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听着林墨略微带着叹息的话语,燕白鱼嫣然一笑:“谁让夫君这两边不靠,两边收礼的,他们能甘心才怪,趁机让你在武试上吃吃苦头,也是极为正常的。”

    林墨伸手轻轻刮了刮燕白鱼的瑶鼻,没好气的道:“你这个没良心的婆娘,我挣得钱,大部分都送到你手中了,现在竟然还绑着外人说自己的夫君。”

    见林墨这般委屈可怜的样子,燕白鱼忍不住一笑,再次抬首在林墨唇上一吻,巧笑倩兮的道:“是是是,妾身知道错了,还望相公莫生气。”

    “娘子这般冤枉我,此刻才知道已经晚了,现在夫君我是真的生气了。”林墨将头一扭,作出一番生气的傲娇样子。

    对这种状态的林墨,燕白鱼自有自己的招数。

    依偎在林墨怀里轻轻扭动着身子,手在在他的胸膛上轻抚着,在其耳畔,娇媚万分的道:“夫君,你的白鱼,知道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也不待林墨说话,燕白鱼双手扶着林墨的肩头,与他耳鬓厮磨了起来,撒着小女人该撒的娇,神态尽显温柔,着实让林墨享受。

    片刻之后,林墨就不生气了,反倒双手环着燕白鱼的纤腰,与她耳鬓厮磨了起来,正在作画的白芷兰早已习惯了,继续镇定自若的作着画。

    正在林墨轻轻咬着燕白鱼已经开始微微发烫的耳朵之时,息风的声音再次传了进来,打断了两人的亲密缠绵。

    “宗主,皇帝陛下遣人来,召您入宫,说是有要事相商。”

    “娘子,今晚可是陪我的日子,等夫君回来,咱们晚上继续,现在皇帝召我,夫君就先走了,别太想我!”将燕白鱼抱到一旁榻椅上,在其额上轻轻一吻,林墨便带着盎然笑意的走了。

    林墨走了,燕白鱼面带红韵的躺在榻椅上,感到身体有些娇软无力,迷人的眸子中带着一层雾气,神游天外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百里倾城走了进来,见燕白鱼躺在榻椅上愣愣出神,轻声问白芷兰道:“芷兰姐姐,白鱼姐姐这是怎么了?像是傻了一般。”

    白芷兰掩嘴嫣然一笑,看了一眼百里倾城没有回答,百里倾城顿觉不妙,一挥首就发现燕白鱼正满脸“会心”的盯着自己……

    天上飘着细雪,息风与仇云驾着车行驶在去皇宫的路上,车内的林墨透过侧面车帘,看着外面的行人,脸上挂着微微的笑容。

    娇妻美妾相伴于身旁,这是何其的一件乐事,林墨的心中泛着点点涟漪,开始思考着自己复仇成功之后,自己该何去何从。

    思考了片刻之后,林墨没有得到让自己满意的答案,幽幽叹了一声:“还真是天意弄人啊,没想到自己在这个世界竟会有如此奇遇,还真是妥妥的人生赢家啊!”

    虽然已是如此圆满,但林墨总觉得自己的生命中还缺少了一个东西,一个特别的东西,一个能让自己安下了心来,悠闲度日的东西。

    马车缓缓的行驶在朱雀天街之上,正处在茫然中的林墨突然看到了两道曾经见过的身影,正是跟随项元进入帝都的那两名白衣婢女,嘴角泛起了一抹淡淡笑意。

    “息风仇云,停车。”

    “是,宗主。”

    弃掉马车,林墨戴上雪衾斗篷的帽子,走到那两名白衣婢女身前,对两人轻轻揖了一礼:“在下墨宗宗主林墨,不知两位之中哪位是月宗宗主,寒千月?”

    “我是,林宗主找小女子有事指教?”行在左侧,提着菜篮子的那名白衣婢女说话了:“看林宗主车驾的方向,是要去皇宫?”

