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有人说,花独秀脾气不是挺好的吗,怎么说怼人就怼人,说嘲讽就嘲讽?

    说动手就动手?

    呵。

    没错,花少爷确实是个脾气,涵养极好的人,尤其是对身边的亲人,朋友,甚至是对陌生人。

    但越是像花少爷这样的好脾气,对眼高过顶,不可一世的装批犯就越没有好感。

    就越没有耐心。

    尤其是这种装批犯还主动招惹花少爷。

    沈利嘉有句话形容花少爷很对:一个表面又润又白的黑芝麻汤圆,肚子里其实全是怼人不倦的黑货。

    而现在,该怼的怼完了,剩下的便是较量真本事!

    花独秀二话不说,直接使出最快的速度,用最直接的招式,平平一剑直接刺向付云通咽喉!

    快!

    所有人都觉得眼前身影一晃,两丈外的花独秀已经刺到付云通面前。

    付云通立刻闪身,双手忽然凝出一股青色气膜,迅速拍向长剑。

    花独秀在一瞬间便看清楚,这青色气膜边缘极其整齐,就覆盖在手上半寸的位置,像是带了一副青色发光手套。

    如此规整的护体气膜,怕是内力外放已经到了大成境界,甚至是圆满境界。

    花独秀不敢大意,立刻撤剑,换招,再刺。

    面对圆满境界的内家高手,一个内力平平的剑客,用剑硬碰对方肉掌是一种很愚蠢的做法。

    哪怕是精钢宝剑。

    下场不是对方肉掌被削掉,恰恰相反,对方肉掌一点事没有,剑客的剑反而很可能被拍断,进而内力震伤剑客经脉。

    漫天都是花独秀身影,可付云通不急不躁,双掌翻飞,只守不攻,花独秀一点办法没有。

    花独秀终于有些不耐,身子忽然振飞到两丈外,气势一变。

    吴昊天眼皮一跳:是“迷踪·九霄”!

    花独秀要使出魔流叱风痕的绝技了!

    付云通冷笑:“花独秀,你就这点本事?”

    花独秀不语。

    “若想拿回你的剑,我劝你好好下点功夫,把你的压箱底本事都拿出来!”

    花独秀只是冷冷看着他。

    再动时,花独秀的身影变得迷幻起来,似乎到处都有他,但到处都是幻影,都不像是真实的!

    付云通仍旧是立于原地,小心戒备,并不急于反击。

    他有的是耐心。

    花独秀身影如幻,几乎是瞬间便把付云通完全笼罩!

    终于,他看清一个破绽,一剑刺向付云通后心!

    付云通后心一凉,立刻转身推掌!

    青色气膜覆盖的厚掌,几乎就要与长剑剑锋硬碰在一起,但花独秀眉头轻皱,立刻又撤招。

    寻找时机,再出招,又被破。

    如此者三。

    花独秀再次跳到两丈之外,身形再换!

    吴昊天心道:花独秀这是要使出“瞬踪·风残”!

    “迷踪·九霄”绝技,虽身影变幻万千,但付云通以不变应万变,泰山不移,单靠双掌防守,花独秀纵然身法高明也没法硬入。

    不然,剑掌相交,剑,必断。

    想要功成,只能用更快的速度。

    所以,花独秀决定使出第二层境界“瞬踪·风残”!

    不单单是“瞬踪·风残”,花独秀气势怪异,配合明艳外衣,颇有孔雀开屏的绚烂美感,似乎自带光晕效果,石厅外围观战的黑衣武士们甚至都心里一动,有些膜拜起来。

    没错,花独秀决定用“瞬踪·风残”的身法,使出花氏祖传剑招——“天外飞仙,神来一剑”!

    谁说花独秀不学剑招?不会剑招?

    他不学,是因为学到的不如花家的精湛,守着金矿捡垃圾,闲的啊?

    至于不会剑招?

    那只是因为花家剑招太少,而且平时对敌,即便不使剑招也能赢,那何必还要多费力气?

    但现在不同了。

    付云通此人,值得花独秀认真对待!

    付云通看出花独秀又要变招,笑道:“小子,你真是对力量一无所知啊!单有速度有个屁用,你能奈我何?”

    花独秀依旧无语,只是眼神冷如凌霜。

    他,动了!

    这一剑刺出,两丈的距离,花独秀身影几乎是瞬间而至!

    看不清的人依旧看不清,但看得清的,全都感觉花独秀的身形太过华丽!

    世上竟还有如此华丽的剑招,真是令人不敢置信!

    包括付云通。

    在那一瞬间,付云通几乎就要失神,但对危险的敏锐感觉让他立刻后撤一步,抬掌,招架!

    封闭的地下石厅,莫名的起风了。

    “嘶……!”

    一剑扫过,花独秀贴着付云通飞过,划飞了付云通一片衣袖!

    但到底是没能伤到付云通分毫。

    花独秀瞬间闪过又瞬间闪回,仍旧一剑横扫付云通后心,身影华丽如仙。

    付云通无法继续保持淡定不移,他在小范围内快速腾转身子,双掌翻飞越来越快!

