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一声令下,另外三个青袄小吏拔出腰间的佩刀,就向那少年走去,眼里都带着寒意,看着那少年就如同饿了许久的猛兽看见了食物一般。

    其中一名青袄小吏走出几步后,故意踩中了那本掉落在雪地上的书,那少年立时爬起身,朝那青袄小吏扑去:“你这刁吏不要踩我的书。”

    “啊——”

    那踩中书本的青袄小吏立时发出一声大叫,低头看去,只见那少年一把抱住了他踩中书的左腿,一口狠狠的咬了上去。

    “你这狗崽子竟然敢咬你官爷。”

    这名青袄小吏顿时怒了,一咬牙,手中的刀就向少年背上捅去,杨老实见自家孙儿即将被那倒贯穿而亡,立时发出了绝望的呼喊声。

    “官爷不要啊!”

    这声绝望之声刚出,这时,杨老实看见那青袄小吏的动作停了下来,手中的刀在离那少年的背不到一寸之处,也停了下来。

    视线上移,杨老实看见那青袄小吏的脖子处出现了一道极其细微的血痕,突然那血痕扩张开来,鲜血渗了出来。

    这名青袄小吏死了!

    青袄小吏死了,手中的刀就要脱手,这刀尖是对准了那少年的背的,一但脱手,那刀定然也会伤了那少年。

    另外两名青袄小吏见同伴死了,立时慌了心神,慌忙寻找那出手之人:“是何人,竟然出手杀朝廷官吏,是要造反吗?”

    没人回应这两名青袄小吏的恐吓狂吠。

    刀脱了手,突然,一道身影一闪接触了刀,身影在动,那两名青袄小吏已经被刀抹了脖子,倒在了那雪地上,鲜血染红了白雪。

    领头的青袄小吏见大事不好,转身就要逃,可刚欲有所动作,刀已经架在了他脖子上,让他不敢移动分毫,心中也充满了无尽的恐惧。

    恐惧自心底涌起,双腿一软,方才的嚣张也从他的骨子离抽离,扑通一声,直接跪在了雪地上,一个劲儿的求饶了起来。

    “大爷,饶命啊!”

    然而,没人理会他的求饶,包括用刀架在他脖子上的息风。

    青袄小吏死了,那少年急忙松口,将书从雪地上捡起,拍掉上面的积雪与污渍,紧紧的护在了怀中,像是在护着什么宝藏一样。

    在仇云的护卫下,林墨慢悠悠的走了过来,在先是来到被踹翻的包子摊,当着杨老实的满,将仅剩的两笼未散落出来的包子,挨个放入放入装包子的袋子中。

    足有十六个热乎乎的大肉包子,装了两个袋子。

    将两袋包子抱在怀里,拿出一个递给仇云,又拿出一个,吃着走到了那少年面前,看着少年那般母鸡护崽的模样:“你很喜欢书?”

    少年爬起身子,抬起头看向了林墨,尤其是林墨那犹如星夜般的眼睛,愣了好半晌后,才缓缓点了点头。

    “是的,我很喜欢读书,书太贵了,这是家里唯一的一本书!”

    看着穿着华丽,吃着包子的林墨,少年没有一丝的自卑,相反眸中有不卑不亢之意,盯着林墨的视线也没有躲闪,一双眼睛极了。

    乾天城的书很贵,这是真的,一本书至少要卖一枚银叶,而一枚银叶足够杨老实这等连冬衣都穿不起的人家,三个月的收入了。

    当然,若是杨老实将包子做成“馒头”,再提一提价格,他们的日子会好过很多,至少能穿上一件像样的冬衣,不至于穿着夏日的单衣。

    看着因冷而颤抖着身子的少年,林墨先将包子袋递给仇云,又将解下自己的雪衾斗篷披在了少年身上,少年下意识的躲了开来,惊惧的望着林墨。

    林墨看了一下自己的雪衾斗篷,这上面的绣工精湛至极,连皮毛也上上等的,乃是燕国王室作坊出产的,价值不凡。

    林墨无奈一笑:原来这孩子是怕自己弄脏了雪衾斗篷,而无法赔偿。

    “没事,我不要你赔的,你放心吧。”林墨上前一步,将雪衾斗篷披在了那冻得小脸通红的少年身上。

    这一次,那少年也没有再躲开。

    刚为少年披好雪衾斗篷,林墨一回头见仇云自己又拿出了一个包子,白了一眼仇云之后,急忙拿回了两袋包子,又拿出一个包子吃了起来。

    披上雪衾斗篷,少年的身子立时不再颤抖了,少年只觉一股从未有过的暖流自心底涌起,包围了全身,整个人暖暖的。

    吃着热乎乎的大肉包子走回少年面前,林墨面带微笑的看着他,用商量的语气道:“能把你的书,借我看一看吗?”