    林墨行在寒千月身旁,叹声道:“是啊,本来正在府中与夫人亲腻着,可谁曾想到皇帝突然召见,在下只好顶着这冷天出来了,没想到在此与寒宗主你偶遇了。”

    寒千月淡淡一笑:“这不是偶遇,是小女子特意在此等候的,小女子来帝都也有几日,早就想跟林宗主你聊聊了。”

    “正好我也想与寒宗主聊聊。”林墨开心一笑,旋即说道:“寒宗主在此等候已久,在下心中过意,你先先说说,想与我聊些什么,能告诉您的,在下一定如实相告。”

    这便是月宗宗主与墨宗宗主的初次见面,没有丝毫的震撼,就像是许久未见的朋友,在街上突然重逢了一般,还带着隐隐的喜悦之色。

    说完,林墨见寒千月的肩头斗篷有不少的雪,轻轻为其拍去,道:“身上还散去为好,不然等融化了,湿了衣裳,当心着凉。”

    “谢谢林宗主关心。”寒千月礼貌一笑,抖了抖斗篷上的雪:“听闻林宗主进帝都以来,又新收了三名貌美如花的佳人?”

    林墨点了点头,脸上有些许的不好意思:“是啊,想必寒宗主也知道在下这一毛病,在下呢,看见美人就都不道,看见了只要觉得中意,就收了呗。”

    寒千月听完后略微一愣,又继续道:“林宗主府中早已娇妻美妾数人,却还是想着收美人,几日后,还要去参加西域热娜公主的招亲,你不觉得自己太花心了,没有顾虑自己府中之人的感受?”

    寒千月自己也是女子,月宗内的人也基本都是女子,对于林墨这等花心风流之人,是不大满意的,可想到她的那些夫人对他死心塌地,心中又是充满了好奇。

    “这就是寒宗主有所不知了。”林墨爽朗一笑:“其实在下本不想去参见那个热娜公主的招亲,可是府中的几位夫人非逼着在下去啊。”

    “世间竟然夫人逼着纳妾的这等奇事?”寒千月略微一惊,但很就想明白了:“原来如此,林宗主还真幸运,能有这般明事理的妻妾。”

    “是啊,也不知道在下上辈子到底做了多少好事,能让在下接连遇到这般的好的美丽女子。”林墨也是颇为感慨的样子:“哦,对了,寒宗主,城外官道拦截舒雅的第三方之人可是贵宗的姐妹?”

    寒千月略微一惊后很快恢复了常色,赞叹道:“贵宗的夜者果然厉害,我手下之人都将痕迹清理干净了,还能查出是我月宗的人,果真了不得。”

    这个消息,不经令人寒千月又高看了林墨与墨宗一分,自己手下姐妹处理过的现场,竟然还是被墨宗夜者查出了踪迹,难免有些吃惊。

    “寒宗主谬赞了,我也只是猜测而已,其实我手中并没有什么真凭实据。”林墨惭愧说了一句,又急转话锋道:“寒宗主在此等候良久,不会就只是了问一句在下关于收佳人,是花心之举的事吧?”

    “自然不是。”寒千月摇了摇头:“小女子来为了提醒林宗主两件事,一是项元在招亲武试上取你的性命,当然这事小女子并不忧虑,想来林总也早就猜到了。”

    这不是寒千月在卖项元,而是在招亲武试中,项元陈宫刺杀林墨是根本不能的事,就他身边的那些废物,根本不过了息风与仇云这一关。

    因此将项元要刺杀的消息告诉林墨,不会影响到任何结果,甚至还有可能起到迷惑林墨的作用,寒千月为何不为呢。

    林墨点了点头:“正是,那不知第二件事是?”

    寒千月笑着道:“二呢,是来提醒林宗主,小女子已经宣远联手,为您布下了一局,目的呢,自然是取林宗主你的性命,这个局很危险,林宗主要想小心应对才是。”

    从寒千月的这句话中,林墨看出了一个寒千月的弱点,那便是寒千月对此自己太过自信,这点可能害羞了,但也有可能是寒千月故意说出来,让林墨误认为她太过自信。

    “多谢寒宗主提醒。”林墨颇为感激的回了一句,但脸上立马又带起了荡漾的玩笑表情:“寒宗主这般提醒于我,可是爱上了在下,不忍心看着在下死于非命?”

    “你我初次见面,林宗主玩笑了。”寒千月微笑这回了一句:“我的话说完,不知林宗主想找小女子聊的又是什么呢?”

    林墨摆了摆手,极为真诚直接的道:“在下对寒宗主仰慕已久,此番找你呢,就是想问问寒宗主有没有兴趣嫁于我?给位做一房妾室?”

