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公子派我来巡山 天涯 公子派我来巡山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中箭的人是契阔,部位是大腿。

    这样一来,他就暴露了行踪。

    西游王命弓箭手停下,命人去捉那支会自行行走的箭。

    却没想到那箭忽然飞出去老远,凭空再飙出一股鲜血之后,就什么动静都没有了。

    原来是兰台根据经验和医学知识快速判断出,这一箭射到了肌肉里但并未伤及血管动脉,这样的箭是可以立即拔出来的,拔了就不会暴露行迹了。

    反之,要是伤到重要血管就不能拔了。箭卡在里面还能减缓失血速度,一旦拔出来,血就止不住了。

    拔出之前,兰台是看到翠鸟张了张嘴,嘴里含着几片止血的药草,便心领神会了。

    怪不得刚才翠鸟一声都没叫呢,一叫,带的药草就掉下来了。

    趁西游王等人胆战心惊不明情况之时,兰台就地简单处理了契阔的伤势,至少先止住血。

    龙盘背起契阔,几个人脚下生风飞快地向宫门外移动,即便高高的院墙,对他们这些高手来说也不在话下。

    但契阔受伤,障眼法将将撑到他们逃离宫门外护卫的眼皮子就失效了。

    远处寺庙的钟声隐隐传来,此时已是戌时(下午七点)。

    刚才的零星小雪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鹅毛大雪,纷纷扬扬不时落在睫毛上,让人睁不开眼。

    距西游王皇宫外墙百米开外的胡同里,四个大活人忽然现身。幸好胡同里人不多,而且天儿冷,行人都掩住口鼻专心赶路,没人注意到貌似从天而降的他们。

    兰台问契阔:“你没事吧?”

    契阔看看自己大腿上的箭伤,虽然又深又疼,可至少血止住了:“幸亏箭上没喂毒,应该死不了。”

    兰台的右手全程按在心口。

    虎生不解地问:“公子一向最善审时度势,今日怎么为了只鸟连命都不要了?刚才贸然出阵多危险啊!”

    之前几个人商定,谁都不贸然出阵,要活大家一起活,要死大家一起死。

    可兰台万万没料到翠鸟会在那个时候出现,计划赶不上变化啊,他只能说:“那只翠鸟对我很重要。”

    虎生是个孤儿,为人憨直,一生无牵无挂,所以搞不太明白这种感情。

    四人匆匆向原先的客栈赶去与众人会合。

    虽然他们只离开了不到两日,对于客栈里等待的人们来说却像过了一年,看到四个人活着回来表示欢欣鼓舞,对契阔好生照料。

    西游王不帮忙发兵还使诈也是意料中的,哪有那么多一帆风顺?

    笑傲白抱着兰台本想放声痛哭一下,表达自己的担心,但考虑到自己毕竟是个男的,总不能跟春辞似的那么没出息,就生生忍住了。

    天很快黑了,兰台开始闭门不出。

    众人都以为公子要休息了,只有笑傲白心领神会。他支着腮帮自行脑补着美人跟公子两情相悦的场景,忽然有点心生向往。

    话说春辞放话要在这里死等兰台回来,可是公子回来了,她却不知啥时候没影了。

    她在这里时吵吵嚷嚷又凶又霸道,她不在的时候还挺冷清的。

    霍兰台在屋中独坐,轻抚翠鸟的羽毛,忽觉掌中一阵不规则的震颤,定睛再看向掌心时,已经空了。

    “公子!”

    一个柔美的身影落入他的怀抱。

    予儿上身鸢尾蓝的复襦衫,下身梧枝绿的高腰裙子,披一肩如云的秀发,不施粉黛的面庞清丽脱俗,让任何男性生物见了怦然心动,相信上至八十老翁,下至三岁小童,看了没有眼不直的。

    兰台默然无语先紧紧相拥一盏茶的工夫,这对他来说就是充电和加油,之后满血复活。

    “公子说话不算数,你不是说去见西游王会带着予儿的吗?”

    她的语气带了一丝哭腔,好委屈好委屈,差点儿就被公子抛弃了呢。

    兰台实诚地回答:“我没说过,你问我的时候,我只是保持沉默来着。”

    “我以为沉默就是默认呢。”

    “我说过绝不对你撒谎,所以当我不想骗你的时候,我只能保持沉默。”

    “这样啊,那以后公子不回答的时候,就表示你又想撒谎了对不对?”

    “呃...不能这么理解吧?很多时候我不说话,不代表我不想理你,只是我觉得,不说你也会懂。”

    “那我不说公子会懂吗?公子不辞而别,如果我睁开眼睛,此生再也见不到你,平安对予儿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

    兰台只能再次紧紧拥抱她。拥抱和亲吻是他们之间很有效的一种语言。

    昨晚祝华予苦等兰台不回,恢复人形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迫不及待打开枕畔的竹简。

    读完那上面寥寥数字之后,少有地又气又急。

    竹简内容跟兰台向笑傲白交代得差不多,如果自己不回来,笑傲白会把她送到莲溪寺尼姑庵,拜托给静安师太,要她好好照顾自己......

