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花独秀小红剑在手,一脸自信。

    看鲍一豹脸色沉稳的朝自己走来,花独秀说道:

    “贤师侄,咱们又见面了,近来可好?”

    鲍一豹冷哼:“你的嘴放干净点,我不是你什么狗屁师侄。”

    花独秀摇头苦笑:“这世道啊,唉。我一片好意跟你打招呼,你却满嘴屎尿屁,还让我嘴巴干净点,还有天理吗?”

    鲍一豹说:“……”

    花独秀笑道:“贤师侄,你可以啊,居然打进了四强,真是可喜可贺,后生可畏!本届大会跟往届可不同,别说四强了,能进八强都不容易!”

    “你看高剑东,两次机会都没抓住,两次都倒在四强的门口,唉!还是贤师侄厉害,竟然闯进四强了。”

    鲍一豹冷道:“你是在变着法子的夸自己吗?这么嘚瑟有意思吗?”

    花独秀叹口气,说:“我不想嘚瑟,我每次都是实话实说,可总有人觉得我是在嘚瑟,我也很无奈。”

    “就比如说,每次有人不自量力的想跟我较量较量,还自以为一根手指就能打爆我,出于善意我都会先提醒一句,我很厉害的,可是没人听啊?我说实话,没人听啊?”

    鲍一豹忍不住低吼道:“花独秀,你有什么好猖狂的?你到底有什么资本猖狂?!”

    花独秀想了想,说:“大概是因为我有钱?我现在值一百多万两……”

    鲍一豹怒道:“有钱有个屁用,你武功很厉害吗?能打得我吗?”

    花独秀说:“可是我有一百万啊?”

    鲍一豹更怒了:“有钱就能获得武者的尊重吗?就能得到天下武道的认可吗?”

    花独秀说:“可是我有一百万啊?”

    鲍一豹快要跳起来了:“你有一百万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花独秀不说话了。

    其实他有其他话想说的。

    比如鲍一豹这句:有钱有个屁用,你能打赢我吗?

    对不起,花少爷还真能打赢你,而且比赛的赛程都是托这一百万的面子人为安排的。

    比如这句,有钱就能获得大家的认可吗?

    对不起,花少爷不需要别人的认可,花少爷自己对自己满意了,就比全天下人的认可还要值得认可。

    至于最后一句,有钱可以为所欲为吗?

    这个问题,花少爷不想讨论。

    至少,哪怕他有一百万两, 有一千万两,他也有遗憾无法挽回。

    所以,有钱,真的是不能为所欲为的,有些事是注定跟钱没关系的。

    花独秀说:“这个问题我不想讨论,反正你没有一百万两,不能理解我现在的感受。你站在山脚,理解不了我这种站在山顶人的想法的。”

    花独秀不再刺激鲍一豹,鲍一豹迅速冷静下来。

    他狰狞道:“留着你的废话回家说吧。我只问一句,那晚来我家盗物的,是不是你?”

    花独秀说:“我废话多,你废话也不少。是不是的你自己心里没点数?”

    鲍一豹视线看向花独秀的脖子,那里有一根细细的金丝,胸口的衣襟微微有些突起,显然他脖子上挂着一颗吊坠。

    鲍一豹似乎想到了什么,目光里先是微微有些惊悚,随即又变成渴求,贪婪的神色。

    花独秀眉头一皱:“你尝试过了?”

    鲍一豹想了想,点头道:

    “明人不说暗话,今天我不但要击败你,还要连本带利把你给我的羞辱都拿回来!”

    “豹王门和纪宗是联盟门派,我不会杀你,甚至不会废掉你,但你的……哼哼哼。”

    花独秀无语道:“贤师侄,我什么时候羞辱过你?我那都是实话实说,也不行?还有,你废话好多啊,到底打不打?不打我走了?”

    鲍一豹说:“好,你急着求死,那我就成全你!”

    花独秀耸耸肩:“你这人才真的是说话如放屁,先是不让我废话,然后你自己废话一大堆,刚才又说不会打死我,现在又说成全我求死,贤师侄,做人说话要实事求是,要凭良心啊,你这么胡说乱放,真的好吗?”

    鲍一豹不再多言。

    没办法,这个花独秀口齿伶俐,脑袋反应又快,论斗嘴,怕是谁也斗不过他。

    只能靠拳头。

    鲍一豹低吼一声,立刻发起猛烈进攻!

    鲍一豹的拳法厉害吗?

    厉害,超级厉害。

    他的境界呢?

    “内力外放”大成境界,比花独秀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花独秀不敢大意,宁心静气好好招架。

    尤其是他的剑,绝对不能有一点闪失。

    花独秀决心代表纪宗打武道大会,那么,无论是魔流府身法还是花氏剑法,他都不会用。

    好在这一年来他天天“苦练”招蜂引蝶剑法,已把诡异又玄妙的身法融入到一行一动之中,他的招式已很难看出“魔流叱风痕”的痕迹。

    而来到沙之城的这段时间,他又通过闭关把漠北几十上百家门派的精妙招式和剑意融会贯通,就算是不用“花氏剑法”也能大展神威。

    如此一来,花独秀每一剑都精妙异常,煞是好看,而且又无比辛辣,招招都刺在鲍一豹痛处。

    花独秀真的就像是一个剑仙一样,华丽,高端,潇洒,自信,又杀机无限,令人眼花缭乱。

    无论会不会武功,无论是高手还是平民,无论是男是女,观众们都看出来了,这个花独秀,果然有两把刷子。

    本来想骂人的抠脚大汉们也不骂了,惊愕的看着花独秀使剑。

    而他的青春应援天团更是跟炸了锅一样,拼命加油助威。

    闹着玩的嘛?

