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魔流残痕独凭风”这招,其实已经算不上是什么招数了。

    更像是一种境界。

    哪怕是偌大的魔流府,能迈进如此境界的人也是少之又少,而且无一例外都是些中老年人。

    唯一的年轻人,就是花独秀花少爷。

    若问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花少爷那双眼睛,那无与伦比的洞察力,以及花少爷的确异于常人的领悟力。

    当然,还有他在内力续航性上的极大优势,这个要感谢“一气双化”功法,感谢纪宗。

    身法类武学,最考验人的领悟力和洞察力,偏偏这两样都是花独秀的强项,所以吴府主亲自教导花独秀三年,一年一个大台阶,三年就迈进大圆满境界,学会了“魔流残痕独凭风”绝技。

    学会是学会,但这招太过消耗人的内力,哪怕花独秀拼了老命,在此状态上也只能维持极短的时间。

    也就几息的功夫,就能榨干他全部内力。

    而且过后还会有巨大的反噬,整个人筋疲力尽,手软脚麻,真的会变成手无缚鸡之力的废人。

    自从学会“一气双化”后,情况得到极大改善,花少爷不但敢用,也敢在此状态上维持一个较长时间,而且不必担心用后身体会被掏空。

    就比如现在,刚不久前他才抱着丁柒柒来了个极限腾空转体三周半,现在又要来极限挑战,花少爷咬牙也能干。

    飞刀飞剑射的太快,而且是白茫茫一片同时射来,丁柒柒吓得花容失色,刚要起手提前引爆火莲,忽然眼角余光中的花独秀不见了。

    不对,不是不见了,而是他的身影变得虚幻起来,朦朦胧胧,如某些不真实的投影一样。

    丁柒柒堵了一把,继续操控火星往前飞,并没有引爆来阻拦飞刀。

    她赌小花肯定会救自己,也肯定能救自己。

    果不其然,大片飞刀眨眼间到了丁柒柒面前,却不能伤害她一丝一毫,因为这些飞刀之后追来一个身影。

    这身影看不甚清,但丁柒柒确定,飞刀之后肯定有一个身影。

    叮叮叮当当当……!

    一阵密密麻麻的金属撞击声响成一个声音,无数的刀剑被打的改变行迹,紧贴着丁柒柒脑袋、脖子、手臂、腰身等飞逝,真的丝毫没有碰到丁柒柒一丁点。

    丁柒柒在一片白光中看到一双眼睛,那眼睛十分狭长,目光中满是关切和温柔,看向她就好像在看这世间最贵重的珍宝一样。

    正是花少爷的双目。

    丁柒柒忽然心里一动,一个声音在脑海说,小花每次看我都跟别人眼神不同,难道……难道他把我当成……亲妹妹了?

    这种不是亲情却胜似亲情的眼神,除此之外,还能有别的解释吗?

    忽听得身后几声惨叫,胡二嚎道:“哎呦这飞剑射我屁股上啦!”

    胡大喊道:“小心啊二弟,屁股挨一下没关系,裤子扯坏了一会儿冷风一吹,你可要挨冻了!”

    胡二惊呼:“风吹蛋蛋凉,冻坏了俺还怎么娶媳妇!”

    丁柒柒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花独秀打飞刀剑立刻越过丁柒柒朝那些涌过来的术师们杀去,一个声音飘进丁柒柒耳朵里:

    “柒柒,放火,烧他!”

    丁柒柒狠狠点了点头,眼神一变,飞出去的火花忽然膨胀而开,一个直径一丈多大的火莲升腾起来。

    丁柒柒喝到:“给我炸……!”

    轰隆隆……

    膨胀出火莲只是第一步,一丈多大的火莲猛烈爆炸,赤红色火焰充斥石道,高温弥漫,紧跟着花独秀冲过来的塔尊者正好撞进火里,全身铁甲眨眼间就被烤红了。

    这火焰不是平常火焰,而是丁柒柒以自身无极真气为燃料,瞬间爆燃的超级火莲弹,威力比之寻常火焰不知道强了多少,绽放出的高温也非寻常火焰可比。

    塔尊者把自己包裹的再严密,可总也要呼吸,总也会有缝隙,铁甲表皮被烧红,一尺厚的内里或许还没烧烫,但空气却是热滚滚的。

    甚至这一瞬间的爆燃,空气都被烧干净了,塔尊者猛然窒息,他虽看不见周围情况,但直觉告诉他不能继续前冲了。

    不然皮肤要被严重灼伤。

    当然,作为一个术师,一个尊者级别的术师,把烫伤的皮肤治好简直不要太容易,但塔尊者是个讲究人,哪能允许自己皮肤被烫伤?

    血粼粼的,起一堆水泡,那皮肤还能看吗?若是脸也被烫伤,本尊还能见人吗,还能活吗?

    一瞬间的决断,塔尊者全身铁甲凝出一个巨大钢铁盾牌,趁着火焰被阻挡的空档,塔尊者立刻飞身而退。

    丁柒柒唯恐这人硬冲过来,身上真气跟不要钱一样狂涌而出,把面前通道烧的红红火火,石道岩石经受不住高温炙烤,竟化作岩浆一样的液态滴落,令人震惊。

    高温扑面而来,胡大和胡二原本还担心衣服被飞刀飞剑扯坏,打开铁门后外面会不会太冷,现在他们恨不得赶紧打开门,因为这里实在是太热了!

