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天河天尊和巴图对峙的功夫,道门联盟大批人马赶到,其中还夹杂有粘杆司指挥使筱钻风和另两个粘杆司校尉。

    这些人一来,哪怕天河有心动手也不能再动。

    只能从长计议了。

    巴图一脸奸计得逞的坏笑,大手招了招,唤来筱钻风等三人。

    “筱指挥使,你会不会疗伤?花将军伤的极重,你快给他治疗一下。”

    筱钻风转头一看,趴在地上的花独秀状态差到了极点,尤其他右臂整个断掉变形,看着就让人头皮发麻。

    筱钻风虽是武夫,但久居北方高原,粗浅的疗伤手段还是有的,他和另两个手下小心翼翼一番救护,暂时稳住了花独秀的伤势。

    巴图全程紧盯着筱钻风等人动作,眼神几乎就没离开过花独秀脖子那里。筱钻风清不清楚吊坠里面的秘密他不得而知,但在他锐利目光注视下,至少筱钻风不敢有什么别的想法。

    天河天尊衡量一番,自觉已经错过最好的抢夺时机,干脆不再惦记那魔物。

    依靠魔物来突破桎梏终究是歪门邪道,风险也是极大,其中隐忧天河更是久久不能解决,如非迫不得已,他其实是不想让门派里其他人再去冒险。

    再者,北方高原,有一个天尊大能就足够了。

    很多时候,掌控大势比掌握个人实力更加重要,白玉京有两个天尊大能,不还是败亡在自己手上么?

    说服自己后,天河再看向巴图的眼神明显少了些敌意。

    “巴大人,本尊还有一件事想问问花独秀。”

    巴图随口道:“你问啊,放心他听得见,他胸口被你打烂,脑袋可没烂,至少耳朵好使着呢。”

    花独秀忍不住又暗骂一句,少爷我不认你这个大哥了!

    天河天尊点点头,懒得计较其他,声音微微放大道:“花独秀,现在巴大人来救你,我给巴大人一个面子,你也付出了足够代价,道门联盟追杀你的事到此为止。但是你要告诉我,长春到底是怎么死的。”

    经过筱钻风等人紧急疗伤,花独秀满身的痛楚稍稍缓解,他冷笑一声,看也不看天河天尊,沉声道:

    “前辈怎么死的,你心里没数?他来之前就已经身受重伤,年事又高,虹门的事着实伤到他活下去的欲望,前辈不愿再见你等鼠辈,也不愿看到道门堕落、道法下贱,自行兵解归天了。”

    这话说的光明磊落,天河天尊身后许多术师老脸泛红,很有些惭愧难当的神态。

    只是,这话能骗别人,却骗不了天河天尊。

    他也不管花独秀是不是拐弯抹角骂他,不气不怒,只是紧盯着花独秀后脑,徐徐问道:“丁柒柒呢?”

    花独秀脑袋一懵,暗道不好。

    这老贼从来就没提起过柒柒,就好像把这茬给忘了,怎么这时候又想起来?

    花独秀不敢多想,唯恐被老贼看出什么异常,便装作无比悲痛的怒声道:

    “柒柒?你还问我?灵溪老狗做的事他没跟你说么?你把灵溪老狗叫来,我花独秀就算拼了命也不会放过他!他必须给柒柒偿命!”

    花独秀说的坚忍卓绝、撕心裂肺,听在耳里很有种死了新媳妇似的悲怆感。

    天河冷道:“丁柒柒是虹门余孽,她身上寄托着一众乱党反抗道门大一统的希望,长春身受重伤也要急着赶到这里,为的就是带走她。”

    “丁柒柒不死,五行天地道门整合发展的未来就会受到威胁。时代在进步,携手合作是大势所趋,她站在我们所有修道者利益的对立面,被当场击杀也是应当。”

    花独秀有心破口大骂,但想想又怕自己演戏演的不到位露出什么马脚,干脆不说话。

    反正长春前辈明确说了,柒柒生机已回,你说的再难听我只当你在胡放狗屁,我忍了。

    只要柒柒没死,我耳朵吃点屎没关系。

    天河天尊简单几句反驳了花独秀的诋毁,也让众多术师们稍稍宽慰。

    看花独秀罕见的没有反唇相讥,天河天尊耐着性子问道:“那她的尸体呢?去哪了?”

    花独秀已经想好说辞,声音微微颤抖着道:“人都死了,你还想损毁她的尸体?你还是人吗?哪有你这么恶毒的修道者?”

