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到底发生了什么?

    何为“终极兵器”?

    毛茅羽是如何用“终极兵器”定住了胡三刀?

    而胡三刀却丝毫都没有察觉?

    这一切,还是要毛茅羽来解答。

    他微笑着,漫步朝胡三刀走去。

    胡三刀惊恐的看着他。

    他发现毛茅羽嘴鼻之上缠着一个东西。

    一个两寸厚的口罩。

    只是毛茅羽戴着斗笠,在他低头时,全场观众和胡三刀都没注意。

    现在他走进了,胡三刀才看出他嘴上戴着东西。

    他几时戴上的?刚才扔火药包的时候明明还没有口罩的啊?

    毛茅羽走到他面前三尺停住脚步。

    “你的心里应该充满疑问吧?”

    胡三刀想说“是”,但他开不了口,说不了话,只剩眼神依旧惊悚的看着毛茅羽。

    毛茅羽压低声音,指着自己嘴上的东西说:

    “这叫炭包,能净化空气,屏蔽毒气。”

    胡三刀一惊:果然,我是中毒了。

    毛茅羽从兜里取出两只加厚胶皮手套,戴上后小心的把血刀上挂着的袜子取下,塞回地上的特制金属盒里,确保密封好了又放回后腰的盒子里。

    毛茅羽松了口气,把手套塞在胡三刀怀里,然后取下了嘴上的炭包口罩。

    “你认出她了?没错,那是我的袜子。”

    “我想制造一种最厉害的‘神经武器’,但是神经毒液这玩意太容易挥发,尤其是在高温中。你不知道,我做多了多少次试验,抓了多少毒蛇,费了多大力气……还好蛇谷别的没有,就是不缺毒蛇。”

    没错,漠南紧挨着蛇谷,海潮帮所在的镇子向南翻过几座大山后就是毒蛇的海洋。

    毛茅羽说:“不过,我终于找到了方法。”

    “我让毒蛇咬我,毒液进入我的体内,然后我用内力把这些毒液悉数逼到右脚上。”

    “我再穿上特制的密封靴子,不停的走路,然后脚上出汗,浸透袜子。”

    胡三刀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眼神不再是害怕,而是简直就是在看一个魔鬼了。

    毛茅羽似乎很想分享一下他最为得意的发明,继续说道:

    “你不知道,寻常的毒蛇咬人是把人毒死。但我抓的这种毒蛇咬人,是让人全身麻痹,好几个时辰都一动不能动。”

    “哪怕是我,也抵御不了这种神经毒素。”

    “所以,后来我只能让毒蛇咬我的脚,然后锁住气血流动,然后不停走路,直到我的脚恢复知觉为止。”

    “然后,让另一条蛇继续咬。”

    毛茅羽得意道:“你知道我抽干了多少条毒蛇吗?三千条!你知道我这双袜子穿在脚上多久没脱下来吗?整整一百天!”

    “就在我把靴子走烂那天,我才发现,不能再捂下去了,我的袜子都快融化了。而且我的脚已经完全变异,差点截肢,我足足在河里泡了一个月,毒倒了下游好几个村庄的牲畜,这才保住一脚。”

    毛茅羽拍拍胡三刀的肩膀,感慨道:

    “幸好火候抓的恰到好处,万一刚才我袜子被高温烧掉了,我的终极兵器就只剩一只鞋垫可用了。”

    “老弟,你这把血刀不错,送给我吧,我可以砸碎了当做更新型兵器的原料。”

    说罢,不管胡三刀同不同意毛茅羽一把抢过刀来,又用特殊药水给挂过袜子的地上消了消毒,这才会心一笑,转头而走。

    全场两万观众,从手无缚鸡之力的妇女,到顶尖门派的武者,再到漠北界总督大人,全都看不透场面上是什么情况。

    胡三刀狂霸一刀砍爆了铁盒,但他显然没有受伤,因为他强悍的刀气和护体气膜完全抗住了爆炸威力。

    但黑烟散去后,胡三刀就一动不动了。

    哪怕是毛茅羽信步走到他面前,取走了他的刀,还有刀上挂着的一个什么东西,胡三刀都没有动哪怕一下。

    只有毛茅羽的嘴巴一直在动,似乎在说些什么。

    莫名其妙,完全看不透到底发生了何事。

    但,局面似乎对胡三刀不太有利,哪有面对敌人走来走去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了?