    少年很是疼惜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书,将其递给了林墨。

    林墨接过一眼,名为“诗歌总集”,只见书已经发黄,又翻了几页,里面的书页也已经破损,看来这本书已经被少年读了不知多少遍。

    “你没有教你念书的先生吧?”

    “嗯。”少年点了点头:“家里穷,没钱去私塾,跟着先生学习。”

    “是谁教你识的字?”

    “我爹爹,可是爹爹在四年前已经去世了,病死的。”

    将书还给少年,林墨微微的沉吟了起来。

    这就不奇怪了,这少年虽有求学之心,但很显然买的书很不合适,《诗歌总集》对于一个或许连字都未必能认全的孩子,有点儿像天书了。

    若是有学识的先生教导他,少年手里的书绝对不应该是《诗歌总集》,而是应该是一些入门级的书,一些基础的简洁书。

    沉吟过后,林墨看向也在看自己的少年,微笑道:“念书不是你这样念的,你念书的方法错了,你应该先读些基础的书,句读文风简洁明快些的。”

    说着,林墨递给少年一个热乎乎的大肉包子:“读书与我们做人的道理是一样的,这两件就好似盖房子,根基要正,上面才不会歪斜,基础好了,我们书才能读得好,做人才能做个真正的人,拥有真正的性情。”

    说着,林墨有指了指少年怀中的书:“就好比你这这本《诗歌总集》,是本好书,但里面的字,你都未必能认全吧?还有,这里面包含了太多人的各种性情,若是没有好的先生为你讲解,你的性情会就偏了。”

    少年双眸立时一亮,旋即一阵黯然。

    这本厚厚的书都是爷爷省下了近一年的钱买的,自己哪有钱去买别的书,而且听眼前这位大哥哥的话,似乎只有自己还需要读非常多的书。

    林墨自然是看出了少年的表情为何会有这般变化,在少年耷拉着脑袋,有些身上的是,林墨淡淡道:“听你爷爷称呼你为石头,你的名字是叫杨石头,对吧,我府里有书三千,可以借你。”

    杨石头登时双眸一亮,但旋即又黯淡了下去,很快摇头道:“我不能要你的书,爹爹还在世的时候说了,平白受人恩惠,是小人所为,非君子。”

    将包子一口吃掉,林墨笑道:“因此啊,我有一条件!因为我也爱书,所以书是能直接借给你的,但你可以借取,抄誊下来。”

    说着,林墨又从怀里掏出一张面额为十枚金叶的飞钱:“这笔钱你下拿着,你去买一些空白的书本与笔墨,再给你爷爷恭贺自己买几件冬衣。”

    杨石头看了一眼上面的数额,吓了一跳,根本不敢伸手去接,连连摇头道:“我不能要!”

    见此,林墨又笑道:“当然,我这是不是赠予你的,而是借给你的,等你长大以后,你是要加倍还的,而且得还我十倍,你看如何?”

    再度犹豫了一下,杨石头将飞钱收了起来,又解开身上的雪衾斗篷,双手捧着,跪在了林墨面前:“石头永远铭记先生大恩。”

    这时,杨老实也跑了过来,跪在了林墨身前,他虽然不知道林墨给了自己孙儿什么东西,但他知道,一定是助自己孙子安心读书的东西。

    林墨接过雪衾斗篷披在身上,伸出手将爷孙扶起:“老人家,石头,快快起来吧,这天气怪冷的,赶快去两件冬衣。”

    爷孙俩站了起来,林墨转身就要走,再次颤抖起身子的杨石头叫住了他:“先生,能告诉石头,您的名字吗?”

    “你很快就会知道的。”林墨故作神秘的答了一句,走到向息风,这时,仇云走到杨老实身前:“杨老伯,请您从明日起,每隔两日,在辰时(05:00)初刻,送两百个包子去乾东街林府,那里自会有人给您付钱的。“

    听得仇云的话,围观的小贩摊主们立时一惊,他们终于知道眼前那位衣着华贵的年轻人是谁?那可在帝都里的风云人物,堂堂的一品大乾上卿啊。

    听得周围人的议论,杨石头对林墨立马充满了敬佩与尊敬之意,这下他知道了,自己应该更努力了,自己一定不能辜负上卿大人对自己的期望。

    看着向自己走来的年轻人竟然传闻中的帝国历史上最年轻的上卿,那领头的青袄小吏是更加的慌了,头那是一个接着一个磕,只求饶命。

    在一阵磕头后,一队安防营士兵闻“命案”而来,领头的小队长在那日查抄鬼湘楼时,是见过林墨的,因此急忙领着手下行礼参见。

    林墨也不想理会领头的青袄小吏,便将他交给了小队长,又转身看了一眼杨石头:“对了,石头,身为一个男子汉,不仅要能文,还得能提枪跃马。”

    说完,林墨领着息风与仇云离开了这里。

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中州风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林君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君生并收藏中州风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