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不过眨眼功夫,手中的黄金吊坠恢复原状,没有一点异状。

    花独秀抬头看看,天空骄阳似火,阳光照在黄金吊坠上,泛着温暖的金黄色光芒。

    而郡城方向那股浓郁黑云越来越近,花独秀赶紧打开黄金吊坠,把三块兽皮残片塞进去,重新扣好。

    严丝合缝。

    花独秀默默感应,发觉这次黄金吊坠对魔气的隔绝效果莫名的好,本应从缝隙中透出的那一丝气息也被完全屏蔽住。

    难道是前辈所谓残魂的作用?

    还是这吊坠被处理的更加精细合缝?

    来不及细想,花独秀手忙脚乱把吊坠重新挂到脖子上,往内衣深处塞了塞,想了想,又把衣领竖起遮挡住脖子那里的金线。

    只是他的衣领早就扯烂成破布,上面还粘着黑乎乎的血污泥土,怎么看怎么磕碜。

    “前辈,前辈,然后呢?后面怎么做?”花独秀尽量一动不动,悄悄盯着身旁那具枯槁尸体问道。

    可惜,尸体没有给他任何回应。

    “前辈,你说话啊?一会儿天河那帮狗贼来了,我是跟他们拼命,看能不能干死灵溪,还是先臭骂他们一顿,把他们稳住,给嘉嘉他们多争取点时间?”

    “……”

    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花独秀挠挠头,什么情况?

    他仔细打量长春的肉身,发觉不知何时他的眼睛已经闭上了。

    之前他全身都像是一具僵硬的木头,但眼睛却是活的,是能动的,而且他嘴虽然不动,话却是照常能说。

    但现在,这具尸体的眼睛闭上了,也没有声音传出来。

    难道……难道前辈那抹残魂离体后,他就真的彻底沉寂了?

    不是吧,你不是说还要挺身而出阻拦天河老贼的么?

    你倒是挺一个我看看啊?

    如此艰巨的任务,难道要落在我一个人身上?

    黑云来的非常快,到了花独秀头顶时,花独秀坐不住了,立刻抓住小红剑从地上跳起来,眯着眼睛打量那片黑云。

    一股强大到令人窒息的威压从天而降,花独秀双腿一软差点坐倒在地,赶紧强催内力咬牙坚持住。

    一个身形伟岸,气度轩昂的中年男子从黑云中凝出,缓缓降落到地面。

    正是天河[烟雨红尘 fo]天尊。

    天河天尊上下打量花独秀,他的眼睛就像是最为锋利的匕首,被他上下打量,花独秀忽然有种一丝不挂的感觉,甚至皮肤都有些刺痛。

    花独秀赶紧横剑在胸前,对天河天尊怒目而视:“老贼,你总算来了!”

    天河天尊又转头朝东南方向看了一眼,眼神中带着些微的怪异,他好像对花独秀没什么兴趣,视线又转到地上那具干尸身上。

    看天河天尊神态怪异,花独秀有些不安,立刻就要前跨一步,想要挡住长春前辈的尸身。

    只是他一动,立刻察觉到一股晦涩难耐的气息充斥左右,这感觉就好像深陷泥潭一样,任何身体动作都变得颇受掣肘,非常难受。

    花独秀再催内力,强行往前迈了一步,天河天尊的视线终于从长春天尊身上挪开,重新回到花独秀身上。

    “长春的生机已经断绝?”天河天尊微微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花独秀张口就说:“关你屁事!”

    不是花少爷喜欢骂人,实在是他还没想好该怎么拖延。

    长春前辈现在的状态,任何一个术师怕是都能察觉到有异。他的生机完全断绝,身上没有一点无极真气,就像是一具木头躯壳,当然无法再开口跟人交流。

    天河天尊没有介意花独秀的粗口,而是手指一勾,干枯的尸体缓缓飞到他的面前,悬停在半空之中。

    花独秀有些恼怒,大喝道:“你做什么!不许你亵渎前辈的尸身!”

    天河天尊大手一压,一股雄浑真气强势封锁住花独秀,让他难以动作。花独秀若是拼尽全力自然能挣脱一二,但灵溪老贼还没来,天河也没动手,他刚刚恢复不多的内力舍不得乱用,感觉不好挣脱便站住不动。

    天河天尊仔细探查了一番长春的尸身,越是探查眉头皱的就越深。

    终于,他的视线再次转到花独秀身上,轻声问道:

    “长春是怎么死的?”

    花独秀一惊,随即心里又隐隐松了口气。

    看来天河是认定长春前辈已死,这样的话,前辈最后留下的那一抹残魂应该是逃脱了他的搜索。

    只是,前辈死因,我该怎么说?

