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闲聊许久,又大吃一顿,泡了个澡,天色刚黑花独秀领着众人返回纪宗。

    路上遇到几个纪宗嫡传弟子,别说打招呼了,他们对五人正眼看都不看。

    简直毫无同门情谊可言。

    花独秀摇头:就凭这些目中无人的蠢材,纪宗的未来,岌岌可危啊。

    各自散去,花独秀直接回到小院。

    院子里精美的壁灯已经点燃,透过米黄色灯罩,小院幽静中带着一丝暖意。

    抬头看看天,又左右看看老者和纪念泽的房间,都有亮光透出,花独秀松了口气。

    花独秀径直来到书房门口,房门紧闭,但里面隐隐有说话声传出。

    “笃笃笃。”

    花独秀敲敲门,轻声道:“紫爷爷,紫爷爷,在吗?”

    房门打开,纪撷岱笑道:“秀儿回来了,进屋坐吧。”

    花独秀随纪撷岱进屋坐下,果然,纪念泽也在。

    看她脸色如常,似乎比较敏感的话题还没怎么展开。

    花独秀松了口气:这个时间点拿捏的不错。

    来早了,他二人没有前情铺垫,花少爷不好插嘴。

    来晚了,人家已经形成方案,花少爷还是不好插嘴。

    花独秀坐着无聊,纪撷岱问:

    “秀儿,这些天,你似乎老是惹绿师兄生气啊?”

    花独秀一愣:“有吗?”

    纪撷岱说:“咱们习武之人,最讲究尊师重道。绿师兄不但是你的长辈,他还是暂管门派大小事务的首席家老,你要尊敬他,服从他,知道吗?”

    花独秀皱眉:“可是,我觉得是他一直对我有意见啊?老是处处针对我。”

    纪撷岱笑道:“没事,你这么优秀,早晚能打动他的。听话,以后不要再顶撞他了,莫要让我为难。”

    花独秀点头:“好,既然紫爷爷这么说,就是委屈死我也忍了。”

    纪撷岱:“你这孩子……”

    花独秀不想在这事上浪费时间,转移话题问:

    “你们在聊鲍一豹的事吗?”

    纪撷岱奇道:“你怎么知道?”

    “哈,事关念泽师妹终身大事,师妹年幼,心里没主意,肯定要来询问紫爷爷想法的。”

    纪撷岱点头:“你小子倒是机灵。”

    纪念泽瞥了花独秀一眼。

    什么叫我年幼,咱俩年龄相仿,说的跟你是个大人似的。

    花独秀接着说:“婚姻大事,要慎之又慎啊!”

    “这不单单是师妹能不能嫁给一个喜欢的男子这么简单,喜欢顶个屁用,能当饭吃?”

    “婚姻,是人这一辈子最重要的一笔投资,要用自己几十年的人生作为本钱,也可以叫做赌注。赌赢了,生活幸福美满,赌输了,下半辈子就砸了。”

    纪撷岱脸色一变。

    花独秀继续侃侃而谈:“不单单是拿自己的人生来赌,婚姻,还是两个家庭,甚至两个家族势力的一次互相参股,携手发展。”

    “这跟做买卖一样,找合作伙伴,一定要擦亮眼睛,彼此的地位一不一致?话语权对不对等?合作伙伴的人品过不过硬?合作的目的是不是将来共同发展?互相参股,会不会演变成一方被另一方吃掉?都要考虑的。”

    不但纪撷岱脸色变了,连纪念泽脸色也有些肃穆起来。

    纪撷岱赞叹说:“秀儿,你不愧是商人出身,婚姻大事都能说得跟做买卖一样。”

    花独秀摇摇头:“紫爷爷,话不能这么说。我花独秀一贯认为,职业有分工不同,但绝对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不论是经商,还是习武,还是当官,乃至像我现在做个杂工,本质上都是一份事业,没什么谁高贵谁低贱的。”

    “习武,需要好的体魄,需要惊人的天分。做买卖,同样如此。”

    纪撷岱点头说:“这话说的,有道理啊。不过我没有贬低的意思,我是说你狠聪明。”

    花独秀好像没听见,继续我言我语道:

    “但凡天才人物,不论他是经商,还是习武,还是做官,天才就是天才。哪个领域出类拔萃的人物,都是天才,跟领域无关。”

    “就比如我,说到做生意,我是把好手,但让我习武,我一样是顶尖的,甚至将来如果进入帝国,当个官员,我照样比别人做得好。”

    就是这么自信。

    没办法,花少爷向来顶尖优秀,这是不争的事实。

    纪撷岱说:“不错,漠北习武之风盛行,对商人确实有偏见,这很狭隘。”

    花独秀看节奏带的差不多,直奔主题道:

    “紫爷爷,那个鲍一豹我之前就打过交道,多少还算了解一点。这人心高气傲,心狠手辣,心术不正,心……心里打着坏主意。加上他爹,我看啊所图不小,醉翁之意不在酒。”

    纪撷岱深深看了花独秀一眼。

    “你认识他?”