    然而寒千月未来得及回应,另外那名白衣婢女说话了,当即喝斥林墨懂啊:“林墨你怎敢对我月宗宗主,说出如此不知羞耻的话来,你简直是……”

    “小萤住口!”白衣婢女小萤还未喝斥完,寒千月脸上阻止了她,让她顿时不敢再出一言,只好默默的退到了一边

    林墨满脸堆笑看了那白衣婢女,说道:“这就是这位姐姐有所不知了,万一你家宗主也看上了在下呢?月墨两宗合并可是件极好的事儿。”

    说完,林墨又看向沉的寒千月,问道:“寒宗主可有兴趣嫁于在下?寒宗主放心,只要你嫁于我,我绝对好生待你疼你爱你。”

    寒千月看了一眼越来越近的清武重门,淡淡一笑道:“林宗主,我们才初次见面,你就问小女子这等问题是不是太过突兀了,再者你也知道小女子可是和楚国国主有婚约在身的。”

    “不突兀不突兀,我们这是一见钟情,至于寒宗主你与楚国国主项天的婚约嘛,抽个时间,咱们一道儿楚国退了便是。”林墨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林宗主可真是有趣,小女子还是第一次遇到你这种一见面就我退婚,嫁给你做妾的人”听着林墨这一席话,寒千月觉得林墨是愈发的有趣了。

    第一次见面就怂恿她推掉与楚国国主项天的婚约,还是为了嫁给他,做妾。

    这让寒千月也生起了一丝玩笑,配合着灿烂一笑道:“那不知林宗主说的两宗合并是个怎么合并之法呢?是你墨宗并入我月宗,还是我月宗并入你墨宗啊?”

    林墨想都没想,直接道:“瞧寒宗主说的,你是女子,上出嫁,当然是寒宗主以月宗为嫁妆,嫁给我林墨,月宗并入墨宗了。”

    “既然林宗主如此没有将墨宗作为聘礼的诚意,那要小女子将月宗当做嫁妆,那小女子可得好生好考虑一番了。”寒千月笑着回了一句。

    林墨爽朗的笑道:“好好好,给寒宗主一些考虑的时间,寒宗主若是想通了,告知在下一声,在下一定八抬大轿,轰轰烈烈的取你过门。”

    两人都知道这离奇的求婚肯定没有结果的,但是两人不知为何,就是愿意这胡扯着,感觉像是在陪朋友聊天一般,有一种莫名亲切感。

    或许是两人都身居巅峰三宗之一的宗主高位吧!

    又走了一段儿,寒千月突又掩嘴笑娇道:“若是小女子将林宗主想纳我妾的事,告知你的几位夫人,尤其是燕白鱼,她们会作何反应?”

    林墨哈哈一笑:“寒宗主有所不知啊,这让在下取你之事,就是白鱼提出来的,估计是想我娶了你,然后一大夫人的身份欺负一下,出出你的易容术比她更精妙的气。”

    就在两人一问一答,恍如相熟的碰一般的聊着,两人已经来到了清武重门之下,里面就是皇宫重地,寒千月是平民,没有官家身份的是不能进入。

    林墨就要告辞,寒千月突然道:“林宗主,小女子进宫有事要办,你能不能带我进去一下,就当是小女子欠你一个人情。”

    林墨看了一下她,突然牵起她的一只温润如玉的纤手,在其手背上上吻了一下:“好了,这下寒宗主不欠在下的人情了,随在下一道入宫吧。”

    小萤见林墨如此轻薄,竟在光天化日之下吻了自己宗主的手,就要发怒,但看到门下的禁军守卫,忽然想到了什么,就冷静了下来。

    见林墨在那婢女打扮的女子手上亲了一吻,都以为这婢女和上卿大人的关系不一般,自然不敢拦,但却是以奇怪的目光看了一眼林墨与寒千月。

    过了清武重门,感受到方才那些禁军的奇怪目光,林墨看了一眼身旁的寒千月,脸上浮起了一丝凝重之色:“寒宗主,咱们商量一个事儿?”

    “何事?只要小女子能办到,一定为林宗主办妥办好,只要你别这般盯着小女子看就行。”寒千月被林墨的目光打量得有些不舒服。

    林墨讪讪一笑:“你能不能换一个面容?你这份个长相太一般了,弄得方才那禁军士兵都怀疑我品味下降,或者口味独特呢。”

    此言一出,寒千月愣住了,片刻之后才回过了神来,嫣然一笑,随后宽大的袖袍抚过面部,便如京剧换脸一般,换了一张全新的面容。

    而这张面容,林墨上极为的熟悉,正是柳若水的样貌。

    当看到时柳若水的样貌时,林墨摸了摸后脑勺,尴尬的笑道:“寒宗主,你还是载换一个吧,若真是若他绝对会离我超过一米远的,你这太容易让人识破了。”