    毛茅羽大步走开,胡三刀松了口气。

    这个疯子,这个变态,这个神经病!

    这个恶魔!

    还好,还好。

    哪怕是输给了你,我也认了。

    指挥使大人交代的任务完成不了,但这条命是保住了。

    面对这种恶魔,别说打赢他,能活下来真的都不容易。

    至于刀?

    哼哼,你先拿去吧。

    得罪了我们粘杆司,用不了多久,连刀带你这个人都会被粘杆司笑纳的。

    桀桀桀……

    毛茅羽走出一丈远,重新转过身来面对胡三刀。

    胡三刀一愣:你已经赢了,怎么不走?

    走啊,去找裁判,去宣布你打赢了我。

    我绝对不会提出异议的!

    若不是因为我现在动不了,我甚至都想主动向裁判喊话:我特么不打了!我认输!

    毛茅羽迎着胡三刀不安的眼神笑道:

    “我的秘密,只有你一个人知道。你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因为,无敌是多么寂寞啊,无敌又是多么空虚!我虽然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但我也需要一个听众。”

    “现在,我的听众,你可以带着我的秘密去死了。”

    “记住,我是个杀手,我莫得感情,我要杀人!”

    话音一落,毛茅羽一挺肚子,小腹上的铁盒瞬间弹开,一个透亮的瓷瓶飞了出去。

    胡三刀敢对天发誓,他真的双腿都在发抖。

    而且还尿了。

    哪怕是他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双腿,感觉不到自己的小弟弟。

    不怪我太胆小,实在是你没有遇上过这种神经病人,不知道跟他打架有多可怕!

    未知的恐怖才是最吓人的。

    这么一个精致瓷瓶打着旋飞来,猛的砸在了胡三刀脑门上。

    碎裂。

    瓷瓶里的液体淋了胡三刀一身。

    如果他的嗅觉没有丧失,胡三刀就能闻出来,这东西很香。

    又腥又香,很怪异。

    瓷瓶碎掉的瞬间,上面绑着的两块火石立刻崩断撞击。

    “啪。”

    似乎无足轻重的轻轻一撞,撞出了一颗小小的火花。

    “轰……!”

    身上的液体被点燃,猛然着起了熊熊大火!

    胡三刀瞬间懂了,这特么是鱼油!

    而且还是精炼的,易燃又耐久的特制鱼油!

    胡三刀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全身瞬间被大火吞噬。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也就是一盏茶功夫,胡三刀被烧成了灰,一点残渣都不剩,连骨头都烧化了。

    像是人间蒸发掉一样。

    这一刻钟里,裁判没有进场,毛茅羽没有下场,北看台的官老爷们甚至都忘了出言干预。

    两万观众也惊呆了。

    武道大会打到现在,死的人多了去了,一二十个总有。

    一刀断头,甚至身子被腰斩的,血喷如注的,观众们都见识过,尖叫过,也见怪不怪了。

    而且毛茅羽在预赛阶段也杀过人。

    他那个木箱子发动起来,砍人跟割麦子一样,一茬一茬的,观众们见识过。

    后面沈利嘉一脚踢爆木箱,造成威力巨大的爆炸,观众们惊叹过,感慨过,也想过:这东西万一是在人面前爆炸,那得是什么后果?

