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两个疯子,傻子,痴汉,二百五。

    他俩就这么你打我一拳,我打你一拳,生生持续了两刻钟之久。

    起初,鲍一战是能够凝聚强横拳劲,一拳彻底打倒沈利嘉的。

    但是他没有这么做。

    打倒一个敌人,对他来说简直不要太简单。

    他要的,是在精神上摧毁对手。

    要让这个小胖子怕。

    让他明明还能站起来,却不敢再站起来。

    让他由内到外的畏惧自己。

    当沈利嘉接下了鲍一战的必杀绝技“山隐龙秀”时,鲍一战的心态就变了。

    之前,他是想拿下这场比赛,取得出线权。

    但之后,他是想摧毁对手的意志,让对手畏惧自己。

    从他给沈利嘉机会打自己第一拳开始,这个无聊,但又可怕的游戏就开始了。

    鲍一战绝对想不到沈利嘉会如此坚挺。

    沈利嘉的上半身已经没有一点好肉了。

    全是血,全是浮肿。

    但,他还没有倒下。

    比平时大了一圈的脑袋,肉/缝里仍旧有一双机灵的小眼睛。

    这双眼睛,牢牢的看着前方。

    看着远方看台上,那道一直没有变过的目光。

    沈利嘉想到了一首歌。

    这首歌传唱度很高,历史很悠久,据说是几个超级大神创作的。

    是你多么温馨的目光,叫我坚毅望着前路。

    叮嘱我,跌倒,不应放弃。

    花独秀的目光,真的没变过。

    甚至,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眨眼睛了,就这么直直的望着沈利嘉。

    有人问,这么久不眨眼睛,花少爷眼睛不干痒涩吗?

    对了。

    花少爷的眼睛,何止是干痒涩,现在简直是殷红如血,恐怖吓人。

    再配合惨白的脸色,一动不动的僵硬身姿,他就跟从棺材里爬出来的死了几百年的老粽子一样。

    纪念泽担忧的看着花独秀,可她不敢说话。

    周围几个纪宗门徒也看出了异常。

    他们有的知道,沈利嘉是花独秀在困魔谷的小兄弟,小跟班。

    有的不知道。

    但看花独秀的诡异表情,谁都知道,他现在状态很不正常。

    最好别惹他。

    无人敢说话,无人敢打搅花独秀。

    再说沈利嘉。

    又是使出全身力气一拳打出后,一个踉跄,沈利嘉差点自己把自己闪倒。

    但他终究还是站住了。

    鲍一战的情况稍好点,但好不了太多。

    他的脑袋也肿了起来,脸上全是血。

    咬咬牙,鲍一战又给了沈利嘉一拳,打的沈利嘉晃了好几下才站稳。

    沈利嘉喘气,握拳,准备打回去。

    鲍一战已经好久不说话了,这时,他忍不住问:

    “小胖子,你……你怎么,还不倒?”

    沈利嘉先是咬牙打完这一拳,然后喘息说:

    “我倒了,要么……趴着看地,要么……仰着看天,没,没意思。”

    鲍一战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又问:

    “你……你还有多少,力气?”

    沈利嘉说:“我有……多少肉,就有……多少力气。”

    鲍一战惨笑:“这么屌?”

    沈利嘉也笑了:“还行吧。”

    鲍一战说:“我不信。”

    沈利嘉说:“不信,就试试。”

    鲍一战点点头,终于又抬起胳膊,一边喘气一边运劲。

    过了几息时间,他终于攒足力量,甚至把全身的重量都压了上去,狠狠打向沈利嘉。

    不知从何时起,寂静的全场又想起了呼喊声。

    先是一两个人呼喊。

    然后是几十个人,几百人,上千人。

    最后,全场上万观众,半数人都在一起喊。

    “加油!加油!加油!”

    不喊名字,不喊小胖子,就喊“加油”二字。

    因为,他们不光是在给小胖子沈利嘉加油,也在给鲍一战加油。

    这才是武道精神。

    实力强,一刀秒,没什么好加油的。

    那只是简单的实力高低的较量。

    而这一场,才是真正意志与气势的较量。

    是真正体现武道精神的较量。

    生生不息,永不言败,无限希望。

    这,就是漠北人最在乎,最追求的东西。

    虽然两人就是这么你给我一拳,我给你一拳,毫无艺术美感。

    但,所有人都感受到了灵魂深处的震颤。

    “加油!加油!加油!”

    既给小胖子加油,也给鲍一战加油。

    鲍一战这一拳,毫无花哨的打在沈利嘉的脸上。

    这两刻钟以来,不论彼此怎么打,对方都没有躲过。

    打完这一拳,鲍一战踉跄着把沈利嘉扑倒。

    沈利嘉又咳出几口血,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鲍一战,挣扎着要爬起来。

    不太容易。

    爬不起来,变成了跪着大喘气。

    鲍一战问:“死胖子,能不能……别起来了。”

    沈利嘉说:“不,不行。你打完我了,我还……没打你。”

    鲍一战苦笑:“又……轮到你了?”

    沈利嘉点头:“你……快点起来,轮……轮到我了。”

    鲍一战只好用双肘撑地,先是跪起,然后再晃晃悠悠站起。

    沈利嘉也站了起来,大口喘气,颤抖着抬起右臂。

    鲍一战听着全场巨大的加油声,忍不住也有点豪迈的感觉。

    “死……胖子,吃胖了……真的有用?”

