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公子派我来巡山 天涯 公子派我来巡山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这时,契阔好心地拿着一套干净衣服过来说:“小十,你身上衣裳都被野兽抓坏了,我给你改了一套,你穿上试试。”

    大家都赞契阔的手艺。虽然他不是个出色的裁缝,但在一堆大老爷们儿当中绝对算相当巧手了。

    其他几个人虽然会舞枪弄棒,绣花针却拿都不会拿。

    小十谢过,接了衣服抱在怀里,却不当场脱掉身上的。

    兰台催促:“都是男的怕啥,赶紧换。”

    小十墨迹了一会儿小声问:“以后你们去哪儿都带上我行吗?”

    兰台慢条斯理咬下一块烤肉:“那得看你会些什么。”

    小十犹豫了一下,似在苦苦思索:“我会唱摇篮曲,有我在,你肯定不会失眠的!”

    他的声音虽不大,旁边还是有些竖着耳朵的人听见了,发出一阵爆笑。

    小十的头更低了:“总之,我吃的不多,也尽量不给你们添麻烦,你们总会有用得上我的时候。”

    兰台刚要说唱摇篮曲不算本事,就见虎生和龙盘抬着两个大桶过来了,里面装满了冰雪。

    原来霍兰台一行人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每隔一两天就得脱得赤条条,用山里的积雪擦洗身子。

    这倒不完全是为了个人卫生的原因,主要是锻炼身体,锻炼意志,跟冬泳差不多。

    传说逐鹿时代之前约百年,有一个民族叫“雪基”。因地理位置的原因常年积雪。那里的婴儿出生第一天,就要被抱到冰天雪地里,用冰水从头上浇下去。

    虽然所有的婴儿都被冻得哇哇大哭,这个有些残忍的传统还是保存了足足数百年。

    这个民族也的确骁勇善战,他们的族人一生之中几乎从不生病,并且排除战乱原因外,各个长寿。

    见大桶来了,笑傲白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第一个开始脱衣服。

    他哼小曲儿不是因为高兴,而是给自己壮胆儿,其实他的腿都在哆嗦,可又不甘落人后。

    接着,其他男人们也都开始脱衣服,就连年纪最大的风行纵都一点不惧。

    小十眼儿都直了。

    离他最近的是霍兰台,他脱得最慢,动作却最是优雅性 感。

    先不紧不慢解袍子上的衣带,然后拨开领口,露出线条清晰的锁骨。脱下一侧衣裳,完美却又不显得夸张的肌肉展露无遗,还是那种健康的小麦色肌肤......怎么回事看得小十口干舌燥,又想喷鼻血,又想掉头跑。

    可是他腿上有重伤啊,怎么跑得了?

    他狼狈不堪地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说自己要去方方方便一下,结果还没走进树丛就险些摔倒。

    而其他人尿急时根本就不去树丛里,随便找个地方当着众人的面就嘘嘘了,有时还兴致勃勃比谁尿得高尿得远。

    霍兰台过去扶起小十:“跑什么跑?你身子弱,没人逼你拿冰雪洗澡。”

    这时兰台上半身已经光膀子了,肌肉紧实发亮,一举一动的线条充满了男性力量美,荷尔蒙在空中飞啊飞。

    小十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自己的目光从他身上拔下来,咽了咽口水继续倔强地往树丛里挪。

    可是到了地方,小十浑身轻颤,尴尬地站着并不脱裤子。

    “这里没别人,说吧,为何女扮男装骗我们?”

    霍兰台冷不丁挑着嘴角开口。

    “原来你早就知道了?!”小十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然后又面露怒色,“那你不早点说!”

    兰台一笑:“爷们儿哪有你这么爱脸红的?快点从实招来。真名?”

    “春辞。”

    “家里干什么的?”

    “种地的。”

    “你?种地的?”

    对上兰台怀疑的眼神,春辞赶紧解释:“家里太穷,又重男轻女,嫌我多吃这口饭,想快些把我嫁了。可我觉得自己不差,不愿随便找个粗鲁的庄稼汉嫁了。”

    “哦?那你想嫁个什么样的?”

    春辞吃惊地抬头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哈哈,怪不得你一个劲儿打听我看了你身上什么地方。喂,不会因为我看过你的胳膊腿儿,你就非我不嫁吧?”

    春辞表情很不自然地说:“那,那,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哈哈哈,你连我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怎么可能嫁给我?”

    “你是干什么的重要吗?”

    “那什么东西重要?”

    “这里。”

    春辞指指心的位置。

    兰台一笑:“你刚才还说不想嫁给庄稼汉,我就是个庄稼汉,往上推三代,代代面朝黄(皇)土背朝天!”

    春辞凝视着他:“你撒谎。”

    兰台不慌不忙地看着她:“那你也撒了谎。”

    “我,我撒了什么谎?”

