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鲍一豹站定,回头看了花独秀一眼。

    显然,他有些讶异,一个扫地的杂工怎敢冲他嚷嚷?

    不知道我是谁么?

    虽然这是一个帅气逼人,功夫还不错的杂工。

    但鲍一豹不打算解释,扭头继续走。

    花独秀赶紧扛着扫帚冲上去:

    “哎你这个人咋回事,我喊你你听不见吗?说不让你乱跑你还跑,属驴的啊?咋这么犟呢?”

    鲍一豹冷酷无情的脸上显出一丝鄙夷神色:

    “你搞什么名堂,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花独秀反问:“我搞什么名堂?你搞什么名堂,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鲍一豹才懒得知道这人是谁:

    “你到底有什么事,如果没事,不要纠缠我。”

    花独秀不满道:“如果我有事呢?”

    鲍一豹冷冷道:“放。”

    花独秀奇道:“放?放什么?啊……!你!”

    哎呦喂,奇耻大辱啊?

    好你个狗东西,想泡我师父的孙女不说,你还敢面对面,眼对眼的辱骂我?

    当我花少爷的好脾气是谁都能享受的么?

    花独秀脸色一变,立刻反问:

    “你的意思,是你们豹王门的人,都是用嘴释放富含屎分子的可燃气体的?”

    “还是说,你们的菊花会唱歌,会说话,人与人交流可以不用嘴?”

    鲍一豹脸色也变了。

    从来没人敢这么跟他说话。

    “小子,你这是在挑战我的底线。虽然这里是纪宗,惹怒了我,我一样会让你好看!”

    花独秀说:“你还能玩出个花来?还让我好看,我信你个鬼。”

    “少爷我先让你好看还差不多,我站在我们纪宗的土地上,还收拾不了你?小样。”

    花独秀一撸袖子,鲍一豹皱眉:真要动手?

    谁知花独秀双手捧成喇叭状喊道:

    “抓贼啊,抓贼啊,快来人,抓贼啊!”

    当然,花少爷是个讲身份,讲素养的人,他不会大声呼喊,那样太掉身价。

    他只是稍微高喊两声,这就足够了。

    毕竟,他是喊给旁边屋里人听的。

    纪绔岱等人闻声跑出来,正看到花独秀拿着扫帚拦住鲍一豹去路。

    纪绔岱皱眉:“花独秀,你搞什么名堂?”

    花独秀同样皱眉:“我搞什么名堂?绿师伯,这个人眼生的很,他在咱们纪宗擅自走来走去,我看他很是可疑啊,怕是想做点什么偷鸡摸狗的坏事?”

    纪绔岱无语道:“这位是豹王门的高徒,是纪宗的朋友,可以在纪宗随意走动的。”

    花独秀又看向纪撷岱:

    “师父,我作为咱们组织自己的人,尚且还不能在宗门里随意走动。他一个外人却能随意走动,这合适吗?”

    纪撷岱笑道:“秀儿,一豹要去咱们家找念泽见一面,你带他去吧。”

    花独秀冷哼道:“既然师父发话,那我就受累走一趟。小豹子,走,跟我来吧。”

    鲍一豹脸色不变,依旧是一副冷酷无情的样子。

    看花独秀和鲍一豹一前一后离开,纪绔岱脸色有些难看。

    “师弟,这个花独秀一惊一乍的,非常不服管教,你真要收他为徒?”

    纪撷岱说:“我哪有收徒的打算。”

    “那他口口声声喊你师父?”

    “随他叫吧,秀儿是我的杂工。”

    纪绔岱只好闭口不言,毕竟有外人在场,家丑不可外扬。

    三人又转身返回大堂,继续闲聊。

    再说花独秀,他故意带着鲍一豹在纪宗各个四合院间之间的胡同里兜圈子,就是不去纪念泽那边。

    走了半晌,鲍一豹停住脚步,问:

    “小子,你到底搞什么鬼。”

    花独秀还是反问:“我搞什么鬼,你搞什么鬼?”

    鲍一豹皱眉:“你到底要怎样,去念泽师妹的路我认识,你这么绕我,是何居心?”

    毕竟纪宗宗门占地不过百亩,站在高树上,甚至可以把纪宗一览无余。

    花独秀笑道:“小豹子,纪念泽是我师妹,我要替她当家作主。男女授受不亲,你找她做什么?”

