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付云通一愣,冷笑道:“你这么牛,那你现在下令,去抓捕啊?”

    巴图摇头:“现在不是时候。”

    “皇子殿下明日就会启程离开沙之城,朝东方进发。皇子离开,聚集在沙之城的各路豪门大佬离开,那时才是咱们网罗借口,逼纪宗交出花独秀的时机。”

    付云通说:“逼纪宗交出花独秀?一年前做不到,现在岂不是更难?”

    巴图说:“那咱们就得想出一个纪宗无法拒绝的理由来。付大人,你有什么好主意吗?”

    付云通暗道,我特么有我也不说了,我再提意见我就是个傻批!

    巴图看付云通只是冷笑不说话,只好又问一遍:“到底有没有啊?现在是关键时刻,大家一定要群策群力。”

    付云通干脆道:“我没有任何主意,全听巴指挥使吩咐。”

    巴图问:“这可是你说的?全听我吩咐?”

    付云通心里咯噔一声。

    卧槽,这狗东西不会算计我吧?

    他是不是要给我安排什么根本完成不了的任务?

    拜托,我手下兄弟死的七七八八,你再玩我的话,我就要成光杆司令了!

    巴图刚要说话,忽然外面传来剧烈敲门声。

    巴图不满道:“看看是谁,如果不是多要紧的事,把他腿给我打折,然后关一个月的紧闭!”

    一个校尉赶紧起身开门,发觉是负责盯梢重要目标的探子。

    探子快速来到室内,躬身道:

    “禀指挥使大人,纪宗花独秀和香宗沈利嘉二人正赶往城门方向,有逃窜离开的迹象!”

    巴图立刻跳了起来:“军队的武士没有拦住他吗?!”

    探子道:“花独秀手里有总督府的令牌,是在编军官,武士们没有阻拦。”

    巴图又缓缓坐回椅子上。

    “好一个花独秀,这简直就是大摇大摆的走啊?”

    付云通急道:“那咱们追不追?现在正是好时机,他一个人脱离纪宗逃窜,怕是料到咱们会为难纪宗,只是他率先逃走,岂不是更有利于咱们围杀?”

    巴图说:“行!老付,那你快带人去追他!”

    付云通皱眉:“我带人追?那你呢?”

    巴图说:“皇子殿下明日要启程赶往祖妙界,马总督要率军围剿铁王庙滞留在沙之城的叛党,这个时候我怎能离开?我很忙啊。”

    付云通:“……”

    这个狗东西,如果你是我的属下,我现在二话不说就给你一巴掌!

    付云通道:“咱们再聊几句,花独秀怕是就要逃远了,提督大人的指令怕是更难完成。”

    巴图说:“哪怕现在就追,你以为你能追的上花独秀?”

    付云通说:“你是何意?”

    巴图说:“花独秀六天里从沙之城到豹王城杀了个来回,中间还在豹王门大闹一场,惹得豹王门大索全城。”

    “算算路程和时间,花独秀的速度有多快?你没想过吗?”

    付云通心里一惊。

    沙之城到豹王城有六七百里地,而且沿途不是荒漠就是沙丘,六天杀个来回,的确是非常的快了。

    巴图问:“花独秀朝哪边逃了?”

    侍卫道:“他们看似是朝西方逃去,但却走的南门。”

    巴图笑道:“这小子跟咱们耍滑头呢。”

    “他要走,肯定不是返回天鹰城,而是直接奔回困魔谷。去困魔谷有两条路,一条是走水路,渡海从黑森林入境,再进困魔谷,这条路相对近一些。”

    “还有一条路是南下蛇谷,南北对穿蛇谷到达奇界,再沿着奇山山脉进黑森林南部,北上进困魔谷。”

    “这条路,路程上来说怕是要远了一倍还多,而且蛇谷那地方无比危险,处处都是杀机。正常来说,花独秀走海路的可能性更大。”

    付云通问:“那咱们往西边追?”

    巴图冷哼道:“开什么玩笑?我不是分析了么,花独秀是故弄玄虚,他看似是要走海路,实际却打定主意绕道蛇谷回去,你要追,当然是往南追!”

    付云通强忍怒气道:“行,那我就往南追!”

    “那你跟不跟我一起?”

    巴图说:“我走不开。皇子殿下离开漠北之前,我一定要把重心放在殿下的安危上。”

    付云通说:“那你打算给我多少人,我带来的兄弟已经不足以绝对抓捕花独秀了,更不要说他身边还有个香宗门徒。”

    巴图嘲讽道:“老付,你是越活越倒退啊?”

    “一个花独秀都把你吓成这样?还有那什么香宗门徒,那小子实力战五渣,你连他都怕?你怎么不干脆找个娘们天天龟缩在她被窝里?”

    付云通大怒,拍桌子道:“姓巴的,你特么什么意思!”

    巴图说:“我意思很简单,老子一个人都不会派给你。”

    付云通怒道:“那我还抓捕个屁!”

    巴图笑着说:“你别急嘛,你说你天天这么着急上火的,怎么为提督大人办差?”

    付云通大声道:“我特么能不急吗?人都要跑了你还在这说风凉话,搁谁谁不急!”

    巴图说:“我虽然不会派人给你,但我也不会让你为难。”

    “老付,你只管带着你那几个人一路往南追,放心,你肯定不如花独秀跑得快,我会飞鸽传书让蛇谷的校尉提前布好大网,只要花独秀一到,你跟那边的兄弟前后夹击,定然能抓住花独秀!”

