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听着林墨所奏,大乾皇帝沉默了,众朝臣又纷纷议论了起来,荣王与宣远却是一反常态,异口同声的道:“臣/臣弟认为林上卿此法甚佳。”

    两人的话一出,众朝臣再次安静了下来,齐齐用目光望向二人,不知道自己的“老大”是如何想的,竟然会同意这个荒唐的提议。

    不过众朝臣中也不乏聪明人,想明白了此中的关键之处后,站在自己一方的角度,开始为身旁仍然不解的同伴低声解释了起来。

    稍顷,大乾皇帝也明白了过来,当即眉眼带笑的道:“好,朕即刻下旨封刑部侍郎耿白,刑部主事史飞为刑部大夫,刑部大印两人分而持之。”

    “吾皇圣明!”众朝臣齐齐山呼。

    刑部大夫一职的人选商定,再议了半个时辰的其他事情之后,便散了早朝,林墨与宣远荣王三人第二次并肩出了太极圣殿。

    来到太极圣殿外,宣远朗声笑道:“林上卿真是智慧啊,竟能想到如此妙的办法,两人供任刑部大夫一职,妙极,真是妙极啊!”

    “是啊,林上卿若是你早在的话,这刑部大夫一事早就尘埃落定了,本王也不会为了大乾的江山社稷,与宣上卿闹得不开心啊。”荣王也开颜笑道。

    林墨微笑的看着身旁的这两只老狐狸,没有说话。

    宣远也笑道:“是啊,林上卿,你远离朝堂,携着娇妻美妾去过那闲云野鹤的逍遥生活,让在下与荣王殿下,为了这大乾的江山社稷生了矛盾,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林墨忙歉声说道:“是是是,是在下的不是。”说着,就要躬身,对荣王与宣远两人行上那么一礼。

    荣王急忙扶住了林墨的身形,笑道:“林上卿多礼了,本王与宣上卿只是羡慕林上卿,酸言酸语的说上那么一句罢了,怎么真的怪你。”

    “是啊,林上卿,在下与荣王殿下只是开个玩笑,切勿当真,切勿当真啊!”宣远也出手扶住林墨的另一边,脸上挂满了笑意。

    “那不行,在下错了便是错了。”林墨却像铁了心似的,却是没有再躬身行礼,而是道:“既然是在下犯了错,就应该罚。”

    顿了一下,林墨一转眼睛,道:“在下挑个合适的日子,在临江街的归云楼设宴当做是赔罪,荣王殿下,宣上卿,您二位,到时候可一定要来哦。“

    “一定一定!”荣王直接答应了。

    “林上卿设的宴,在下自然得来。”宣远也笑着答应了。

    正当三人在殿门外聊得正开心时,高越从转角处行了出来,荣王和宣远也是相当的知趣,说了告辞之后,就潇洒的带着自己的人走了。

    高越迈着太监特有的小步子,走了过来,对林墨拱手施了一礼不知:“林上卿,陛下在东暖阁,想见您,请随老奴来吧。”

    “烦请高公公带路。”林墨也回了一礼。

    跟着高越身后,慢行在去东暖阁的路上,身后跟着息风与仇云,林墨一面看着沿路的景物,一面想起自己那两人供任一职办法的真正想出之人。

    这办法还真不是林墨想出来的,而是百里倾城那丫头想出来的,昨日在去黑水寨的路上,林墨问了燕白鱼四女一句,自己该挑选谁接任这刑部大夫一职,帮荣王还是宣远。

    问题一出,燕白鱼与长孙忧音想了一会儿,没有得出答案,连最聪明的白芷兰也没正面问答,只是分析了帮荣党或者后党的利弊。

    就在白芷兰分析利弊时,在寒江中玩冰的百里倾城跃到林墨身边,百无聊赖的顺口说了一句:“这有人什么好想的,让荣王与宣姝太后的人都当呗。”

    这话一出,燕白鱼发出了扑哧的笑声,林墨想了一会儿,却突然一把搂住百里倾城的纤腰,在她脸上,吻了一下,然后一个劲儿的夸她聪明。

    宣远和荣王对这个两人供任一职自然是会满意,而且只要想通此中关键,那肯定是会满意的,因为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为何?这就要从宣远和荣王心中各自打的算盘说起了。

    对宣远来说,你荣党不是说史飞年纪尚轻,经验和能力不足,那好,等在刑部大夫一职历练个几年,那史飞的经验和能力总是足够了吧。

    过个几年,你耿白的也老了,就该退下了,就算你耿白的儿子接替耿白的位置,倒要看看你耿白之子这初生牛犊拿什么和史飞斗。

    再者,宣远心想,自己一党在刑部的势力原是没那么大的,最高的不过也是一个主事,如今登上刑部大夫之位,算是涨了实力,就能借机培植和扩充自己的势力。

    对荣王来说,你荣党不是说耿白已经年迈,精力不足嘛,那好,这几年,本王就大力培养耿白之子,倒时候就各凭本事了。

    不过对于荣王,这还不是他答应的最重要的一点。

    最重要的是,经过曹岩一案,自己的刑户两部注定是经历波折的,现在曹源已经与自己离心,投了后党,自己还能保住刑部一半大权,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还有的就是,简文成与曹源有杀子之仇,荣王不相信简文成能就此咽下这口气,他不信曹源与简文成在同一个阵营中,能和睦相处。