    鲍一豹说:“这跟你没关系,你不就是一个扫地的杂工么?”

    花独秀大摇其头:“那都是假象,是障眼法,是我散出来的迷魂阵。至于我的真实身份……我没必要跟你说,你是个外人嘛。”

    鲍一豹:“……”

    “我的实力你是见过的,以我天纵之才,哪家门派能雇请的起我这样的杂工?你说是不是?”

    鲍一豹耐心耗尽:“再见。”

    他转头就走,实在是不想跟花独秀纠缠个没完。

    今天来的目的是见纪念泽,是为了将来能够得到“一气化双流”功/法。

    没必要跟一个讨人厌的杂工废话。

    反正纪念泽住处的位置,他心里有数。

    花独秀赶紧追了上去,紧跟在鲍一豹身后。

    鲍一豹也不理他,只是信步快走。

    三拐两拐,到了纪念泽居住的小院前。

    推门而入,鲍一豹微微有些吃惊。

    画栋飞甍,美轮美奂!

    小院从院墙到花坛,全都由精美的白玉砖铺就,种的花草果树由专人裁剪,精致而大气。

    小小的院子里,亭台水榭一应俱全,却丝毫不显拥挤,反有种鳞次栉比,别有洞天的味道。

    花独秀笑道:“小豹子,没见过吧?念泽师妹可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吃穿用度都马虎不得。”

    “你这么寒酸,还想跟我师妹做朋友?”

    鲍一豹不理花独秀,大步朝小院深处走去。

    花独秀跟在他身后,这个大灯泡他当定了!

    鲍一豹站在院中,喊了一声:“念泽师妹在吗?”

    纪念泽闻声推门而出,看到是鲍一豹,微微皱了皱眉。

    待看到鲍一豹身后站着花独秀,细长入鬓的眉毛皱的更深了。

    虽然多年不见,但鲍一豹身上那股阴狠气息仍旧格外突出,面容也没有太大变化,纪念泽一眼就认出了他。

    “原来是鲍师兄来了。”

    鲍一豹说:“多年未见,一豹来看望一下师妹。”

    纪念泽点点头,一指小院正中客厅:“进来喝杯茶吧。”

    二人进去,花独秀也大大方方跟了过去。

    跟到门口,鲍一豹反感的顺手想要关上屋门,花独秀眼疾手快,立刻按住。

    这门已被花独秀换成檀木工艺门,既厚重隔音,又精美大气,反正一看就感觉挺贵那种。

    鲍一豹不敢动用内力,担心跟花独秀较力之下把门拍烂,那就不美了。

    所以花独秀轻易推开木门,自己找椅子坐下。

    纪念泽惊讶的看了花独秀一眼,这次,她的眼神中似乎有一丝欣慰的意思?

    而鲍一豹,自然是满脸的反感。

    纪念泽泡了一壶茶水,三人面前每人一个精致的青瓷小碗。

    鲍一豹从袖中取出一个锦盒,说道:

    “师妹,多年未见,这是我从蛇谷给你带来的礼物,请收下吧。”

    纪念泽说:“师兄客气了。”

    接过锦盒,纪念泽似乎不太想立刻打开。

    她在想,该怎么尽快结束这场见面。

    花独秀立刻插嘴:“阿泽,快打开啊,看看小豹子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

    纪念泽暗道:阿泽是什么鬼?

    小豹子又是什么鬼?

    花独秀跟鲍一豹都一脸期望看着她,这对冤家,难得的态度一致。

    纪念泽只好打开锦盒。

    原来里面是一只鎏金头钗,头钗顶部镶嵌着很多细小的玉石,蓝的红的,十分精致好看。

    纪念泽刚要感谢,甚至鲍一豹都想好回答是帮她戴上看看效果了, 结果花独秀又插嘴说:

    “阿泽,你秀哥哥见多识广,一双慧眼最是毒辣。来,我帮你鉴定鉴定。”

    不等纪念泽同意,花独秀伸手夺过她手中金钗,靠近眼睛装模作样仔细打量起来。

    鲍一豹脸色难看。

    见过砸场子的,没见过像你这么砸的啊?

    大兄弟!

    这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花独秀只看了两三眼,立刻抬头说:“阿泽,这是个赝品啊!”

    “赝品你懂不懂,就是说这个钗子是个不值钱的假货!”

百度搜索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剑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海皮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皮刀并收藏我真不是剑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