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公子派我来巡山 天涯 公子派我来巡山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彻底变回凡人的机会还有么?”

    “我唯一的机会,是公子......”

    祝华予说了一半的话又吞了回去,后面几个字是“王于天下”。

    如果他成为天下的统治者,就可被视为半入仙籍,那么爱上他也就不算违反天规了,其它也都好办。

    可是,山鬼还固执地坚持着那个想法,希望天下七国各自安好,希望百姓不受战乱之苦。

    但其实百姓的疾苦不都来自于战乱。

    “唯一的机会是什么?”

    兰台迫不及待地问。

    她的秀眉舒展开,摸着他的心口甜甜地笑:“如果公子每天都把予儿放在这里,有一天能感动上苍也说不定呢?”

    又把小脸在他胸膛上蹭,惹得他心里痒痒的,他只好一会儿把她抱紧,一会儿把她放松。

    “予儿,这一两天我就要下山去见西游王。他会不会见我,见了我是会帮我发兵还是把我抓起来,目前都不清楚。此去道路艰险,凶吉难测,你真要跟着我么?”

    祝华予听了,把嘴凑近他耳边,在宁静的夜里轻声吟唱起来。没有乐器合奏,她的嗓音性感又质朴,像在喃喃低语,却撩人心扉。

    “君为女萝草,妾作菟丝花。

    轻条不自引,为逐春风斜。

    百丈托远松,缠绵成一家。

    谁言会面易,各在青山崖......今后无论发生什么,予儿都要跟公子在一起,哪怕只有一年、一个月、一天,哪怕一个时辰、一个瞬间,我也不要跟公子分离!”

    兰台深吸一口气,又将抱紧——放松——抱紧的过程重复了若干遍,并在内心深处默默跟她滚床单一千遍!

    朝阳透过树叶的缝隙洒了进来,有那么一瞬,从某个角度晃了兰台的眼。

    他从沉睡中醒来,心里变得空落落的,但又不是空得一无所有。

    予儿虽然不见了,但翠鸟还在,眼睛滴溜溜地望着他,眸光里好像含了笑意。

    只要她在就好。

    兰台捧起翠鸟,吻了一下它温热的小翅膀。

    笑傲白这家伙居然还在睡,只不过呼噜没夜里那么响了,现在是大头朝下趴着的姿势,脸都快挤成包子了。

    兰台站起,翠鸟轻盈展翅落在他肩头,他的高大强壮衬托她的娇小灵动,就像从前一样。

    只是,次日晚间,兰台说什么也不要笑傲白同学当室友了,理由是“某人呼噜震耳欲聋,影响我睡觉”。

    可是别人都俩人俩人一个棚子安排好了,棚子不够大,睡两个人已经有些挤了。现在只剩下春辞是“单人间”。

    兰台打趣说:“要不今晚你跟春辞俩人凑合一下?”

    春辞立马炸了毛:“谁要跟他睡?我宁可睡冰天雪地里!”

    笑傲白倒是抿嘴偷笑。

    翠鸟在怀中微微颤动了几下,霍兰台下意识地伸手摸摸心口,想确认予儿一切安好。

    春辞吃惊地瞪圆了眼睛:“刚才你的胸居然在动!哇靠,女人都没这本事!”

    夜陵在旁边不屑地说:“像你这种一马平川的当然不行!嗷——”

    一声惨叫,吃了各种草药、体力已恢复得差不多的春辞,当时就拎起一块搭棚子剩下的木头打得夜陵满地找牙。

    要不是好男不跟女斗,夜陵肯定还手了,他一边跑一边咬牙切齿地说:“你个死丫头,早知道不救你了,那天让你死在山里得了,我咒你将来没!人!要!”

    兰台又伸手摸了摸心口,幸灾乐祸地想,俺是有人要滴,嘿嘿。

    前路未卜,满是凶险,此刻他居然会心地笑了出来,心里又柔软,又温暖。

    这天夜里,笑傲白不得已跟虎生和龙盘挤一屋,被夹在两条大汉中间差点没挤成肉酱。

    两条大汉的呼噜比他的可震耳欲聋多了,于是笑傲白几乎一宿没睡。

    也正因为此,他才在此起彼伏的呼噜空当里,隐约听到公子那边传来吃吃的笑声,很愉悦的样子。

    他好奇了。

    想起当公子还是公子的时候,有一次在浴池泡了许久未出来,婢女和自己都曾听到本应公子独自一人的浴池里面,传来快乐的嬉闹之声。可后来公子出来,它们发现里面分明没有别人。

    奇了,难道公子有自己一人分饰几角的本事,俗称人格分裂症?

    以公子精湛的厚黑技能来看,也不是不可能,可这深更半夜的,他饰给谁看呢?难道是在彩排见西游王的场面?

