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公子派我来巡山 天涯 公子派我来巡山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春辞并非铁石心肠,刚才劫后余生趴地上目睹笑傲白的真情流露,心里也有些感动,觉得这家伙好像没以前那么讨厌了,竟然也没立即推开他。

    虽贵为公主,但一生中真正像这样紧张过自己的人,除了小樱和笑傲白,估计世上找不出第三个了。那个号称疼自己的父王......唉,不提也罢!

    越来越缓的马蹄声在不远处停下,马背上的人翻身跳下,长身玉立在一旁,静静注视着这一切。

    刚刚差点儿没命,转眼又安全地被狂喜中的笑傲白紧紧拥住的春辞,在目光触及那人的刹那,用尽全力把笑傲白推一边去了,心中一阵大跳。

    她知道,是他。

    那人戴着蚕丝面具,所以五官并不是他真实的样子,但他浑身散发的那种有毒的气质,那种自带的光环是绝对错不了的!

    更何况,那人的心口依然揣着那只熟悉的翠鸟,此刻正露出小脑袋凄凄惨惨地鸣叫着。

    哼,矫情的破鸟!

    不过,倒没看见那天那个倾国倾城的小美女,她的惴惴不安略微得到缓解。

    笑傲白看到霍兰台,惊讶之外赫然有种爱情友情双丰收的感觉:“你竟然追来了?这么说你,你还挺在意我的哈。”

    兰台淡淡回答:“是啊,万一你死了,总得有个给你收尸的。”

    春辞邀自己私奔的事,他决定让它一辈子烂在肚子里,希望这个女人可以珍惜自己的兄弟笑傲白。

    笑傲白忽然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以至于都开始结巴了:“霍霍霍齐光他,他把你你你怎么样了?”

    春辞反问:“如果他把我怎么样了,你会如何?”

    笑傲白涨红了脸,嘶哑着嗓音咬牙切齿地说:“那我就豁出这条命跟他拼了!”

    春辞的心又晃了晃。

    “他没把我怎么样,光是看到我腿上的伤疤,他就吓得退到十步以外了哈哈哈。”

    笑傲白听了心情大好,脸上不自觉露出喜色,上前一步扯住春辞的手臂:“你已经为你的国家死过一次了,不要现在回去好吗?”

    说完这句话他怔了怔,忽然改口重说了一遍:“你已经为你的国家死过一次了,不要现在回去!”

    这是因为当初他看小 黄 书的时候,那位不知名的牛X作者曾提到这么一句话:“对女人说话要果断决绝,你替她决定一切,不要给她选择。如此这般,女人不但不会怪你没有绅士风度,反而会很乐意听你的话。”

    大约就是说,霸道总裁的说话方式反而对女人比较有效,比如商量出去吃饭,你应该说“我们就去这家吃”,而不是“我们要不要去这家吃?”

    要霸道地说“跟我在一起”,而不是问“要不要在一起?”

    否则就更有可能听到拒绝。

    由于笑傲白对女人没有丝毫实战经验,他就如饥似渴地全盘吸收了书里的知识,现在刚好想起这么一句。

    春辞一愣,下意识地看向霍兰台。

    兰台却很不给笑傲白面子地对春辞说:“你的国家,回不回去你自己做主。”

    笑傲白恨不得手撕了霍兰台,赶紧对春辞说:“我们都听说了,国家危难之时你父王不知所踪,让你一个弱女子在城头跟敌人对峙。这样的家,回去还有什么意思?”

    春辞沉吟。

    霍兰台审视着地上的尸体:“刚才是西游军偷袭?”

    “应该是的,”春辞指着不远处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可惜这个人拼死相救,让霍齐光跑掉了。”

    霍兰台顺着春辞的手凝眸细看,根据身形、盔甲和兵器,辨认出那将军正是满江树,当年在父王寿宴上调戏国君姬妾的满江树!

    看来他这是在用性命报先王当年海量之恩啊!无法报在先王身上,就报在了新一代国君身上,尽管霍齐光并不值得他这样做。

    无论如何,这样知恩图报的人是值得尊敬的。

    霍兰台默哀片刻,从地上捡了把刀,挖了个坑将满江树掩埋了,让死者得到安息。

    春辞也有样学样,从地上捡了把剑挖了个坑,将那个小婢女埋了,拜了几拜。

    整个过程中,翠鸟不是在低空盘旋,就是亲密地落在兰台肩上。

    有一次,兰台居然还扭头宠溺地吻了她一下。

    春辞看得有些恍惚,她想起了那个曾经无声无息出现的穿着蓝绿色襦裙的美女,隐约觉得她跟翠鸟之间有些联系。可一个是人,一个是鸟,怎么可能.......我在胡思乱想什么呢?

    春辞正发呆,兰台忽然问她:“刚才你说修容镜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容貌?”

    “是啊,但只能是死人的,活人不行。”

    兰台瞬间明白了什么:“除了这个婢女,你还用它变过谁的脸?”