    予儿才不管那么多。她想,公子这次赴西游王宫,不知会不会遇险,准备些草药总是没错的。

    夜间一个女子孤身出行阻碍良多,她于是提前打开了窗子,天一亮就变成翠鸟飞入树林中采摘药草,然后马不停蹄地飞向皇宫。

    在云容山住得久了,祝华予辨别方向的能力奇佳,阳光打在斑驳老墙上的影子、雪花飘落方向的轻微变化,都能帮助她精准地判断方位。

    结果,药草还真派上用场了。

    “多谢予儿,可是我不想你再为我冒险了。西游王那姬妾说要一根一根拔下翠鸟羽毛,那不跟一剑一剑刺在我心上一样么?”

    “是啊,要这么漂亮有什么用,还是门楚鸟实在些,就算是变成苍蝇蚊子也更好些啊,至少不那么招摇。”

    美人最难能可贵之处,就是丝毫不把自己的美貌当回事,失去了也就失去了,一点不可惜。

    可是当初辰良又怎么忍心把小师妹变成丑陋的蚊子苍蝇?这里面藏着他的良苦用心。

    他妙手把她变成鸟中尤物,因为在他心目中,没有任何人和物能与小师妹媲美。

    同时他也希望,美丽能够帮小师妹更长久地俘获霍兰台的心,却一时疏忽,没能料到美丽的外表可能给她带来的麻烦......

    “啪啪啪。”

    夜深人静之时,竟有人在外面一下一下轻轻拍打轩窗。

    屋里的烛火映在窗上,想必外面的人知道这里有人还未就寝。

    兰台疑惑地把祝华予藏到身后,低声问:“谁?”

    一个柔媚的声音响起:“小女子姓柳,名轻烟。”

    柳轻烟?不认识,不过想必大半夜的还在外面敲陌生人窗的,还起这么个名字,多半是烟花女子。

    兰台本不想再应,可祝华予却好心地催他:“公子开窗看看嘛,大冷天的,别把人家姑娘冻坏了。”

    “她不是什么姑娘。”

    祝华予眨着清澈的大眼睛:“明明听着是个年轻女子啊,快开窗嘛。”

    兰台拗不过,只得推开窗。

    只见外面站着一位不好鉴别真实年龄的女子,姿容一般般,用厚厚的脂粉勉强掩盖着面黄肌瘦。

    身上的罗裙已经洗得发白,衣冠不整,几乎可以说袒胸露怀,因此在寒风中更是瑟瑟发抖。

    女子伸出枯瘦的手抓住兰台的胳膊:“日子实在不好过,求公子......”

    话刚说到一半,突然瞥见旁边貌若天仙的祝华予正目不转睛地打量着自己,带着一脸的懵懂和怜悯,于是立马闭了嘴。

    虽然为生活所迫做这行已久,脸皮早就不像未出阁的少女那样薄了,可这一刻她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自惭形秽。

    兰台想把窗子关上,不明所以的祝华予却叹道:“好可怜的姐姐,怎么衣裳都不够穿,快请她进来暖和暖和吧!”

    如果祝华予还有法力,怕是立即就要给她变件御寒的鹅毛大氅了。

    兰台忙说:“这怎么可以?”

    “有什么不可以?看样子她是冻坏了,赶紧让她进来吧。”

    说着就要伸手从不高的窗子把人拉进来。

    兰台正寻思着该怎么解释,才能不伤害予儿那颗晶莹剔透水晶般的心,忽然门外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这小客栈条件差,不隔音。

    老师意非酒只象征性地敲了两下便推门而入,说明有比较紧急的事。

    但就是这么紧急的情况,他手中依旧攥着酒囊。

    顶着满头爱因斯坦般的乱发进来后,第一眼惊见自己的得意门生正站在窗口,跟一个袒胸露怀的烟花女子拉拉扯扯!

    “啥时候完事?”

    意非酒愕了一瞬,语出惊人。

    兰台淡定地掏出一把碎银子,飞快地塞进柳轻烟手中,然后麻利地将窗户一关:“完事了。”

    窗外的柳轻烟拿了银子,一刻也不耽误地掩好衣裳买食物去了。

    这年头生意越来越不好做,有的男人寻欢作乐后却不给银子,她只能把苦水往肚里咽。

    年轻的、妖娆的、能歌善舞的同行早已傍上大靠山,穿金带银吃香喝辣,而她因谄媚技术相对差点儿、姿色也稍微差点儿,如今沦落到这般田地,比如她今天一天都没开张,从早上到现在就吃了半个馒头。

    如果有机会,她也想找个老实人嫁了,从此不再流离失所。

    意非酒回身关好门:“刚才我跟兄长出去买酒,顺便观察周围情况,看到不少官兵吵吵嚷嚷在搜寻什么人,你赶紧把这个戴上。”

    意非酒指指案上的蚕丝面具,余光忽然瞥见帷帐后面露出一抹女子的翠绿裙角。

百度搜索 公子派我来巡山 天涯 公子派我来巡山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公子派我来巡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星拱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拱北并收藏公子派我来巡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