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昨晚大风,整个小区停电了……)

    花独秀说的大方凛然,付云通却完全没有想跟他对峙的意思。

    开玩笑,你算什么帝国武官,你以为手里有个铜牌牌你就了不起了?

    能免死啊还是能上天?

    付云通冷笑:“来人,把他们三个给我拿下!”

    众多粘杆司黑衣校尉就要上来,花独秀立刻说:“等一下!”

    这句话是不是很耳熟?

    没错,花少爷又要施展他最为拿手的嘴遁了。

    付云通立刻说:“不要听他胡说,立刻给我拿下!人犯胆敢反抗,就地格杀勿论!”

    嘿,你不是能说吗,我偏不让你说!

    付云通大手一挥,立刻五六个校尉冲了上来,想要捉拿花独秀。

    除开这五六人,另有四十多人把花独秀三个加马车团团包围,这些校尉全都是一流好手,花独秀三个真的是插翅难飞。

    更外面大批押车武士面无表情,冷漠的看着付云通下令捉拿花独秀。他们对这些事早就没什么感觉了,他们是负责打仗的武士,只要不侵犯他们的生命安全,他们懒得多管闲事。

    沈利嘉有点怕,这么多恶狠狠的密探盯着他,哪怕他向来胆大心大,现在也有点怂

    姐夫,你说实在不行就闯出去,人家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还都不是善茬,这怎么闯?

    拿命闯?

    他忍不住朝花独秀靠了靠,双拳紧握。

    付云通一声令下,立刻几个校尉冲了上来,手中拿着铁锁要捉拿花独秀,花独秀朝那名武士统领看了一眼。

    武士统领抬手道:“等一下!”

    同样是等一下,花独秀喊了没用,武士统领喊就有用了。

    粘杆司校尉立刻停手,付云通等人看向武士统领。

    武士统领问:“你们所说的人犯,就是他?”

    付云通点头:“没错,就是他。”

    武士统领问:“他犯了什么罪?”

    付云通眉头一皱:“你问这么多做什么,我们做的是秘密任务,有些事请恕我不便多说。”

    武士统领说:“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让人信服的理由,我就不能让你们把他带走。”

    此话一出,付云通和张隆都惊住了。

    大哥,你脑子没病吧?

    他是你什么人啊,不就是给了你们一点挂靠银两吗,你就这么维护他?你这个监护人的责任感也太强了吧?

    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吗?

    连沈利嘉和雷鸣炰也有点惊讶,难道人长得帅就天生有贵人相助?

    张隆轻咳一声,前出一步说:“兄弟,我们是帝国枢密院的校尉,这三个人在漠北界犯下累累罪行,上峰传下严令,务必要捉拿他门归案,请你配合。如果有哪里不便,回头我会亲自向叶将军登门解释的。”

    叶将军是安临城守军的大首领,等同于漠北界总督府谢立亭的角色,也等同于困魔谷总督府哈丹巴特尔的职务。

    武士统领笑了笑,指着花独秀说:“这位小兄弟是我们总督府自己的人,我不管你是什么枢密院还是别的什么院,想从我这里拿人,你最好给我一个充足的理由和证据,不然,我这些兄弟决不答应!”

    话音一落,原本一脸冷漠的武士们眼神一变,立刻变幻阵型,把粘杆司这些人包围起来。

    押车武士包围粘杆司校尉,粘杆司校尉包围花独秀三人。

    花独秀满脸笑意的看着付云通等人,慢悠悠说:

    “付云通,你搞这么大阵仗还真是厉害啊,我猜到有可能会碰上你们,但没想到你竟带了这么多校尉,你对我还真是下了血本。”

    付云通阴沉着脸道:“你猜出来了?你怎么可能猜出来?”

    花独秀含笑摇头:“我还是别说了,一说就把你们老底暴露了啊,你看我多为你们着想。”

    “你们啊煞费苦心,还带着头套,啧啧啧,冒充恐怖分子?”

    张隆看着武士统领道:“这位兄弟,你是不是被他蒙蔽了,他绝不是什么总督府的武官,他是困魔谷的一个小贼,我们今天势必要拿他归案的。”

    花独秀插嘴道:“没错,我确实来自困魔谷,但绝不是什么小贼,你们也不是什么枢密院的密探,大家心知肚明,还是别玩这些花样了。”

    武士统领上下打量张隆:“你既然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我便不能把花兄弟交给你。你们走吧,咱们井水不犯河水,还是别互相触霉头比较好。”

    沈利嘉在花独秀身后真是大喜过望。

    可以啊姐夫,怪不得你一点不都怂,一点都不怕,原来你早就把这位首领大哥搞定了?

    没错,花独秀昨天就专门见了这位武士首领一面。

    本来他没打算节外生枝的,但当他们跟踪王久旦发觉到粘杆司的密探后,花独秀想了很多。

    他在来的路上偶然遭遇了铁王庙的教徒,还被北郭兲胤追的满地跑,既然北郭兲胤能这么快就追到蛇谷来,那粘杆司众人会不会也追来了?

