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元成弘来了!

    柳若水心中立时浮起一丝惊奇,自己与大人离开刺史府的时候,元成弘不是还在刺史府中处理事情吗,此时怎么突然就追来了?

    难道是又出事了?

    知晓柳若水又动起了小脑筋,林墨微笑着,揉了揉她的玉手:“好了,就不要猜了,是不是出事了,问问不就好了。”

    不过这元成弘倒真像是“曹操”,说不得,这一说,元成弘这“曹操”就来了!林墨不由在心中暗自吐槽了一番,估计又是给自己来事了。

    在心中暗自吐槽了一番后,林墨掀起右侧车帘,望着车旁站立着的元成弘,话语中带起半点调侃意味的打趣道:“元州牧你这是怎么了,你不是应该还在刺史府中吗?怎么突然领着人追着本卿来了,发生了何事?”

    或许是听出了林墨话语中的那丝调侃之意,想起自己听到属下禀报之前,正在薛涵雁的闺房,将她抱在怀里安慰,饶是铁血疆场的元成弘也不由得露出了讪讪的笑容。

    为了安抚住薛涵雁,元成弘可是没少费工夫,他可是连三品掌军州牧的脸都不要了,做起了登徒浪子,对薛涵雁好话说尽,才将薛涵雁哄得露出了笑颜。

    两人正在房里吻着,就欲走向内室的床榻上去好生翻云覆雨时,元成弘却接到属下说又有官员了,这才急忙快马加鞭追赶起了林墨的马车。

    待到尴尬之情褪去后,元成弘才行了一礼,认真的道:“启禀煽情大人,在未时(13:00)初刻左右,属下接到禀报,江州录事韩远志死在了自己的府中。”

    林墨脸色微变,果然能让元成弘抛下薛涵雁,火急火燎的追赶自己,定是又出了大事,这下又是一名朝廷官员死了。

    录事,九品官员,刺史属官之一,掌管文书,负责帮刺史抄录文书。

    听到这个死亡消息,林墨心头间立时涌起了疑惑,这韩远志不过一区区九品文书,就管理管理文书之类的东西,怎么就死了?

    如今一连死了两名朝廷官员,还有一名是堂堂三品刺史,这件事可真是愈发变得蹊跷起来了,如果不尽快破案,就得惊动帝都了。

    对于江州录事韩远志,林墨是有印象的,在昨日的夜宴之上,由于是刺史属官,身份特殊,就坐在邻桌,约莫三十七八岁。

    念头落下,林墨问道:“元州牧可是韩录事的死状如何?”

    “回上卿大人的话,听下属禀报,韩录事就死在自己府中的书房里,被利刃割断了喉咙,左臂也凶死用利刃割掉带走了。”

    闻得此言,林墨转头看向柳若水,却发现柳若水也将视线投向了自己,一时间两人面面相觑了起来,什么话也没有,只有惊愕之情。

    之前柳若水心里还有一成认为卢兴良是因为自己,而被林墨派人杀的,可这韩远志与自己等人是没有半点儿恩怨,竟然也死得这般惨。

    沉默了稍顷的功夫,林墨脸上逐渐涌起凝重的表情,吩咐道:“息风仇云,立即驱车随元州牧前往录事韩远志府中。”

    “是,属下明白!”

    听得林墨的吩咐话语,元州牧立即翻身上马,在前面带路,息风与仇云则一声轻喝,驱动马车,在元成弘的马后紧紧的跟着。

    马车快速行过僻静的巷子,涌上人山人海的大街,立时变得慢了下来,不过还好有元成弘带领着人在前开路,速度也不算太慢。

    就在马车快速通过一家首饰店前后,首饰店中的一道倩影在七八个人的簇拥下走了出来,望着那远去的马车踪影。

    “小婉,那是大人的马车吗?”

    这倩影不是她人,正是长孙忧音。

    另外八道身影正是小婉,柳若水的侍女菲烟,以及林府三十六卫中的十二卫。

    远远的看了一下马车,小婉点了点头:“回忧音夫人的话,那正是大人的马车,马车行到这般快,应该是出什么事了吧。”

    长孙忧音赞同性的缓缓点了点头,而后又带着人走进了首饰店,而菲烟却是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远去的马车,又露出唇边又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才重新进入了店中。

    远去的马车中,带确定了自己没看错后,柳若水试着道:“大人,若水方才似乎看到忧音姐姐等人在一家首饰店中。”

    林墨点头道:“我也看见了,等我们韩府中办完事再回来吧。”

