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结果正如林墨所料,这床榻上如此多鲜血,只有脑袋被人当场砍了下来,才会出现这么大量的血,进而染满了小半个床榻。

    不过现在问题来了,那凶手到底与卢兴良有何仇何恨,杀人就算了,竟然还将卢兴良的脑袋给砍了,这得是杀母杀父的深仇大怨了吧。

    搀扶着柳若水离满是鲜血的床榻远远的,林墨道:“元州牧,带本卿去看看卢刺史的尸体吧,本卿要去验尸。”

    林墨跟随月下老者学习的技艺是很多的,而当一名仵作验尸,自然也在月下老者教授的技艺之列,当时林墨学了不到三天便学会了。

    “是,请上卿大人随下官移步。”

    ……

    来到停放卢兴良尸体的西院,吩咐仆从将棺材打开,林墨松开脸上已经恢复血色的柳若水,走到棺材一看,立时一惊。

    “元州牧,卢刺史的脑袋怎生不见了?”

    在林墨的视线中,棺材中只有一句无头尸体,尸体穿着一袭白色的内衬,身体有些微胖,观其体型,极其像是卢兴良。

    至于到底是不是,那就说不一定了。

    “这个下官不知!”元成弘回了一句。

    “不知?”林墨淡淡一笑,心中暗道,这个回答当真是好啊!明面上继续问道:“那这具尸体都没有脑袋,你们是如何确定这死的是卢刺史?“

    “回大人的话,下官让卢刺史的原配夫人来辨认过了,她说这就是卢刺史的尸体!”

    “原来如此,这倒是可以信一下了。”

    夫妻相互之间是最了解的,总能观察到一些常人注意不到的细节,既然卢兴良的夫人说这是卢兴良的尸体,那这尸体就有九成的可能是卢兴良了。

    问完元成弘后,林墨继续观察起了尸体,只见这尸体脖颈处的切口整齐,没有丝毫的钝象,是被人用剑或者刀,瞬间给切断的。

    又再度观察了一下其余的身体部位后,再观察到一个细节后,林墨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收回视线,问道:“元州牧,卢兴良死的时候,身旁可有其他人?”

    “回上卿大人的话,有的,昨晚是卢刺史睡的七夫人的房中,七夫人醒赖后见到倒是血与一具无头尸体,当即就吓得失了心神,疯了。”

    疯了?林墨略微一惊,不过细细一想这也正常,那只是普通女子,试想想,一名普通女子当晚睡下去的时候,身旁的男人还是好好的,第二天醒来,见到如此惨相,被吓疯,这倒是一件正常的事。

    不再去纠结卢兴良的七夫人疯不疯的事,林墨吩咐道:“元州牧,你去将刺史府中的所有人都集中在外面的院子里,本卿有些话要。”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出凶手以如此残忍手段杀人的动机,然后才能顺藤摸瓜,找出凶手,而找动机,问问与卢兴良生活在一起的刺史府众人是最有效的手段。

    “是,下官这就去办。”闻得林墨的话,元成弘抬手行了一礼,转身就离开了停尸房,倒院子中去吩咐起了随行的几名部将。元成弘出了院子,林墨又看向张雨伯与王居易:“张长史,王司马,劳烦你们二人在院子中安置一张案桌与椅子,待会儿本卿要用。”

    “是!”两人齐齐道了一声,行了一礼后,也走了。

    待外人都离去,柳若水走到林墨身边,看着正在院子里吩府手下部将的元成弘,问道:“大人,你有把握查明此案吗?”

    揽上柳若水的柳腰,挑起那精致的下巴,林墨露出一副轻佻的样子,调笑道:“哦,若水美人儿,这是在怀疑本大人的破案能力?”

    柳若水脸上微红的抱住林墨的腰,将脑袋埋在林墨的怀里,幽声道:“若水哪有,大人在若水的心中是无所不能的。”

    ……

    江州长史张雨伯现在心中有些生气,江州司马王居易心中更生气,两人以为林墨要案桌与椅子是要做什么大事,没想竟然是这样的。

    在两人的视线中,林墨抱在柳若水坐在椅子上,右手里拿着不知从哪里找来的惊堂木,一个劲儿的拍在身前案桌上,大有些升堂的意思。

    可这是在卢刺史的刺史府中啊,又不是府衙内,再者,就是问一下刺史府中的人的话,有必要搞成这升堂的架势吗?

    这是没有尝试过升堂的滋味,现在要尝尝,还是怎么滴?

