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花独秀其实很想说一句,帝国远远没有抹掉那些感染魔气之人,而所谓的感染魔气,跟懂得使用魔气作为武功的人也完全是两码事。

    比如花独秀,他就是一个被魔气感染的人,他的双眼有远超常人的视力,但他并不能使用魔气。

    无论是那股诡异黑气,还是破坏力惊人的黑雷,或者是焱尊者所说的黑色火焰,他都不会使。

    铁王庙那些人通过对兽皮残片的开发,某些有天分,或者实力不凡的人已经掌握了黑色闪雷的能力,比如北郭铁男,比如那几个长老,又比如北郭铁逸。

    北郭铁逸天分不错,已能够凝出黑色闪雷,可惜火候还太差,被纪念泽一剑废去了双臂。

    花独秀分析,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练会黑色魔雷,这也要看天分,或者说,是要受到一定“感染”的人,才有可能掌握那种能力。

    话说回来,要说铁王庙的人已经渗透到了北方高原,花独秀是不信的。

    他们的主要精力一是在祖妙界,二是在蛇谷,哪怕是与二者毗邻的漠北界,他们也仅仅是有意向渗透。

    可惜武道大会上小黑蛋遭到自己的狙击,会后又被漠北总督府清剿。

    他们怎可能不远数千里跑到这里来?

    这里没有他们的根基啊。

    这些,花独秀只是自己思索,一个字也没有明说。

    焱尊者继续说:“听虹师妹讲,镇魔塔那里只是一个幌子,真正有问题的地方是在魂砀山的更深处,就是你登上的那座三百余丈高的巨型石山。”

    花独秀说:“是。那座石山本身就很诡异,它那么高,那么巨大,偏偏是一座直上直下的几乎玉化的石柱,很难想象它是自然形成的。”

    焱尊者问:“你在山上发现很多怪人?他们会使用魔气么?”

    花独秀摇头:“他们更像是被魔气感染的患者,脑袋不是很正常,思维有缺失,举止怪异,身上确实有魔气的痕迹,但并不会释放黑色气息或者黑色火焰。”

    “而且,他们是被百宝庄园粘杆司圈养的人,说他们有问题,不如说粘杆司有问题。师伯,粘杆司在五行天地动作多不多?”

    焱尊者说:“至少目前为止,粘杆司都没怎么介入我们修道门派之间的纷争。甚至帝国总督府,各郡城官府也极少介入,你应该看得出来,我们所有修道门派都藏在大山深谷之中,远离俗世,我们跟官府极少发生交集的。”

    花独秀暗道,这又是一个井水不犯河水?

    漠北武道也是这么说的,口口声声说武道跟官府井水不犯河水,结果一个武道大会常委会暗中决定了多少门派的兴衰利益。

    花独秀又详细把那天在魂砀山巨石峰上的所见所闻和经历说了一遍,跟焱尊者分析讨论一番,却完全没有头绪。焱尊者被四个掌握魔气的怪人袭击之事也完全聊不出什么线索。

    花独秀又问:“师伯,我们来时曾碰到上善宗的摩云子,想必虹师叔都跟您说了,不知咱们虹门最近遇上什么问题,跟那些怪人有关系吗?我虽然本事没多大,却有一颗见义勇为的侠义之心,如果用得着我的话,我愿意出手帮忙。”

    焱尊者说:“多谢你好意。说实话,最近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事发生,也没什么人要针对虹门惹事,非常奇怪。摩云子的话信息不全,还需要后续我们派人调查一番。”

    他话锋一转,说:“不过你们几个胆子也忒大,摩云子是上善宗五大长老之一,还是一堂堂主,你们竟敢把他打成那样,这要是传出去摩云子是老脸丢净,上善宗也抬不起头来了。”

    丁柒柒说:“他本事差,挨揍能怪谁?”

    焱尊者苦笑:“本事差的人多了,难道都欠揍吗?这事你们一定不要在宗门内多说,不要闹的人尽皆知,传出去了名誉受损的不是上善宗,而是我们虹门。”

    花独秀碰了碰丁柒柒,赶紧说:“放心吧师伯,我们谁都不会提起的,这事就当没发生过好了。”

    焱尊者点头:“嗯,得了便宜自己知道就行了。”

    闲聊一会儿,再没什么有价值的话题可说,花独秀告辞离了大堂,回到客房那边。

    后面几天,丁柒柒领着花独秀几个把虹门,把朱雀谷好好游玩了个遍,日子是轻松又愉快。

    只是摩云子的话始终像是一块阴云一样压在众人心头。

    可惜虹门并没有什么事发生,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异常情况,所有人都一头雾水,不知道摩云子所说的马上就要倒大霉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虹门的师长高手全都暗暗戒备,等着那个所谓的“倒大霉”到底何时发生,以什么形式发生。

    摩云子自己不知,上善宗掌门却是知道的,可惜他们总不好打上人家宗门,逼着人家掌门人交代情况吧?