    付云通说:“这就是你的计划吗?”

    巴图说:“沙之城往南,一望无际全是荒漠,他跑得又快,天大地大谁知道他在哪里?你想抓他那是难上加难,只能在漠南和蛇谷之间的垭口守株待兔。”

    付云通咬牙说:“行,那我就带人尽快赶到漠南!”

    巴图道:“对喽,听人劝吃饱饭,老付,你早听我的不就得了吗?”

    付云通重重哼了一声,板着脸不说话。

    他心里暗骂,有你这样的同僚,我特么真是到了八辈子血霉。

    还早听你的,早先你特么说了吗?

    狗东西!

    巴图又说:“对了,刚才我还收到消息,豹王门的一个十几年不曾露面的老东西跑出来了,正在往沙之城赶来,或许花独秀真的抢到了豹王门的‘秘宝’。老付啊,这次你可一定要上点心,一旦抓到花独秀,说不定收获就是两份‘秘宝’哦?”

    付云通说:“多谢你好意!那你意思是说,豹王门那边暂且不用盯梢了么?”

    巴图说:“你是拿到秘宝拍拍屁股就走了,我可是要经年累月在漠北跟这些名门大派打交道的,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能不得罪当然还是不得罪的好啊。”

    付云通气的又暗骂,我就知道你个狗东西没安好心,拼命打架的事让我做,你就出出馊主意,出了事还特么都推到我头上!

    真是日了狗。

    付云通说:“行,我知道了,那我即刻动身吧。”

    巴图说:“风大雨急,付兄,你不等雨停了再走?小心着凉啊。”

    付云通说:“不必了,花独秀失了踪迹,我跟上面没法交代,还是立刻就走吧。”

    巴图起身感慨:“多么负责任的付兄啊,帝国正是因为有付兄这等兢兢业业的人才撑着,才有今日辉煌之局面啊,我巴图真是由衷的敬佩,大家都看看啊,都好好向付兄学习!知道吗?”

    屋里几个亲信稀稀拉拉说:“知道了。”

    巴图满意的点点头:“那我便预祝付兄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付云通一句客套话都不想多说,赶紧拱拱手带着几个手下离开了。

    这个鬼地方,他是一刻都不想多待。

    巴图这个神经病,他是一句话都不想跟他多说。

    很快又是四匹马冲出沙之城,一路朝南方追去。

    ……

    为什么巴图会判断他们追不上花独秀二人呢?

    因为花独秀跟沈利嘉虽各骑一马,但后面还拴着两匹备马。

    而且他们只带了简单的干粮和换洗衣服,在漠北这一年攒下的零碎啥都没带。

    轻装上路,又是健马,怎能不快?

    二人一路急奔,傍晚时分已经冲出了雨水范围,来到荒无人烟的旱地里。

    换过备马,二人继续赶路。

    沈利嘉说:“姐夫!这破玩意能扔了吧?”

    他拉了拉脖子上的草绳,背着的蓑衣虽然抵挡了雨水,但贴在身上却也十分难受。

    花独秀解开蓑衣随手扔掉,说:“赶紧扔了吧,一会儿夕阳一晒该发霉了,弄一身霉味可不好。”

    沈利嘉说:“毛毛虫天天穿着这东西,穿了一年也不知道能遇上几场雨,我看他皮肤倒是捂的挺白嫩。”

    二人脱去蓑衣立刻精神一振,一边赶路一边闲聊。

    花独秀问:“这场大雨幸好晚到了一会儿,不然你那烟花也不用放了,那会儿我喊的嗓子都快哑了,差点下不了台你知道不?”

    沈利嘉说:“姐夫,这可不能怪我!”

    “会场里有皇子殿下,有马总督在,你知道军营里那守备有多森严吗?我把全沙之城的库存烟花都买来了,拉了好几车,能进去都是谢天谢地!”

    花独秀道:“哦,是了,我倒是忘了这一茬。”

    沈利嘉说:“要不是我遇到大总管,拼命解释求情,这些烟花就算是白买的,最多我是在军营外面燃放,那就没意思了。”

    花独秀点点头,问:“嘉嘉,那你打算将来把生意做到漠北界来吗?博虎他们四个回去之后肯定要把生意做进来的。”

    沈利嘉反问:“姐夫,花家的镖局生意你想接手吗?”

    花独秀说:“不想,我只想当个纨绔子弟,不想做生意。”

    沈利嘉说:“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你不想做生意,那我肯定也不做。”

    花独秀笑道:“你这家伙,难道还一辈子跟着我?”

    沈利嘉说:“一辈子怎么了,一辈子很短的,转眼就过去了,咱们在漠北这一年不就转眼而过么?”

    花独秀感慨道:“是啊,时光荏苒,如白驹过隙。”

    “嘉嘉,咱们这次绕道蛇谷回家,怕是一路要遇到不少磨难。你的武功还差得远,正好趁这些天我指导指导你吧。”

    沈利嘉喜道:“你要教我‘一气化双流’吗?!”

    花独秀说:“别做梦了,那可是纪宗绝技,没有紫爷爷的同意我怎能随便外传。”

    沈利嘉泄气了:“你一个练剑的,不教我内功难不成还教我拳法?”

    花独秀说:“你说对了,我就是要教你拳法!”

百度搜索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剑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海皮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皮刀并收藏我真不是剑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