    沈利嘉点头:“有,有用的。现在……就是它们反哺我的时候。”

    鲍一战苦笑:“我还是……不信。如此高亢的……加油声,是不是给了你……无穷的斗志?”

    沈利嘉摇头:“不是……他们,是你……身后。”

    鲍一战一愣。

    什么狗屁肥肉能提供更多力量,他绝对是不信的。

    但沈利嘉能坚持到现在,真的已经一再再的突破了他的认知。

    这个小胖子实力不如自己,境界不如自己,内力不如自己。

    甚至拳头不如自己硬,抗击打能力不如自己强。

    但他就是坚持到了现在。

    鲍一战以为,是全场的加油声给了他不可思议的力量。

    听沈利嘉说身后,鲍一战艰难回头,朝自己身后看了一眼。

    几乎是瞬间,于千万人中,他看到了花独秀那亮瞎人眼睛的目光。

    像是万古长夜中的两盏明灯,像是天幕上的两颗启明星。

    又像是择人而噬的两颗极端嗜血的獠牙。

    像野兽,又像恶鬼。

    还像神灵。

    一个激灵,鲍一战浑身抖了一下,脸色大变。

    他缓缓回头,问:“花……花独秀?”

    沈利嘉点点头,他的拳头已经举起。

    “该,该我了。”

    鲍一战眼睛上翻,嘴角隐隐有白沫泛出。

    沈利嘉一拳打出,但没有打中目标。

    因为,鲍一战在他出拳的瞬间,整个身子忽然软倒在地。

    沈利嘉被诓了一拳,什么都没打到,踉跄着向前扑倒。

    砸在了鲍一战身上。

    沈利嘉怒骂:“王……八蛋,你躲什么……躲,快起来,该,该我了!”

    鲍一战:“……”

    这一战,最终以沈利嘉坚持到最后而获胜。

    当裁判宣布沈利嘉胜出时,全场无人欢呼,无人鼓掌。

    全场肃穆,是对两位选手致以的最大敬意。

    花独秀终于闭上了眼睛。

    闭了好大一会儿。

    再睁开时,花独秀扶着椅子起身,小声说:

    “紫爷爷,我去看看嘉嘉。”

    纪撷岱点头:“去吧,秀儿。”

    来到治疗室,沈利嘉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

    这里有军队最好的大夫,有帝国抽调来的高级术师,小胖子会得到最好的治疗,花独秀松了口气。

    他就在沈利嘉身旁坐着,静静的看着他。

    香宗的宗主和门徒跟他说话,他也只是礼貌的笑笑。

    什么都说不出来,他只是想看着这个倔强的小胖子。

    一个时辰后,治疗结束,术师和香宗门徒告辞离去。

    出于礼貌,香宗宗主还要去隔壁房间慰问一下鲍一战的伤势。

    漠北武者就是这么矫情,明明彼此非常敌视,面子上却还要装作非常敬仰的样子。

    花独秀自己在房间里陪着沈利嘉。

    曾经年少时,嘉嘉只是一个躲在自己身后的小跟班。

    我去哪,他就粘着我去哪。

    待年龄稍长,嘉嘉身上的土匪基因被激活,他成了神泉城的银枪小霸王。

    我看谁不顺眼,嘉嘉二话不说带上一票土匪就去砸人家的店。

    我说喜欢什么,嘉嘉立刻就不惜万金买了送给我。

    后来,发生了那件事。

    我心如死灰,把自己流放到了魔流府,嘉嘉的生活里没有了我,便把自己流放到了更远的地方。

    漠北,香宗。

    而我三年后回来,他得到消息立刻就赶回来陪我。

    如此呆萌的一个小胖子,没想到他认真起来,竟能拼到这个程度。

    我知道,他能赢。

    但没想到,他会以这样磊落,光明的方式来赢。

    完全没耍花招,正面打赢了对手。

    嘉嘉,你长大了啊,你是要证明给我看,你真的长大了。

    对得起“男子汉”三个字了。

    花独秀看着整个上半身都缠着绷带,脑袋肿成两个大的沈利嘉,不由得泪珠在眼眶里打转。

    又过了一会儿,小胖子悠悠转醒。

    醒来的第一瞬间,他就看到了他的姐夫。

    沈利嘉又流泪了:“姐夫,姐夫,我,我是不是赢了?”

    花独秀抓住他的手:“对,你赢了,你做到了。”

    花独秀低头看小胖子的手。

    皮全部裂开了。

    若不是有术师紧急疗伤,他的指关节甚至白骨都要露出来。

    沈利嘉说:“姐夫,你不知道,要不是你一直看着我,我真的坚持不下来的。”

    花独秀点头:“傻孩子,姐夫什么都知道,姐夫会一直看着你的,就算你背对着我,你也要相信,我一直在看着你。”

    沈利嘉腼腆的笑了笑。

    他跟鲍一战对决时,偏执的必须要在面对花独秀的角度上跟鲍一战打。

    每次摔倒站起,他都要固执的挪到那个角度上。

    花独秀拍拍沈利嘉的手臂:“好了,不要说太多话,先好好休息。”

    “晚上,到我客栈来住。”

    沈利嘉激动道:“姐夫,我一定尽快恢复!”

    花独秀点头:“等我打完武道大会,姐夫带你回家。”

百度搜索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剑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海皮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皮刀并收藏我真不是剑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