    ……

    约莫未时四刻(14:00),马车停在了韩府门前。

    韩府不大,但也不小,门前蹲着两只石狮子,屋檐上挂着两只灯笼,此时已经围满了人,门前有韩府的仆从维持着秩序。

    元成弘的将士们立即拨开人群,为元成弘与林墨等人开辟出一条道路,随后在韩府仆从的带领下,去到了停放韩远志尸体的屋子。

    林墨仔细的验看了一下韩远志的尸体,韩远志是被瞬间封喉而死的,死前没有丝毫的痛苦,因为他的脸上还带着开心的笑意。

    韩元的左臂自肩膀被利器斩下,切口很平整,是一下子被切断了臂膀的,这切口与卢兴良脖子处的切口都是平整异常的。

    看了一会儿后,柳若水收回视线,面色有些严肃的问[混混 ]道:“大人,杀卢兴良与韩远志的凶手会不会是同一人?他们的尸体都有一部分失踪了。”

    “凶手会不会同一人?”林墨像是没有听清楚似的。

    “是啊!”柳若水点了点头:“卢兴良与韩远志都是死状惨烈,一个少了脑袋,一个少了左臂,故若水想,应该是同一凶手的连环犯案。”

    “若水说的有理。”林墨赞同性的点了点头,但旋即又问出了一个新的问题:“那那个凶手以如此残忍手法,杀他们的原因又是什么呢?仇杀?”

    经过在刺史府一个上午的盘问,林墨知道了卢兴良的私下里实属恶人,害死了不少可怜的人,也与人结下了不少仇怨,仇杀是很有可能的。

    但这个韩远志呢?也是仇杀?得罪的还是同一个人?这个可能是有,但林墨总觉得这个说法有些欠妥。

    还有一个问题在困扰着林墨,这韩府没什么高手,这韩远志确实容易杀,但那刺史府中可有有两名剑师境界的修行者的,想要潜入刺史府,悄无声息的杀掉卢兴良,可不是一件轻而易举之事。

    当然,对于林墨来说是轻而易举的,因此在卢兴良死后,林墨在第一时间内,就被元成弘看做了嫌疑人,遭惹了嫌疑。

    听着林墨的的问题,柳若水也沉默了,是啊,对卢兴良那个恶人仇杀还得说过去,可这个韩远志,难道他也是一名衣冠楚楚的恶人?

    对这个韩远志,柳若水也是有点儿印象的,因为昨夜的夜宴上,韩远志就坐在离柳若水不到六尺远的地方,柳若水对他的印象,可大多数江州城官员好多了。

    在夜宴上,柳若水曾无意间瞥到大多数江州城官员都将视线投到了那些献舞的性感美丽的舞姬身上,但这个韩远志却是没有。

    韩远志头也不转的,也丝毫不看那些舞姬一眼,在其余官员将视线投向那些舞姬身上时,韩远志却只是坐在自己位置上的饮酒,看起来是个正人君子。

    实在想不通,柳若水也再去凭空望向,挡下便提议道:“大人,我们去盘问韩府的人吧,问了就知道韩远志到底是不是个表里不一的人了。“

    对于柳若水这话,林墨还是比较认同的,当下林墨便点了点头,然后由元成弘指引与帮助下,林墨开始对韩府的人开始了盘问。

    韩府主仆加起来约莫有三十多号人,由元成弘领着人盘问韩府一应仆从,林墨则负责盘问韩远志的夫人们。

    韩远志有共三位夫人。

    二夫人,也即是约莫三十二岁,模样不算太好看,但也说得过去,不怎么爱打扮,发饰只有一根简单的银簪,眼眶微红,噙着淡淡的泪花。

    三夫人约莫二十七岁的样子,模样生得颇为俊俏,身姿是三女中最好的以为你,打扮得也是最为明艳的,这个女人看起来与那个邱恋恋是一个调调的,但眼角竟也挂着泪花。

    四夫人二十五岁左右,生得是最好看的,施着淡淡的装,身着浅绿色的裙袍,宛如一朵出水芙蓉,是个小家碧玉型的女子,却是看不出任何伤心之色。

    很奇怪,这里面竟然没有大夫人。

    粗略的观察了一番三女后,林墨坐在三女对面,心神也颇为沉重的道:“人死不能复生,还请三位夫人节哀顺变。”

    简单的安慰了一句后,林墨又淡淡道:“本卿的身份,想必元州牧也告诉你们了,你们也清楚了,现在本卿想问三位夫人几个问题,还请三位夫人暂且忍住伤心的心神,回答一下本卿的问题。”

    林墨的话音刚一落下,那韩三夫人突然掩着面伤心的哭了起来:“呜呜呜——,老爷啊,你死的好惨啊,曼丽舍不得你呀,你死了,曼丽可怎么活啊,贱妾这就随您去了。”

    哭喊着,韩三夫人起身就要状林墨身旁不远处的柱子,林墨眼疾手快,赶忙起身拦住韩三夫人的身形,那韩三夫人顿时便撞入林墨怀中。

    感受到胸膛有奇怪的触感传来,是与邱恋恋一个调调的韩三夫人带球撞人了,她犯规了,林墨急忙将韩三夫人从怀中推开,就要出言安慰韩三夫人。

    就在这时,只见那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小家碧玉的韩四夫人突然发怒了。

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中州风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林君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君生并收藏中州风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