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花独秀离开比武场后,立刻回到看台,正襟危坐仔细观看下午第二场的比赛。

    第二场仍旧是高手如云。

    不过呼声最高的,自然是来自高宗的门徒,高王飞。

    花少爷一来,立刻又引起很多吃瓜群众的窃窃私语。

    什么无耻剑仙,什么丢漠北武道的脸云云。

    好在台下武士们戒备森严,目光如炬,谁也不敢再公然向花少爷丢臭鞋。

    纪宗一众门徒谁也没有来祝贺花少爷出线。

    倒不是说他们看不起,或者对花少爷有什么意见,完全不是了。

    真相是,不知为何,他们现在看花独秀就跟看一个大神一样。

    潇洒倜傥,气度犹在,武道大会如此紧张又危险的比赛,在他面前仿佛就跟玩儿一样简单。

    谈笑间,简直是樯橹灰飞烟灭啊。

    花少爷,真英雄也!

    纪念泽偷偷看了花独秀一眼,轻哼道:

    “喂,烦人精,你发财了啊?”

    花独秀目不转睛的看着赛场,轻声问:“什么?”

    纪念泽说:“‘五万剑仙’阁下,现在是不是该喊你十五万剑仙了?”

    花独秀哈哈一笑:“什么五万十五万的,钱财乃是身外之物,浮云,都是浮云。”

    纪念泽说:“你心可真大。”

    花独秀皱眉道:“好了,别絮叨了,专心看比赛,说不定这场比赛的胜者就是第二轮你的对手。”

    纪念泽轻哼一声,自言自语说:“无趣。”

    花独秀暗道,你个冷淡女居然说我无趣?

    要不是我忙着学招式没空,我现在非得打你小屁股不可。

    留着日后再打。

    这场比赛持续了不到一个时辰,最终还是高宗门徒技高一筹,获得最后胜利。

    如此,四天的比赛全部打完。

    进入第二轮的十六位选手,全部确定下来。

    随后,会休息三天。

    因为有很多人受伤不轻,需要接受高级术师的治疗,恢复状态。

    当然,像沈利嘉那种重伤选手,第二轮就算上场也没有战斗力了。

    这种级别的比赛,差之毫厘或许就是胜负之别。

    散场后,花独秀先回客栈看望小胖子。

    小胖子可美了。

    他雇了两个可爱的小萝莉伺候自己起居,斟茶倒水的,还上午下午一天两次的给他擦拭身子,那叫一个美啊。

    要不是花少爷不同意,他恨不得让两个小萝莉伺候他大小便。

    花少爷的原话是:“你要是上厕所都得让人帮忙,那不如死了算了!”

    来到客栈,小胖子身上缠着白白的绷带,正在跟两个萝莉吹嘘自己武功多厉害。

    花少爷皱眉,不高兴的哼了一声。

    沈利嘉笑嘻嘻道:“你们先回去吧,我姐夫来看我了,明天记得早点来哦。”

    两个萝莉同样笑嘻嘻的。

    他们是医馆的实习生,才十四五岁的年纪,正是好奇心最强的时候。

    花独秀坐在床头,问:“怎么样,今天恢复的如何?”

    小胖子说:“军队的术师太厉害了,治愈术啊,我的天,简直跟魔法一样,我眼睁睁看着我受伤的皮肉渐渐愈合。”

    花独秀仔细看了看沈利嘉的伤口,果然,虽然窗口仍旧触目惊心,浑身还有深深的淤青,但伤口大部分都闭合了,很快就能结疤恢复。

    “治愈术?这么厉害的吗?”

    小胖子大点其头,又添油加醋的描述一番。

    花独秀说:“这么说来,会治愈术的术师简直比天底下最厉害的大夫还厉害啊?”

    小胖子说:“但是术师只能治疗特定的伤势,尤其是打架受的伤,内伤外伤都行,但感冒发烧之类的他们不会治疗。”

    花独秀点点头,对术法的兴趣又增加了些。

    “对了,嘉嘉,你身上有多少钱?”

