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就在罗悦容沉沉睡去之时,时间刚过戌时四刻而行园之中却是无人安睡,林墨一行人正坐在炭火烧得正旺的火盆前。

    只是,相较之前,又多了一个小女孩,罗语婵。

    罗语婵现在浑身有些不自在,因为面前的三位哥哥姐姐都看着自己,那目光虽然都是对和善的,都是充满暖意的,可被人盯着,总是不舒服的。

    更令罗语婵不舒服的就是,这做园子实在是太大了,这里面房子更是多且好看,装饰得更是豪华,比那个她自己生活的罗宅好了不止一倍。

    坐在这样好的屋子中,让罗语婵一时间有些浑身不适应,如坐针毡一般。

    还有今日黄昏下车后,进入行园后,罗语婵发现这三位哥哥姐姐,不仅有比罗家更多的仆从,还有护卫,而且都是拿着剑的护卫。

    那些如鹰一般锐利的目光都让罗语婵这个小女孩有些害怕,心中更是忐忑不安,于是在开始猜测这位大哥哥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悄悄看了一眼身边的大哥哥,罗语婵有些局促与紧张的问道:“大哥哥,你是做什么的呀?为什么,你会有这么大这么好看的房子里呀?”

    听到此问话,林墨先是微微一笑,而后疼爱的伸手摸着罗语婵的小脑袋,柔声宽慰道:“语婵不用害怕,在这里没人会欺负的你的,也没有任何人敢欺负你。”

    说着,林墨又将罗语婵一把抱入怀里,让她盘腿坐在自己怀里,好让她真正的安下心来,不用再紧绷着那根神经,否则会累坏她的。

    轻轻将罗语婵抱在怀里,为其舒展那成拳紧握的小手,林墨一脸疼爱的道:“哥哥我呀,什么都做,没有什么固定的身份,什么赚钱做什么。”

    听到林墨此话,一旁的柳若水立时掩嘴娇笑了起来,不多会儿,连一向温柔端庄的长孙忧音也掩嘴笑了几下,样子实在是滑稽。

    林墨说自己什么都做过,这话还真没乱说,柳若水与长孙忧音还清楚的记得,曾经在闲暇时,燕白鱼讲的关于林墨的趣事。

    四年多以前,林墨为了逃避对燕白鱼的感情,曾经落草为寇,当过山贼,没钱的时候,就领着息风与仇云下山收收过路费。

    后来,山贼实在穷得当不下去后,林墨就去当了专门采鲜花的采花小贼,好让燕白鱼对自己死心,当然,是当假的采花贼。

    可当采花贼依旧是失败了,因为在一次采花行动中,一不小心没打清楚过情况,就去采花,结果落到了燕白鱼手中,于是就被五花大绑给绑走了,还关在了牢里。

    当然,仅仅关了半日,就被燕白鱼给放了。

    不过,林墨当了一回采花贼之后,也不是没有收获的,现在林墨在燕国王都云淮城中那可是有着一大票迷妹的,而且都是大户人家的小姐。

    不用怀疑,这些大户人家的小姐都是被林墨“采”过花的。

    林墨每次采花时,进了采花对象的屋子后,就会与那些大户人家的小姐讨论诗词歌赋,穿着打扮之类的,把那些大户人家的小姐哄得心花怒放,迷得是五迷三道的。

    到了后来,听着林墨出口成章,开口便是“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之类的绝美诗词,那些大户人家的小姐顿时便是是双眼直冒金光。

    那架势,崇拜与仰慕之情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后来更有期盼着林墨这“采花贼”去的。

    因此林墨做着采花贼算是彻底失败了,但至今云淮城中还流传着林墨的别号的传说,那是一个文采斐然,容颜清秀的黑衣采花贼。

    名为“拂衣公子”

    看着柳若水与长孙忧音笑得格外的模样,林墨就知道她俩是在笑自己当过山贼与采花贼的事,顿觉得自己当初就该阻止燕白鱼讲这两件事。

    现在可好,被这两个丫头用来取笑自己了。

    没好气的白了一眼柳若水与长孙忧音后,林墨摸了摸罗语婵的小脑袋,环视了一下房间,柔声道:“语婵,这不是哥哥的房子,哥哥姐姐只是暂时住在这里的。”

    “不是大哥哥你的房子?”罗语婵小脸上泛起了疑惑,旋即大眼睛又一转问道:“那大哥哥,你的在哪里呀?比这个房子更大更好看吗?”

    盘着腿坐在抱在林墨怀里,又被林墨轻轻抚摸着脑袋,罗语婵只觉得很舒服与开心,而且安全感十足,因而全身顿时就放松了下来,小脸上也露出了微微的笑容。

    “哥哥的房子在帝都乾天城中。”轻轻握着罗语婵的一双小手,林墨又道:“哥哥在那里的屋子比这里更好看更大,语婵想不想去看看,然后住在那里?”

