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任镖头刚冲到院门口,吞吞口水又拐了回来。

    他一脸尴尬的看着花钱道:“掌柜的,总督府的人马……到了!”

    花钱脸色红润,点点头:“老任,你快去吧,唉。”

    任镖头赶忙从后门离开,花钱整理一番着装,脸庞换上一副“喜气洋洋”的表情,带着沈风和四个镖师迎出院门。

    花钱出门一看,嚯!

    好大的阵仗!

    彭路骑着高头大马行在最前面,身后是两个威猛的武将,一看就是实力不凡那种。

    两员武将后,是一顶四人抬的精致轿子。

    紫色珠帘从矫顶一泻流下,耀眼的纹路布满整个矫身,淡黄色的窗布随风摆动。

    花钱暗道:真特么气派啊!

    瑶瑶小姐想必就坐在轿中?

    轿子后面,又是两个武将。连着轿前两人,这四个武将看面相与困魔谷人氏略有不同,应该是彭总督从蛇谷带来的统兵大将。

    再后面,则是四五十个抬箱,扛旗的武士。

    红旗招展,步伐整齐,太特么有范儿了。

    花钱暗道:虽然彭总督本人不便亲自前来,不过有这等阵势,也算是给足我花家面子啊!

    果然,总督府的人马行到花氏别院门前停下,花钱带人迎出,彭路送上礼物,四大武将下马问好,彭瑶瑶出轿进入花氏别院,这一串流程下来,无数的围观群众惊呆了下巴。

    围观群众中不单单有群众,还有城里各个名门望族的探子。

    自从总督府的仪仗出府,好些人就盯上了。

    花家?

    没听说过啊?

    干什么的?怎么能劳动总督府这么多重要人物一起前来?

    什么?你说花家是开镖局的?

    还是烟雨郡神泉城人氏?

    小地方,没听说过……

    没听说过没关系,过了今天,花氏与总督府关系甚密的传闻,立刻就会风靡整个破魔城。

    花氏的知名度,社会地位,也会水涨船高。

    花钱客气的把彭路、彭瑶瑶、四位武将让进客厅落座,礼物自有镖师们协助总督府武士整理。

    彭路问:“花掌柜,怎么不见花少爷呀?”

    花钱尴尬道:“呃……犬子听说路总管和瑶瑶小姐光临寒舍,激动的难以自持,尚在沐浴更衣,一会儿便来。”

    花钱暗道:这小王八蛋,八层是跟嘉嘉跑到哪里泡澡,我说他在沐浴更衣,倒也不算撒谎。

    彭路笑道:“花少爷是个讲究人啊,天天泡澡,听说在神泉城花府,花少爷还有独享定制的汤池浴室?”

    花钱一惊:这你都知道?

    看来暗地里没少调查我们花家啊?

    花钱赔笑道:“犬子顽劣,见笑了,见笑了。”

    彭路暗道:花独秀那能叫顽劣吗?

    顽劣能用来形容他吗?

    简直是无法无天!

    我可是亲眼见识过的……

    众人闲聊一会儿,花钱起身道:“各位,在下略备薄酒,咱们到后厅落座?”

    彭瑶瑶看了彭路一眼,彭路会意:“花少爷还没来,要不咱们再等等?”

    花钱暗道:再等,谁知道这小王八蛋什么时候能找到!

    还是先喝起来吧!

    唉,愁啊。

    花钱打个哈哈:“路总管说笑了,哪有让贵客等人的,咱们先坐,犬子来了,让他自罚三杯告个罪!”

    彭路道:“那好吧。”

    众人随花钱到后厅雅间落座,花钱主陪,沈风副陪,彭路和彭瑶瑶分坐花钱左右,另四位武将各自落座。

    至于同来那几十位武士,自有刘镖头等人打赏安排不提。

    坐好闲聊一会儿,花钱谈笑风生,看时机差不多了,唤侍女依次上菜上酒。

    可恶的臭小子,昨天我还专门交代。

    到底跑哪去了?

    瑶瑶小姐一直没有说话,你不回家,瑶瑶小姐这趟岂不是要白来了么!

    花钱简单介绍过沈风,沈风作为神泉城首屈一指的大土豪,表现的颇为雅量涵养,一点土匪气息都没有。

    毕竟在座的有四位统兵将领,他们的日常工作就是带兵剿匪。

    彭路又介绍四位将领。

    彭路道:“花掌柜,沈老板,这四位都是追随总督大人征战多年的老兄弟,如今总督调至困魔谷,四位感念总督大人的提携和感情,也一齐跟了来。”

    花钱感慨道:“四位都是久经沙场,金戈铁马的英雄人物,花某敬各位一杯!”

