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花独秀一愣:“老哥,疼吗?”

    付云通整个身子都在颤抖,被人用匕首贴着手筋刺进皮肉里,你说疼不疼?

    要不我刺你一刀你试试?

    付云通咬紧牙关,虽然最后一刻他怕了,怂了,但是掉身价的话他还是说不出来的。

    人活一张脸嘛。

    花独秀并没有拔出那把刀,而是轻轻捏着,付云通也不敢乱动,谁知道乱动会不会真的被割伤筋脉?

    这荒山野岭的,筋脉断了我找谁接去?

    他们队伍里也没带术师来,出了问题根本没人能疗伤。

    看付云通不说话,花独秀又问:“老哥,我知道疼,你看都流血了,肯定很疼,对吧?”

    付云通只好咬牙说:“……是。”

    花独秀道:“那你快回答我的问题啊,不然一会儿失血过多你晕过去了,我怎么办,我可不想背你回去。”

    花独秀四下看看,说:“你看这鬼地方到处都是毒蛇,咱俩谁都没带驱蛇粉,你快点说,这里不是长留之地啊。”

    付云通叹口气,说:“行,但是说好了,我只回答你三个问题。”

    花独秀问:“四个行不行?”

    付云通看了看自己不停流血的手腕,说:“你想问几个问几个,但是我不保证说的是真话。”

    花独秀问:“那行,我就问三个问题,你别忽悠我,我这人向来诚信为本,童叟无欺,我说不伤你就不伤你。”

    付云通咬牙道:“行,那刚才的问题,算一个还是算两个?”

    花独秀说:“你先回答前面的问题,帝国收藏有几片地图残片?”

    付云通说:“我不知道。”

    花独秀一愣:“……这么干脆?”

    付云通说:“实话实说,我没骗你,具体有几片我真的不知道,但至少有两片。”

    “老哥,你不知道的问题,算不算我没问?我能换其他问题吗?”

    付云通皱眉说:“你问了,我答了,怎么能算你没问?”

    花独秀真想再抖抖手指吓唬吓唬付云通,让他答应刚才的问题不做数。可是花少爷是个讲究人,言必信,行必果,现在如此和谐的场面,他实在不想破坏。

    花少爷点头:“行,那这个问题算你通过了。”

    花独秀忽然有点后悔。

    早知道就不说问三个问题了,说六个八个的多好?

    唉,还不是担心这老哥嘴太硬,撬不动啊?

    谁知道一吓唬他就怂了。

    既然话说出去,那就这样吧,三个就三个。

    现在问题来了,第一个问题好像是个废话,问了也白问,第一个机会瞎了?

    付云通说:“花独秀,你第二个问题是要问那地图残片藏在哪里吗?是在……”

    花独秀赶紧打断:“停!等一下!”

    付云通奇道:“怎么了?”

    花独秀颤抖着说:“老哥,我是不是就三次机会?三个问题你不会骗我,对么?”

    付云通说:“这算你第二个问题?”

    花独秀说:“不是不是,那什么,你别擅作主张,乱揣摩我的心思啊,这么重要的时刻,我怎么会乱问问题呢?”

    “咳,现在你听好,我的第二个问题是,通过魔气残片,你们粘杆司都开发出了什么东西?也就是说,你们研究到了什么程度?”

    付云通笑了笑,看着花独秀说:“这件事是我们粘杆司机密中的机密,你太看得起我了,我只是一个界域的副指挥使,权限根本接触不到你问的那个程度。”

    花独秀无语道:“老哥,那这个问题我又白问了吗?”

    付云通说:“我实话实说而已,你没有白问,至少你知道了那东西是我们粘杆司在负责收藏,不是么?”

    花独秀叹口气:“行吧,真的是稀里糊涂的就浪费了两次机会。那我问第三个问题,我跟北郭铁男对决时,他的眼神能够瞬间镇住我的心神,还有他手上绽放出的黑色雷丝,这些能力是不是从兽皮残片里得到的?我现在有两片兽皮残片,如何开发?”

    付云通说:“这是两个问题,加起来就是四个了。”

    花独秀有点不高兴:“前两个问题你都不知道,现在我多问一个怎么了?不行吗?你别气我啊,我这人一生气就手抖,我一手抖……”

    说着,花独秀拿着匕首的右手轻轻抖了一下。

    一股钻心的疼痛让付云通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行,那我就回到你这两个问题。”

    付云通说:“以眼神镇住人的心神,双手生出黑色闪电,这些确实都是通过开发魔气得到的。据我所知,魔气的开发程度,既跟人的天分有关,也跟得到的魔气残片数量有关。”

    花独秀听的认认真真,看付云通说到这不说话了,问道:“接着说啊。”

    付云通说:“我说完了啊。”

    花独秀不满道:“说完了?怎么就说完了?现在才说到正点上啊?那怎么才能开发出黑色雷丝,铁王庙掌握了多少块地图残片?你们怎么不去抢?”

    付云通说:“咱们有君子协定,你问三个问题,我回答三个,而且不欺骗你,你问完了,再问我完全可以跟你瞎扯,你想听吗?”

    花独秀无语了:“我现在不想当君子了,还来得及吗?”

    付云通有点慌张:“来不及了,你必须当个君子,必须言而有信,谁让你是花独秀呢,你不是向来一枝独秀的么?”

    花独秀说:“我必须当个君子?唉……好吧,你赢了,你说服我了。”

    他默默叹口气,缓缓把付云通手腕里的匕首抽了出来。

    花少爷真的是深深的后悔,为什么不一开始就逮着铁王庙的事来问?

    奶奶的,失误了!

    付云通赶紧捂住手腕伤口,咬牙说:“现在你满意了吧?”

