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经过这么多天的思索,纪念泽其实对紫帽老者的各种反应都考虑到了。

    如果紫爷爷说,不许去,那她肯定坚持要去的,而且后面还准备了好几个有说服力的理由。

    如果紫爷爷说,行,可以去,我跟你一起。

    这种情况发生的概率比较低,因为纪宗上下正在全员紧抓习武落实,几位家老全都肩负沉重任务,紫帽老者此时不可能轻易离开。

    如果紫爷爷提出跟念泽一起出门,念泽就会以大局为重来说服紫爷爷留在宗门。

    现在,紫帽老者提出让纪不亮陪她去?

    这种情况其实她也有想过,但是一时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来拒绝。

    因为紫爷爷说得对,闯荡江湖,到外面历练的人,大都是成年男子,女子一则很少有身具不凡实力的人,二则也不太适合风餐露宿的江湖节奏。

    但纪念泽击败北郭铁逸,证明了她的实力,而且这些日子在家里练剑,越练心越乱,剑招越散,很明显她的心已经飞走了,这些紫帽老者都是看在眼里的。

    既然如此,那就出去走走看看吧,但必须让纪不亮陪着。

    纪念泽没有拒绝,她点头道:“行,那就让不亮师兄辛苦一下,带我到外面转转吧。”

    纪撷岱问:“念泽,你想去哪里?”

    纪念泽有心说,我想去困魔谷,我要当面问问那个挨千刀的,我这样了他该不该,要不要承担责任?

    但她不敢说,她怕紫爷爷看出什么端倪。

    纪念泽说:“爷爷,天下九界,除开割据出去的沧海月,您觉得哪里比较合适我行走?”

    纪撷岱沉吟道:“天下九界,最安全的地方当属奇界,那里是帝国的中枢所在,据说治安之好几乎达到夜不闭户的程度。最不安全的就是蛇谷,那里遍地毒蛇,而且军阀割据,天天都在打仗,而且蛇谷还盛行贩卖人口。”

    “除此两界外,其余地方你都可以去走走。”

    纪念泽一愣:“都可以?祖妙界也可以?”

    纪撷岱说:“当然可以。现在的祖妙界跟之前大为不同,咱们离开沙之城后,你可知帝国皇子殿下去了哪里?”

    纪念泽问:“去了哪里?”

    纪撷岱说:“根据武道大会常委会上马总督的通告,皇子殿下会在粘杆司校尉的护送下赶往祖妙界,把当地军方巨头大换血,然后大军出动,剿灭乱党铁王庙。”

    “算算时日,祖妙界的清剿行动应该已经开始,等你和不亮过去,祖妙界应该还在戒严,算是处于一个几十年来最安全的时期。”

    纪念泽说:“最安全的时期,那还有什么意思,我不去祖妙界。”

    纪撷岱说:“那你便去赤冥界吧,赤冥界地广人稀,武道也非常昌盛的。”

    对纪念泽来说,其实去哪都一样,她只是想暂时逃离纪宗,想找个地方来思考到底该怎么面对即将到来肚子变大的一幕。

    听说,怀孕到分娩要十个月的时间,考虑到分娩后的休养,她至少要在外面躲上一年的时间。

    不!一年都不够,真的生下了孩子,难道要把他扔掉?或者把他送给别人?不可能的,纪念泽绝对做不出那种事,她要把孩子养大。

    如此考虑到孩子的成长,她至少要在外面躲上两三年的时间才行。

    到时候孩子该怎么办,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现在当务之急,是离开纪宗,并且让紫爷爷同意她要在面前待上两三年再回来。

    纪念泽问:“赤冥界距离咱们这里远不远?路上大概要走多久?”

    纪撷岱说:“不算太远,漠北界以东是祖妙界,祖妙界以南便是赤冥界,赤冥界和蛇谷隔着南北纵列的大山,人口不是很多,但地域非常之大。”

    “如果你要去赤冥界,在它的北方游历便可,赤冥界的最南方千万不要去,那里是正常人的禁区。”

    纪念泽奇道:“禁区?什么禁区?”

    纪撷岱认真道:“赤冥界的最南端有一座山谷,名叫‘罪恶谷’,天下九界里最为罪大恶极,穷凶极恶的一类人,他们走投无路之下最后的归宿便是那里。”

    “无论是宗门的叛徒,还是帝国的通缉犯,但凡能改头换面的人,谁也不会去‘赤冥罪恶谷’。能去那里的,全都是面临无尽追杀,躲无可躲的人,这些人是天下九界里最危险的一批人。”

    “所以江湖流传一句话,‘赤冥罪恶谷’是恶人的天堂,是太阳照射不到的地方,正常人千万不要靠近那附近。”

    纪念泽暗道,天下竟还有这种地方?