    花钱端着小巧酒杯,起身一仰而尽,四位武将却没有动。

    花钱翻杯看着四位魁梧大汉,脸色略有不解。

    左手一人道:“我们当兵的,喝酒交朋友讲究一个痛快,痛快的人才是好兄弟,才能得我们认可!”

    彭路淡淡道:“乌日更,不要放肆。”

    大汉名叫乌日更达/赖,向来喜欢顶嘴,惹事。

    今天总督大人不在,彭路武功平平,乌日更并不太忌惮彭路。

    再说了,彭路也没有真要责怪他的意思。

    都是十几年的老兄弟,彼此太熟悉了。

    而彭瑶瑶一直未说话,乌日更达/赖喜欢热闹,也知道这么文绉绉下去,气氛不够热烈,未必就是彭瑶瑶所喜。

    所以他决定带头说话。

    乌日更道:“花掌柜,困魔谷的酒水度数低,这种瓷杯喝起来不过瘾,咱们能不能换大碗?”

    花钱一窒:“换大碗?”

    彭路笑道:“让你见笑了。乌日更将军等在军中向来大碗喝酒,大口吃肉,这般小杯浅酌确实有些放不开。”

    花钱“恍然大悟”道:“好,那咱们便都换大碗!大碗喝酒,痛快!”

    “来人,换几个大碗过来。”

    侍女们撤下桌上小杯,人人面前放了一个大海碗。

    像西瓜那么大的碗,叫做大海碗。

    倒满的话,一碗能装一斤半。

    尼玛,这也太大了吧?

    连几位将军都有点懵。

    花钱笑道:“路总管,瑶瑶小姐,几位将军,这酒咱们怎么喝?”

    路总管道:“客随主便吧,花掌柜,你定。”

    花钱道:“古人云,七上八下,这一碗酒一斤多,咱们分七口干了,大家步步高升,如何?”

    乌日更达/赖哈哈笑道:“还古人云,那个古人这么有文化啊?甭管大碗小碗,咱们端起来就是一口干,如何?”

    乌日更达/赖说的豪气云天,花钱脸色微变。

    尼玛,我们困魔谷的酒水度数确实低了点,但要这么喝……秀儿还没回来,我不就得喝桌子底下去了?

    众人面前的大海碗全部倒满清酒,满屋都是酒香。

    花钱对面副陪沈风立刻起身:“各位将军,我沈风向来喜欢结交性情豪迈的朋友,和各位将军简直是一见如故!这般喝酒正合我跟钱哥之意,来,我先敬几位一杯!”

    “啊不,是敬各位一碗!”

    不就是喝酒吗?

    还嫌我们酒水度数低,酒杯小,装什么批啊?

    老子就当是吹瓶了,谁怕谁?

    沈风刚要干,乌日更达/赖打断道:“你是要跟我们兄弟四个喝吗?”

    沈风一愣:“是啊!”

    乌日更达/赖道:“那你得叫得上来我们四个名字才行!这样,刚才路总管介绍过一遍,我再介绍一遍。如果你能叫上来,我们喝,叫不上来,你喝!”

    “怎么样?”

    沈风捧着大海碗,表情有些僵硬:“这……”

    乌日更达/赖问:“沈风兄弟,给个痛快话!”

    沈风吞吞口水:“好!就凭乌兄弟安排!”

    乌日更达/赖介绍道:“沈风兄弟,花钱掌柜,我叫‘乌日更达/赖’,这位兄弟叫‘阿拉坦乌拉’,这位叫‘哈斯额尔敦’,这位叫‘奥顿格日勒’。”

    乌日更达/赖每介绍一个,沈风的脸就绿一点。

    四人全介绍完,沈风的脸已经绿的发亮了。

    众人全都看着沈风。

    彭路等人都是一脸笑意,而花钱则略有担忧。

    你大爷的,刚才彭路可不是这么介绍的啊?

    他说,这位是乌日更,那位是哈斯,那位是奥顿。

    这不是坑爹吗?!

    沈风土匪出身,酒量极好不假,但这么个喝法,肚子怕是顶不住啊?

    这些人,唉!

    粗人,绝对的粗人啊!

    砸场子啊!

    小兔崽子,还不回来,都怪你!