    怎么说都不合适,想欺骗一个天尊大能,实在是太难。

    哪怕花独秀才思敏捷,面对天河天尊,他一时也想不出好的说辞来,干脆沉默不语,只是凶狠的瞪着天河天尊。

    天河天尊没得到答案,大手一捏,一股强大力量从四面八方压向长春天尊的尸身,瞬间把他摧毁成一地齑粉。

    寒风吹过,这些灰白色的粉尘吹的漫天飘荡,消失在天地之间。

    花独秀又惊又怒,大吼道:“你做什么!前辈已经死了,你怎能如此破坏他的尸体,你还是不是人,有没有点人性!”

    天河天尊不语,也不理花独秀,似乎仍在思考。

    堂堂天尊大能,纵然数天前的大战他已经身受重伤,但也不至于突然间失去所有生机,也没有残留一点真气,就这么直挺挺死在自己面前。

    而且,这也不像是金蝉脱壳之计。

    以天河天尊的修为,任何花招想要瞒过他都不可能。

    哪怕长春天尊迈进天人合一之境,随时可以自身元素化,但归根到底他还是一个人,有人就会有生机,就要有储存生机的载体。

    这具干尸毫无疑问就是长春的肉身,天河天尊一眼就能看透,这个做不得一点假。

    但这具干尸身上却没了一点活人气息,用正常逻辑来看,他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花独秀看天河不理自己,干脆越骂越凶,几乎要把天河天尊祖宗八辈都带出来骂了。

    “狗贼!你屠杀了白玉京和虹门那么多正直伟大的修道者,他们有什么错?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下手如此狠毒不留余地,你算什么道门领袖,你何德何能率领这些修道者前行?”

    “哪怕你是天尊高手,你也总有死去的一天!你双手沾满鲜血,就不怕将来下十八层地狱吗?就不怕无数冤魂在地下等你吗?就不怕你死后被人挖出来鞭尸,遗臭万年吗?!”

    别看花独秀嘴上骂的凶,其实他心里也没底。

    打,他肯定是打不过天河的。

    别说天河,若不是灵溪老贼急着抢他的兽皮残片,又没料到花独秀能掌控魔气,他也不至于上来就被废掉一只右手,后背又挨了一拳,若是再谨慎一些,说不定现在的花独秀已经嗝屁了。

    打不过,他就得想其他办法吸引天河注意力,毕竟,他还肩负着拖延时间的重任。

    还不能让天河怀疑到其他方面上去。

    天河似乎一时想不通长春到底怎么死的,视线只好又回到花独秀身上。

    “花独秀,如果骂人就能解决问题,就能赢得一切,那还要实力做什么?”

    花独秀的脏话卡在了嘴边,一时骂不下去了。

    天河天尊又说道:“本尊知道你是个讲究人,能动手绝不会如此泼妇一样大骂不止,你是不是担心本尊发现你的什么小秘密?”

    花独秀老脸一红,重重哼了一声:“我知道你不敢杀我,你想从我嘴里套什么话出来绝无可能,我留在这里只是因为前辈死的突然,我想替他收尸罢了,你不用多想。”

    天河天尊刀子一样的眼神在花独秀身上扫来扫去:“喔?是吗?我虽不能杀你,但收拾你的手段还多得很。你知道的,四殿下看重你,无非是因为你还年轻,潜力无限,如果我给你身上来点暗伤,让你止步于此,永不能再精进半步,你说,四殿下还会保一个废物吗?”

    花独秀脸色一暗,反讥道:“你这么牛批,那你动手啊?四殿下又不是傻子,他明言要保我,你还在我身上留暗伤,这是赤果果的打他的脸吗?”

    “我听说你是个心机深沉的人,将来还想做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如果连这点自控都没有,我看你还是不要搞什么道门联盟,赶紧回家看孩子去吧。”

    这下轮到天河天尊脸色难看了。

    你骂他,他可以假装听不见,毕竟,一只虫子叫的再响又有什么用?跟花独秀这种弱鸡小辈较真,那才是跌份。

    但花独秀后面的话却击中他的软肋。

    他要做大事,此时此刻就必须压制自己的种种冲动,就必须为大局忍让退步。

    踩不踩死一只虫子没所谓,但如果踩死这只虫子会导致前行的路变得难走一些,那这只虫子还是不是一只没所谓的虫子,还能不能踩,就得琢磨琢磨了。

    天河天尊大手一伸,花独秀周围的真气宛如实质,狠狠把他包裹住。花独秀想要挣脱,却发现双臂双腿都被一股强大晦涩的气息限制住,难以脱身。

    随着天河天尊眼神变得凌厉,花独秀身子渐渐离地,竟被天河隔空抓到了半空之中。

    花独秀气的老脸通红,再次大骂起来:“狗贼!你放开我!有种跟我打一架,玩这种卑鄙术法算什么本事,来啊,咱们打一场!狗贼!”

    天河天尊脸色阴沉道:“长春的死本尊自会调查,现在,把抢走的本门至宝交出来吧,这个你总不会否认,本尊知道那东西在你身上!”

百度搜索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 我真不是剑仙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剑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海皮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皮刀并收藏我真不是剑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