    丁柒柒只管放火,哪管别人热不热?

    反正她不怕热。

    花独秀松了口气。

    借着余光看去,火焰中,那钢铁巨人退却了,没有冲过来。

    只要他没冲过来,只两侧石道这些人不足为虑。

    忽然,花少爷眼睛一亮,从人群之后发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一个干瘦老头。

    嚯,这不是被我砍了一剑的金卓金老爷子么?

    你怎么追到这里来了?

    没错,人群之后那人还真是金卓。

    有塔尊者出手,金卓相信任这几人再怎么牛批也翻不出浪花,肯定要交代在这了。他是担心塔尊者出手没轻没重,万一把那两根木棍和花独秀手中龙鳞剑砸碎就麻烦了。

    他才四五十岁的年纪,却老的跟八九十的人一样,寿命也不多了,如果能从小木棍上研究出凝练灵魂的路数,来反补他们这些将死之人,什么代价他都愿意付出。

    所以,不顾别人劝说,他执意绕道跟了过来。

    咚……喀喀喀……!

    一阵声响,高大厚重的铁门终于被胡大胡二弄开,一道能容身通过的缝隙出现在众人面前,巨大而寒冷的山风倒灌,胡大胡二同时打了个冷颤。

    嚯,冰火两重天,刺激。

    胡大回头高喊:“门开了,快跑哇!”

    话没喊完,胡二第一个冲了出去,胡大怒道:“二弟,你特么等等老子!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跑个毛啊!”

    胡二的声音从铁门外传来:“俺热啊……!”

    山风倒灌,汹涌的大火借着风势猛的朝石道深处烧去,逼的塔尊者一退再退。

    丁柒柒喊道:“小花,走!”

    花独秀想走吗,当然想,做梦都想,但现在他不能走。

    为啥?因为他看到老熟人了啊。

    花独秀咬牙,第三次使出“魔流残痕独凭风”,瞬间越过层层人墙,从他们头顶飞到了金卓面前。

    金卓只觉得眼前虚影一闪,面前出现一个不甚真实的人脸来。

    “啊,你……!”

    话没说完,他后脑一闷,整个人软倒在花独秀背上。

    没错,花少爷出手的瞬间就转过身去,拿后背给金卓躺,背着他撒腿就跑。

    可怜金卓算是羽衣门里颇有身份之人,怎么着也是个堂主,他一副垂垂老矣的模样,先是被花独秀一剑抹了脖子,差点小命不保,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现在又当着一堆同僚被打晕抢走,真是老脸丢净。

    金卓那个恨啊,他只是恶狠狠的瞪着一双小眼睛,却一点力气使不上来,软绵绵趴在花独秀背上毫无反抗之力。

    打人后脑的角度和力道,花少爷控制的那是相当顺手,想让你晕就绝不会让你醒着,让你醒着就绝不会让你睡着。

    “卓师兄被人捉走,快拦住他!”

    “他们要抢人,别让他们跑了!”

    金卓在羽衣门有无与伦比的特殊价值,周围术师们怎能放任他被抢走?众人要拦,但面对“魔流残痕独凭风”这种世上顶尖身法绝技,谁能拦得住?

    嗖嗖嗖……

    一溜烟功夫,花独秀穿过人群,又飞出大铁门,只留残影片片在身后。

    丁柒柒傻在铁门口:“……你扛着个人干嘛?!”

    花独秀的声音飘来:“……你能不能先跑出来再问?”

    丁柒柒一愣,看了一眼气势汹汹追来的术师们,赶紧出了大铁门,紧追花独秀朝山下逃去。

    真是天高任鸟飞,海深凭鱼跃啊。

    四人逃出铁炉岭,连马都顾不上找,撒丫子那个跑啊,这辈子都没跑这么快过。

    身后越来越多的术师冲出大铁门,同时铁门之上有机关打开,钢铁箭雨纷至沓来,各种金属性术法眼花缭乱的发动。

    花独秀四人在高高的石桥上飞奔,下方是十几丈高的悬崖,这石桥却不是直线通往山下,而是“之”字形,十分耽误时间。

    花独秀眉头一皱,低喝道:“不行!万一这石桥下面也埋了铁器,咱们还要再打二茬架。”

    丁柒柒问:“那怎么办?”

    花独秀说:“跳下去!”

    丁柒柒一惊,大铁门是修在半山腰的,而半山腰到山脚的蜿蜒石路非常之高,跳下去会不会摔死?

    看丁柒柒有点怕,花独秀说:“你没学过轻功吗?”

    丁柒柒:“……学过一点,技术不太好。”

    花独秀叹口气,你们这些术师啊,总以为会点五行控术就万事大吉了,须知关键时刻还是要看综合实力的,会的越多才越不容易吃亏啊。

    “柒柒,我抓着你跳!”

    丁柒柒不敢反抗,任由花独秀搂住她后腰,花少爷双腿一震,猛的朝石桥下跳去!

百度搜索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剑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海皮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皮刀并收藏我真不是剑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