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安抚住柳若水,林墨让舒苒八女讲述起来了各自身上的鞭痕是如何来的,而最后得结果,也丝毫不出林墨所料,都是由卢兴良造成的。

    卢兴良年过五十多岁了,那方面的能力早就弱得可怜,基本是没有了,可近几年,卢兴良却是喜欢上了另外一种调调,对年轻貌美的女子施暴,以满足他那变态的心理。

    舒苒八女的身份是很低贱的舞姬,被卢兴良买回了府中,结果可想而知,这些可怜的女孩,被卢兴良当成了发泄变态心理的工具。

    这里面舒苒长得最为秀丽,自然成了卢兴良的重点发泄对象,而身上的伤也自然受得最深,体内的死血,可谓是相当严重。

    若再仍其发展下去,最多再过一个月,舒苒就会受伤太重而死。

    听着舒苒八女的讲述,林墨看到了怀中柳若水双拳紧握,一双眸子也满是狠意,林墨不知道这是为何,为何柳若水在听到这事的反应为何会如此之大。

    看来得好好问问了!林墨在心中暗暗道了一声。

    刚接触到柳若水的时候,林墨只派夜者调查过柳若水是荣王的卧底身份,却从未想过调查柳若水的身世,一来是没有必要,二来是用不着。

    轻轻握住柳若水的成拳紧握的手,林墨转头看了一眼息风:“息风,将八位姑娘都安置在西院中,在把咱们的活血丹给八位姑娘服用,给她们治伤。”

    “是,属下明白了!”

    这舒苒八女与怜香怜月等宫娥的伤势一样的,都是体内伤势淤[翠微居 ]积,先得用活血丹将她们体内的死血化开,再配合其他的药物,方才能真正治愈。

    或许是由于林墨的原因,郑尔蓉不再鞭打宫娥,又加上年前林墨的数日治疗,怜香与怜月以及景兰宫中的宫娥们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息风领着舒苒等八名舞姬走了,此时时候也不早了,该是睡觉的时候了,而林墨也领着长孙忧音与柳若水去了东院,准备入睡。

    走到东院门口的时候,林墨暗暗给了长孙忧音一个眼神,长孙忧音心领神会,她知晓柳若水今晚出现了异常,需要林墨的陪伴。

    ……

    子时三刻左右,夜很是昏暗。

    洗浴一番之后,林墨便和衣倚靠在了垫高的枕头上,怀里趴在柳若水,两人没有发生那档子事,只是这般和着衣,相依偎着。

    此刻的柳若水眼神无神,像似在专注的想着什么。

    被褥下的右手环着柳若水的柳腰,左手轻抚着那乌黑的秀发,林墨柔声道:“若水,今晚你怎么了?能和大人说说吗?”

    听着林墨的柔声话语,感受着林墨宽阔的胸膛,柳若水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默了一会儿后,柳若水的眼角突然滚落下了泪珠,而且还渐渐的哭出了声来。

    怀中美人突然伤心非常地哭了起来,这一时间让林墨竟有些无措,但也只是那么短暂的一瞬间,而林墨便知道,自己此时应该任由她哭,任由她发泄。

    发泄出来就好了!

    待柳若水发泄得差不过多了,哭泣声也停止了下来,林墨轻轻为其泪水与泪痕,又将被子拉至其肩处,就要开口说话,却被柳若水先开了口。

    双手紧紧环住林墨的腰,柳若水低低的说了起来:“大人,你知道吗,若水在宫里的时候,就是六年前,有一位姑姑(老宫娥的意思)对若水很好,是真的非常好,将若水当成了亲生女儿般疼爱。”

    说到这里,柳若水停了下来,闭上双眸,像是被无尽的悲伤回忆包裹住了,扼住了她的喉咙,让她无法成声,无法说出一句话来。

    见此,林墨用左手轻轻为柳若水舒展起了额上的浓浓悲伤,待到柳若水重新睁开眼睛后,柔声问道:“那后来呢?”

    将身子往怀里又移了一分,柳若水忍住那抹悲伤,低低的道:“后来姑姑被宣姝太后赏赐给了一名立了功的老太监,老太监和卢兴良是一样的人面兽心的畜生,就将姑姑她给活生生用鞭子打死了。”

    说着,柳若水将腕上一只不怎么值钱的玉手镯取了下来,递给林墨:“这便姑姑留给若水的唯一遗物。”

    看了手镯几眼,重新为柳若水的戴上,这一刻,林墨终于知道自己送给她那么都名贵非常的手镯,而她却一直戴着这不大值钱的玉手镯的原因了。

    为柳若水戴好玉手镯,林墨的左手重新轻抚上了柳若水那皎如月光的脸蛋:“那那位老太监呢?已经被若水你杀了吧?”

    被林墨猜中了,柳若水也没有如何惊奇,依旧趴在林墨胸膛,而后点了一下脑袋:“姑姑死后,若水便将那老太监给杀了,尸体分成了八块。”

    这下,林墨终于知晓了为何柳若水听见卢兴良的恶行之后,会突然暴怒了,若不是林墨拉着的话,柳若水当即就领着护卫去将卢兴良给杀了。

    林墨就欲开口说些什么,柳若水突然坐了起来,定定的看着林墨,眸中待起了一股狠意:“大人,若水想杀了卢兴良,可以吗?”