    想来想去,秉着对公子负责绝不能让他中邪的态度,笑傲白费了好大劲才从虎生和龙盘庞大身体中间的缝隙里爬了出来。

    出门看到远处寒风中、火堆前,只有怀信一人独坐饮酒。今天轮到他值班。

    笑傲白冲怀信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轻手轻脚过来伏到他耳边小声说:“我去看看公子尿炕没。”

    怀信白了他一眼。因为知道他跟公子的关系不是一般的铁,也就不做声了。

    笑傲白蹑手蹑脚跟做贼似地来到公子住的遮风棚,刚要探头往里看,就被一只大手薅住了脖领子!

    他吓了一大跳,刚要张嘴喊救命,兰台拿另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别把大伙吵醒了!”

    原来,霍兰台早已用内力感知到有人靠近了。

    笑傲白的一颗心刚放下没片刻,又剧烈地震颤起来,震得地动山摇,山崩地裂。

    因为黑暗中,他隐约可辨公子身后竟然站着个姑娘!而看那姑娘娇小玲珑的身高,显然不是春辞。

    吁!笑傲白莫名放心了。

    兰台点亮了火烛:“笑傲白,过来见过你嫂子。”

    深更半夜的老林里,显然不是一个见嫂子的好时机,但兰台不想让自己的心上人躲躲藏藏见不得人。他是光明正大爱她的,她也是一样。

    笑傲白目瞪口呆地望着那位身披男士大氅的嫂子。那一头如瀑的青丝和惊为天人的容颜,足以让任何一个身心正常的男人神魂倾倒!

    笑傲白很知趣地不敢再多看,赶紧躬身行礼,连嫂子大半夜怎么来的都没敢打听。不过心里好像有点儿明白,为啥公子不愿自己当“室友”了。

    兰台:“笑傲白,你先回去歇息吧,明日我会跟大家宣布这件事。”

    “好好好。”

    笑傲白夹着尾巴落荒而逃,重新爬回虎生和龙盘中间那狭小的地带。但即便是他俩震天响的呼噜声,笑傲白也仿佛听不见了。

    笑傲白后怕地想,幸亏我没撞上什么不该看的镜头,要不然后半辈子怎么面对公子他们两口子......

    咦,话说我啥时候有的嫂子?看起来这么柔弱的嫂子又是怎么大半夜从天而降的?

    他又想起公子那日曾问自己,笑傲白这辈子你爱过么?那个时候怕是公子已经开始坠入爱河了吧?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正是公子没事儿就往云容山跑的时候......

    当初两军阵前山鬼突然现身,笑傲白不在现场。如果在的话,他就会马上认出是同一个女子。

    “对不起,”兰台转身柔声说,“让予儿在这种情形下跟兄弟们碰面,实在是......”

    “只要跟公子在一起,其余别无所求。”

    死里逃生、差点永远都见不到公子的祝华予,仿佛一夜之间成熟了许多,依旧清澈的眸光里少了几分顽皮,多了几分执着。只是,凡人和翠鸟的转变让她有些疲惫。

    有时她会猜,为什么辰良师兄最后把自己的样子定格为翠鸟呢?

    可能是因为翠鸟个头比较小吧,只有公子半个手掌大小,往怀里一揣正好。

    东方发白的时候,一对有情人不得不收起内心的缠绵悱恻,暂时分开了。

    临别时祝华予说:“总在夜里碰面,影响公子休息,下次你睡你的,我在旁边看着公子睡就好,我还可以玩公子的睫毛嘻嘻嘻。”

    她难得地又露出一丝顽皮的笑。

    兰台爱怜地摸了摸她的脸蛋:“那我就没有足够的时间看你了,而且,你也需要睡觉啊。”

    已变回翠鸟的祝华予往他怀里一钻,仿佛在说,白天我不是可以窝在这里睡得饱饱的么?

    兰台摸了摸心口,觉得很柔软,很暖和,浑身充满了力量。

    今年的生辰这样过,很快乐。

    有生的日子天天快乐,别在意生日怎么过。霍兰台从来就没在意过。

    天大亮之后,霍兰台秉着实话实说的态度把众人召集到一起:“有件事,我必须跟各位打个招呼,大家听了不必惊慌......”

    笑傲白向兰台身后东张西望,却什么也没看到,心想,哦,可能嫂子怕羞,还在里头没出来。看着吧,一会儿出来非得炸了锅不可。

    “不瞒大家说,兰台早已心有所属,但我深爱的姑娘因中了咒语(暂时只能这样解释),现今化作一只翠鸟伴我身侧,昼为鸟,夜为人......”

    一片哗然。大家都已经见过那只美丽的翠鸟,却没想到它是这样的来头!

    春辞脸色惨白,明明吃过止痛药,腿伤却隐隐发作起来,摇摇晃晃站立不稳。

    翠鸟从兰台怀中钻出来,身姿优雅,苍蓝蔻绿的羽毛熠熠发光,一双灵动的眸子望向众人,扇了扇翅膀就算是小女子这厢有礼了。

    除了意非酒表情一派怡然自得,笑傲白一脸“原来是这样”之外,其余人都好像都在听天书。

    不过生逢乱世,仙、人、鬼、怪同处一天地间,发生点儿什么都是可能的。

百度搜索 公子派我来巡山 天涯 公子派我来巡山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公子派我来巡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星拱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拱北并收藏公子派我来巡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