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对于寒千月就这么原谅了秋水秋凝,林墨是相当意外的,就这样将两个优秀的暗蝶送于自己,也不知道她的葫芦里卖的是何药。

    林墨一用力将欲离开自己搂抱的秋水秋凝拉回,带着坏坏的笑,道:“哎呀,以后都是一家人,这么多虚礼作甚!”

    “一家人?大人这是何意思?”左侧的秋水带着不解的意味问道,右侧秋凝的眸子中也带着满满的疑惑看着林墨。

    林墨就欲开口解释,这时,寒千月却是突然开口道:“对啊,我将你们极美两人都送于林宗主,让她抱得美人归,这可算是联姻,又怎么会不是一家人呢?”

    说着,寒千月又看向林墨,以商量的语气道:“林宗主,小女子将这么优秀的两位妹妹都送于你了,不知道你的聘礼是何啊?”

    “聘礼?”林墨哈哈一笑:“聘礼好说,只要寒宗主愿意嫁于在下,让秋水秋凝,还有你身旁的小萤做个陪嫁丫头,在下将墨宗作为聘礼。”

    听着林墨的惊人之语,秋水秋凝齐齐一愣,心中震撼无比:这大人也太过大胆了吧,竟然打起了宗主的主意,也不怕宗主出手?

    不过两女转念一想,若是宗主真的能驾驭林墨,自己也就能名正言顺的进入林府,陪在林墨身边,这可比在深宫中好多了。

    林墨的话落,寒千月还未说话,小萤再度发怒了:“登徒子,你还敢说此事,我宗主乃是以后的楚国王后,怎会嫁于你,还是做妾。”

    没有理会小萤的怒声话语,林墨看向欲言被止的寒千月,笑道:“寒宗主你在好好考虑一下?这次在下以墨宗作为聘礼,可是诚意满满哦!”

    瞪了一眼小萤,示意她闭嘴,又看向林墨,寒千月悠悠的道:“那不知道林宗主呀,要小女子以什么作为的嫁妆呢?还是月宗?”

    林墨点了点头:“而且是将我墨宗归于你的月宗。”

    “林宗主可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啊!”寒千月掩嘴一笑:“你先将墨宗归于我月宗,我又带着月宗嫁于你,这一来二去,墨宗还是回到了你手中,小女子还搭上了自己和整个月宗,这个联姻,小女子可得好好考虑一下。”

    “好啊,那在下可等着了!”

    过了没多久,因“婚事”没有谈拢,寒千月领着小萤先一步出屋去了。

    林墨也站起了身,然后从怀中拿出一份名册和两枚印刻“墨夜”二字的黑铁令牌,交给了秋水秋凝,弄得两女一脸茫然。

    林墨轻抚着两女的侧脸,解释道:“秋水秋凝,这是我墨宗宗主潜伏在宫内的夜者名册,这个令牌能证明你们的身份,以后宫里的夜者,我就交给你们来统领了,我希望你们二人能成为我在宫内最明亮的一双眼睛。”

    “这……”秋水秋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秋凝更是不可思议的直接道:“大人,您这就么相信我们?不怕婢子与秋水将这份名册交于寒宗主?”

    秋水跟着点了点头,一双眸子直直的盯着林墨,寻求着他的回答。

    林墨露出一个温暖的笑意,眼神真挚的道:“之前或许有点儿担忧,可在你们问出这个问题时,我已经对你们完全放心了。”

    瞬间,只是瞬间,两女的眼中就涌起一股名为感动的情绪,双眸齐齐带起了淡淡的泪水,而后两双眸子直勾勾的盯着林墨,大有一种要将她吃了的架势。

    见她们在这般,林墨会心笑道:“既然这般感动,本大人也这般信任你们,秋水秋凝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哦”

    两女瞬间心领神会,齐齐露出了开心的笑容,相视了一眼后,齐齐点了点,秋水的眸子涌动着激动的泪水:“大人放心,我们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看着两女泛着水的眸子,林墨心中颇为感慨的柔声道:“秋水秋凝,虽然我不能给你们姐妹二人任何感情上的许诺,但我能保证,只要你们好好的跟着我,以后墨宗的夜者就是你们姐妹二人的。”