    花钱苦笑着摇摇头,看向沈风的眼里有一丝挂牵和歉意。

    沈风抱着满满一碗酒,颤声问:“乌,乌什么更……乌兄弟,你就告诉我,总共要喝几杯吧!”

    “噗……”

    彭瑶瑶忍不住笑出声,随即赶紧镇静下来。

    乌日更达/赖爽朗笑道:“记不住我们名字没关系!咱们多喝几杯,多交流,慢慢你就记住了!”

    “我们四兄弟,你就先喝四个吧!”

    “来,兄弟们,咱哥四个陪沈兄弟走一个!”

    沈风一咬牙,一跺脚,抱着大海碗咕咚咕咚把满满一碗酒吞了下去!

    ……

    等到花独秀风风火火跑回家时,已是夜幕笼罩,灯火通明。

    没办法,破魔城太大了,花独秀从北城纵马赶回南城,小半个时辰呢。

    这一身汗出的,澡白泡了不说,屁股还颠的生疼!

    走路都点着脚,腚帮子酸酸麻麻的,痛苦啊!

    花独秀随任镖头一脸不开心的来到后厅宴会厅,还没进门,一股浓郁的酒气扑面而来。

    花独秀皱了皱眉:我的天,这是喝了多少酒啊?

    一个个都彪了么?

    任镖头擦擦额头冷汗:“少爷,你快进去吧!他们都喝了快一个时辰了!”

    花独秀点点头:“任叔,我知道了。”

    推门而入,更加凶猛的酒气直冲脑门!

    花独秀一个踉跄。

    熏死人了!

    不但是冲天的酒气,勾肩搭背,喧闹不堪的场面也让花独秀有些不适。

    尼玛。

    不是说好了是来家里做客的吗?

    路总管,瑶瑶小姐?

    不应该是客套寒暄,你敬我一杯,我敬你一口的温馨和谐场面吗?

    这倒是宾至如归,宾主尽欢了。

    唉。

    太归了,太欢了!

    没办法,虽然彭路等人自觉身份高人一等,有点拿架子,但说到底,总督府能缓解军队危机,能打压本土官员,花氏是出了大力的。

    彭总督对花氏,别有一番好感。

    而且未来还有更多安排。

    一旦放开了喝酒,大家都是一个战壕里的兄弟,自然是越喝越开心。

    花独秀擦擦额头汗气,歉意道:“抱歉,我忘了今天家里的事,来迟了……”

    花独秀说着看了彭瑶瑶一眼,彭瑶瑶喝的不多,此刻正眼含笑意的看着众人和花独秀。

    彭路喷着酒气道:“花公子,别的不说,来迟了,先自罚三杯!”

    花独秀看了看桌上,尼玛!

    这么大的碗,这是喝水啊还是喝酒?

    喝水也没有这么喝的吧?

    别的不论,你们膀胱受得了么?

    都是跑马的汉子啊,威武又雄壮啊?

    膀胱大如牛啊?

    彭路压压手:“快坐,快坐。”

    花独秀赶紧说:“我花独秀或许会迟到,但绝不能说坐就坐。”

    彭路一愣:“啊?坐个座儿还有讲究?”

    花少爷,你讲究也太多了吧?

    花独秀道:“让我坐下可以,但先说好,不能灌我酒啊!”

    彭路:“……好吧,我不灌你便是。”

    彭路悻悻然放下手里的大腕,他还打算给花独秀来个下马威呢。

    花独秀松了口气,缓缓坐下。

    彭路暗道:哼,我不灌你,别人就不灌了?

    彭路使了个眼神。

    当然,彭瑶瑶并没有发觉。

    屋里众人,其实花钱和彭路还好,毕竟一个是主人,一个是主宾,自持身份好歹没喝多。

    而沈风和四个武将,明显已经到了极限。

    花独秀落座后,看看面前的大腕,一个侍女刚给他倒满。

    花独秀头皮有些发麻。

    今晚怕是躲不过去啊?

    拜托,我可是一个安静的美男子,酒量极差,喝不了酒的啊?

    这一碗喝下去,我刚进屋,怕是立刻就要横着出去了?

    花独秀微微有些发愣,正这时,乌日更达/赖和阿拉坦乌拉联袂而来,一左一右靠在花独秀两肩,斗大的海碗砸在桌上。

    “来!花公子,按我们那规矩,咱们喝一个!”

百度搜索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剑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海皮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皮刀并收藏我真不是剑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