    而更令王居易生气的就是,林墨怀里抱着一个大美人儿,而盘问的人,也全都是刺史府中的女眷,而且是专挑漂亮的女眷问,还是让她们坐在对面。

    这是大乾上卿与驸马该有的尊仪吗?这完全就是一副市井混混的吊儿郎当的样子啊,这让王居易这读书进而致仕的人相当看不顺眼。

    可林墨是上卿,再加上之前在府门前吃了亏,王居易只能将怒意隐在心中,丝毫不敢发作,生怕又落个顶撞上卿的罪名,到时候又要挨板子了。

    丫环们都问得差不多了,现在该是问卢兴良的夫人们了,林墨抬头看见院子里乌央乌央的一群男男女女,面上满是焦虑。

    突然,脑子灵光一转,对着面前的众人喊道:“现在,男的与被本卿问过话的丫环们可以走了,卢刺史的夫人们留下。”

    吻的林墨的话,男的与丫环们陆陆续续的离开了,元成弘见林墨见这样做,忙走到林墨身旁,低声问道:“上卿大人,您这样做,真能的查到凶手?”

    元成弘也觉得林墨根本不懂查案,这根本是在胡闹啊,哪有盘问人问题,专门挑女眷问的,这简直是在看哪个姑娘更漂亮啊!

    狐疑地看了一眼元成弘,林墨信心十足的笑道:“元州牧,你就放心吧,本卿有本卿的查案风格,本卿还得赶往澜州,保证两日之内查明此案。”

    听到林墨的保证,元成弘心中顿时有了底,点了点头后,又回身坐回原位,可在原位站定,接下听到的一段对话,让他顿时狂汗不已。

    “大人,都看了这么多了,你还有没有中意的?”柳若水娇嗔道:“若水看第三位与倒数第二位丫环都不错的。”

    林墨摇了摇头:“不行,这两人虽然好看一点儿,但都算不上漂亮,接下来只有看看卢兴良的夫人们漂不漂亮了,只有漂亮,入得了我的法眼,大人我才会满意啊!”

    听得这两人的话,元成弘险些摔了一个踉跄:我怎么觉得更没底了呢?漂亮?这上卿大人这是在为自己选女人?

    这段对话声音是比较大的,张雨伯听见了,忙闭上了眼睛,作出闭目养神的姿态,王居易忍不住脾气,就要冲去质问林墨,却被元成弘伸手拦了下来。

    伸手拉住又要冲动行事的王居易,元成弘目光一寒,对其摇了摇头,王居易不敢违背元成弘的意思,只得咬牙站回了原位。

    三人的诸般动作都被林墨瞧在了眼里,但林墨却是没有去理会,看到闲杂人等都走完后了,看着剩下的人数,林墨惊了。

    竟然还有十三人!

    这时,林墨不经有些佩服起卢兴良,这人竟然有十四名夫人(因惊吓而疯了的七夫人未在场),这卢兴良厉害呀,尽然纳了如此多的夫人。

    一拍惊堂木,轻喝道:“卢刺史的大夫人立马上前,坐的本卿对面。”

    话音一落,一名四十多岁的妇人走到案桌前的椅子前,坐在了林墨对面,此人穿得很多,还拿着一个手炉,仪态甚是端庄有礼。

    见到对面的妇人与自己的师娘与母亲差不多年龄,林墨没有在口花花,而是将惊堂木放在桌上,认真的问道:“卢大夫人,本卿想问您三个问题。”

    刚坐下,卢大夫人就突然咳了即声,而后才道;“上卿大人无需对贱妾用“您”字,贱妾担不得,上卿大人的问话,贱妾定然如实告之,不敢有半分隐瞒。”

    林墨问道:“您在今日早上破门而入的人群之中吗?您是什么时候跟着卢刺史的,卢刺史生前可与人结下过什么仇怨?”

    “贱妾是二十三年前嫁于卢兴良的,是他的结发妻子,不在破门而入的群人中,不敢隐瞒上卿大人,贱妾与卢兴良虽同居一府,但已经有十四年与他没怎么说过话了。”

    说到此处,卢大夫人停了一下,露出一副决绝的模样,方才继续道:“至于卢兴良可曾与什么人接过仇恨,贱妾也不知道,不过,他是官场上的,仇人应该不少。”

    听到卢大夫人不再说话,林墨先是愣了一下,待缓过心神后又问道:“您已经有十四年与卢刺史没怎么说过话,这是为何?”

    卢大夫人看了一眼后面站着的十二名女子,道:“上卿大人您也看见了,除了贱妾与疯掉的七夫人外,卢兴良还有十二位夫人。”

    收回视线,卢大夫人露出黯然的表情:“卢兴良曾答应过贱妾一生只娶贱妾一人,可他食言了,因此,自从他在十四年前,纳了二夫人后,贱妾就一人搬去了东院,一个住,与卢兴良就极少说话了。”

    听到卢大夫人最后的这段话,林墨不由对卢大夫人心生起了敬意,这卢大夫人真是性情女子,这份决绝的魄力当真是令人钦佩啊!

    就在心生钦佩间,林墨忽然听到卢大夫人再次咳了几声,还比较用力,顿时便将视线落在了卢大夫人怀中的手炉上。

    “大夫人,您这是怎么了?”

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中州风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林君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君生并收藏中州风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