    说完,林墨摸了摸的两女的脑袋,便出了屋子。

    诚如寒千月所说,秋水秋凝是极为出色的暗探,若是不是两女的一名下线,那被个化身为太监的墨宗夜者给抓住了马脚,两女是一定不会暴露的。

    墨宗的夜者与墨卫一直是直属于林墨管辖,林墨有意将秋水秋凝培养起来了,成为自己的左右手,帮自己接管墨宗的情报工作,统领所有夜者。

    出了屋子,见寒千月正在院内,带着满面的微笑看着自己:“林宗主还真是多情了,也不愧是出了名的风流,竟然让小女子的两名暗蝶这般忠心于你,之前在小女子面前,她们二人可是不愿意说一句话。”

    林墨笑答道:“唉,在下也是没有办法啊,或许是我的魅力太大了吧,至于多情,白鱼也说过在下,可是在下依旧改不了啊。”

    “好了,寒宗主时辰不早了,咱们还是出宫吧!”说着,林墨来到寒千月面前,见她还亲自提着那个沉甸甸的菜篮子,便道:“寒宗主,让我来帮你一段吧!”

    寒千月眸中一丝讶异之色一闪而过,道:“林宗主的身份可是尊贵无比,确定要提着沉甸甸的菜篮子,不怕降低了你的身份。”

    “瞧寒宗主说的,以前在下还在街边乞讨过了!”平淡的说了一句,林墨拿过菜篮子,提溜着便行出了流玉小筑。

    寒千月先是愣了一会儿方才跟了上去,两人相伴往往宫外悠悠行去。

    流玉小筑中,秋水秋凝立在窗前,静静的看着林墨离去的背影。

    待林墨的背影完全消失去视野后,秋凝看着手中的黑铁令牌,道:“秋水,我怎么感觉像是在做梦,难道我们就这样归了墨宗,跟了大人,我怎么觉得好不真实。”

    “我也觉得好不真实,可这就是事实。”秋水看着手中的黑铁令牌也有些惆怅,觉得不太真实,但心中却被什么东西充实得满满的,玉容之上旋即带起了醉心的笑容。

    见秋水浮现这般醉心的笑容,秋凝想起了什么,当即打趣道:“秋水,我记得你可是一直要寻找一个爱自己的男人,与他共度一生,你真的要跟着这样一个不能给你任何感情上的许诺的男人?”

    秋水淡然一笑道:“不能给我任何感情上的许诺,但我自己还不会争取吗?只有我努力,成为大人的左右手,大人就一定能看见我的身影。”

    “可是大人已经有了那么的女人,而且各个生得比你我貌美,你确定要这么做?”看着秋水眸中的坚毅之色,秋凝再次问了一句。

    “庸人才会守着一个女人过日子。”秋水展眉道:“他身边环绕这么多比我优秀的女子,那就证明大人的优秀,这样的男人,才值得我秋水跟随。”

    说着,秋水猛然看向秋凝,冷声道:“秋凝,我不管你作何打算,反正我决定了要追随大人左右,但若是你敢背叛大人,就别怪我不顾这么多年的姐妹情谊。”

    秋凝抿嘴一笑,牵起秋水的手,笑道:“你虽不是亲姐妹,但我们这么多年形影不离,你的决定就是我的决定,我一定不会背叛大人的。”

    见秋水还不大相信,秋凝又叹道:“秋水,我知道的,我们现在已经没了退路,跟着大人是唯一的路,今后我们姐妹二人就一起跟随大人吧。”

    这下,秋水才一展眉心的担忧,因为她知道秋凝的话说的是真的,她们先是背叛了月宗,若是在背叛墨宗,这天下将会没有她们的容身之地。

    就算是雷宗也不敢收留她们,迎接月墨两宗的共同怒火。

    这也正是林墨敢这么轻易就相信他们,将大乾皇宫之中,潜伏的墨宗夜者名册交给她们二人的重要原因之一。

    出了清武重门,再度行了一会儿,林墨再次牵起寒千月的手,在其手背上一吻,将菜篮子递还给她后,便与她分开,在息风与仇云的下去,往林府而去。

    看着离去的林墨背影,小萤万分不解的道:“宗主,林墨那个登徒子,三番两次的轻薄于你,小萤怎么不见你一丝一毫的生气呢?”

    小萤现在心中是十分的生气,今日眼睁睁看着林墨多次轻薄寒千月,言语上和肢体上,偏偏自己的这位宗主,还喝斥自己。

    寒千月盯着林墨离去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道:“谁知道呢,或许是我真的看上了他,想和他联姻,嫁于他做妾吧。”

    “宗主,您以后可是楚国的王后的,以后或许还会成为皇后的!”见自家宗主还有心情与自己开玩笑,小萤是彻底的急了。

    听着小萤的着急话语,寒千月微微一笑,又紧了紧腕上的菜篮子:“好了,小萤这话就不要再说了,我还有几样果菜没买,我们快去吧!”