    花独秀说:“我不满意。但是你都说了,我必须做一个君子,那我就吃了这个亏吧。”

    付云通:“……”

    花独秀折断一根树枝递给付云通:“老哥,你的气脉我现在不能替你解开,你慢慢走回去也行,在这里冲开气脉再回去也行,我得赶紧回去了。”

    “老哥,为了你的未来着想,我建议你跟其他人说,你被我打伤了,然后迷了路,千万别说被我捉住,知道吗?”

    付云通看了看自己被洞穿的手掌,还有左肩窝深深的剑伤,点头道:

    “行!那你走吧,我就按你的意思说。”

    花独秀拍拍付云通肩膀:“老哥,和谐社会,和谐你我,凡事咱们都这么商量着来,你看多好?何必要打打杀杀的,对吗?”

    付云通脸黑黑:“……对。”

    花独秀点点头:“听人劝吃饱饭。老哥我先走一步,你小心点啊,这条溪水里的水不要喝,里面有很多蛇涎,蛇涎你懂不懂?就是毒蛇的口水,不烧开就喝会拉肚子的。”

    付云通:“……好。”

    花独秀摆摆手,转身迅速消失在林中。

    溪水边只剩付云通自己了。

    他默默叹口气,看看天,一屁股坐倒在河滩碎石上,久久的无语。

    再说花独秀。

    花少爷凭记忆快速返回车队,发觉强盗军团已经远远退开,而武士统领正在跟沈利嘉,张隆争吵。

    雷鸣炰拿刀押着强盗首领,冷眼旁观。

    沈利嘉仍旧一手捏着一个人的脖子,捏的死死的。

    王久旦和博洋想死的心都有了,整个人被沈利嘉大力捏的软绵绵的,一脸的沮丧。

    发觉花独秀回来,张隆和沈利嘉一个大惊,一个大喜。

    沈利嘉高呼:“姐夫,姐夫,这里!”

    花独秀翩然而至,沈利嘉一手提着一个软面条,喜道:“姐夫,追你的那个狗贼呢?你是不是把他打死了?”

    说着,沈利嘉瞟了张隆一眼,满脸得意之色。

    张隆神色严肃,完全说不出话来。

    付云通竟然败了?

    这个花独秀竟厉害如斯么?

    连付云通都败在他手里?

    虽然刚才二十多人围攻他一个没能打赢,那是因为花独秀跑的太快了,在林中穿来穿去,粘杆司众人根本追不上他。

    但要说一对一的打,花独秀能打赢一界粘杆司副指挥使,这还是比较吓人的。

    毕竟,花独秀才不过是不到二十岁的小青年而已。

    花独秀看了看沈利嘉手里的两条死狗,问:“嘉嘉,你小心点,别把他俩捏死了。”

    沈利嘉猖狂道:“捏死一个算一个!”

    花独秀无语,又看向武士统领和张隆:“两位老哥,你们聊什么呢?”

    张隆冷哼一声,并不说话,武士统领道:“花兄弟,你没事那真是太好了。张指挥使不愿退去,你这位沈兄弟不想放人,我们被强盗军团远远围着也不能轻易就走,现在有点麻烦。”

    花独秀道:“那有什么麻烦的,大家都是体面人,我来问一句,你们说话都算数吗?还是说说话如放屁?”

    没人说话。

    花独秀只好先问张隆:“这位老哥,沈公子放了这两个死狗,你们立刻退走,行不行?咱们别打了?”

    张隆不置可否,只是说:“你让他先放了人质!”

    花独秀说:“这两个死狗今天得到了毕生难忘的教训,放掉他俩没问题,但是你们粘杆司今天做的事已经败了,还留下勾结强盗军团的骂名,现在你们退走,大家都留点尊严,不好吗?”

    张隆的内心也是纠结的。

    早就说不让王久旦来,他非要来,现在吃苦头了吧?

    哎,这要是我的儿子,我非得打断他一条腿不可!

    可谁让他是王指挥使的独子呢?

    花独秀回来了,而付云通迟迟未归,或许他真的败在了花独秀手里。

    带来的四十多号校尉,经过刚才的混战,虽然大都还跟在自己身后,但现在强盗军团退了,他再领着这些人强打也不太现实。

    雷鸣炰和沈利嘉偷袭强盗首领,活捉了他才使商队免于全军覆没,武士统领再怎么担心得罪张隆,此刻也不可能任由粘杆司这些人胡来。

    这就是为什么雷鸣炰对帝国失去信心,甚至是心生厌恶了。

    明明粘杆司和总督府官军都属于帝国的组成部分,但因为一个隶属百宝庄园,属于宰司执掌范围,一个隶属枢密院,属于宰尉执掌,下面的人竟然互相倾轧至此。

    甚至粘杆司为了完成自己的任务,都能雇佣强盗军团埋伏总督府的官军,他们还有敌我之分的概念吗?

    而官军也好不到哪去,他们不去保护官道上的太平,却为了赚钱公然承接商队的护送任务,甚至大肆招揽旅者挂靠,还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事。

    所以很多时候雷鸣炰都是在沉默,他无话可说。

    他的哥哥是守城官军的统领,他的父亲是官军统领。明明不认可,却不得不接受,甚至自己的至亲亲人还身处其中,这让他无话可说。

    花独秀看无人说话,只好再问一遍:

    “张指挥使,这位强盗大哥,你们到底说话算不算数?是一诺千金,还是说话如放屁,翻脸比翻书快,给个痛快话啊,你们不累么,不想赶紧回家么?”

    “和谐社会,诚信为本,请你们坦坦荡荡的告诉我。如果算,我就替沈公子和统领大哥做主,先把你们都放了,然后咱们各走各路,行不行?”

百度搜索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剑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海皮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皮刀并收藏我真不是剑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