    花独秀说:“我刚来盟重城的第一天,就是在豹王城,吃个饭的功夫,我和我小弟差点被以鲍一豹为首的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打伤。”

    纪念泽轻声道:“你说话这么欠揍,肯定招惹了他们。”

    花独秀伸出三根手指:“天地良心啊!我就老老实实吃个饭,鲍一豹看我人帅又多金,羡慕嫉妒恨,没事找事要打我,我是受害者,是无辜的!”

    纪撷岱说:“从西方码头来,确实第一站要到豹王城。那里是豹王门的地盘,他们飞扬跋扈惯了,你一个外乡人,初来乍到,很容易犯他们忌讳的。”

    花独秀说:“言而总之,总而言之,鲍一豹这小子不是个善茬,他们来谈婚论嫁的目的,也不单纯!”

    “念泽师妹要嫁,必须要择一个心性良善,家世清白,肯踏踏实实过日子的帅小伙才好。”

    纪念泽眼神怪异,上下打量花独秀:

    我的事,你怎么这么上心?

    打什么鬼主意呢?

    “我花独秀虽然加入纪宗还不到一个月,但我是个讲感情的人,跟紫爷爷和念泽师妹生活在一块这么久,我已把两位当成我的亲人。”

    “所以,我一些不成熟的见解一定要说出来心里才痛快,希望紫爷爷和念泽不要介意。”

    纪撷岱笑道:“无妨,无妨。”

    花独秀起身道:“那你们接着聊,我回去洗漱休息了啊。”

    纪撷岱点头:“嗯,去吧。”

    花独秀走到门口,打开房门,抬头看天感慨:

    “强扭的瓜,不甜啊!”

    纪念泽皱眉:“出去!”

    花独秀回到自己房间,左右不放心,可是隔着几堵墙,纪撷岱爷孙二人聊什么他也听不见啊。

    思来想去,花独秀终究还是躺倒在床上。

    偷听这种事,他不想去做。

    莫说万一被纪撷岱发觉,彼此甚是尴尬,就算发觉不到,花独秀也不愿做个宵小之人。

    他缓缓闭上眼睛,暗道:希望刚才一番话,能让紫爷爷明白我的意思吧。

    以现在掌握的信息推断,能确定的,一是纪撷岱对豹王门的人没什么好感,不会轻易同意这份婚约。

    再者,纪撷岱和纪念泽祖孙二人,其实都打算让纪念泽一直留在纪宗,练好功夫,将来有一天为念泽父母复仇。

    如果非要嫁人,那也是首选招赘婿上门。

    花独秀默默叹口气。

    赘婿,赘婿,我真的要做赘婿吗?

    哪怕是名义上的,代价是不是太大了一点?

    ……

    与此同时,书房里,纪撷岱跟纪念泽仍旧在小声聊着。

    纪念泽说:“这个花独秀来了胡说一通,他想干什么?”

    纪撷岱说:“不想你出嫁到鲍家呗。”

    纪念泽脸色微红:“真是瞎操心。”

    纪撷岱想了想,说:“我跟鲍青纲定下三日之期,到时如果没有值得信服的理由,怕是这一关不好过。”

    纪念泽生气说:“我想嫁便嫁,不想嫁便不嫁,人生大事难道我自己做不得主么!”

    纪撷岱摇头:“唉,这是当初你爹还活着时,咱们跟鲍家一起定下的,事关豹王门与纪宗的盟友关系,宗主一直闭关未出,爷爷怎好出尔反尔?”

    “豹王门那些人嘴上说的好听,我爹娘出事,爷爷你又被打成重伤,当时他们人在哪里?有人出面吗?”

    纪撷岱脸色立刻变得铁青。

    这件事是他心头永远的痛,寻常人根本不敢在他面前提起。

    即便是纪念泽,这么多年来也从不提这事。

    纪念泽语气坚定道:“爷爷,指望别人不如指望自己。我不会出嫁,我要好好练武,将来总有一天,祖妙界那些人,我要亲手让他们付出血的代价!”

    纪撷岱沉默许久。

    终于,他开口道:“念泽,你的‘一气化双流’修炼到小成境界,这已经是爷爷目前能做到的极限了。”

    “你绿师伯,掌门黑师伯,都不同意女娃修炼功/法,这个你是知道的。”

    “我一再坚持,他们能退让到如此地步,也算殊为不易。整个纪宗,女娃几十个,你是唯一一个能够修炼功/法的孩子。”

    纪念泽说:“我永远不嫁,永远留在纪宗,这些人担心什么?担心我会把功/法带到外面去?”

    纪撷岱苦涩说:“你那两位师伯,还有大多数二代弟子,他们都希望把你嫁出去,以守住祖宗定下‘传男不传女’的宗规。女娃,早晚是泼出去的水……”

    纪念泽说:“爷爷,我知道你为难,可是我真的……”

    纪撷岱摆摆手:“你的心情,我何尝不知。但上有宗门压力,下有豹王门的紧逼,这事,怕是不易解决。”

    “除非……”

    纪念泽眼睛一亮:“除非什么?”

    纪撷岱眼光闪烁的看着纪念泽:

    “除非,爷爷先给你招个赘婿上门,断了他们所有人的念想!”

百度搜索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剑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海皮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皮刀并收藏我真不是剑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