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雷青黄不是普通武官,他官职不低,甚至在军营里还有独属于自己的一个两进的砖房。

    外面一间是办公和会客用的,里面一间是起居室。

    虽然这里的房间就是普通的青砖房,但明眼人都能看出,这里跟武士们居住的营房有很大区别。

    来到会客间,众人坐下,立刻有两个年轻武士进来倒水。

    花独秀暗暗打量房间,除了墙上挂着一大一小两幅地图,四面粉墙都是光秃秃的,房间里一个办公桌,几把椅子,还有个喝茶的小茶台。

    靠墙有一个铁皮柜,上面挂着铁锁,大概是装着文件之类的贵重物品。

    除此外,空旷的房间里再无别物,说是家徒四壁也差不多。

    雷青黄与娄琴闲聊几句家常,目光看向花独秀:“花兄弟,听内人说你是漠北总督府的武官?”

    花独秀面不改色道:“不错,我虽是帝国武官,但并不算实职,不用带兵打仗,跟姐夫你不大一样。”

    雷青黄说:“我能看下你的令牌吗?”

    花独秀只好从怀中取出令牌递给雷青黄。

    呵,这人还挺谨慎?

    雷青黄接过花独秀的令牌,先是颠了颠重量,试了试手感,判断这是真货,不是伪造的。

    然后看上面字迹。

    正面,左边写着“钦赐行走校尉军官”,右边写着“隶漠北界编。”,中间是神龙帝国的徽章。

    背面,是一个大大的古体字“花”。

    雷青黄用不敢置信的眼光打量花独秀:“花兄弟,你的官职是皇室特赐的?”

    花独秀说:“不错。”

    雷青黄问:“为什么?”

    花独秀说:“恕我不能明说。”

    雷青黄一愣,随即点点头,把令牌还给花独秀:“花兄弟,你虽是虚职,职务为何?具体肩负什么使命?听谁号令?”

    花独秀暗道,老哥,你也太谨慎了吧?打破砂锅问到底啊?

    可惜我彭叔给我的介绍信没带来,不然给你看看,吓死你!

    上面可是有彭叔的个人签章,还有困魔谷总督府的大印。

    没带啊!

    花少爷的家当基本都留在纪宗,就带着小胖子跑出来了。

    花独秀摇头晃脑说:“我的官职为‘殿将’,其实之前还有很多职务,不过都没长干。”

    雷青黄道:“殿将?镇殿将军?这确实是虚职,执行的军务也都是机密任务。我看你年纪轻轻,你还做过其他军官?”

    花独秀说:“姐夫,不要看不起年轻人啊。‘典仪骑都尉’你知道吗?”

    雷青黄:“知道,你做过?”

    花独秀点头:“做过。‘太仆寺马厂协领’听过吗?”

    雷鸣炰一愣:“……听过,你也做过?”

    花独秀说:“做过。‘宣抚使司同知’呢?‘安抚使司佥事’呢?”

    雷鸣炰:“……”

    花独秀说:“实不相瞒,以上这些官职,我都做过,只是做的时间比较短罢了。我这人,性格自由懒散,受不得约束,可又偏偏武功高强,天分极高,马走日马总督对我期许很高啊,所以便授予我‘殿将’之职,让我做些我擅长的秘密任务。”

    花独秀一番话说得毫不惭愧,大有指点江山之意,不但雷氏兄弟懵了,连沈利嘉都有点摸不着头脑。

    花独秀这些职务变化他是有所耳闻的。

    虽然授职时沈利嘉一直在外面安排人放鸽子,放礼炮,但事后他都听说了。

    毕竟,敢当面拒绝帝国皇子,一再要求变更职务的人,放眼整个帝国九界,恐怕也就花独秀花少爷这里是独一份了。

    沈利嘉暗道,姐夫,你不是任职时间有点短,你是张张嘴就过,张张嘴就过,那些职务在你头上怕是连一盏茶功夫都没待住吧?

    看雷青黄有点懵,花独秀反问:“娄姐夫,我看你这里挺不错的,居然还有独立办公室,敢问姐夫在军中是何职务?”

    雷青黄轻咳一声,道:“我乃总督府驻青锦城副统领,协助统领大人掌管本城驻军。”

    花独秀问:“这样啊,管多少人?”

    雷青黄说:“千把人吧。”

    花独秀赞叹:“厉害,厉害啊!姐夫,我看你年龄最多不过三十,竟能带这么多武士,想必武功很厉害?”

    雷青黄说:“马马虎虎,还行吧。”

    花独秀问:“具体职责是什么呢?”

    雷青黄道:“打击强盗,保青锦城太平,护沿线官道通畅。”

    花独秀皱眉道:“青锦城是挺太平,可惜沿线官道还不够通畅啊,简直是盗匪横流,强盗杀的还是不够。”

    “别的不说,青锦城北方四五十里外就有一座强盗城堡,你们应该把他们打掉啊。”

    雷青黄老脸一红:“……咳咳。”

    娄琴看他二人越说越生分,赶紧插嘴说:

    “你俩能不能先不谈军中之事,花公子不是外人,他来自困魔谷,是咱们老总督的内侄呢。”

    雷青黄皱眉:“困魔谷?老总督?彭总督么?”

    花独秀点头:“没错,我家在困魔谷,彭总督是我叔叔,彭瑶瑶是我妹子,哈丹巴特尔和彭路是我大哥,姐夫,你认识他们吗?”

    雷青黄立刻换了一副表情,激动道:“肯定认识啊!我走到今天这一步,就是哈丹大哥把我带出来的!”

    “我就觉得花兄弟口音奇怪,原来你来自困魔谷?老总督他还好吗?哈丹大哥还好吗?你……你怎么结识他们的?老总督他们到困魔谷也就不到两年的时间吧?”

