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宋强大吐特吐,恨不得把胃都吐出来,他对面的王真人一脸尴尬。

    大家都是习武之人,你怎么还吐了?

    酒量不好?

    不能吃辣?

    还是说,局面变化太快,心里承受不住?

    合气门怎会安排来这种废物……

    王真人正翻白眼,包厢门被外面人猛的推开。

    “宋……宋掌柜!”

    进来的汉子一惊,赶紧拍了拍宋强后背,宋强吐干净嘴里秽/物,咬牙道:“逃出来多少?”

    汉子急道:“只逃出来不到十人,其余全都被打晕抓住了!”

    宋强深吸几口气,道:“坏了,要赶紧把咱们兄弟救出来,不然要出大事!”

    宋强看了王真人一眼:“王真人,姓花的小子诡计多端,您先离开!”

    王真人拱手告辞。

    他是上官郡主派来的,不便过多出手,更不能暴露身份。

    合气门的汉子问:“赵捕头马上赶到,兴许能从花钱手里拦下咱们兄弟?”

    宋强点点头:“花钱肯定吓破了胆,不可能看押这么多人。走,咱们先去城主府,准备要人!”

    混乱散去,花钱松了口气,赶紧指挥众人把地上零散的银锭捡起,装进马车。

    总共炸飞了七辆马车,除去捡回来的银锭,损失可谓不小。

    这点损失,花氏赔肯定是赔得起。

    但无论是花钱,还是花独秀,谁也没打算从自家银库里拿钱来赔。

    这只是第一阵而已,花氏接住了,后面还有第二阵,第三阵。

    胜负尚在未知之数。

    不多时,真正的官差们赶到。

    花钱暗道:这群狗东西,现在才来!

    怕是提前得了某些人嘱咐,故意让我们陷入危险境地?

    哼,别急,有清算的那一刻!

    捕头满头大汗,惊道:“花,花掌柜,这是什么情况?”

    花钱拱拱手:“原来是赵捕头。”

    花钱指指捆了一地的匪徒,道:“赵捕头,在下押解的是总督大人的军费,这些人意图不轨,已经悉数被我等拿下。”

    “总共一百一十三人,现在转交给赵捕头收押。赵捕头,你可一定要看好这些人,等我押解货物送到总督府,一定如实上报。这些人胆大包天,总督大人若是找你要人,你交不出,后果你可承担不起啊!”

    赵捕头身子一震,颤声道:“自……自然不会出问题,花掌柜放心吧!”

    赵捕头牙一咬,高声道:“把这些歹人全部押进大牢!严加看管!”

    众多捕快立刻接手捆了一地的上百匪人。

    花钱再次拱手:“在下不便久留,告辞!”

    赵捕头道:“好好,你慢走!”

    大队官差控制局势,花钱不敢耽搁,赶紧护着马车赶往总督府。

    他已经承受不住第二轮的打击,当务之急,是赶紧把赋税押送进总督府!

    赶紧交了镖,他可以休息,但其他人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没错,烟雨郡的镖队几乎和树神郡同时启程,树神郡距离破魔城比烟雨郡近了一百多里。

    也就是说,花家进了城,宋家的镖队,距离破魔城还有不足一百里!

    时间,耽搁不起啊!

    瞭望塔的顶楼。

    彭天林道:“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这一局,花氏赢得漂亮啊!”

    吴昊天道:“是的,惊险万分啊。大人,咱们该回总督府了。”

    彭天林道:“好,是该和花钱花掌柜见见面了。”

    ……

    花钱率领镖队在城里快速行进,半个时辰后终于赶到总督府。

    花钱松了口气。

    总督府铁门大开,车队浩浩荡荡驶入,花钱与前来交接的统领、师爷办理入库交接,而花独秀、刘镖头、任镖头、胡镖头等人却悄悄换下镖师衣服,率领精锐镖师从总督府后门迅速离开。

    交接完毕,总督府师爷皱眉道:“花掌柜,这趟镖,损失不小啊!”

    花钱拱手道:“所有损失,花氏自会悉数赔偿。”

    师爷点点头,道:“总督大人在内等候多时,请花掌柜和花独秀公子移步,入内一叙。”

    花钱道:“十分抱歉,犬子受了轻伤,已先行到客栈疗伤,在下先行随先生入内拜见总督大人。”

    师爷道:“也好。”

    穿过层层楼台,总督府后院,花钱被领到一座风格清雅的小楼里。

    进入大厅,总督彭天林正和魔流府府主闲聊。

    花钱立刻单膝跪倒:“草民花钱,拜见总督大人!”

    彭天林上下打量,笑道:“花掌柜仪表堂堂,温文尔雅,幸会啊。”

    “请坐吧。”

    花钱起身,看了彭天林一眼,又向吴昊天抱拳道:“府主,久见了。”

    吴昊天笑道:“花老弟,别来无恙啊。”

    花钱坐定,侍女上茶离开。

    彭天林捋着花白胡须,笑问:“花掌柜,这次行镖,损失大不大啊?”