    不知为何,林墨总感觉自己对罗语婵有一种亲切感,看着这个小女孩,总将她当亲生妹妹一般宠爱着,照顾着她,让她渐渐的的长大。

    或许是看她可怜,也或是见她生得粉雕玉琢吧!

    “想,语婵想去。”罗语婵立时欢欣鼓舞了起来。

    就在欢心听着间欢,似乎突然想到或者察觉了什么,罗语婵脸上的欢喜瞬间不再,赶忙问道:“那大哥哥你呢,你不去帝都吗?”

    揉了揉罗语婵柔嫩的小手,林墨微笑道:“当然要去的,那哥哥的家呀,不过哥哥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要过一段时间,哥哥办完所有事情后,才能回帝都。”

    听到此话,罗语婵眸中浮起一丝转瞬便逝的黯然之色,眨了眨水灵灵大眼睛,试着问道:“大哥哥,你是要先送语婵去帝都吗?”

    林墨点了点头:“是啊,哥哥要去几个地方,路上很远,很辛苦的,哥哥不想语婵跟着辛苦,因此,哥哥打算明日一早让几位叔叔伯伯送语婵你先去帝都,帝都里有一位长得很漂亮,很好的大姐姐先照顾你,哥哥办完事情就回帝都。”

    又想起罗语婵方才那一丝转瞬而逝的黯然之色,林墨当即又柔声宽慰道:“语婵,你放心吧,哥哥不会不要你不管你的,哥哥保证,办完事情就会帝都去陪你。”

    听着林墨的保证,罗语婵先是犹豫了片刻,而后突然转身紧紧的抱着林墨的腰,依依不舍的道:“那好吧,大哥哥你要快些回帝都哦,语婵在帝都会想你的。”

    轻轻的拍着罗语婵的背,林墨一脸宠溺的道:“语婵真乖,哥哥也会在外想着你的,哥哥一定尽快办完事情,回去陪你玩耍。”

    “嗯,大哥哥你要说话算数。”

    坐在林墨对面,看着林墨与罗语婵的温馨和谐的画面,有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长孙忧音心中不免泛起了点点涟漪。

    看来夫君很喜欢孩子呢,自己要好好努力了,争取为夫君生下第一个宝宝。

    约莫一刻钟后,在暖暖的火盆前,罗语婵已经蜷缩着身子在林墨怀里睡着了,发出了轻轻的鼾声,小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

    小心翼翼的将睡着的罗语婵交到柳若水怀里,又在柳若水额上轻轻吻了一下,林墨尽量压低了声音,道:“若水,抱语婵去你房间,今晚你们俩就一起睡吧,大人我还有事去办,得出门一趟。”

    “那大人,你小心,记得早些回来。”柳若水也压低声音关心的说了一句,也没有问林墨要去干嘛,因为她早就知道了。

    见柳若水抱着罗语婵走了,一把将长孙忧音抱入怀里,在其唇上狠狠的吻了一下,轻抚着那微红的俏脸,道:“忧音,记得别关门哦,也要记得香香的哦。”

    听得此话,有明白此话的深意后,长孙忧音立时脸上一红,在林墨的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而后低首含胸的道:“那夫君,妾身在房里等你。”

    林墨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附在长孙忧音耳畔,不知低语了一句什么,竟让长孙忧音的脸上变得起来,那闪亮的美眸中也含起了雾气。

    见长孙忧音这般娇羞不语的诱人姿态,林墨便知道这娇羞美人儿是答应自己方才所提的小小要求了,面上与心中顿时是乐开了花。

    再度与长孙忧音温存了一会儿,在长孙忧音为自己系戴好雪衾斗篷后,看到外面又下起了雪,撑起一把油纸伞,在息风与仇云的护卫下,林墨悄悄开了行园。

    ……

    雪不大,天上依旧是有月光,借着月光,林墨三人出了行园后,径直往江州城西方向的最著名的那道江州拱桥,步行而去。

    江州城自然是比不得身为帝都的乾天城,又加上更为的寒冷,这才刚过戌时六刻不久,这大街上便没有什么人了,颇为的冷清。

    三人各自撑着伞行在颇为清冷的大街上都没有说话,又走了没多会儿,耐不住的林墨忽然开口道:“真没想到白日里热闹非凡的大街,到了晚上竟然如此冷清。”

    听着林墨的感叹,不爱说话的息风,却是先仇云一步开了口:“江州很多年一直都是这样,一到了晚上就冷清的得很,空气中的冷意压抑得人透不过气来。”

    “是啊,这江州城晚上的空气可真冷啊!”叹声说着,林墨伸出接住一片六角雪花,看着它在掌心融化后,又兀自笑叹道:“可别冻坏了那位美人儿才是。”

    兀自笑叹后,林墨心里又不由得生起一丝好奇,便开口问道:“息风,今夜为何有此如此感慨?竟然主动说了这么多话,这可不像平时的你啊!”

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中州风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林君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君生并收藏中州风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