    只能是以等促变了。

    如此十天时间一晃而过。

    花少爷舒服的很,如此仙境一般的地方,天天又有丁柒柒这个心上人陪着,简直是不亦乐乎到乐不思蜀。

    沈利嘉也还好,他就是个随性的人,只要有姐夫在身边,去哪里都一样。

    唯独路子野有点不自在。

    十天时间里,前两天他跟花独秀等人在朱雀谷里游山玩水,后面几天则向虹门几位长者请教道法,到了第八天,他开始有点坐卧不安起来,如此又过两天。

    花独秀问他:“路兄,你咋啦?得了痔疮了么,怎么坐都坐不住?”

    路子野避开丁柒柒等人,小声说:“花师弟,我……我没得痔疮。”

    花独秀说:“你一个术师,就算得了痔疮也能自己给自己治病吧?是不是已经治好了?”

    路子野老脸一红,说:“没有没有,治愈术只能疗伤,不能治病,治不好痔疮的。”

    花独秀恍然大悟:“哦,那你就是还没治好,要不我去城里给你买几个痔疮栓,你一早一晚怼上,有病就要早点治,别耽误下了。”

    路子野快无语了:“我真没得痔疮!我的屁股好着呢!”

    花独秀奇怪了:“那你如此坐卧不安愁眉苦脸的,是怎么回事?这里的饭菜不合口味吗?还是想家了?”

    路子野小声说:“花师弟,其实是这样。咱们来虹门做客也有十来天了,其实……其实我是想去玉京山看看的,可是又不好意思说。”

    花独秀一愣:“你想去玉京山?”

    路子野点头:“是。你不了解我们术师的心情,玉京山是全天下九界所有修道者心中的圣地,当初我在漠北界,离五行天地实在太远,不敢想,但现在既然来到五行天地了,我真的是时时刻刻都想去玉京山朝圣的。”

    花独秀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行吧,那我跟柒柒说一声,等了这么多天也没什么事发生,摩云子那厮大概是胡说八道,咱们几个便先告辞,我们陪你去玉京山转转。”

    其实花少爷也想出去走走了。

    这些天他在虹门和朱雀谷到处观光旅游,凝心探查,丝毫没有察觉到有兽皮残片的气息。

    若非那兽皮残片被放在黄金之中,并深藏在极深的暗处,花少爷自信绝不会一点气息都察觉不到。

    还有一个可能,就是那东西根本就没在虹门,没在朱雀谷。

    先前虹尊者出现在魂砀山,对魔气展露十足兴趣,也许跟兽皮残片并没有关系,真的仅仅是因为她师兄受到了身具魔气之人的偷袭。

    那么问题来了,除开虹门,最有可能保有兽皮残片的,是哪里?

    一京五门十六宗,白玉京是五行天地最强宗门,正常分析的话,他们保有兽皮残片的概率最大。

    路子野多日的焦躁一扫而空,激动的握住花独秀的玉手:

    “太好了,那便有劳花师弟,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花独秀笑道:“急个毛,既然要告辞,不得好好吃个告别饭?你先跟我去山下采买点礼物,咱们来的时候空手而来,在这里又是吃又是玩的,临走了不得表示一下?”

    路子野老脸再次微红:“我……我没多少钱,又要仰仗你破费了。”

    花独秀拍拍路子野肩膀:“路兄,凡是用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算问题,走吧咱们下山一趟。”

    花独秀叫上丁柒柒和沈利嘉,四人出了虹门下山朝朱雀谷的山口行去,那里有一座规模颇大的镇子。

    路上花独秀把打算离开的事跟丁柒柒说了一遍,丁柒柒一点没有不开心的意思,反而高兴道:

    “好啊好啊,咱们一起去啊,我给你们当向导!”

    花独秀当然是盼着丁柒柒能跟他们一起去的,但是嘴上却说:“你在外面跑了几个月,这才刚回师门,虹师叔能允许你出去?”

    “再说了,你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随师叔下山,玉京山你能认识路?”

    丁柒柒倔强道:“不认识路难道我就不会打听,不会问么?”

    花独秀笑道:“我猜虹师叔不会同意你跟我们走的,你是她万里挑一的好徒弟,万一我们把你拐走卖了怎么办?”

    丁柒柒一拍花独秀肩膀,恶狠狠道:“小花,你快把我卖了,师尊他们都说我太能吃,早晚把虹门吃垮掉。把我卖了吧,让我去祸害别人家!”

    花独秀胸口一阵火热气息,忽然有股冲动,他想说,我养你!来我家吃,随便吃!天天大鱼大肉想吃什么我就给你买什么!

    但他不敢说。

    丁柒柒涉世未深,很多事懵懵懂懂,甚至傻子都能看出来他花独秀对丁柒柒黏得很,完全不避露那股有求凰之意,但丁柒柒自己却毫无所觉,她以为花独秀只是一个谈得来的好朋友。

    花独秀不想打破这种朦胧的美好,他只好苦笑说:“你这么能吃,怎么也没见你长胖啊,你吃的那些鱼肉都去哪了?”

百度搜索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剑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海皮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皮刀并收藏我真不是剑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