    如此说来,那里倒是适合我藏身。

    纪念泽打定主意,说:“行,爷爷,那我就去赤冥界吧游历吧。”

    纪撷岱说:“好,你准备几日后出发?明天一早我把不亮叫来,嘱咐嘱咐他。”

    纪念泽道:“越快越好吧,不亮师兄准备好了我们就走。”

    纪撷岱说:“行。念泽,你第一次不在爷爷身边出远门,我虽然担心,却也赞同你的想法。”

    “闭门造车、坐井观天是习武大忌,你这个阶段是该出去经受下。等你见得多了,自然会思考的多,能让本心走的更远,也能带来更多更新的灵感,释放你的潜力。”

    纪念泽说:“放心吧爷爷,我不会冲动惹事的,出去之后,我一切都听不亮师兄的。”

    纪撷岱点头:“好。”

    ……

    次日,当纪撷岱说明此事时,纪不亮虽然诧异,但却爽朗的答应下来。

    禀告过黑宗主和几位家老后,简单收拾行囊,纪不亮和纪念泽离开天鹰城,纵马一路朝东方奔去。

    按理说,纪念泽这个阶段是不该骑马的,太颠,太危险。

    但是如此漫长的路程,不骑马,难道要靠步行?这也根本说服不了别人啊。

    而且纪念泽太纠结了。

    一方面她想好了完全的对策,将来该怎么面对这隆起的小腹,怎么面对真的会降生的孩子,另一方面,她也考虑如果能“不着痕迹”的在腹中胎儿还没成形时就失去他,或许也是好事一件。

    毕竟,她才十七岁,还没有成亲,还很茫然,完全没有准备好成为一个母亲,世俗礼教也不允许她就这样成为一个母亲。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突然到她想了两个月才能接受这个事实。

    她的接受思路就是,先离开这个熟悉的地方,然后一切顺其自然。

    如果他够坚强,就生下他。

    如果他不够坚强,在赶路的过程中失去了他,那便……失去吧。

    至于为什么是“他”,而不是“她”,纪念泽也不知道,但她就是有种感觉,腹中那颗还没长起来的种子,肯定是个男孩。

    这是纪念泽一开始的想法。

    等到他二人赶了十几天路,经过一个又一个绿洲中的小城时,纪念泽的想法开始渐渐改观。

    之前困在家中,她思来想去的只有怎么不被其他人看出异常,怎么隐藏即将隆起的小腹。

    现在出来了,她要考虑的就是,腹中的孩子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

    她到底该怎么面对这个生命?

    不是如何面对隆起的小腹,而是如何面对一个生命。

    再次到达一座小城后,纪念泽把纪不亮叫到了客房。

    她有话要说。

    纪不亮一脸莫名的看着纪念泽。

    他二人隔着八仙桌无言而对,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这一路赶来已经过去好多天,纪不亮早就察觉到纪念泽的异常。

    她不但说话越来越少,而且骑马速度越来越慢,行事越来越小心。

    但偏偏又看不出她生了什么病?

    纪不亮问过几次,纪念泽都一笑而过,说没什么事。

    但今天,纪念泽主动把纪不亮叫到客房,纪不亮有种莫名的担忧。

    当一个人好多天都故作镇定,最后才把结伴的另一人叫来谈话时,任谁都会觉得要有大事发生。

    终于,纪不亮先说话了:“念泽,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纪念泽点点头,小声说:“这件事……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但我必须得说。”

    “如果我说,我想自己到赤冥界去,师兄你不要跟着我,你能同意吗?”

    纪不亮斩钉截铁说:“当然不行啊,紫师伯怎么交代的你又不是没听到,就算师伯没交代我也不能让你一个人走,你没到外面行走过,不知道这江湖的险恶之处。”

    纪念泽点头,盯着面前的一只茶杯道:“我知道的,紫爷爷能让你陪我出来,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结果。”

    “如果我无法保密,必须要告诉一个人的话,那这个人,我也希望是你。”

    纪不亮的眉头越皱越深:“念泽,你到底怎么了?这一路你都不怎么说话,吃饭也越吃越少,你是不是病了?如果病了咱们就赶紧看大夫,你不能自己硬撑着啊。”

    纪念泽深吸几口气,鼓起勇气看向纪不亮的双眼:

    “不亮师兄,我没有生病,我……我怀孕了!”

百度搜索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剑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海皮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皮刀并收藏我真不是剑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