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公子派我来巡山 天涯 公子派我来巡山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没想到端详了春辞一会儿,霍齐光阴森地笑了起来:“九公主的衣裳都湿了,脱下来吧。来人,给九公主再拿一套来。”

    “我,我不不不要!”

    她是真怕了,这个恶魔什么丧心病狂的事都干得出来。

    迄今为止春辞只有过三次语无伦次,一次是当她发现自己在霍兰台心里还不如一只鸟重要的时候;一次是杀了无辜的侍卫奉天命之后;还有一次就是现在。

    随从拿来一套女子从内到外的衣裙,霍齐光让春辞当着自己的面脱光光,在马车里更衣,而他悠哉游哉地举着酒杯欣赏。

    等了半天,春辞站着不动。

    “脱你的衣服,或者脱去红楼国全城少女和少妇的衣服,自己选。”

    春辞的手攥成了拳头:“我身上皮肤很丑,陛下当真要看吗?怕惊扰到了陛下。”

    “笑话,寡人就那么点胆儿吗?脱!”

    春辞深吸一口气,慢慢拎起裙脚,先将自己那只受过伤的腿露了出来。

    只见小腿那已经长好的皮肉上,蜿蜒着数条长长的深色伤疤,歪歪扭扭像好多蚯蚓一样!

    对香 艳场景满脑子期待的霍齐光一见,倒吸一口凉气,转而满脸厌恶,兴致全无:“怎么弄的你这是?”

    “野兽咬的。”

    “你说你一个公主,不好好在宫里呆着,怎么会让野兽咬到?出去出去!”

    以前的老山海王霍禄甫最喜细腰,厌恶女子身体臃肿笨重;而霍齐光最喜光洁如玉的肌肤,最恨丑陋的疤痕。

    春辞带着一抹戏谑的笑放下了襦裙。

    她想起霍兰台见到这伤疤的时候,不但没半点嫌弃之色,还耐心地告诉自己该用什么草药淡化,可惜怕是再也见不到那人啦......

    忽然有人慌慌张张来报:“大王,我们被包围了!”

    霍齐光大惊:“被谁?”

    “是西游国的大旗!”

    原来,西游王晖西得到消息,说山海国派兵攻打红楼国,国君霍齐光也去凑热闹了。晖西觉得这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如果红楼国被灭了,自己也少了一个谋天下的竞争对手;如果山海国失败,那么一定会元气大伤,这个最强劲最有威胁力的敌人,短期内也不敢来攻打我西游国了。

    随即又想到,如果山海国得胜凯旋,这一路一定会兴高采烈放松警惕,处于无戒备状态,不如就趁此时来个偷袭。

    山海国国内本来就人心不稳,一边是百姓对暴政和苛捐杂税怨声载道,一边是“国君非先王亲骨肉”的风言风语闹得人心不稳,这种情况下内外夹攻,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生擒霍齐光。

    霍齐光的三个儿子乳臭未干,他还没立太子,如果国君不在了,山海国几乎唾手可得!

    如果有人有非议,就说自己替天行道,除掉本不该当国君的霍齐光,嘿嘿嘿。

    计划看似天衣无缝,辛勤操练的军队也派上了用场。

    霍齐光和满江树这次夜间搞偷袭,因速度和保密性等原因,其实没带多少兵马,不过倒安排了大部队在后头,如果需要的话马上赶来接应。既然打赢了,就没让他们来。

    现在霍齐光和满江树只带着十万兵马在路上,而西游国的埋伏有三十万。

    霍齐光顾不得春辞,披上铠甲掀开马车帘子出去观战。

    再说霍兰台走着走着忽然一转头:“笑傲白呢?”

    夜陵正搀扶身体欠佳的风行纵,没留神笑傲白去了哪里。

    兰台犀利的目光扫过四周,只见不远处的马厩乱成一团,马背上一个人正跟不情愿被陌生人掌控的马斗智斗勇,马发出一声愤怒的嘶鸣向前奔去。

    那个“陌生人”不是笑傲白是谁?

    霍兰台扶额。

    这小子到底还是沉不住气,要孤身犯险去尝试救春辞。他一个人怎么可能救得回来?不过是去送死罢了。

    耳边响起曾经那段对话——

    “笑傲白,这辈子你爱过么?”

    “当然!”

    “你爱过谁?我怎么不知道?”

    “咱家房檐下的银影呀!银影是我训的一只信鸽......”

    这臭小子,现在总算有真正爱上的人了!霍兰台眼眶发涩,快步冲向马厩。

    情况紧急,他随手抓出一把足够买两匹马的碎银子到一个吃瓜群众手里,让他转交马主人,然后跳上了另一匹马!

    这银子还是春辞给的,也算物尽其用。

    夜陵还得照顾风行纵,只能眼睁睁看着霍兰台飞身上马,一溜烟也不见了。

    翠鸟虽然不确定发生了什么事,但她知道一定很紧急,而且她还有点高兴,因为公子还允许自己陪在他身边,而不是把自己托付给别人。

    霍兰台的御马技术也很厉害,被他驾驭的马开始还挣扎一下,后来就乖乖地撒开四蹄飞奔了。

    兰台想,自己可能无法帮笑傲白救回春辞,但却有责任把笑傲白追回来。跟着自己吃苦的兄弟们,福没享到绝不准死!