    沈利嘉腼腆道:“姐夫,你终于来找我要钱了。”

    花独秀皱眉:“别废话,有多少?”

    沈利嘉掏了掏,抓出几张银票,说:

    “这会儿身上只有二百五十两。”

    花独秀翻翻白眼:“你个二百五,这点钱够干毛的,算了。”

    沈利嘉贼兮兮道:“但是,我在外面还有一笔巨款!”

    花独秀眼睛一亮:“外面?什么外面,你放高利贷?”

    沈利嘉说:“那不能,我沈公子行的端做得正,我是正经人,谁干高利贷啊?再说那玩意来钱儿也慢。”

    花独秀说:“行吧, 你先说是多巨的款?”

    沈利嘉往花独秀身边靠了靠,小声说:

    “姐夫,我就知道你肯定能赢,所以我提前把全部身家,一万六千两银子,在赌场全都买了你这场赢!”

    “我怕你说我乱赌钱,就没敢告诉你,嘿嘿。”

    花独秀一惊:“你小子胆子不小啊?”

    沈利嘉道:“谁说的,我胆子可小了,不过我对姐夫有百分百的信心!”

    花独秀算了算:“我这里五万五的本,连本带利回来是十六万五千,加上你的本利,妥妥的超过二十万两了。”

    沈利嘉一惊:“姐夫,你哪来这么多钱?难道传闻中买你五万两的,是你自己?”

    花独秀说:“我跟四个小兄弟凑的,怎么样,要不要入伙?”

    沈利嘉一拍床头:“肯定入啊!我这些钱你全拿去,一路买,买到底!姐夫肯定没问题的!”

    看花独秀若有所思,沈利嘉又问:“姐夫,你不是从来不碰黄/赌/毒的吗?怎么这次主动聚众豪赌?”

    花独秀说:“我赌的不是钱,我是在创造大势。做人啊就得顺势而为,如果势头不在自己这边,该造势就得造。”

    沈利嘉挠挠头:“……我听不懂。”

    花独秀懒得解释,暗道:据说排第一的高剑东,赌注已经累积到二十万两,鲍一豹是十几万两,这次我连本带利再押回去,不知道能排第几?

    算了,管他呢,我花独秀又不是在乎虚名的人,什么第一第二的,虚名,浮云而已嘛。

    花独秀一伸手:“把钱都给我,我要凑个整数。”

    沈利嘉二话不说,立刻翻箱倒柜把官营赌场开具的契约拿给花独秀。

    “姐夫,我感觉我很有赚钱头脑!”

    花独秀奇道:“何出此言?”

    沈利嘉说:“你看啊,我爹开妓院,辛辛苦苦那么久才赚个几万两,我什么都没做,随随便便躺着就赚了一万六千两,这还不算有赚钱头脑?”

    花独秀无语道:“那是你跟对了我,笨!”

    “行了,我还有事出去,你躺会儿吧,晚上我给你打包剩菜回来吃。”

    沈利嘉要哭了:“你去哪玩?带上我,带上我啊,我不要吃剩菜。”

    花独秀鄙夷了一眼:“你就老实躺着吧,等你恢复了再带你出去。”

    说罢,花独秀推门离开。

    沈利嘉后悔啊。

    不是后悔伤这么重没法跟姐夫出去浪。

    他是后悔,早知道姐夫说几句话就还要出去,他真不该早早撵走那两个小丫头。

    都没人陪自己说话解闷了。

    花少爷离开客栈,叫上四大才子找到路仁贾,请他好好吃了一顿,做了个马/杀.鸡,彼此正式结为好朋友。

    比赛时路仁贾可是一点没有放水,败给花少爷丝毫不生气,反而觉得花少爷主动来找他玩,是个坦荡的好人。

    简单交流过道术的一些基本常识,花独秀不想刚认识就问的太深,便跟路仁贾约定好,欢迎他日后去困魔谷历练,做客。

    然后五大才子信步来到官营赌场。

    如果要问五大才子此刻是什么心情?