    花独秀暗道,瞧你这点出息,之前还对我百般戒心,只要一提彭总督,这脸变得也太快了。

    花独秀简单把彭总督到任后的复杂局面说了说,又把花氏镖局与彭总督合作打压土著势力的过往简单一带而过。

    虽然蛇谷与困魔谷远隔数千里,但官府自有一套情报传递系统,彭总督在困魔谷的一些举措和动作,雷青黄其实是有所了解的。

    花独秀以他们花氏镖局的角度一番介绍,两相映证,雷青黄哪里还有怀疑?

    众人的关系立刻熟络起来。

    雷青黄指了指他胖乎乎的弟弟说:“花兄弟,这是我弟弟,雷鸣炰,是黑森林长春门的弟子,本事还可以。他来我这里探亲,来了三个月,也该返回宗门。上次跟内人通信提起过此事,你们这趟来,正好可以让鸣炰做向导,带你们南下穿越蛇谷,通过黑森林到达困魔谷。”

    花独秀说:“如此甚好,有劳鸣炰兄弟。”

    雷鸣炰虽然一直没怎么说话,但他的神态颇为自信淡然,隐约有不凡之态。

    雷鸣炰说:“我这两日本也是要南下的,有两位朋友同行,路上也不寂寞了。”

    雷青黄问:“花兄弟,沈兄弟,看你俩年龄,有弱冠之龄吗?”

    花独秀说:“没有,我十八,他十七。”

    雷鸣炰感慨:“年轻真好啊,我弟弟跟你一样,今年也是十八岁。不过他从小被家父送到黑森林习武,我们兄弟俩是聚少离多,此番分开,不知道又要多久才能再见面。”

    花独秀笑道:“年轻人嘛,老是在家守着父母兄长能有什么出息?在外面见见世面总是好的。”

    雷青黄问:“花兄弟,内人说你们来时路上遇到了袭击?而且还不是强盗集团的袭击?”

    花独秀点头:“没错。姐夫,这事我正想向你求证呢。”

    雷青黄问:“求证何事?”

    花独秀问:“祖妙界邪/教‘铁王庙’,你可听过?”

    雷青黄眉头轻皱:“‘铁王庙’?这个名字我听人提起过,不过他们并没有做什么大事。听说这个组织人才济济,他们在六大将军府之间游走,很多人都是镇守将军的座上宾,至于他们的意图,这个还不得而知。”

    花独秀暗道,帝国皇子都要对他们下手了,原因就是他们在蛇谷挑起风浪,动摇帝国统治根基。你作为一城副统领,居然没看出铁王庙的野心和罪行,真不知道是该说你孤陋寡闻,还是该说铁王庙掩饰的好?

    当然,帝国中枢自有一套情报系统,有些事不该下面将领们知道的,没有及时通报,这也很正常。

    花独秀说:“姐夫,不瞒你说,我身上肩负的重要职责之一,便跟‘铁王庙’有关。你要注意,这个组织所图非小,甚至祖妙界很快就会发生大战,帝国大军会出动剿灭他们,他们会不会趁机在蛇谷做什么事这个说不好的。”

    雷青黄一愣:“帝国大军要在祖妙界发动大战?不可能吧,未来一两年帝国的目标不在那边。”

    花独秀一愣:“不在祖妙界?在哪?”

    雷青黄道:“这件事说是机密,也不算机密,各界总督府下辖军队多有抽调,也算是人尽皆知了。未来一两年,帝国会出动大军收复海外孤岛,沧海月。”

    花独秀一惊:“收复沧海月?”

    他仔细回想,忽然想起当初到港漠北界时,港口那遮天蔽日的营地,那一艘艘巨大的军舰。

    花独秀问:“收复沧海月,是要从漠北界的西方港口出发吗?”

    雷青黄道:“不错。这场战役规模会无比巨大,集结军队和后勤准备还在进行,当一切准备就绪时,帝国会以雷霆之威强势收复沧海月,让帝国其他叛乱分子受到足够震慑。”

    花独秀心中暗暗思考。

    帝国皇子剿灭祖妙界铁王庙,跟马上要来的沧海月大战有何关系?

    是敲山震虎,还是攘外/必先安、内?

    对花少爷会有什么影响?

    倒不是说花少爷莫名的关心起政/局来了。

    实在是他要集齐所有地图残片,就必须跟铁王庙,跟帝国打交道。

    根据老爹传下来的情报,地图残片,花家有一片,漠北豹王门有一片,五行天地界域有一片,这是在花少爷短期要下手的范围内的。

    除此外,遥远的赤冥界罪恶谷里有残片,祖妙界铁王庙有,帝国奇界大皇宫里也有,但这些组织或者地域有多少残片,不得而知。

    虽然不知道确切位置和准确数量,但花独秀确定一点,要想解开困魔谷千年魔气的秘密,解开花家眼睛被感染的真相,甚至是解开当年困扰他数年的噩梦来由,知道少年时在祖宅老井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就必须要集齐所有地图残片才行。

    这是花家几代人的宿命,也是他花独秀很愿意去做的事。

    不抢到铁王庙和大皇宫里的货,花独秀断然没有机会集齐所有残片的。

    所以,他不得不关心时局发展,并且思考这发展对他搜集地图残片有什么影响,他能趁机做点什么。

    除此外,蛇谷的政局跟彭家有脱不开的关系,漠北界的政局跟纪宗有关系,这些都是他很在乎的家族,有他的亲人和朋友,他必须要思考未来要发生的一切,对他在乎的这些人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百度搜索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剑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海皮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皮刀并收藏我真不是剑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