    春辞想起了侍卫奉天命惨死的瞬间,面色苍白地说:“要你管。”

    兰台:“为我而死的那个人是谁?”

    春辞一怔,没想到霍兰台这么聪明:“是我的一个侍卫。你放心好了,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会妥善安排他的家人的。”

    笑傲白完全没听到他们的对话,他在旁边酝酿了半天终于走过来:“是,你长得好看,你贵为公主,虽然我笑傲白地位低贱配不上你,但即便不知道你身份的时候,我也是真心那个啥你的,我绝不是图什么驸马的身份。不过,说到底我们是朝不保夕、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人,选择权在你。如果你愿意跟我走,我笑傲白发誓一定会好好待你。”

    说完头一低,紧张得无所适从。

    身为他多年的好基友,兰台从未见过像今天这么勇敢又这么怂的笑傲白,有点想笑,又有点眼眶发涩。

    春辞听完,眼圈略略泛红:“你说的‘那个啥’,到底是啥呢?”

    刚才以为春辞死了,笑傲白的表白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可当着她的面却羞于启齿,支支吾吾回答不上来。

    无论如何,在死人堆里表白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就笑傲白这独一份儿了。

    春辞也不深究,她深深地看了霍兰台一眼,然后云淡风轻地对笑傲白说:“跟你走就跟你走呗,谁怕谁呀?反正你也打不过我,但你可不许再偷我的埙咯。”

    “不偷不偷!”

    心愿得偿的笑傲白狂喜得手舞足蹈,觉得上苍对自己是如此仁慈,生来就是孤儿、寄人篱下的自己也能收获爱情。

    他牵过马请春辞先上,自己坐在她后面,依偎着她柔软的身子,笑傲白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最幸福的男人。

    霍兰台一言不发也上了自己的坐骑。

    一抹如血的残阳中,三人各怀心事,身影渐行渐远......

    过两天就是春节了。

    这几个月,霍兰台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加上近日两入他国求援失败,兰台一行人又经历了不少挫折,此番难得平安团圆。

    他们在红楼国乡下租了几间民宅,准备休整一段时间再做计较。

    当天晚上买了不少菜、肉还有酒,兰台一头扎进灶房开始鼓捣伙食,想犒劳一下跟着自己担惊受怕的各位兄弟,也希望今晚予儿出现的时候,能见到小馋猫久违的笑容。

    笑傲白自告奋勇帮他生火、削土豆皮,春辞也在旁边帮忙。

    笑傲白看着春辞心情大好,直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还絮絮叨叨地为以前对她的粗暴鲁莽道歉。

    贵为一国公主,你别说春辞还真不娇气,什么活儿都会一点,大概是独自在外闯荡的日子教会了她许多。这让笑傲白对她的喜爱持续增温。

    “春辞,以前你为什么不好好当你的公主,老往外头跑呢?”

    “皇宫里规矩太多不好玩啊,老被人看着跟坐牢一样。”

    笑傲白:“哦,那你跟我家公子很像,他以前也不喜欢做皇子,也喜欢往外头跑。”

    霍兰台正忙活得热火朝天。平时公子如玉,此刻用扇子扇灶里的火,额上都是汗水,浑身接满了地气。

    春辞看了他一眼,嘟囔着说:“哼,当初还骗我说是打渔的。”

    兰台一笑没说话。名字不过是个代号而已,叫什么都无妨。

    春辞忽然问:“你妹呢?”

    “我妹?”兰台一愣,随即明白了她指的是那天看到的予儿,“她不在。”

    春辞的内心深处一直隐隐盼望小美女是他妹,没想到还真是他妹啊,哈哈!

    “哎呦!”

    正在切胡萝卜的春辞乐极生悲,一不小心切到自己的手。

    叽里咕噜几个土豆滚到地上,笑傲白扔了手里的所有东西跳起来:“没事吧没事吧?我给你吹吹。”

    春辞用手指点了一下他的脑袋:“你个傻瓜,手破了光吹有什么用?”

    “哦,那疼不疼?我给你揉揉。”

    一向大大咧咧、唯二的关怀只给霍兰台和信鸽的笑傲白,现在也学会了对女人嘘寒问暖。

    春辞把手指头抽回来:“不用了,就那么小一个口子,一会儿就长上了。”

    笑傲白:“那你累不累?坐旁边歇会儿。”

    春辞依言坐过去了,余光却始终没离开忙碌的霍兰台。她就不明白那只破鸟怎么那么好命,总占据着他心口的位置。

    她也想不明白霍兰台身为山海国国君的亲弟弟,为什么放着现成的皇亲国戚不做,非要领着一帮人在外流浪?

    为什么他们是“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过日子?还有为什么他的妹妹出现的时候无声无息,平时又不常在。

百度搜索 公子派我来巡山 天涯 公子派我来巡山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公子派我来巡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星拱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拱北并收藏公子派我来巡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