    就一个字:爽!

    就这个感觉,倍儿爽!

    咱们老百姓呀,今儿个真呀真高兴!

    十几万两,再加上沈利嘉的那份,足足二十万两巨款!

    烟雨郡一整年的赋税也就四十万两,现在,花少爷几个年轻人手里等于是握着一郡半数的赋税啊。

    真的是巨款了。

    要不是整个沙之城被数万武士严密护卫着,四大才子还真有点怕。

    万一被抢了怎么办?

    那还不得心疼死啊!

    来到赌场前台,这里早就人满为患,大家都在忙着赎回赌注,清兑之前赌局的成果。

    花独秀被四大才子围在中央,大家都知道花老大讨厌被人触碰,这种拥挤的场合肯定内心很不欢喜。

    花独秀眉头轻皱,伸出一根手指缓缓说:“我是花独秀。”

    声音不大,但周围的人都听到了。

    不可否认,绝大部分人是不认识花少爷的。

    花少爷这么多天来就出场了那么一会儿,而且比武场的看台最多也就一万多观众,绝大多数赌客是买不到,或者舍不得买那么贵的黄牛票的。

    再说了,比武场那么大,看台上普通观众目力也看不清花独秀面容。

    沙之城里现在有多少外来流动人口?

    几万?十几万?

    说不准,反正很多。

    有多少赌客?

    绝对也很多。

    因为沙之城的原著居民在这个五年一届的盛会面前,也大都转化成了赌客。

    花少爷此话一出,以五大才子为中心,嘈杂闹哄的局面迅速安静下来。

    大家小声窃窃私语:“是五万剑仙!五万剑仙来了!”

    “花独秀来了,快看!”

    花独秀又慢悠悠说:“我来兑现我的五万赌资。”

    无论是赌场接待还是全场赌客,都不敢说话了。

    这里是官营赌场,来这里押注的全是资金更加充足的赌客。

    因为只有总督府背书的官营赌场,才能承接巨额赌资。

    同样的,他们给出的赔率比外面小赌场也要低一些。

    而花少爷的名声,显然在这些赌客里更加响亮。

    大厅里上千人全都转过头来,上下打量花少爷等人。

    “他就是花独秀?”

    “嚯,果然是好年轻,好有气质,好……好帅气的小伙子啊。”

    “你听说没,花独秀的外号‘五万剑仙’,以前不知道是谁重金为他押注,原来是特么他自己给自己押注啊!”

    “武功厉害,又超有钱,还是纪宗门徒,就是不知道他成亲没有?我家姑娘给他做侍妾不知道行不行?”

    窃窃私语,小声的赞叹和酸溜溜的羡慕充斥在每一个角落。

    忽然,几个军方武士从大厅内部走出,把人群分开来到花独秀面前。

    领头武士客气问:“您是花公子?”

    花独秀点头:“正是我。”

    那人说:“请花公子随我来。您的金额过于巨大,我们已开通顶级会员通道为您服务,并安排一队武士护送您和您的资金离开。”

    花独秀说:“不必了,我不是来提款的。”

    武士首领一惊:“那您……”

    花独秀从衣兜里掏出两张契约,朗声道:

    “连本带利,这两份契约能兑换超过二十万两纹银。”

    武士首领脸色一变:这个金额怎么又增大了?

    不是只有十几万两的吗?

    我的天,二十万两,看来真的要考虑去总督府大库里借调府银了。

    大总管大人听到这个消息估计该睡不着觉了。

    周围赌客全都吓得噤若寒蝉。

    这么多钱,哪怕是蹲地上捡银元宝,累死自己也捡不够这么多吧?

    花独秀说:“这二十万两纹银,我继续押注。下一场不论我对上谁,还是押我赢!”

百度搜索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剑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海皮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皮刀并收藏我真不是剑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