肉,而且专食女子之肉。

    当然,上面也写了李泰食女子之肉的原因。

    李泰在十八年前受了暗伤,境界终身不能再进一步,有一神秘人告诉他,食女子之肉,可采阴补阳,就能修复体内的暗伤。

    林墨之所以去单国公府,还碰上了李泰的饭点,自然是林墨是故意的,要亲自看看情报上说的是不是真的。

    去了,林墨得到了答案,这事是真的,在出了单国公府息风也道,这李泰的体内确实有暗伤。

    “李泰,你这丧尽天良的畜生。”想起那李泰大快朵颐的食着人肉的画面,林墨胃中不由得感到一阵恶心。

    不过用饭的时候,林墨也注意观察了李泰的那两名美艳小妾,她们至始至终都没有用过那人肉。

    经过今日之事,林墨亲眼见到了李泰的兽行,心中一狠,决定开始实施自己筹谋多时的那个计划,助大乾皇帝肃清寰宇。

    林墨是如何识得那是人肉的?那是因为林墨领燕军与北狄作战时,曾亲眼见边境子民易子而食的悲惨景象。

    决定实施计划之后,林墨掀开马车的左侧车帘,本来只是想随便看看,结果,刚一探出头去,就瞧见前面不远的拐角处围了一群人。

    人堆中间不仅有一辆马车,里面还传来拳脚相接的声音,以及女子的叱骂声。

    “息风仇云,就在前面停车,看看发生了何事。”

    “是,宗主。”

    稍顷,双辕马车停了下来,林墨自己跳下了马车,林墨带着息风仇云,走近一看,只见十来名清一色锦衣打扮的持剑男子,正在围攻一名赤手空拳的红衣女子。

    那十来名持剑男子皆是大剑士。

    而那名红衣女子,赫然是百里倾城。

    百里倾城身法灵动的穿行十来名持剑男子之中,身形奇快,闪身一名持剑男子身后,右掌聚力一掌,狠狠排在那人身后,那名持剑男子瞬间被震飞在地。

    而后,百里倾城继续掠动身形,在剩下的持剑男子间纵跃。

    就在打斗中心的不远处,一名衣着华贵的年轻男子,站在一辆挂着“曹府”灯罩的马车前,正直直的盯着打斗中的百里倾城,以及正在担忧百里倾城的长孙忧音,眸中尽是欲望之色。

    在那华贵男子的身旁,还站着一名持剑的精壮男子,赫然是一名剑师,精致男子尽是阴冷之色,仿佛一只正欲捕食的老鹰一般。

    街上的闲人们都没敢走近,只远远站着看热闹。

    正在打斗中的百里倾城再次击倒一名大剑士后,看见了正站着在人群中,微笑看着自己的林墨,开心一笑,骤然降低了身形纵跃的速度。

    就在此时,那名一直在静待时机的精壮男子,看到了百里倾城的破绽,迅速拔剑长剑,身形猛的跃出,对准百里倾城急刺而去,就想一剑刺杀百里倾城。

    “息风!”

    “是,宗主!”

    息风左手抱着剑,右手从地上捡起一柄那些大剑士落下的黑色长剑,伴随着一阵微风,身形猛然消失。

    再度出现时,黑色长剑已经插入了那精壮男子的胸膛之中,那精壮男子眸中瞬间被死亡惊惧充满,就欲低头看向刺穿胸膛的黑色长剑,却发现自己的脑袋离开了身体。

    顿时,鲜血就如喷泉一般从精壮男子的身体中喷涌而出,就这样,那名精壮男子还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就已经身首分离了。

    “啊——,杀人啦!”

    骤变横生,有人死在了这里,围观的人群顿时如受惊之马一般,四散奔逃,嘴中还不断的发出惊恐的喊叫声。

    见自己最强的护卫被人瞬间格杀,华贵男子的身体瞬间僵在了原地,腿肚子不断的打着颤,眼中满是呆滞之色。

    正在围攻百里倾城的十多名大剑士,见身为剑师的首领被人瞬杀,纷纷停了手,手中的长剑纷纷落地,而后齐刷刷的跪在了地上,大喊饶命。

    这些大剑士知道能瞬杀身为剑师的首领,出手之人定是大剑师境界的大修行者,而自己等人都在他的十尺武域之内,想逃根本不可能。

    见了鲜血出了人命,长孙忧音与侍女小婉呆呆站着,脸上尽是茫然惊惧,而百里倾城却像习惯了一般,一个飞扑直接扑到了林墨怀里,甜美的,亲昵的叫着夫君。

    听到百里倾城的声音,长孙忧音也回过了神来,见原来是将成为自己夫君的男人来了,也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就在百里倾城赖在林墨怀里,亲昵叫着夫君之时,一大队全副武装的士兵,在一位统领模样的中年人的带领下,狂奔而来。

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中州风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林君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君生并收藏中州风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