    花钱赶忙起身:“回总督大人,镖队在城里出了差池,被歹人冲撞哄抢,损失……约莫三万两银子。请总督大人放心,这笔钱,花家会悉数补齐,分毫不差!”

    彭天林点点头:“咱们虽是首次见面,不过你的大名我是听过的。”

    彭天林看了吴昊天一眼,笑道:“吴府主对花掌柜颇多赞美,夸花掌柜长袖善舞,尤其武功高强,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啊!”

    花钱抱拳道:“草民不才,总督大人抬爱了。”

    彭天林摆摆手,让花钱安坐,神色严肃起来。

    “花掌柜,令郎和假冒官差那些人急着出城,怕是有大事要做吧?”

    花钱额头立刻渗出一道冷汗,赶忙起身,再次单膝跪倒:

    “草民斗胆,请总督大人降罪!”

    花钱有点慌。

    原来总督大人什么都知道。

    瞒不了他啊!

    怪不得秀儿之前嘱咐,要打开天窗说亮话,把计划悉数透露给总督大人听,争取他的同意。

    花钱还觉得这事风险颇大,没想到总督大人先一步点明。

    彭天林道:“有句老话: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们要报复对手,本督不想插手,也不想过问。不过此事事关本督几十万两军费,你打算怎么给我解释?”

    花钱暗道:老狐狸啊,你连这个都猜到了。

    花钱赶紧道:“启禀总督大人,草民有要事禀报!”

    彭天林让花钱起身,重新坐回椅子。

    花钱偷偷看了吴昊天一眼,吴昊天不着痕迹的点点头。

    花钱内心稍定。

    花氏跟魔流府世代交好,花独秀专门交代老爹,今天一定托吴府主到总督府拜见总督大人,最好能跟花钱一起。

    现在看来,吴府主跟总督大人关系已颇为熟稔。

    那更好了!

    花钱肃然道:“总督大人,神威镖局及背后天南郡合气门,雇佣江洋大盗,意图抢劫树神郡税赋!如今人犯已被悉数抓获,请总督大人做主!”

    花钱说完,内心有些紧张。

    按照花独秀的安排,他应该滔滔不绝把上官杰郡主与合气门勾结,通过破坏花氏押解的赋税来扰动总督对军队控制,甚至勾结其他几位郡主、军中统领,趁机制造困魔谷乱局的阴谋和盘托出。

    但是花钱没敢说。

    一是这些都是花独秀的推演分析,没有充足证据。

    二是这些推断涉及高层政/治/斗争,不该由他这个平头百姓来点破。

    所以花钱犹豫再三,没敢说那么多。

    彭天林等了一会儿,见花钱没有继续说,问道:“就这些?还有呢?”

    花钱一愣。

    还让我说?

    再说是不是僭越了啊?

    花钱毕竟不像花独秀那么无法无天,那么信马由缰,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花钱一番犹豫,彭天林问:“合气门对你家镖队下手,所以你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对他家镖队下手?那你跟他们没有区别啊?我能为你主持公道,是不是也要为他们主持公道?”

    花钱大惊:完蛋,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总督大人这是逼着我表态啊!

    秀儿,你猜的可真准!

    花钱鼓起勇气,抬头看了彭天林一眼。

    彭天林单手捋须,也正看着花钱。

    豁出去了!

    就听秀儿的安排,我要好好僭越一次!

    花钱抱拳激动道:“总督大人,花某还有要事禀报!”

    ……

    破魔城外,两队人马正在快速行进。

    前面一群,近四百人,打扮各异,在沈风和沈利嘉率领下急速狂奔。

    后面一群,不足一百,但全部穿着黑衣,非常训练有素,在花独秀和几位镖头率领下纵马奔驰。

    “黑风寨”的兄弟虽然先出城一步,但花氏镖局众人毕竟骑马,很快追上他们,与黑风寨众人合二为一。

    花独秀难得骑马,屁股颠的又痒又麻,非常难受。

    沈利嘉在一旁嘿嘿坏笑。

    花独秀皱眉问:“你小子笑个屁啊!都准备好了吗?”

    沈利嘉正色道:“姐夫,你放心!前面还有十里就到,这次绝对万无一失!”

    花独秀点点头:“你上马。”

    “好!一会儿你看我怎么骂死他们!”

    一个镖师下马,换上沈利嘉。

    花独秀一抬手,所有人都从怀里取出事先备好的黑巾,蒙在脸上。

    花独秀对沈风道:“风叔,我们先走一步,有劳了!”

    沈风笑道:“放心吧,都是老本行,兄弟们绝对妥妥的!”

    花独秀率领众黑衣镖师超过黑风寨众人,沿官道快速南下。

    花独秀暗道:希望老爹那边一切顺利,他那边才是关键啊!

    老头子四十多年的阅历,不会在总督面前败下阵来,搞不定他吧?

    如果搞不定,那还得自己出马,哎!

    什么事都靠我,说好的要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呢?

    愁啊!

百度搜索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剑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海皮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皮刀并收藏我真不是剑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