    偶像大展神威,花公子简直像是天上的帅仙下凡一样,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都是那么的帅绝人寰,让人小鹿乱跳,让人无法呼吸,让人忍不住就要大喊大叫。

    四大才子分散站在四角,他们本来还想扮演点不光彩的角色,怕妹子们不敢喊,想当个托,鼓动带领妹纸们喊的。

    结果,他们四个反而被晾在那里,妹纸们疯了。

    要说四大才子为啥不跟着一起喊?

    拜托,老爷们谁还不要点脸,喊的出口吗?

    “花公子我爱你……!”

    “花公子你最棒,加油加油加油,你永远最棒……!”

    “花公子我要给你生猴子……!”

    咳咳,过了,过了啊。

    除了疯狂向花独秀示爱,给花独秀加油助威的,还有很多妹子破口大骂鲍一豹。

    “小黑蛋赶紧认输……!”

    “那个笨蛋你不许动手,把手背后面,站着让我秀哥哥打……!”

    “敢伤到我家秀哥哥一根汗毛,打断你的狗腿……!”

    “小黑蛋还不快跪下求饶……!”

    “老娘一腿夹死你个小黑蛋……!”

    ……

    四大才子后悔了,真是不该挨着美女们坐的。

    这简直就是油锅啊,底下还烧着烈火的油锅。

    真是太羞耻了。

    姐姐们,妹妹们,拜托,你们还是喊“花公子我爱你”吧,可千万别喷鲍一豹了,实在是无法入耳啊。

    三千姐妹团喊的起劲,周围的观众全都哑火了,一会儿看看场上比斗,一会儿看看热情洋溢的姑娘们。

    一会儿再看看藏在姑娘人堆里的四个叛徒。

    四个满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的叛徒。

    大伙的眼神真是又羡慕又同情啊。

    更尴尬的是北看台的大佬们。

    没错,四大才子不知道抽什么风,竟然把应援姐妹团安排在紧靠北看台的区域。

    北看台坐着的都是些什么人?

    一界总督,统军大将,附近城池的城主,邀请来的江湖名宿,成名大佬等等。

    总之,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

    他们一个个跟吃了苍蝇一样,脸色古怪,目不转睛的看着场上比斗。

    就好像谁也没听到旁边看台的喊叫声似的。

    但加油助威声可以接受,臭骂鲍一豹的话就不好入耳了。

    看马总督脸色难看,谢立亭悄悄安排几个武士到隔壁看台维护次序。

    结果,几位年轻武士刚要严令她们安静,瞬间就被姐妹团骂的狗血淋头,灰溜溜败了回来。

    搞笑,敢阻止我们给秀哥哥加油助威?

    知不知道秀哥哥为了请我们来看比赛,花了多少银子?

    知不知道秀哥哥为了让我们开心,送票之余还送了多少精美首饰物件?

    知不知道秀哥哥现在的一招一式是多么的好看,多么的美?

    多么的让人欲罢不能?

    让我们安静的坐下?

    打死你!

    快起开!

    谢立亭无语,只好烦躁的摆摆手,遣退手下武士,然后向场边裁判示意一二。

    裁判就站在北看台之下,距离姐妹应援团最近,几乎是以一人之力,以自己不怎么宽厚的后背,完全承受了三千姐妹疯狂的呐喊。

    看到谢将军示意,裁判赶紧叫停比赛,一路小跑上去,默默跟花独秀交代一番。

    意思是,你的粉丝骂的太厉害,太难听了,大将军都管不了,你快想想办法吧。

    别人不要脸面,漠北武道和官府的大爷们还不要点脸面?

    花独秀一阵错愕,回头看了应援团一眼。

    什么?刚才没太注意,我的应援团威力竟如此之大?

    大到连马总督都看不下去了?

    鲍一豹气愤道:“花独秀,你最好管一管!这么叫骂下去,你就算打赢了我你良心过得去吗!”

    花独秀一愣:“我有什么良心过不去的?”

    鲍一豹怒道:“我现在被骂的气血翻涌,你就算赢也是她们骂赢的,不是你打赢的!”

    裁判怕花独秀不同意,立刻说:

    “没错!你就算赢了我也不宣布你赢!”

    花独秀无语的认怂:“好好好,惹不起,惹不起,我怕了还不行吗?”

    叹口气,花独秀大步走到姐妹团附近,又是招手示意,又是弯腰感谢。

    姐妹团尖叫连连,比之刚才还要热烈。

    北看台的大佬们只想翻白眼看天,实在是受不了这一幕了。

    全场两万观众用复杂的眼神看着花独秀。

    可以啊。

    没想到你个无耻剑仙还有如此人气?

    还有这么多粉丝支持者?

    真是低估了你了。

    花独秀和姐妹团互动再三,彼此隔空拥抱数次,还厚着脸皮打了几个飞吻,最后做了个禁声的动作,然后双手合十拜了拜。

    意思是,请大家安静观看,拜托了!

    果然,姐妹们都坐下了,热烈的气氛略微降温。

    做完这些,花少爷重新回到赛场,对裁判摊手说:

    “大哥,现在可以了吧?为了安抚她们,我真的使出洪荒之力了。”

    裁判擦擦冷汗,说:“洪荒之力?我看你挺享受的啊?哎,就这样吧!”

    裁判下场,花独秀又问鲍一豹:

    “贤师侄,现在你满意了?再打输,你可不要闹,不要找我耍泼打滚三上吊。”

    鲍一豹气的豹眼圆睁,怒道:“滚!”

百度搜索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剑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海皮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皮刀并收藏我真不是剑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