    “柒柒的尸身已被我托人带走,她会葬在朱雀谷某个僻静的角落里,你们就不用找了,我不会告诉你们具体位置,不会让你们道门联盟的人再去打扰她的安宁。”

    这几句花独秀说的更加沉痛悲怆,若是有不明真相的无关路人在此,怕是要催然泪下了。

    天河天尊一时分辨不出花独秀所言真伪,但灵溪回城后曾明确说明已经击杀丁柒柒,塔尊者和其他术师高手都是见证,想来不会出错。

    但,长春的突然死亡,丁柒柒尸体的丢失,这两点结合起来琢磨,天河总觉得哪里有问题。

    巴图插嘴道:“喂,你问题问完了吗?还有没有问题,没有我们可就带着花将军走了。”

    天河天尊点点头,说:“巴大人请吧,本尊没有问题了。”

    巴图缓缓后退几步,远离天河天尊,靠近花独秀和筱钻风等人。他回头道:“你们俩,小心背起花将军,注意别碰到他身上伤口,咱们回大营。”

    花独秀遍体是伤,尤其胸口肋骨断了数根,右臂折断,要背他怎么可能不碰到他身上伤口?

    二人小心翼翼扶起胡独秀,一个低低伏下身子去接,一个轻手轻脚去推,总算是把花独秀弄到了那人背上。

    这一番折腾让花独秀又遭了一遍罪,可是没办法,这几人全是武夫,不是术师,不会精湛治愈术,只能先简单包扎止血,把他带回大营再做进一步疗伤。

    巴图回身抱了抱拳:“天尊,我等便回去复命了。道门联盟即将踏上历史舞台,你是春风得意马蹄疾啊!后面空了别忘了请老子喝酒,再见!”

    说罢不等天河回应,巴图带着众人快速离开。

    天河天尊盯着巴图等人背影,一时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巴图等人只剩下小小几个黑点,天河叹口气,摆摆手,带领众术师离开。

    背着花独秀的那名校尉是个轻功极高的厉害角色,别看走的快,花独秀伏在他背上竟没感觉到什么颠簸晃动,不由得松了口气。

    至少这一路的活罪省下许多。

    粘杆司跟他对着干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甚至在漠北界,在蛇谷时双方还狠狠/干了几仗,仇怨结的可不浅。谁能想到,今天帮了他大忙的竟然是粘杆司的人。

    只要返回四皇子的大营,以那位殿下对自己莫名的照顾和偏爱,大概暂时能安全下来了吧?

    花独秀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心情好转起来。

    今天变数如此之大,最后能有如此结果,已经是老天爷保佑。

    柒柒死而复生,嘉嘉和子野兄安然无恙,只要他们三个没事,这趟北方高原之行就算没有不可承受的损失。

    以嘉嘉的机灵劲儿,带他俩顺利返回困魔谷应该问题不大。

    剩下的就是自己的安危了。

    白玉京灭不灭,虹门灭不灭,其实从心里来说,他看的并不是太重,毕竟跟他们没多深的感情。

    甚至对长春前辈,因为他以命换命救柒柒的缘故,直到今天,直到此刻他才生出一股特殊的感情,把前辈当成了亲近之人。

    而前辈湮灭前凝出一缕残魂进入吊坠,如果将来他对魔气残片的研究能够更加深入,未必就不能从更高维度唤回前辈的生机。

    这是后话了。

    现在该想的,是到了四殿下的大营后怎么脱身返回困魔谷,只要回去,打死他也不再出去乱跑了,就在花氏别院闭关苦修。

    谁叫都不出去。

    像今天这种遭遇,他再也不想体会第二遍。

    正胡思乱想,巴图忽然一抬手,拦下了奔跑中的众人。

    筱钻风奇道:“大人,有什么吩咐?”

    巴图一脸怪笑,指了指花独秀,不怀好意的说:“把他放下来。”

    背着花独秀的那校尉一脸莫名,看看巴图,又看看筱钻风,犹豫着到底要不要把花独秀放下。

    花独秀伤的极重,放倒再背起就是一次痛不欲生的折磨。

    筱钻风陪笑道:“大人,此地距离大营还远,也没到中转休息点,现在把他放下……”

    筱钻风看看周围,这里是绝对的荒郊野外,前后左右别说人影,除了地上一望无尽的枯草,远方连绵的山丘,就只有一阵阵的寒风陪伴在他们周围。

    巴图脸色一暗,寒声道:“我说,把他放下,你们没听懂嘛?”

    筱钻风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他对两个校尉打个手势,沉声道:

    “还愣着做什么,大人的话没听到吗?快把花独秀放地上!”

百度搜索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剑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海皮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皮刀并收藏我真不是剑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