    有朝一日,必定会出现大问题。

    因此,荣王很高兴的接受了。

    但若真像大乾皇帝想的那样,让第三方的人坐上刑部大夫的位置的话,那人定然会成为众矢之的,被荣后两党的人共同刁难,将寸步难行。

    进入东暖阁,林墨对大乾皇帝行过礼,坐在了大乾皇帝对面。

    “哈哈——,子雍,可真是有你的,智慧啊,竟然能想出两人共任一职之法。”现在明白此中关键的大乾皇帝很是开心。

    经曹岩一案,让刑户两部都乱了起来,自己也趁机也安插了一些人进去,虽然所任官职不大,但若是时机得当,大乾皇帝相信他们必定能发挥大作用。

    然而这还不是大乾皇帝最开心的地方,最开心的是,如今荣后两党的关系是日趋恶化了,而且开始内斗消耗了起来。

    经过换囚之事后,荣后两党的人被牵连不少,算是没了个四分之一下,因此才让大乾皇帝有了安插自己的人的机会。    林墨自然是知道这终究耐不住性子的大乾皇帝在刑部安插了自己的人手,但好在官职只有芝麻绿豆大点儿,影响不了什么,也就由着他去了。

    趁着大乾皇帝高兴,接下夸赞的林墨突然道:“陛下,既然您如此高兴,臣就再送你一个礼物,如何?”

    “礼物?什么礼物?”大乾皇帝好奇万分。

    “进来吧!”林墨神秘一笑,拍了拍手,然后一个身着黑色斗篷,完全遮住了面容的人走了进来,看身形是一名男子。

    斗篷被来人揭下,大乾皇帝看着来人,瞬间陷入震惊了之中:“曹卿,怎么会是你?难道你就是子雍送给朕的礼物?”

    说着,大乾皇帝就看向了林墨,投去询问的目光。

    没错,来人正是曹源。

    林墨微微的笑着,没有说话,曹源解掉都黑色斗篷,快步走到大乾皇帝近前,跪了下去,异常恭敬的道:“臣,曹源参见陛下,日后但凭陛下吩咐。”

    “子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着出现在眼前的曹源,大乾皇帝一脸茫然,这曹源不是投了宣姝太后吗?为何如今又对自己这般?

    “启禀陛下,事情是这样子的,换囚那晚……”林墨将换囚那晚的发生的事详尽的讲述给了大乾皇帝。

    当然,其中的内容被林墨改动了些,于是事情就变成了这样。

    曹源听从林墨的计中计,先依照荣王给的计划找了一个与自己的儿子一模一样的人去换掉曹岩,然后依林墨的计,悄然换掉曹岩,让曹岩扮成狱卒,阴了孟延与荣王一把。

    可最后,林墨还是失算了,没想到那简文成是棋高一着,竟然提前猜到了那计中计,在曹源与曹岩回曹府的路上,带着宣远的护卫,赵鄂,截杀了曹岩。

    “原来事情竟然这样,没想到那简文成竟然如此老谋深算。”大乾皇帝听完事情的经过,赶忙亲自扶起跪着曹源,让其在林墨身旁坐下。

    “总有一天,臣要亲自杀了简文成与赵鄂,为臣的岩儿报仇。”曹源的眼中满是仇恨之意,那样子恨不得将简文成与赵鄂,食肉寝皮。

    然而曹源与大乾皇帝不知道的是,曹源真正的杀子仇人之一的林墨,就悠闲淡然的坐着曹源的身旁,静静的看着两人,脸上满是笑意。

    现如今,曹源一口咬定将被自己亲手杀死的,与自己儿子长得一模一样的那人就是自己的儿子,而且弄回了府中,暗中换成曹岩,已经下了葬。

    而现在,宣远,荣王与大乾皇帝等人依旧不知道,简文成与赵鄂已经为林墨和寒千月背上了一口黑不溜秋的锅,也或许永远都会知道。

    大乾皇帝脸上浮起悲伤之色,幽幽叹道:“曹卿放心,等朕在你与子雍的协助下,真正掌握皇权之后,定然杀了简文成与赵鄂为你报那杀子大仇。”

    臣子的儿子死了,作为皇帝是该装模作样一番,为之悲伤一下的。

    知道大乾皇帝不过是在装模作样,但曹源依旧是感恩戴德:“多谢陛下,臣以后一定誓死追随陛下,效忠陛下。”

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中州风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林君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君生并收藏中州风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