    “是,宗主!”小萤恭敬的回了一句,跟上了寒千月的步伐,但心中对寒千月的行为是万分不解,想不明白自家宗主为何这般。

    自家宗宗现在已贵为月宗的一宗之主,未来还会是楚国的王后,待楚国颠覆大乾后,就会是皇后,为何还会亲自干这些买菜做饭的粗活?

    回林府的路上,林府坐在马车静静的想着寒千月此人,“心计很深,遇事冷静”,这是林墨经过这么几个时辰相处下来,得出来的结论。

    今日林墨屡次使用那无赖招数,若是寻常女子,就如那个小萤一般,早就怒了,但寒千月却是一点儿也不剩气,还将自己的那些无赖话语给接了下去。

    可以说说应对自如。

    不过有一点,对她却是非常感兴趣,那便是她提着个菜篮子,看起来很具烟火气息,或许还会做饭,这让林墨不由得生起一种前所未有的踏实感。

    想想自己府里的那几位夫人,都是出生富贵人家,没有一个是愿意下厨房,靠近那烟火之地的,包括温柔贤惠的长孙忧音。

    当然,这其中也有林墨的原因,林墨也是不愿意她们的玉指去沾染那阳春水,沾了反倒降了她们与生俱来的的贵气,至多就是让她们做做糕点啥的。

    想起寒千月对自己说的,她已经与宣远联手为自己设下了一个杀局,林墨不由得激动和期待了起来,他想看看这到底是个怎样的杀局。

    回到林府,刚下马车,管家丁伯匆匆行了出来,施了一礼恭敬道:“宗主,府里有客人到了,在客堂等候您。”

    又有客人,看来我的林府还真是热闹啊!林墨淡淡一笑,心中已经猜出了来人是谁,整理了一下衣袍,便行了进去。

    午时,康乐驿馆的厨房内。

    寒千月系着一条围裙,手中拿着一把菜刀,那菜刀仿佛与她融为了一体一一般,飞快的切着菜,手起刀落间,一根胡萝卜已经被切成了极细的丝。

    拿起第二根就要切的时候,项元怒气匆匆的走了进来,双眸一瞪寒千月:“寒千月,你今日为何去见了林墨,还与他一起进了皇宫?你是不是将我要在武试上杀他的消息,透露给他了?”

    以极快的手法将第二根切成丝,寒千月淡淡道:“我去见他,与他一起进宫,这是我自己的事,项元君,你可无权过问,至于,你要在武试杀他的消息,我没说。”

    项元立时松了一口气:“没说就好,你要是若是说,可别怪我……”“你要怎么样?”寒千月忽地瞪向项元,眸子中尽是冷色,含着凛冽的杀气,立时让项元咽了一下口水,不敢说一句话,大冬天的,额上竟然付出密密的汗珠。

    “不,不怎样?就是提醒提醒你。”项元强自镇定下了有惊恐的心神,弱弱的说了一句:“既然你没说,那我就走了。”

    可刚走到门口,项元突然转过了头来,看着继续切着菜的寒千月,道:“寒千月,不管怎么说,你是我楚国未来的王后,这厨房烟火之地,你还是少来为妙。”

    寒千月没有理会项元的话,倒油入锅,待油热了之后,胡萝卜丝和着青椒丝,红椒丝被被倒了进去,以娴熟的手法翻炒了起来。

    两刻钟后,小鸡炖蘑菇,炒胡萝卜丝,炝炒莲白,红烧鱼,四道色香味形的家常小菜被摆放在了厨房的饭桌上。

    解下围裙,盛上一碗饭,寒千月便独自一人吃了起来,吃着吃着,看着外面不断飘落的雪花,白茫茫的大地,竟然出了神,思绪不知飘到了哪里。

    待回过了神来,寒千月却发现自己的左侧坐着一个男人,手里正端着一碗饭,津津有味的吃着自己做的饭菜,笑问道:“林宗主,你怎么在这儿?”

    “寒宗主的手艺不错,味道不错!”林墨赞不绝口边吃边说着:“在下来这里,自然是有事要请寒宗主帮忙。”

    寒千月摇了摇头,巧笑倩兮道:“不帮,林总莫不是忘了,你我可是敌人,马上我就要遣人杀你了,你为和何觉得我会帮你?”