    现在,他们又见到更加惊悚的杀人方式:

    用一个瓷瓶把人迅速烧成灰。

    从世界上抹去。

    惊悚,震撼,恐怖,邪门……

    这些标签立刻贴在了毛茅羽身上。

    两万观众看向毛茅羽的眼神,变了。

    变成了忌惮和敬畏。

    毛茅羽完全不在乎,他就那么大大方方扛着血刀朝场下走去。

    走到裁判面前,只是一个眼神,裁判立刻浑身颤抖。

    毛茅羽说:“你还不宣布么?”

    裁判吞吞口水,赶紧大喊:“比赛结束!胜者,海潮帮,宇毛毛……!”

    毛茅羽点点头,默默朝武道大会的会场外走去。

    路过北看台时,花独秀快步跳下看台走到他前面,上下左右的打量。

    所有人都静悄悄的看着花独秀二人。

    此时此刻,绝对没人敢招惹毛茅羽的,这真的就是个魔鬼。

    他那满身的黑色箱子,谁知道里面还藏着什么大杀器。

    当毛茅羽走到花独秀身边时,花独秀笑道:“毛兄,你这一身铁甲好厉害啊,比‘要你命三千’强了太多太多,恭喜!”

    毛茅羽说:“我要感谢你和小胖子,不是你俩的科研经费,我还造不出来她。”

    花独秀问:“她叫什么?”

    毛茅羽说:“‘要你命四千’,三千的升级版本,全新设计,全新体验。”

    我独秀说:“方便的话,以后能让我玩玩吗?”

    此话一出,离得近的几个观众脸色大变。

    显然,花独秀是认识宇毛毛选手的,但敢开口向宇毛毛要机甲玩,怕是猴子在跟老虎商量能否伸手摸一下它的屁股?

    毛茅羽想了想,摇头道:“你的内力不够浑厚,发挥不出来她的威力。”

    花独秀说:“我已经不是当年的我了,我内力强着呢。”

    毛茅羽:“……”

    花独秀说:“常言道,英雄脚臭,好汉屁多,你用香/港脚打败了他?”

    毛茅羽:“……”

    周围观众:“……”

    花独秀道:“你不用不好意思,咱俩是老铁,在我眼里,你既是英雄,又是好汉。”

    说着,花独秀还起身拍了拍毛茅羽的肩膀。

    那里有一个黑色的铁箱,花独秀拍上去,“砰砰”作响。

    围观群众的心都吊了起来。

    小白脸你可别乱拍啊,万一拍炸了,或者拍出什么易燃易爆气体,或者有毒气来,你不怕死,我们可怕得很啊。

    毛茅羽说:“我要回去休息了,还要检修,补充机甲的损耗,没事别来打扰我。”

    花独秀道:“好。但你记住,下场北郭铁男,你打不过他,该放弃的时候就放弃,千万别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态跟他拼。”

    “我可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

    毛茅羽皱眉。

    他狠狠瞪了花独秀一眼,自言自语道:“我是个杀手,我莫得感情……”

    说着,他转身离开。

    花独秀手盆喇叭,大喊道:

    “毛毛虫,你这么厉害一身机甲,以后我就不叫你毛毛虫了!我叫你‘黑铁侠’好不好!”

    毛茅羽左脚绊了右脚一下,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他站稳身子赶紧快步离开,一息都不愿多待。

    北看台一角,某个不显眼的区域。

    一个身材高大威猛,眼神凌厉的光头汉子恶狠狠对身边人说:

    “查,给我查!这个羽毛毛到底是什么人,什么来历,什么目的!把海潮帮那些人给我秘密抓起来,严加拷问!”

    身边人一凛,把海潮帮的门徒抓起来?

    老大,这里可是沙之城武道大会啊,会不会太犯忌了?

    巨汉转头瞪了一眼:“今晚子时之前,我要结果!”

    身边人赶忙抱拳小声说:“是,是,指挥使大人!”

百度搜索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剑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海皮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皮刀并收藏我真不是剑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