    山海国回宫的部队跟西游国的偷袭人马展开了激战。

    霍齐光满江树的队伍呈一字型排列,拉得很长,轻易就被西游国冲散了。

    满江树曾跟霍齐光提过,队伍拉得太长,首尾不能呼应,乃兵家大忌。

    可是霍齐光认为现在我们又不是在打仗,而是在凯旋收兵回宫的路上,不需要什么兵法战术。满江树只得保持缄默。

    西游国派来领兵的是四员猛将,他们是一奶同胞的四兄弟,名字分别叫做王豺、王狼、王虎、王豹,人如其名,不但各个膀大腰圆、怪力无穷,而且各有一身好武艺,打起仗来勇猛异常,如豺狼虎豹一般。

    因为他们是亲兄弟,彼此之间还特别有默契,不用多言,常常是一个眼神或者一个动作对方就明白了,这在打仗的时候极为有利。

    四个人从头到脚武装了顶级青铜甲,如入无人之境。

    更何况距离霍齐光已经如此之近,山海军开弓射箭都来不及,只能近身搏斗,保护国君。

    满江树率领近身护卫将霍齐光护在中间,可这层人墙硬是被西游国四名猛将狂轰乱炸地一层层突破,利剑长刀直指霍齐光!

    “都给我上,宁可战死也要保护大王!”

    满江树将军发出一声长啸决意死拼,以报先王当年绝羽不杀之恩。

    当一个人抱定必死的信念,体内的小宇宙就会全面爆发,他会比平时千倍万倍的强大,所向披靡!

    终于,满江树硬是率领手下杀出一条血路,让几个近身侍卫护着霍齐光骑快马逃走了。

    再奋力顽抗了一会儿拖延时间,最后满江树因寡不敌众,惨死乱刀之下,而霍齐光抱头鼠窜回了宫!

    方才的混乱之中,春辞看见地上躺着个霍齐光的小婢女,已经死了。

    她用修容镜将婢女的脸变成了自己的,然后匆忙套上她的衣服混迹死人堆中。

    可惜这镜子只能为死人变脸,活人却不行。

    两军激战结束,各自偃旗息鼓离去,没能生擒霍齐光反而激起山海国的熊熊怒意,西游军也不算胜利。两国更加水火不相容。

    刚才,笑傲白远远就听到刀剑碰撞和喊杀之声,他竟没有丝毫躲闪,以最快的速度御马冲将过来。

    当一个人知道所爱的人正处于危难中,体内的小宇宙也会全面爆发,他会比平时千倍万倍的强大,所向披靡!

    这马反正是认命了。

    笑傲白的御马技术也相当不错,以前公子读书的时候他没事做,就把各种边边角角的技能都练了,除了招猫逗狗也遛过马。

    当他赶到的时候,大道及两旁已满地狼藉,到处都是尸体,血流成河。不过厮杀的人们已经散去,空气中弥漫着浸染鲜、渗入骨髓的荒凉。

    笑傲白翻身下地,惊恐地在尸堆里搜寻,心脏都要跳出嗓子眼儿了。

    忽然,他快跑两步冲了过去,不顾一切地扒拉出一具被压住的尸身,颤抖着双手极尽温柔地抹去她脸上的血迹:“春辞,春辞,对不起,我还是来晚了一步!”

    他把脸贴在好似仍有余温的女尸脸上,哭得死去活来。

    不远处某个地方微微动了动,另一个趴在地上的女子,转动着漆黑的眼珠惊奇地打量着他。

    笑傲白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喃喃自语:“刚认识的时候不跟你打架就好了,我为什么要跟你打架啊!以前我对你再好一点就好了,我为什么不对你好一点!其实我喜欢你好久了,我这个怂蛋为什么不敢早点说出来!”

    “啊!”

    春辞被他在这种场合对死人的表白吓得一哆嗦,当然也可能是肉麻的。

    笑傲白猛地抬头一看,也呆住了——那边儿咋还有一个春辞!活滴!

    春辞用灰土把自己的脸抹得脏兮兮,靠趴在地上装死逃过了一劫。

    但那点土根本无法阻止笑傲白认出她。

    如果深爱,就算对方变成白骨也能一眼认出来。

    笑傲白看看自己怀里的,再看看眼前的,一时傻傻分不清。

    春辞转了转眼珠,确认附近没有危险了,才从地上爬起来掸掸衣服:“那什么,我还没死,那个是我用修容镜变出的假的我。”

    她走过去,蹲下细细瞧那张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垂下眼帘充满歉意。人家都已经死了,还要侵犯人家的遗容。

    而笑傲白自顾欣喜若狂,一把抱住春辞转起圈来:“你没死,太好了,太好了,你没死!我我我,你你你,哈哈哈,我们......”

    笑声回荡在尸陈遍野的大地上,说不出的违和。

百度搜索 公子派我来巡山 天涯 公子派我来巡山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公子派我来巡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星拱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拱北并收藏公子派我来巡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