    铁王庙跟他的仇还远远未到难解难分的地步,尤其花独秀和北郭铁男在最后的决斗中还生出一股淡淡的惺惺相惜之感。

    北郭铁男事后肯定想到了,花独秀是故意偏离了剑锋,没有一剑刺死他。

    饶是如此,北郭兲胤见了自己二话不说就大开杀戒。

    而粘杆司呢?尤其是付云通,他为了对付自己,从困魔谷追到了漠北界,折损的高手那么多,而且他们八成也知道自己抢夺了豹王门收藏的那块地图残片,他们该多恨自己?

    付云通该有多想杀掉自己,抢夺自己手里的秘宝?

    所以,当花独秀追踪王久旦追到那套小院时,他就决定提早做个准备。

    午睡那会儿,花少爷再次来到挂靠商队的货场,打听到是哪支部队护送他们,首领是谁,然后拿着自己的令牌一路找到这人,好好的攀了攀交情。

    你问怎么攀交情?

    那还不简单。

    这里是安临城,两年多以前这里的老大是彭天林,这里的武将,几乎全都是跟着彭天林成长起来的,毕竟彭天林在这里做了五年的总督,门生故旧何其之多。

    这位武士统领跟彭总督接触并不多,他的老上级是哈丹巴特尔。

    花少爷大谈特谈自己跟哈丹巴特尔的亲密关系,又说自己是奉彭总督的命令到漠北界调查要案,还说这次绕道返回困魔谷是因为有歹人会暗杀他云云。

    武士统领爱屋及乌,自然表示会对花独秀多多关照,不会让歹人伤害他。

    当然,花独秀做这些也仅仅是有备无患,他并没有十足把握会真走到这一步。

    毕竟,他跟沈利嘉的行踪还算隐蔽,至今为止除了意外遭遇北郭兲胤外,他还没碰上什么神色诡异的探子。

    追捕他的人,应该还没追到安临城。

    谁曾想,付云通这家伙还真追来了,而且还真发现了花少爷的踪迹?

    而且还率领如此众多的密探来抓捕他?

    武士首领强势要保护花独秀,让张隆和付云通有点意外,但他俩并非没有办法。

    张隆一把扯掉头上头罩,重新从怀里取出一块令牌:

    “兄弟,现在你认识我了么?知道我是谁了么?”

    武士统领看看张隆手中令牌,又仔细打量他的面容,微微吃惊:

    “你……你是粘杆司副指挥使,张隆张大人?”

    张隆点头:“没错。我们粘杆司要拿人,你能行个方便了吗?”

    武士统领为难的看了花独秀一眼,咬牙道:“花兄弟,实在对不住,张指挥使要拿你,我……我不能拒绝。”

    花独秀一愣,不是吧,老哥,昨天咱俩还相谈甚欢,你还拍着胸脯说保证把我安全无虞的带到龙武将军城呢,怎么现在就变卦了?

    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诚信呢?

    不能知难而退啊大哥?

    花独秀问:“大哥,我真的是漠北界总督府的武官,你确定要把我交给他?”

    武士首领无奈道:“我有我的苦衷,请你谅解。”

    他有什么苦衷?

    他苦衷太多了。

    总督府是牛批,但他只是一个统领,职务算不得多高,手底下就几个百夫长而已。在安临城,比他地位高的人多得是,而且很多人是他惹不起的。

    张隆是粘杆司的副指挥使,位高权重,而且粘杆司行事向来阴险毒辣,招惹他们?还是别了吧。

    尤其今天张隆亲自带着如此多的密探来抓人,显然这个花独秀分量很重,今天得罪了张隆,谁知道明天自己会不会莫名其妙栽个大跟头?

    再者说,花独秀就是老领导哈丹巴特尔的小兄弟,再亲能亲到哪去,他能帮就帮,帮不了也不至于拿自己的未来冒险去硬帮啊?

    所以,武士统领选择了退让。

    沈利嘉又傻眼了。

    姐夫,你找的这位老哥靠不靠谱啊,人家还没出言威胁呢,他怎么就怕了?就退缩了?

    那咱们怎么办?

    付云通哈哈大笑,盯着同样有点傻眼的花独秀说:“花独秀,任你说的天花乱坠也没用,在我们粘杆司面前,谁也保不了你!”

    花独秀说:“付云通,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是你们自报家门,说自己是粘杆司特务的,我可没说啊。”

    付云通说:“有区别么?”

    花独秀说:“当然有区别,万一你们惹了事被上峰怪罪下来,你可别把锅甩我头上。”

    付云通皱眉:“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花样要耍?还不认输?”

    花独秀微微一笑,问:“老哥,我问你一个问题。你们粘杆司的密探很不值钱么?怎么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

    花独秀指指周围,付云通冷笑:“粘杆司的每一个校尉都很珍贵,为了抓你我们出动如此阵仗,你就是立刻就死也死得其所了。”

    花独秀点点头:“我也觉得你们每一个人都很珍贵,不可能网罗太多高手的。那么问题来了,藏在林中的那些人,他们是什么人?也是你们粘杆司的校尉么?”

百度搜索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剑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海皮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皮刀并收藏我真不是剑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