    林墨微微一笑,在寒千月耳旁说起了什么,说完之后,以商量的语气道:“怎么样,寒宗主,这可是互利共赢之事,真的不考虑考虑?”

    “那我考虑一下。”寒千月听后一怔,明显有些心动的样子,忽然又问道:“对了,尘世中都传言林宗主未曾修行,你是怎么悄悄溜进来的?”

    “秘密!”林墨神秘一笑,旋即又带起轻浮的笑容道:“当然,在下也可以告诉你,只要寒宗主答应嫁于我,这样夫妻间可就没有秘密了。”

    寒千月白了林墨一眼:“流氓——”

    一顿午膳很快被吃完,出奇的没有人来打扰。

    吃完之后,寒千月收了碗筷,就要去自己去洗碗,林墨打了一个饱嗝,看着面前空空的碗碟,也跟着动手收拾了起来:“寒宗主,我蹭了你一顿饭,碗筷就让在下去洗吧。”

    寒千月愣了一下,而后道:“林宗主何等尊贵的身份,小女子怎敢劳烦你,再者说了,林宗主会做这些粗活吗?”

    “有什么不会的。”林墨说了一句,从寒千月手里拿过碗筷,走到灶台边,将碗筷尽数放入盆中,从大铁锅中盛出一瓢热水,将水温调至合适之后,清洗了起来。

    看着林墨娴熟的手法,寒千月的眸子射出一道异样的光彩,将饭桌擦拭干净后,走到林墨身边,又盛出一瓢热水,掺了一些凉水后,将林墨洗过的碗筷,进行第二遍清洗。

    清洗过一只碗,寒千月带着讶异的目光,笑问道:“林宗主的手法如此熟练,莫不是在家中犯了错,就被夫人们罚去洗碗?”

    林墨摇了摇头,洗着碗筷,有些感慨的道:“八岁的时候跟随一个老东西在山上的学习诸般技艺,这饭菜和洗碗就是我做,这些东西早就印在骨子里了。”

    想不到林墨竟然有此历经,寒千月似乎心有所动的笑道:“那小女子当真是好奇了,到底是哪方圣神竟然教出林宗主这般的人物,小女子可……”

    正说着,小萤的声音从厨房外传来,打断了她的话:“宗主您忙完了吗?宣远大人来了,已经在客堂等候了,您要去见他吗?”

    “马上就忙完。”寒千月先是回了一句,下意识的看向左侧的林墨,发现已经没有了他的身影,微微一笑:“真是个有趣的人,可惜啊,我们注定是敌人。”

    慨叹了一番,快速将碗筷清洗干净,寒千月解下围裙,出了厨房,在出厨房的刹那,回首望向那个林墨洗碗筷盆,露出了如阳光般明媚的会心笑容。

    厨房院中地下的一个下水道中。

    林墨捏着鼻子,用奇怪的声音低骂道:“仇云,你就不能找另外的方法,可真是臭死本宗主了,难怪息风不愿来呢。”

    仇云也捏着鼻子道:“宗主您就忍忍吧,想要月宗和宣远的人不知道,就只有这条下水道最为隐秘了呀!属下也是没有办法啊!”

    “这把本宗主给臭的,估计不洗两次你家主母今晚不会让我床了。”说着,林墨看了一眼仇云:“若是我被赶出来,我一定让息风收拾你。”

    仇云听完身体一颤,心中开始祈求,主母大人一定要让宗主上床啊!

    当夜,子时。

    一场云雨之后,洗了两次澡才洗去身上臭味的林墨已经搂着燕白鱼睡下了,而在城北的刑部大牢中,却迎来了两位“客人”。

    极为奇怪的是,在看守严密的刑部大牢,却有三道披着黑袍的奇怪人影在涌动,那些看守的狱卒竟然没有一个人上前去制止。

    三道人影涌动到最里间的一间牢房,牢房内,身着囚衣的曹岩双眸无神,口中喃喃自语重复着一句话:“是他自己不躲的,是他自己不躲的,是他……”

    看着失神落魄的曹岩,其中一道微胖的人影身形明显激动了一下,双手一把握住牢房的铁栏杆,下意识的就要喊叫,但话道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另外一道黑影从怀中掏出一枚印刻“刑”字的令牌,那些看守的狱卒看见了,急忙躬身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退了出去。

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中州风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林君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君生并收藏中州风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