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公子派我来巡山 天涯 公子派我来巡山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好了小家伙,谢谢你的帮助,但我要放你走啦。”

    予儿温柔地说。

    “戏精”朏朏表情一向丰富得很,此刻就一脸问号儿,好像在问为什么为什么啊。

    “因为啊,如果你再尿炕的话,我哪有那么多被子给你换啊嘻嘻嘻。”

    朏朏听了,一边委屈又害羞地哼哼唧唧,一边立马将小拳头举到耳边虔诚做发誓状,意思是我保证夜里不再画地图,不然主人你就揍我屁屁,狠狠地揍,偶保证一声不带吭的,保证男儿有泪不轻弹好啵?

    “嘻嘻,不好。”

    那么温柔的小姐姐,心肠怎么那么硬呢?

    朏朏的拳拳忠心被拒,一双灵动的大眼睛里充满了忧郁,又开始各种撒娇卖萌小舌头舔脸蛋儿,花样十八般表达“俺不想走啊,不想离开美女主人小姐姐!”

    “可我不想剥夺你的自由,随心所欲游山玩水多快乐啊!而且,我的忧伤也不是你可以解决的。走吧小可爱,世上还有很多忧伤的人等着你去安慰呢。”

    看到小姐姐明眸如月、笑颜胜花,朏朏虽然不舍但是也放下心来,终于一步三回头地消失在视野里。

    然后就轮到兰台明眸如月、笑颜胜花了,因为终于没有小电灯泡啦!月黑风高夜终于可以抱着咱家予儿温存啦!再也不怕教坏少年儿童了!

    不过,虽然相处时间并不长,这可爱的小东西成功地在祝华予心里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现在她已经越来越多地体会到了离别的滋味。

    “公子。”

    “嗯?”

    “公子。”

    “嗯?”

    “公子。”

    “想说什么?”

    “就是想喊你一下下。”

    兰台笑起来:“小样儿,予儿肯定有话想说。”

    “嗯,公子理想高远、风采卓然,以后肯定有很多人,想把女儿、或者孙女、或者自己嫁给你。要是有特别特别美的怎么办,公子会不会娶她们?”

    “我要是娶了你会生气么?”

    予儿把头别开,轻叹了一声:“我有什么资格生气?”

    兰台轻轻扳过她的肩,坚定地说:“除了予儿,我谁都不娶,当阶下囚时不娶,王于天下时也不会娶!”

    它眼中燃起了光芒,可一瞬间又熄灭了:“我是一个只能在夜晚陪伴你的女子,可是当公子遇到危险、遇到困难、伤心难过时,予儿都无能为力。”

    “谁说的?白天你不也陪在我身边么?谁家男人有我这么好的待遇,白天能一直把媳妇揣在心口的?”

    她被他逗乐:“好了好了,夜已深,公子该歇息了。”

    “我舍不得睡。”

    “你还要以饱满旺盛的精力面对一切挑战呢。”

    “好,我听予儿的话。”

    霍兰台依言躺下,眼睛却不闭上,直勾勾地望着那张倾世的容颜,千百遍地将它刻画在心上。

    祝华予侧卧在旁边,撑着香腮望着他,往他睫毛上吹气,试图让他闭眼。

    哪知公子定力极强,别说吹气了,就是刀尖突然戳到眼皮子底下他都可以一眨不眨!以前跟他用这个打赌的笑傲白,曾经输得一败涂地差点儿只剩贴身小裤衩,也就风行纵跟他不相上下。

    予儿也败下阵来:“要怎么才能让公子闭眼睡觉呢?”

    霍三岁瞬间上身:“搂着我,哄我。”

    予儿真听话,就附到他身上,刚好眼对眼,嘴对嘴。

    这样更睡不着了好吗?

    忽然,窗外传来打斗之声!

    霍三岁瞬间变回了霍兰台,飞身跃起将窗户推开一条缝,只见几个蒙面人正跟虎生打得酣畅淋漓。

    原来兰台他们携带的一车金子用稻草和破布等物盖得严严实实,晚上就在客栈外头过夜,并留一个人看守。

    今晚值班的是虎生。

    白天他们取金子用于四处打点之时,虽然已经很小心,但还是被人躲在门缝后看见了,也就惦记上了,到了晚间叫了一帮人前来打劫。

    兰台让予儿千万别出来,自己戴上蚕丝面具提剑出门。夜陵也已闻讯赶到。

    那帮抢劫的实在称不上有什么功夫,就是一帮吃饱混天黑的小混混,没几下就被打得屁滚尿流,落荒而逃。

    看来这里也不安全了,又要挪地儿。

    兰台由此感慨,拉着这么大一车金子到处走也不是个事儿,找零也不方便,而且现在各国的铜钱也各有各的名字和形状

    有朝一日统一天下之时,也该让金银便于携带,让货币统一才好。

    或者弄个什么地方专门存金银,平时就用与金银等值的便于携带的东西带在身上......他脑子里已经有了“钱庄”、“票号”也就是后来的银行的雏形。

    虽然这场打斗发生得比较隐秘,但会武功的人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基本都感知到了。

    唯独会些武功的笑傲白全然没有察觉,因为他正在房里抱着书用功。

    白天被老妪的“气质说”气到了,于是跑去问意非酒:“意先生,您说说什么是气质?我怎么才能有公子那样的气质?”