    虽隐约追赶不上花独秀的速度,但全力守备,花独秀剑法惊人,依旧无功。

    台下众人全都一言不发,双目不移的盯着台上精彩到爆的战斗。

    有些人,连台上二人身影都看不清,比如外围戒备的众多黑衣武士。

    有些人,虽然看不清二人招式,但能看到两团模糊身影,比如彭路。

    有些人,则能看清二人对招,但只是看清而已,眼神勉强跟得上,思维却是不行了,比如宋耀。

    还有些人,眼神跟得上,思维勉强也行,但让他们上,身手能不能跟得上?悬!

    比如牛长老。

    剩下的两人,吴昊天和花钱,他俩最是心惊胆战。

    因为他们看的一清二楚,也看的明明白白。

    花独秀如此之速度,如此惊艳之剑招,付云通仍能招架,实力之强,简直恐怖!

    当然,花独秀能到这种地步,无论是花钱还是吴昊天,都不觉得意外。

    毕竟,一个是亲爹,一个是魔流府府主,他可是敢把举足轻重地位的长老之位授予花独秀的男人。

    眼光自然不会差。

    吴昊天微微侧头,眼神依旧紧盯石台,悄声道:“钱老弟,秀儿怕是不易取胜啊。”

    花钱点点头,鬓角隐隐有汗水滑落。

    即便在台下,远隔三丈多远,花钱也感到微风拂面。

    以花独秀性格,平时打闹,赢了便赢了,输了便输了,他不是很在乎的。

    但现在不同。

    不能赢,桃木剑就取不回。

    更不要说两人战前言语交锋,彼此都不是很对付,所以,就算付出再大代价,花独秀也绝对会拼下去!

    老实人一旦认真了,真的很可怕。

    花独秀认真了。

    他的衣服颜色比较艳丽,现在越打越快,围着付云通周身挥刺,像一座绚烂的光晕笼罩住付云通。

    付云通双脚几乎不离里面,虽双掌快速翻飞,但他身子几乎就在两三步的范围里移动。

    这就像一座绚丽的大腕扣在一具黑柱上。

    付云通是一身黑衣。

    说来慢,实际这些都在电光火石之间。

    偌大石厅,风雷激荡,人心震动。

    二人拼斗半柱香时间,花独秀有些耐不住了。

    “迷踪·九霄”对他没用。

    再打下去,无非是徒增自己体力消耗。

    灵至于此,花独秀立刻撤身,身影一定,气氛又是一变!

    付云通决然不敢紧追,他同样也感受到不小的压力。

    这个花独秀,不简单!

    话虽如此,付云通也看出花独秀快到极限了,立刻又笑道:

    “本使承认你很强,不过想赢我,你还是先回去苦练二十年吧,哼。”

    “一只小狗,也想学狼咬人吃肉?”

    付云通出言嘲讽,花独秀恍如未闻。

    他额头已是满满一层细密汗水,喘息声有些紧促。

    花独秀眼神一厉,决定使出魔流叱风痕大成境界——“灭踪·雨泣”!

    这招,决不能太晚使出。

    因为,这招实在是太过耗费体力,而且对身体有极大负担。

    花独秀缺的,就是内力。

    内力不足,体力就不行,身体承受力就差。

    所以他不敢等到太过疲累,立刻决定使出“灭踪·雨泣”,并且,他还要同时使出花氏祖传剑法的第二式!

    不管付云通说什么,做什么,花独秀只是按自己的节奏来战。

    付云通全程守势,还没有反攻过哪怕一次,如果他主动进攻,花独秀该怎么应对?

    花独秀没有考虑。

    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花独秀只考虑一点:下一招,打赢眼前人,取回小红剑!

    能不能打败付云通,就看这招了!

    花独秀眼神再变,付云通在他眼里已经是不遗巨细,乃至付云通眼角的每一下轻微抖动,眼神的每一次闪烁,在花独秀眼里都清晰无比,缓慢无比!

    花独秀一声清啸,周身忽然汗气升腾!

    汗气铺开,渐渐弥漫成一片水雾。

    一个人体内才能有多少水分?使出这招,绝对是对身体极限的透支!

    但同时,也是对实力的巨大提升!

    牛长老赞叹:“果然是‘灭踪·雨泣’啊!花独秀这小子,竟然掌握到如此境界。”

    花钱看花独秀起势,内心默道:秀儿要用那招了,“一剑西来,东方不亮!”

    没错,花独秀要以“灭踪·雨泣”的身法,配合使出花氏“一剑西来,东方不亮”剑招!

    付云通忽然身子抖了一下,他立刻凝出全部内力,周身瞬间被青色气膜覆盖!

    与此同时,花独秀凭空消失!

    只留空中一阵呜咽之声。

    雾气中,光线昏暗,像是谁在雨夜中默默哭泣?

百度搜索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剑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海皮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皮刀并收藏我真不是剑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