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吴天德约莫四十二三岁,略微的有些胖,其实倒不能说吴天德是胖,只是说他拥有文官该有体态,肚子有些略微的发福,像个挺了个皮球。

    可本该有几分憨态客可掬的吴天德,此时看起却是相当的狰狞,没有闭眼,一双瞪得大大的,如牛一般,死前像是见了什么令他惊恐的事情,右臂更不见踪影。

    上前几步,林墨仔细检查了起来,很快,便发现了一处疑点。

    翻了翻吴天德那肉乎乎的右手,林墨当即问元成弘,道:“元州牧,这吴天德的右掌中之怎么会有茧子?难道吴天德是习武之人?又或者是修行者?”

    元成弘摇了摇头:“上卿大人您说笑了,您瞧着吴天德哪里也有般习武之人与修行者的特征,至于他手上的茧子,下官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情。”

    “那元州牧你可曾就此问题盘问过吴府中的人?”林墨问道。

    元成弘拱手行了一礼,道:“启禀上卿大人,下官已经仔细盘问过了吴府的所有人,吴府众人都不知道,就连吴天德的几位夫人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林墨在心中却是泛起了淡淡的冷笑:看来本宗主的猜测还是猜对了,嗯,这个案子基本上可以破了,就差抓凶手一个现行了。

    心念落下,林墨淡淡看了一眼韩远志与卢兴良的尸体,转身就要走出停尸房,元成弘急忙说道:“上卿大人,您不看看秦良柱秦参军的尸体吗?”

    “不用了,本卿对这个案子已经是成竹在胸了,今夜子时(23:00)之前定然给元州牧一个好的交代。”说着,林墨摇了摇头,直接出了停尸房。

    见林墨出来了,等候在外的赵素情脸上浮起一丝惊惊讶的表情,忙迎身上前,疑惑地问道:“大人,您怎么快就出来了?可有发现新的线索?”

    “线索自然有的。”林墨点了点头:“现在里破案就差最后一步了,哦,对了,素情,本卿现在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你附耳过来。”

    听到离破案剧差最后一步了,赵素情也是一喜,忙将耳朵附了过去,认真地听起了林墨在自己耳边的低语,生怕自己听错了,进而搞砸了林墨的事情。

    低语完,林墨发现赵素情的双手不自觉地成拳紧握着,有些紧张,伸手轻轻摸了摸赵素情的下巴,微笑着宽慰了一句。

    “没事的,素情,这件事情很简单的,你不用紧张,就算办砸了,本大人也还准备了后手,你尽管大胆去做就行,我相信你一定行。”

    赵素情定定地看了林墨一阵,随后点了点头,目光坚定的道:“放心吧,大人,素情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办好你交代的事情的。”

    说完,赵素情对林墨施了一礼,就转身走了!

    看着赵素情的背影消失出自己的视线,林墨对元成弘招了招手,待远程走到近前,又在元成弘耳边神秘兮兮地低语了起来。

    “是,上卿大人,下官这就去办。”听完林墨的低语,元成弘也对林墨恭恭敬敬地拱手行了一礼,然后转身就大踏步地离开了。

    “这元成弘可当真是个雷厉风行之人啊,本卿的话都还没有说完呢!”望着元成弘快速离去的身影,林墨不由得颇为无奈地叹了一声。

    “也罢,那就本卿亲自去办吧!”

    叹罢,林墨转头对已经恢复了认真严肃的仇云,十分没好气的道:“终于是笑够了?那我们也走吧,找到若水,咱们这就返回行园。”

    “慢着,宗主。”叫住林墨,仇云指了指自己的两边唇角,道:“宗主,您还是将唇角素情姑娘留下的吻痕擦干净吧,否则若水夫人看了心里多少会有些不好受的。”

    嘴角的吻痕?林墨忙走到院中的水缸前,看了看,发现自己的唇角还真是欧吻痕,应该就是方才与赵素情激吻时留下的。

    可赵素情怎么没有提醒自己呢?难道是故意的?

    ……

    回到之前休憩时,沐浴阳光的院子,林墨看到柳若水等人已经重新出现在了这里,此刻的柳若水正美美地躺在那树荫下的榻椅上。

    息风与潘月兰见到林墨来了,就要行礼,林墨忙伸出一根手指在唇前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示意她们继续做自己原本正在做的事情,不要惊扰了正在享受的柳若水。

    放轻脚步,林墨蹑手蹑脚靠近那榻椅,这才刚走出没两步,那躺着的柳若水却是突然哼了起小曲儿,看起来心情是格外的好,格外的开心。

    悄悄走至榻椅前,林墨忽地伸出手捏住柳若水的瑶鼻,坐在榻椅边上,调笑道:“死丫头,刚才去哪儿了?碰到什么好事,如此开心?说出来让大人我也乐呵乐呵。”

    突然被人捏住了鼻子,柳若水就要生气动手,可当看到是林墨时,立即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瑶鼻中不断发现嗡嗡声,可爱极好了。

    轻轻将林墨的手给拿开,柳若水起身从背后趴到林墨背上,娇笑着低低的道:“大人,方才若水去给元成弘元州牧准备一份礼物,可是一份很大的礼物哦。”

    给元成弘准备礼物?林墨疑惑了起来,也低声问道:“若水,你去给元成弘准备礼物?还是一份大礼?这是为何?”