    意非酒捻须而笑。

    “首先你得有我这样的老师,哈哈,看玩笑的。首先你得有兰台那样远大的抱负和博大的胸怀,然后,你还得多读书。人读书的时候,脸被书遮住,但书一放下,展现的便是贵族王者的闪耀气质,举手投足自然皆是风采。”

    笑傲白老脸一红,先生这是在数落自己平时不读书。

    是啊,公子挑灯夜战的时候自己在干啥呢?自己在孜孜不倦地训鸽子、逗蟋蟀,或者斗公鸡......

    不行,我要读书,我要奋发图强,我要逆袭!

    笑傲白内心爆发出惊天动地三声吼,一个跟头就上街买书去了。

    傍晚时回到客栈,怀里抱着一堆竹简。那都是他买的小 黄 书。

    那时候还没有像样的纸,帛和绢又很贵,成本太高,大部分书都是刻、画在竹简上的,也没有像样的书店,但是经常有人在街头摆地摊卖小 黄 书。

    笑傲白蹲在地上翻了几翻就果断抱回来了,将气质之说抛到了九霄云外,边读边吃吃地笑,或者瞪大了眼,或者面红耳赤热血沸腾。

    由于过分专注,外面发生那么大的事儿全没听见。

    其中一本书他看到某一段写着:“欲练神功,必先自宫!”

    他一惊,不自觉将刀举了起来,但想到自己还未娶妻生子,就这样一刀下去,似乎对全人类不太负责任?

    他的目光向后面一段挪去,发现后一句字迹超级小,写的居然是“不必自宫,也能成功!”

    气得他破口大骂,幸亏刚才自己没犯傻!这他大爷的是谁写的书,差评!老子给他寄刀片去哼哼!

    偏这时意非酒敲他的门:“骂谁呢?”

    “没骂谁,没骂谁,我在读书呢先生!”

    意非酒干脆不见外地推门进来:“我看看你念的什么书?”

    笑傲白一时惊慌,在门即将被推开的刹那,把案上的书天女散花般全从窗口抛了出去。

    只听“吱呀”一声惨叫,似乎砸到了什么东西!

    尴尬的笑傲白举起烛台,两人同时探身去看,只见摔得七零八落的竹简下面压着的东西还在动,一条蓬松柔软的大白尾巴在后面摇啊摇。

    原来是朏朏!这小东西竟然还没走啊!

    朏朏之前的确已经跑出十万八千里,但它终究还是想念小姐姐主人,所以大老远又跑了回来。

    因为对红楼国这个客栈不熟悉,趴错了窗根儿才不幸被竹简砸到,此刻小肩膀一抽一抽的,大眼睛里泪水盈眶,表情别提多委屈了。

    “好吧好吧,”霍兰台闻讯,无奈地把它抱回了自己房里,“这么小就知道跟人抢媳妇儿,太不学好了你。我就大人有大量,允许你再跟我媳妇玩一会儿吧,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两个条件:第一,天一亮你就得离开;第二,万一睡着了不许尿炕!”

    朏朏一秒欢天喜地,把小脑袋瓜点得像拨浪鼓一样。

    兰台吩咐众人:“此地不宜久留,天一亮就转移。”

    众人都在收拾东西,只有笑傲白蹑手蹑脚做贼似地跑到窗根底下去捡他的宝贝小黄 书,可是他却吃惊地发现,那些竹简全都不见了!

    笑傲白顿时明白过来,没想到意先生还有这爱好!好歹跟我打个招呼啊,难道我还能抠门儿到不借给你?

    他拔腿去找意非酒:“先生,我书呢!”

    意非酒不解地问:“什么书?”

    “先生,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都是男人我不笑话你,你你你赶紧拿出来,你看一册我看一册,互不耽误,我们共同探讨共同进步。”

    意非酒听得一头雾水:“啥事儿我能跟你一起成长和进步啊?”

    “真不是你拿的?”

    “不是。”

    “哎呦喂,那更糟了!”

    笑傲白拔腿就往外跑。

    不远处一个人借着客栈外的火把,边走边捧着什么东西看,边看还边嘿嘿直笑。

    笑傲白定睛一瞧,愤怒地追了上去:“你这小偷,怎么偷我的书?!”

    那人抬头,理直气壮:“分明是我从地上捡的,怎么叫偷?如果是你的东西,你自己干嘛不保管好?”

    笑傲白不好意思说,刚才怕意先生发现自己读小黄 书所以来了个天女散花,只不停强调书是自己买的,只恨没有购物小票和刷卡记录可以证明自己的所有权。

百度搜索 公子派我来巡山 天涯 公子派我来巡山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公子派我来巡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星拱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拱北并收藏公子派我来巡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