    若真是柳若水在此,怕是早就腻在了林墨的怀中,或者背上,撒娇的叫着大人,那眼神更是满含青衣,绝对不会像寒千月此刻一般,离了有两一米多远,眼神也是冷冷的。

    想了一下柳若水与林墨的关系,以及这段日子收集到的情报,寒千月也发觉自己易容成柳若水极为不妥,当即再次轻抚过面部,换了一个全新的面容。

    这次的面容,林墨笑了。

    这张面容颇为精致,也端得是一张美人脸,但林墨可以肯定的是,这张面容绝对不是寒千月原来的面容,她的真实面容十有八九,是不会输燕白鱼那张天使面孔的。

    “不知林宗主对这张面容可还满意?”虽然见林墨脸上露出了笑容,但寒千月依旧是淡淡的问了一句,征求着林墨的同意。

    林墨点了点头:“满意满意,已经是一位美人脸儿了。”

    在一众禁军士兵的羡慕眼光中,一行人走过了乾坤天门,再度走了一段后,便远远的看到了权庆正值守在太极圣门之下。

    此时,林墨却是再次说话了:“寒宗主,你知道你若是易容成若水,你露出最大的破绽是什么吗?”

    “请林宗主请教?”一向对自己易容术相当自信的寒千月,听到林墨有很大的破绽,当即就生出了好奇请教之意。

    林墨又打量了一眼寒千月,然后坏坏笑道:“自然是你们的身段与身高呀,寒宗主的身段可比若水好了几分,身高也比若水高了几分,这便是最大的破绽。”

    柳若水有一七零的身高,身段也是极好的,真正的黄金比例,前凸后翘,但寒千月却有一七三的身高,曲线也是更加的丰满。

    林墨的话一出,寒千月下意识就看了一下胸前,心中涌起一丝羞涩,面上却是镇定的道:“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怕是只有对柳若水十分了解的林宗主才会注意到吧?”

    “不不不,寒宗主你要记得一个道理,细节往往会决定成败。”林墨笑着摇了摇头,又提醒道:“若是寒宗主要易容潜伏道身边的话,记得易容成我的四夫人,你们的身段身高极为相近,这样我才会不会一眼就识破了。”

    听着林墨看似调戏的话语,寒千月却像是领悟了什么似的,感谢的道:“细节往往会决定成败,说得极好,见微知著之道,小女子受教了!”

    感谢之后,寒千月心中又生起疑惑的问道:“林宗主的四夫人?可是那刚被赐封为柔嘉长公主不久的澜州长孙家的女儿,长孙忧音?”

    “正是!”林墨点了点头,又带着坏笑打趣她道:“寒宗主这么清楚我的家事?难道是早有嫁我做妾的打算,因此才特地去调查你以后的姐妹?”

    “林宗主又在开小女子的玩笑了。”见林墨又在开自己的玩笑,寒千月微笑着回了一句,说话间,已经走到了太极圣门前。

    “拜见上卿大人。”

    正在领队值守太极圣门的禁军副统领权庆,见是林墨来了,急忙迎上前行了一礼,之后便将视线投到了寒千月,疑问道:“这位是?”

    寒千月忙装作一副慌乱的样子,躲到林墨身后,用极为妩媚的声音,撒娇的道:“大人,那位大人长得好凶,吓着千月了。”

    林墨摸了摸寒千月的脑袋,握住她的玉手,温柔宽慰道:“不要怕月儿,他是禁军副统领权庆大人,是个好人,还剑师境界的修行者哦。”

    然后又看向权庆:“权副统领,千月她是本卿近两日刚收的婢女,今日恰逢陛下召见,本卿带她来宫里长长见识,不知可能通行?”

    见又一位俏美的女子落到了这位风流上卿手中,权庆心中一叹,面上却是极为恭敬的道:“自然是可以,上卿大人您自便即可。”

    “那便多谢权副统领。”

    一行人过了太极圣门,在太极圣殿左侧甬道上不急不缓的行着。

    行了一会儿,林墨突然侧过脑袋看着寒千月,打趣道:“寒宗主方才那声大人,可真的是将在下叫得心都融化了。”

    回头却瞧见,寒千月一只手抓这衣角,带着羞红,有些弱弱的道:“林…林宗主,你能放开我的…我的手了吗?毕…毕竟,男女授受不亲。”

百度搜索 中州风云记 天涯 中州风云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中州风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林君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君生并收藏中州风云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