    “还不是因为她咯。”柳若水挑了挑眉毛,示意了一下潘月兰。

    这下林墨当即就懂了,懂了之后的林墨脸上讪讪一笑,心里顿时是“咯噔”了一下,知道元成弘一定是要倒霉了,而且倒这个霉的原因,一定与薛涵雁有关。

    林墨讪讪一笑,有些担忧的问道:“若水,你送给元成弘的那份大礼不用太重吧?毕竟元成弘一州的掌军州牧,若是礼太重了的话,会不合适的。”

    “没事的,大人,你就放心吧!”柳若水嘻嘻一笑:“若水有分寸的,那份礼不用太重,当然不会轻,但肯定适合元成弘的掌军州牧身份。”

    “那就好!那就好!”听得柳若水的话之后,林墨总算是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而后一把背起悲伤的柳若水就向着院子的院门走去。

    “大人,我们这去哪儿啊?”被林墨背在背上的柳若水忙追问道。

    “当然是回行园啊,咱们都出来这么久了,也该回去陪陪你忧音姐姐了。”嘴上说着,林墨脚下正要迈出院门,却被柳若水的一句给叫停住了。

    “慢着,大人,若水还有话要对你说!”柳若水的一只手环着林墨的脖子,一个轻轻拍了拍林墨的肩膀,示意林墨转身。

    待林墨转过身子,柳若水看向那依旧呆立在原地,脸上有些伤心的潘月兰,问道:“那大人,你打算拿潘月兰怎么办?元成弘可都是给您送来了。”

    那潘月兰怎么办?这下可将林墨给拦住了。

    这潘月兰生得倒是有些几分姿色,也算得上个美人儿,可林墨真没有看上潘月兰的意思,若不是被柳若水提起,林墨都差些此间还有个潘月兰了。

    要不将潘月兰送回秦府?

    [567中文 ]不不不……不行!

    林墨很快就否定了自己这个荒唐而离奇的想法,正如柳若水所说,元成弘可是送来了,若是将潘月兰给送回去,那秦府众人定然会百般为难与刁难于她。

    这不是逼着潘月兰找个绳子上吊自杀吗?

    背着柳若水,林墨经过再三的思虑之后,对呆立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面带悲伤的潘月兰喊道:“月兰姑娘,你过来一下。”

    听到林墨在叫自己,潘月兰忙隐下脸上的悲伤,带起嫣然迷人的会心笑意,小跑到林墨近前,对林墨恭恭敬敬地施了一礼。

    “上卿大人!”

    林墨满意地点了点头作为回应,紧接着问道:“月兰姑娘,不知你家中可有家人,又或者是什么亲人,本卿派人将送回去与家人团聚,可好?”

    潘月兰脸上顿时一急,连连摇头道:“大人,月兰是被秦良柱从人贩子手中买回秦府的,早已没有了家人和亲人。”

    “大人,求您了,您不要赶月兰走,就让月兰留在您身边吧,月兰就是为奴为婢也是心甘情愿。”说着,潘月兰突然跪在了,眼泪啪嗒一下子就掉了出来。

    林墨这人平日里最不忍心的就看女人掉眼泪,如今看到潘月兰又是掉眼泪,又是不断给自己磕头的,林墨的心瞬间就软了起来。

    左手托着背上的柳若水,林墨伸出右手将潘月兰从地上浮起来,有些不忍的道:“好了,月兰姑娘,您就不要再哭了再磕头了,看得本卿都心疼了。”

    潘月兰用手绢擦了擦眼泪,笑脸含泪的道:“那上卿大人您可是答应……”

    “本卿可什么都答应你。”林墨忙出口打断了潘月兰的话:“月兰姑娘,本卿身边的女人这么多,也不缺服侍的婢女,你跟着本卿没什么好处的。”

    “既然上卿大人您身边的女人都已经很多了,为什么就不能再多月兰一个呢?”潘月兰情绪颇为激动的回道,语落就上前抱住林墨。

    林墨忙退后一步躲开,语重心长的道:“月兰姑娘,你应当去找一个爱你的男人,你放心,本卿会给你一笔你这辈子都花不完的钱财的。”

    “大人,月兰不想要钱,一分钱都不想要。”被林墨躲开的潘月兰不住的抽泣着:“也不想一个爱自己的男人,月兰只想跟着你。”

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中州风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林君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君生并收藏中州风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