    将柳若水重新拉回怀里,又为其盖好被褥,林墨神秘一笑:“杀一个卢兴良何须若水你亲自动手,放心吧,卢兴良的报应快到了。”

    “报应?”柳若水不解。

    林墨低首在柳若水耳边说了起来。

    片刻之后,柳若水顿扫先前的浓浓悲伤,露出了动容的笑意,忽地,抬首就吻了一下林墨的嘴,有些感动的道:“大人,你对若水真好。”

    林墨嘴角泛起一抹坏坏的笑意,一个翻身将柳若水压在身下,用那如狼似虎的目光看着身下的美人:“若水,一个吻可不够哦?”

    柳若水脸颊顿时一红,而后双手环住林墨的脖子,露出那含水的勾人眸子,抬首就吻在了林墨的唇上,激烈的追逐了起来。

    吻到深情之时,柳若水无力的躺着,轻轻的喘息着,双眸迷离地道:“大人,要了若水吧,若水想真正的成为你的女人。”

    轻轻挑起那精致的下巴,林墨邪魅一笑:“傻丫头,这是江州行园,可不是个什么好地方,再等些日子,大人我一定给你个最美的夜晚。”

    柳若水的眼神有些幽怨,也有感动,刚要开口说话,就被林墨稳住了唇,便立即将话咽了回去,继续激吻了起来。

    就在两人在床上的深情的接吻时,就在这间屋子的偏室之内,柳若水的侍女菲烟,躺着穿上也没有入眠,耳边传来主室的缠绵之音。

    紧紧抱着枕头,菲烟脸上满是红韵,嘴中也发出低低的喘息,双眸微闭着,脑中不断幻想着主室内的女子是自己。

    “大人,菲烟……”

    ……

    清晨八时左右,落了一夜的雪已经停了,暖和的阳光透过窗纱洒落在床,感受到嘴唇传来一阵暖意,林墨幽幽地醒转了过来。

    转头看向身旁的柳若水睡的位置,发现人已经不见了,坐起身来,穿着内里衣物的林墨试着唤了一声:“若水!”

    没人应答,林墨穿好鞋子,就欲起身去木施处穿衣袍,一名女子突然推门走了进来。

    女子进来后,快行了几步,对林墨恭敬的行了一礼:“回禀大人,若水夫人与忧音夫人正在厨房内准备早膳。”

    这女子正是侍女菲烟。

    林墨点了点头,就欲继续穿衣,菲烟突然走前了几步,伸出双手,道:“大人,怎么能让您亲自穿衣,让菲烟来服侍您穿衣吧。”

    林墨看了一眼菲烟,犹豫了一下,便将衣袍交给了菲烟,也是,自己从未亲自动手穿过衣,有人服侍自己穿衣也好。

    伸开双臂,便由着菲烟为自己穿衣了。

    从背后为林墨披好衣服后,菲烟有来到前面,拿下木施上的腰带,开始为林墨束衣,而此时眼前的一幕,让林墨是尴尬无比。

    林墨此时才发现这菲烟穿的竟然是抹胸裙装,而她随着低身用腰带为自己束衣,居高临下的林墨,更是能将那抹胸前的春光一览无余。

    林墨承认自己是博爱,但面对这样一名较为陌生的女子,面对这般场景,加之鼻息间满是这女子身上的芳香,也让林墨有些束手束脚,心中满是尴尬。

    而且用腰带束衣时,林墨感受到菲烟的胸前更是会不时的蹭一下自己的胸膛,这就使得林墨更加的尴尬了,但人家穿什么,是她的自由,也实在不好说什么。

    待到为时颇长的穿衣结束后,林墨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然后又坐在了镜子前面,让菲烟为自己束发戴冠。

    刚坐到镜子前,林墨看到自己唇上有一道吻痕,又联想半梦半醒见唇上传来的温热,林墨猜想定是柳若水起床时留下的。

    正在回忆昨晚与柳若水的深吻时,束发开始了,林墨突然感觉到背上不时会被某种事物给蹭一下,整个人立时回过了神来。

    感受着背上不时传来美妙的触感,在镜子中打量起了菲烟,林墨心中不由得暗自道了一句:没想到啊,这丫头看起来年纪不大,还挺有料的!

    待到穿戴整齐,又在菲烟的服侍下雪衾斗篷,便要迈开步子往外走去,待走到门口时一阵冷意袭来,又回身望了下菲烟单薄的穿着:“菲烟啊,虽然有阳光,但也挺冷的,你还是换一身再出去吧。”

    “是,菲烟明白了!”

    待林墨出了房间后,菲烟走到镜子前,望着自己这诱惑非常的抹胸长裙,又用轻抚了一下温唇,露出了一抹妖冶的得意笑容。

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中州风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林君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君生并收藏中州风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