    “你根本就不是什么穷人家的女儿,你应该连穷人的吃相都没见过。”

    春辞的脸涨得比刚才听段子的时候还要红。

    “别紧张,我什么都不问,你不想说完全可以不说。不过,别再跟着我们。”

    霍兰台惬意地吹起了口哨,故意退后几大步转过身去。吹口哨的目的是让她能听到自己真的渐行渐远。

    春辞方便完毕,一瘸一拐回到众人中间站定,把发簪一抽头一甩,一头如瀑的青丝尽数披落下来,配上她秀丽绯红的脸颊,竟把几条大汉看呆了,肉在嘴里都忘了嚼。

    一直嫌弃春辞用掉了给公子留的珍贵药材的笑傲白,把手里一根肉骨头一摔:“我K......”

    然后就再也说不出别的什么了,但内心的翻江倒海悔到肠子青是可以想象的。

    虽然春辞还穿着男人的衣服,而且是破烂衣服,此时却有股致命的风情。

    她做事与众不同的风格和此时的模样,也吸引了霍兰台的目光。

    足够漂亮的女人从来逃不出他的法眼。很多时候他好像对异性不感兴趣,其实是因为他已经以最快的速度淘汰了。

    嗯,这春辞还真有几分姿色,如果予儿算十分的话,她至少能得个八分半。

    兰台正暗自欣赏着,听见春辞说:“对不起,我骗了大家。”

    “原来她是个女的!

    春辞可怜兮兮:“我没有地方可以去,如果你们不嫌弃,我可以学着做饭给你们吃......”

    “还要学,你以前难道不会做饭吗?”

    “估计以前是个大家闺秀,这些粗活根本不用她自己动手。”

    其实这也是霍兰台和意非酒怀疑她的原因之一。她的手温软细腻,根本一个茧子也没有。打猎和行乞的人怎么可能拥有这样一双白玉般的手?

    虎生和龙盘是两条糙汉子,对女子不太感兴趣,觉得带个女的不方便,尤其是一个身份不明的女子。

    也有人觉得有个女的挺好,特别还是个美女,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持这个观点的代表居然是笑傲白。

    自从知道春辞是女的之后,他对春辞的态度来了个180度大转弯儿,鞍前马后呵护着。除了不伺候上WC之外,几乎帮啥忙都有他的份儿。

    笑傲白振振有词地对大家说:“不管怎么样,也不能把一个年轻且受了伤的女子独自遗留在荒山野岭中,等下山的时候,把她随便留在哪里都好过这里吧。”

    大家觉得也对,也就暂时随便春辞了。

    冬天的浮玉山上光秃秃的,没什么好风景。

    闲来无事,霍兰台从怀中拿出了紫檀笛。

    这里不是云容山,他很清楚再怎么吹予儿也不会来,但至少笛声可以寄托相思。

    人在相思成灾的时候会做一些傻事,比如在纸上画一个又一个的苍蝇;比如对着大树或者猪,也不管它爱不爱听就硬吹笛子给它听。

    一群大老爷们儿都没想到,他们的公子还有这等天赋,只有相对了解前因后果多一点的意非酒捻须而笑。

    独奏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合奏,不知哪里杀出来一个动听而朴拙、甚至可以说原始的声音,与笛和鸣,宛若天籁!

    声音的源头原来是春辞,只见她拿着一个鸡蛋大小的扁圆形物事放在嘴边吹。

    兰台虽然好奇,出于对音乐的尊重,还是一曲毕才问那是什么乐器。纵使他见多识广也没遇见过。

    没想到春辞闪着狡黠的目光:“让我留下,我就告诉你们。”

    “那算了,不问了。”

    春辞一听立马改口:“好嘛好嘛告诉你,是埙(xu

    一声)。”

    兰台在心里笑。你说套春辞的话到底难还是容易?问她身世她死活不说实话,问她这个,一句就招了。

    春辞:“埙有几千年历史了,前身是狩猎用的石头,有的石头上有自然形成的空腔,用这样的石头投击猎物时,由于气流的作用会产生哨音,于是让先民有了创作早期乐器的灵感。不过现在都是陶的、瓷的、骨的、玉的,从六孔到十孔都有,要看看吗?喏。”

    手掌向前一摊。

    兰台对乐器有种与生俱来的热爱,拿过来仔细瞧了瞧,发现她这一只埙是动物骨骼做的,上面打了九个眼,又叫九眼埙,果然设计精妙。

    受了一番重伤还能留在身上,想必是贴身存放的,重要性可见一斑。春辞也是个爱音乐之人啊!

    春辞看他感兴趣,大方地说:“你要愿意可以试试看。”

    兰台故作傲娇和嫌弃:“你都吹过了。”

    春辞生气地拿过来用袖子擦了又擦:“这样可以了吧?”

    “还是不要。”

    爱要不要!春辞在心里恨恨地说,但说出口却变成:“我会吹很多曲子。”

    言下之意,只要你能吹,我就能和。

    兰台却懒散地打了个哈欠:“我又不是风雅之人,昨晚没睡好,补觉去。”

百度搜索 公子派我来巡山 天涯 公子派我来巡山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公子派我来巡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星拱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拱北并收藏公子派我来巡山最新章节